首页 仙侠 现代修真 我是灵馆馆长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53:镇字箓文

我是灵馆馆长 槐馆长 2041 2020.01.17 00:04

  隗林以元神逐字逐句感应着神箓上的字,他仿佛看到,有一个威严的人,朝着虚空吐言成字,虚空凝生书页,书页上凭空而生出一串相连的文字。

  那些文字缠结在一起,宛若一个个的情绪显化,神光涌动,虚空为之凝止。

  他细细地品味着那神箓书写之时的那种韵味与法意。

  随着他的品读感应,不由得拿起笔,在纸上临摹书写,顷刻之间便是一篇令书神箓写成。且所成之文字绝不属于天下任何一种文字。

  而那一页书写了神箓的纸也在这一刻散为一片奇特的阴气。

  这阴气不是隗林所见过的任何一种,那其中有着一种香火神道的味道在其中。

  他闻了闻,是有一股檀香味。

  自成元神以来,他便发觉,自己可以闻出一些原本不应该闻到的味道,比如阴神的味道。修炼不同阴神的味道,以及武道修士的味道,还有奥法师的味道,而异化血脉者,更是在他这里无所遁形。

  隗林微微闭着眼睛,在思感之间品味着。

  “以神念勾连天地之精华为墨。”

  “以五行阴阳为载体。”

  “书写心中一点真意,号令于天地。”

  他突然伸出手指,点在虚空。

  指尖灵犀流转,起笔之时,虚空便似凝立了,周围的声音也都在这一刻消失。

  这正是他神箓未书,意已生。

  手指在虚空中迅速地画出扭曲的大字后,整座灵馆静止不动,楼下巷道中的行人突然之间只觉得喘不过气来。

  冥冥之中,仿佛有沉沉的压力压在心头,抬头看天,头顶仿佛有层层的云堆叠。

  隗林一挥手,那一个似是而非的镇字便又散了。

  整条街的人都有些懵懂,但是这偶然而发生的事,却让大家更是多了几分兴奋,平平常常总是让人难以尽兴,这旁边的灵馆附近出现了神秘事件,会让他们在回去后多几分谈资,信息发达的社会,还在网上出现了一些人议论,但很快也就消失了。

  隗林在心中思量着:“如是现在再签订那一份召唤契约,就不需要写那么多遍的镇字了。”

  而他自己感受自己的元神,只觉得元神之中,更加的凝练了,元神活泛之间,多了一股镇压之意。

  “想来,每一道法的修成,对于元神来说都是一种锤炼和升华,那种法意会自然融入元神之中。”他内观心海之时,除了看到一簇火光之外,仿佛又多了一个玄妙的镇字。

  那火光是他心窍里的三昧真火映入元神之中。

  这时,有人进入灵馆之中,是社区主任,是来问他什么时候进行一次集体释梦。

  人到了一定的年纪,很多会因为心中积累太多苦闷或者是烦恼,从而多梦,他们又因为精力已经衰弱,所以很容易影响身体健康。

  隗林是知道这事的,在学校里也学过,灵馆有释梦慰心之责。

  他看了看天色,说道:“这两天都会是阴雨,等天放晴的时候,后天吧,后天上午十点,以前都是在什么地方?”

  社区主任说道:“以前都是庙祝进行的,他不需要去哪里集中,只需要在家里就行。”

  “这样啊。”隗林能够想象到那个祝向阳的能力,他想了想,觉得自己也能够做到,当下便道:“那主任你跟大家说还照旧。”

  那主任也不知道,隗林有没有这个能力,但他也是会做人的,当然不会露出什么怀疑的神色来,大不了不过是几次释梦不成罢了。

  ……

  余雪霏见到了访问团,不过,无论是她还是访问团都没有表现出多么的亲热,不过,必要的一些表现还是要的,毕竟访问团这一来,见的人中,神话生物附属学校的留学生都去了。

  在一场简单的交流之中,只有一个跟她聊了一些未来规划,其中有一句恭喜她通过了神话生物研究院的考核。

  然后,她回家之后,坐在椅子上,问着黑暗里:“我明天,就去跟导师说,同意移民和加入联众共和国。”

  “你放心,你的入籍宣誓,我会帮你截取。”黑暗之中有声音说道。

  “还会有心灵审查。”余雪霏说道。

  “无事。”隗林自从昨天那一番话后,并没能够达到缓解尴尬效果后,便开始审视自己的言行。

  自省,对于他来说,是一个常态,所以他今天的话就少了,也慎重了。

  “你,从我的身上出去,我要去洗澡了。”余雪霏说道。

  当她说完这一句话之后,便看到一条淡淡的影子出现在她房间的镜子里,那镜子里竟是出现椅子,她看到那个人就坐在椅子上。

  这是隗林故意给她看的,要不然的话她根本就不可能看得到他。

  当她洗完澡之后出来,看到隗林仍然坐在镜子里,并且手中还拿着一串铁链在玩弄着,这让她安心了不少。

  刚刚在洗澡时,想到有一个人在自己的身体里进进出出,便涌上一股燥热。

  她拿着吹风机吹着头发,心中却在努力地平复着心情。

  她也是对神秘学有着不浅研究的,只是因为这方面的天赋不高,兴趣也不在这,可是她知道如何尽量地不让人窥探心灵。

  当然,那只是针对一般的,她不知道自己面对的是一位元神修士。

  她也没有说话,吹干了头发,又看了一会儿书之后,便躺在了床上。

  她不知道为何,一躺在床上,便想着那个人要上我的身了,想着这些,心中的躁动便又翻起,不由在床上翻转着。

  “你等会。”余雪霏说道。

  “我已经进来了。”隗林有些弱弱地说道。

  “你,你怎么悄悄地就进来了,先出去,等我睡着了你再……那个。”余雪霏尽量用平稳的语气说道。

  “哦。”隗林再一次地回到镜中,看着床上翻滚着睡不着的余雪霏,忍不住地说道:“其实,我也挺帅气的。”

  黑暗里无声,唯有呼吸声,过了一会儿,余雪霏突然坐起来,说道:“你烦不烦啊,你这个龙头怪,怎么可能帅。”

  隗林曾看过一本闲书,上面说,女人在生气的时候,千万不能够反驳,所以他默默地呆在镜子里玩着铁链。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