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现代修真 我是灵馆馆长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46:荒诞梦境

我是灵馆馆长 槐馆长 3027 2020.01.11 22:01

  关于这个贝克兰德梦境学校,在学校的时候有一个学期的课程,就专门是介绍世界各地学校的校史,并且还有那些学校背后的各种传说。

  至于那些传说到底是不是真的,已经很难求证,但是里面有的传承是真的,这一点却可以确定。

  贝克兰德,传说是一个地名,某个国家的都城,只是现在连是哪个国家都不知道了,有神秘存在的世界里,真相仿佛永远都在迷雾里。

  罗纤跟在隗林的身后,她觉得自己没有退路,她不想让家里知道,自己在那里学习的记忆都被人编辑过,万一在自己的身上有不好的事发生,那么自己的形象在所有的亲朋好友那里都毁了。

  只是,她觉得,有些话还是要说清楚的好。

  “我的导师是希然.考博先生。”罗纤说道。

  “哦,这个人我知道,一位梦境行者,超凡的圈子里很有名的一个人,他有一位孙子,是非常有名的盗梦人,受到许多国家悬赏通缉,你能够直接成为他的学生,看来你家里出了不少力。”隗林说道。

  “没有,我去了那里之后,交了一个男朋友,男朋友带我认识的,他也是考博先生的学生。”罗纤说道。

  当听到这个之后,隗林心中不由的叹息一声,觉得可能吧,她的身上真的有不好的事发生。

  “以你的家境,在你去那里之前,难道就没有给你设下心灵迷锁,防止你被人侵夺心志吗?”隗林问道。

  “有,不过当时我觉得家里管得太紧,而我又比较向往那种自由的感觉,所以到了那边就自己给解了。”罗纤说道。

  “嗯,自由确实挺好的,不过安全也很重要。”隗林推开暗室的门,说道:“这是我的法室,你进来吧。”

  罗纤打量着房间,这是一个很夏式的法坛。

  他看着罗纤还有点紧张的样子,说道:“其实你不必告诉我你导师的身份,对于我来说,都一样。”

  隗林打量了一下自己这个暗室,觉得下次要带两个蒲团进来,或者弄一个单人沙发,让人坐着至少要好一些。

  不过现在呢,躺是不能躺,就出去拿一把椅子进来吧,本来以他的性格是不可能自己去拿,但是现在没办法,毕竟客人给的钱多。

  罗纤对于国内的法坛法阵还是有一定的了解的,夏国是法术大国强国,有很多传承可以追溯到遥远的时代,只是,在她的心里,更觉得在联众的法术划分更职业。在国内学一门法术,却像是样样都要学,而在国外每一门职业都分的很清楚,各种法术命名既现代又兼具神秘色彩,所以当时她会决定去联众的贝克兰德梦境学校学习。

  她很清楚,希然.考博先生是一位国际上都享誉大声名的梦境领域的大师,在梦境之中,他就是权威,是主宰一级的人物,在这之前,作为希然.考博先生的学生,这个身份一直让她有一种隐约的自得。

  而在国内,当时家里其实也帮着联系了老师,只是被她给拒绝了。

  如果可以的话,她真的不想事情的真相会是自己猜疑的那样。

  当隗林从一楼搬了个椅子上来,让她坐在屋子的中间,她居然身体有些发抖。

  “你不要害怕。”隗林说道:“梦境不过是人类潜意识的臆想,虽然可怕,但你看看我这个法阵,也是从古到今就传承下来的,以天地人三才为基,以一国之神韵为骨,可镇万物,你要知道,我们夏国传承久远,国运绵长,在这里,一个梦境行者,并不算什么。”

  罗纤不知道他是不是在吹嘘,但是看隗林说的笃定,他又是京道场的首席,某种程度上代表着夏国年轻一代的最高水平,这让她心中又安定了几分,身体总算不再发抖。

  “你坐下,看那。”隗林将椅子摆在八仙桌前,让她坐下,正对着他自己的相片。

  罗纤坐了下来,看着桌子靠墙的那一边,有一张相片摆在那里。

  “静心,凝神。”隗林伸手指着,而罗纤看到那张相片上有一个人躺在那里,看样貌居然是身边这个隗林。

  当她惊讶之时,发现那个相片上的人居然睁开了眼睛,并坐了起来,当相片里的人注视过来之时,在这一刹那之间,她只觉得天旋地转。

  相片上的人飞出,伸手在虚空一招,一抹剑光从首席剑上飞出,落在人影的手上,随之化为一抹烟雾钻入罗纤的眉心之中。

  一个人,即使是清醒的时候,其实也是有梦的。

  所谓无意识的幻想,下意识,或者是潜意识,在解梦人的眼里,那都是梦境,又叫清醒梦。

  但是现在罗纤在那一刻已经被催眠,她的梦境将反应她内心最真实的景象。

  梦境,不是真正将记忆弄成一部播放的电视剧来播放,没有人能够这样直接查看翻阅别人的记忆,所以这个时候,对于一个穿行于梦境的人来说,也是很危险的。

  此时呈现在隗林眼中的是一栋栋扭曲的建筑,那些建筑所用的工艺都非常的现代,但是在某些地方却又镶嵌着古老的味道。

  而里面所住的人,居然都是怪物头,有鱼头、蛇头、猪头、猴头人身等,他们的打扮也一个个都怪的很,有些人上身穿着现代的衣服,下身却又穿着古服,无论是发式还是妆容,看着都让隗林有一种荒诞扭曲感。

  人来人往之中,一个个肩撞肩,非常的拥挤。

  空气之中弥漫着雾霾。

  而广播里面,也响起夏语与古怪的大不列巅语,一个个表情麻木的样子,让人看上去非常的不舒服。

  隗林站在那里打量着四周,来到一面镜子前,他看到镜中的人,内里是一身古老的黑色袍服,外面却套了一件黑色的西服,胸口戴着一个类似于国徽的胸章,而古老的黑色袖服上身,袖子从西服里露了出来,露出的部分银丝纹袖,花纹如稻穗,腰间有一柄剑,最让隗林觉得不可思议的是,他看到镜中的自己居然是龙的头。

  一个龙首人身的人。

  龙头怪吗?隗林心中想着:“难道我在你的心中就是这个样子?黑色长袍代表着夏国的传统与古老,外面套一件西服代表着我生于现代,知道现代的一些知识,但是袖口又将内里的老式袍服露出来,表示我在你的心中,仍然是一个古老传统的人,却想装着现代西式。

  胸口的徽章代表着我是毕业于大夏京都灵修学校,有着强烈的国家烙印,而腰间的剑,是因为你看到我那房间里挂在墙壁上的剑,那么,这个龙首,难道是感受到我有龙的传人的血统?”

  隗林看着这一切,已经知道罗纤对于夏国的感受,在她的心里,夏国的一切,似乎都带着荒诞色彩,是扭曲的、怪异的。

  那么,她将要去的地方,必定是极好的那种。

  梦境会反应内心最深处的想法,隗林找到了罗纤,她穿着一身性感的长裙,打扮的十分的西式,戴着墨镜,穿着高跟鞋。

  她坐在那里,周围一个人也没有。

  隗林只是坐在她的身后,安静的等待,他在见到她那个导师的时候,不想出现什么变数。

  远处,有一群鸡首、鸭首人身的人在那里叽叽呱呱的吵个不停,隗林知道,这是她对于夏国公众场合里吵闹的现象在心灵深处的映照。

  她皱着眉,眉间泛起一丝的厌恶。

  也许,是想到了马上要离开这里,她眉间的不耐便又压了下去。

  终于,开始登机,隗林跟在她的身后上了飞机,然后在离她较远的地方坐了下来。

  入梦有一个准则,尽量不引起梦境主人的注意,因为当引起对方的注意,对方就会安排身份,只要她没有注意,那么一切都是变化的,比如这个飞机上,大多数人的模样都是朦胧不清的。

  并没有发生什么意外,一路下了飞机,然后顺利过关。

  “女士,欢迎您到联众共和国学习,祝您学习愉快。”

  罗纤过了关之后,回头看了一眼,她的脸上满是轻松和愉悦。

  然后,事情很快就来了,很多人都被带到了小黑屋之中,被反复的问话。隗林知道这一定也是她内心的写照。

  还好隗林在她转身看的时候躲了一下,当他脱身之后,罗纤却已经完全不见了。

  不过好在,隗林知道贝克兰德梦境学校在哪里,直接到贝克兰德梦境学校等待就行,当他等到罗纤的时候,发现她的身边已经多了一个英俊的青年,这个青年一眼看上去不光高大,而且阳光帅气。

  两个人非常的亲密,而且看上去很般配,她的墨镜也摘了下来。

  “亲爱的,我这一次带你去见考博导师,你要好好的表现,考博导师最喜欢夏国来的学生,你一定能成为他的学生的。”

  “我非常崇拜考博先生,我会努力争取的。”罗纤挽着那个男子的手笑着说道。

  隗林抬头看天空,这里阳光明媚,窗明几净,学生们三三两两的走在林荫小道上,宛如童话里的世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