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现代修真 我是灵馆馆长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39:一气朝阳

我是灵馆馆长 槐馆长 2554 2020.01.04 23:27

  祝向阳来到庙后的一间暗室之中。

  那里有一面镜子,当他站在镜子面前时,镜中却一片漆黑,什么也没有。

  过了一会儿,镜子的深处,有一道人影走了出来,越来越清晰,那人有一张极为精致的脸,眼睛、鼻子、嘴、脸颊,无一不美,但是合在一起,却给人一种奇怪的感觉,感觉像是拼凑在一起的。

  “怎么?有什么变故吗?”镜中的人问道。

  “调查部的人已经盯上我了。”祝向阳说道。

  “确定吗?”镜中人问道。

  “不确定,但我感觉不对。”祝向阳说道。

  “什么时候有的感觉?”镜中人问道。

  “从那个陈惜春到来就有了。”祝向阳说道。

  “陈惜春不是来调查灵馆里的人吗?她还找上你,想请你帮助她。”镜中人说道。

  “我觉得,他们对于我师父的死,一直都还没有释疑。”祝向阳说道。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你不能留在那里了。”镜中人说道。

  “我有一个想法。”祝向阳说道:“我想在离开这里之前,进一次那灵馆里的人内心深处,看个究竟,我想看看,究竟是什么,让一个平庸的人成为了京道场的首席,想看看,那个女人,在她自己的儿子身上,究竟做了什么。”

  “你说陈惜春来这之后,就有了不好的感觉,这个时候做这个,太冒险了。”镜中人说道。

  “险中才有机会,今天,灵馆里的人身上的气息减弱了许多。”祝向阳说道。

  “你能够确定?是陈惜春说的吗?”镜中人问道。

  “不是。”祝向阳只是回答了两个字,并未说用什么方式感应到的。

  “潜入不难,难就难在怎么离开。”镜中人说道。

  “如果做的好,谁也不知道,包括灵馆里的人自己。”祝向阳说道:“即使是有什么意外,凭我,想要离开,也没有人能够拦得住。”他对此极为自信。

  “既然你执意如此,那我会从旁边协助你。”镜中人说道。

  “其实,如果我这边引起了注意力,吸引到了当地靖夜局和监察司的人手的话,也正好可以有助于那边行动。”祝向阳说道。

  “既然决定,那就尽快,做太多准备,反而有了痕迹。”镜中人的说道。

  ……

  隗林仍然在睡觉,院门已经关上。

  在睡觉之前,他觉得自己不能睡这么多,必须早点赚钱。

  太阳已经西斜,余晖如血,洒在窗台,照在隗林的身上。

  巷子里,仍然有人从这里经过,他们与小楼合影,调整角度,与三楼睡觉的隗林合影。

  并且发到社交平台上,并配文道:“打卡,我与首席馆长的合影。”

  “我的首席又睡觉了,他的灵馆会不会因为经营不善倒闭啊。”有人在下面留言道。

  “倒闭最好,我去包养他。”

  “楼上的,轮得到你?”

  “呵呵,我不会告诉你们,我就在灵馆的对面,天天在窗台看着首席下饭。”

  “啊啊啊,楼上的太过份了……”

  ……

  网络上关于隗林的言论,他偶尔会看,但从不在意,每当在意的时候,他就想一想自己现在是夏国元神法脉接续者的身份,就立即平静下来,至少不能够让外人看出自己的不够稳重。

  他从不做梦,不过,这一次他却睡的不太安稳。

  他像是梦到了好多人,梦中各种各样的人,前街老福记食馆的老板,巷子里川流不息的游人,灵馆左右家家户户的人。

  大人们出门上班,小孩们出门上学。

  有步行,有开车。

  还有些则是从外地回来,家人的迎接,有些则是吵架,理由各种各样,还有些是上学的孩子们在做作业,或者是练琴,又或者是在冥思训练。

  梦里的一切都是鲜活的,真实的,而他,依然在三楼那阳台上睡觉,这一切明明很喧闹,但是却似安静的可怕,诡异无比。

  有一个人出现在灵馆下方的阴影之中看着阳台上睡觉的人,一会儿之后,他消失了。

  他来到了灵馆三楼的阳台上,就在窗外看着。

  他的身体穿过落地窗,在屋里阴暗之中快速的勾勒清晰。

  是一个穿着古袍的人,古袍上有银丝红钱纹绣成一个诡异的符文,身上有一股庄严肃穆感。正是祝向阳。

  他很清楚,如隗林这般的人,根本就不会做梦,但是每一个人睡着了,他的意识还会保留着自己最为深刻和记忆最清晰的景象。

  现在这个环境,就是他的潜表意识呈现。

  而现在他要做的就,进入隗林的深层意识之中。

  进入潜表意识无疑是成功的,因为他自己也在对方的潜表意识之中,接下来,他要做的就是进入深层的,也就是真正的深处的记忆。

  他走了过去,如阴影一样覆盖在隗林的身上。

  很快,一个画面便出现在祝向阳的眼中,他心中一喜。

  先是看到一个人在地上爬行,接着,又看到一个人坐在那里理发,听到两个人的说话声。

  “剃短一点,人显得精神些。”

  “剃完头就直接去学校吗?”

  也就在听到这里时,他看到一块白色的围布飘扬,遮住了一切,然后便见白布上飘落的头发,头发快速的生根,然后诡异如活物一样,朝着祝向阳缠绕而来,他心中一惊。

  这可是只是在隗林的记忆里,怎么会这样?

  他也不惧,直接一挥手,他的身后多了无数的人影,全都是以灵馆为中心,在隗林的记忆出现过的人,他们如飞蛾一样涌向那头发,像是冲入了黑色的海藻之中,要将那些如海藻的头发扒开,显露下面的真相来。

  只是那些人影进入到黑发之中,立即迅速的被捆住,然后被淹没,再也看不到,像是被掩盖的真相一样。

  祝向阳心情凝重,他的身上突然涌生一片灰红毫光,其中隐隐可见一个个跪拜的人影,那黑色的发丝朝着毫光之中钻去,却突然燃烧起来,顺着发丝而烧,然而却又在发丝的黑色里快速熄灭,而下方的黑发不断的朝上面钻来,又不断的烧去,一时之间谁也无法奈何谁。

  祝向阳心中一沉,这种根植于记忆里诡异法术,究竟是谁种下的?甚至他觉得,种下这法术的,可以根据通过他人对于这段记忆的窥探,而再次的看到现在发生的事。

  就在这时,他听到一声叹息。

  他猛的一惊,看到一个人从里面走过来。

  这竟然是隗林,他的腰间悬着一柄,眉心有一道印记。

  他可以肯定,面前的隗林还在睡着。

  “看来,你也破不开那个法术,那就没什么意思了,现在,你是束手就擒呢还是殊死一搏呢,祝向阳。”隗林问道。

  “呵呵,没想到你居然还有一门护梦法术,分离出一个人格,专门看护自己的记忆与梦境。”

  隗林不置可否,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直接问道:“你在地狱花里是什么职位?”

  “你怎么确定我就是地狱花的人?”祝向阳说道。

  “哦,不是吗?不管你是不是,反正今天你跑不了,我的梦境,可不是说来就来,说走就走的。”隗林伸手握住腰间的剑柄,拔出。

  剑光与剑吟随之迸裂而出。

  同时一步已经跨出,一个弓步突刺。

  “一气朝阳。”

  他大喊一声,做为自己领悟出来的一门剑术第一次在现实世界里呈现,他觉得有必要喊出名字来。

  祝向阳只看到隗林刺出剑的剑尖,在这一刹那之间绽放出一团金阳般的光芒。

  这一刻,祝向阳仿佛看到了朝阳光芒自东方云层里刺下,大地一片皎白,什么也看不见,听不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