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现代修真 我是灵馆馆长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1:太难了【感谢‘书友’的堂主】

我是灵馆馆长 槐馆长 2100 2019.12.19 00:56

  他这样一说,无论是谁都听出来,这是有架梁子的味道了,要不然的话,不必说的这么详细,更不要说有李瓶芝在场。

  而秦时月反倒像是没有听出来一样,继续问道:”你认识李瓶芝啊,那你觉得她是什么样的人?“

  “我跟她接触不多,但是我相信我同学程蔓青说的话。”他依然没有站起来,但是语气却让人觉得非常的傲然。

  很多人不由的想,不愧是京道场里毕业的人。

  ”你叫隗林?“白风思索着这个名字,京道场里面厉害的那些有机会进入毕业排名的那些人,他没见过,但是听过名字,而隗林这个名字,可从来没有听过。

  而且,若真是通过了毕业考核,获得名次的毕业生,怎么会在这个时候来这里,看来这个人很有可能是一个申请毕业的。

  白风向来自视甚高,对于那些申请毕业的向来看不起,而且,面前这个年纪看上去根本就没有到,一定是一位没有毅力,或者天赋耗尽的人,然后到这里来寻富贵。

  在火鸦灵馆之中,比他更早拜范城为师的何列,他也有些看不起,因为何列就是申请毕业的。

  “对,我叫隗林。”隗林回答道。

  秦时月却在这个时候补充道:”师兄,他家也是开灵馆的。”

  白风听到了之后,越发的确定,面前这个隗林是申请毕业的。

  ”是什么让你有勇气在这里说这些,凭你也想来架这个梁子,叫你们这一届的首席出来向我师父赔礼道歉,这事还有缓和的余地。“

  “呃……”听到这里,隗林突然想挠头。

  他想大喊一声,说我就是这一届的首席,但首席的面子,绝对不可能赔礼道歉。

  他略微的沉思了一下,想要在不暴露自己首席身份的情况下,以一个普通的京道场毕业生的身份,有气势的将对方给怼回去,因为他看到已经有人在录像拍摄了。

  微微正了正上身,又多想一点,也不知道在镜头里的形象好不好。

  大家都看着,他不敢多想,电光火石之间,也没有想到什么特别好的话来说,只能够是遵从于内心深处的本能意愿。

  ”听说你们火鸦灵馆的人都善火善画,我想见识一下。“这就是直接挑战的意思了,不多哔哔,直接要在法术上见真章。

  学校里,常会有斗法挑战,有些人很会说,斗法前的嘴炮便足以让人心神动摇,他觉得自己有必要加强这方面的学习。

  ”火鸦术,是你想见就能见的吗?“白风双眼一厉,喝斥道。

  隗林略微的沉思了一下,竟是点了点头,说道:”你说的对,应该也没有什么好见识的,无非是一道火符里融入一缕阴神化为火鸦,我觉得我可以给你们一点建议。“

  很多法术,在他听过名字以及法术描述之后,他便能够想象得到,再试一试大概就能够施展出来。

  “建议?呵呵。“白风摇了摇头,说道:“你也是开灵馆的,大概是想借机碰瓷,京道场里出来的人也逃不脱名利二字。”

  他的话一落,周围瞬间出现了一些压抑的笑声。

  隗林突然觉得自己太难了,他主要是想激得这个白风对自己出手,然后自己显露一番手段,将他轻松打败,再然后留下话来,说一句火鸦术不过如此,明日登门领教范馆长的高术。

  这样的话,配合着旁人拍的视频,当传到网上后一定会引起轰动,那么范城为了名声肯定要为弟子出头,到时自己将火鸦灵馆挑了,有前因有后果,有矛盾点,一切顺理成章。

  这样的话,范城肯定会派大弟子接受自己的挑战,然后自己再把他大弟子艰难的打败,自己再趁机嘴炮一番,逼得范城亲自动手,然后自己再打败范城。

  这样既完成了老师的任务,取悦了京圈大佬,又帮了送衣服请客多年的程蔓青同学,还可趁机打一波隗氏灵馆的广告。

  可是,这个白风为什么就只动嘴,不动手呢?

  还有,他那是什么表情,一脸不屑的样子!

  隗林心中想着,突然看到那一幅白风送给秦时月的画,心生一计,于是开口道:“我能看一看你的画吗,也让大家看看,火鸦灵馆第二弟子画的火鸦图是什么样子。“

  白风眼睛打量着隗林,心中同样的思索着,可能是觉得给隗林和大家看看也没什么,正好可以让大家知道,整个火鸦灵馆不仅有师父火鸦范城,和大师兄何列,还有自己白风。

  见到大家都在看着自己,白风知道,大家其实也想看,于是便说道:”既然如此,那便将这厅中的大灯关了吧,光线暗时,才能够见到火鸦飞舞。”

  很快,灯便被关了,只有远处廊灯的灯光,不至于让这里伸手不见。

  白风拿过那双鸦遨游图,解开黄绳,徐徐打开,原本画中一抹似有若无的红光冒出。

  周围的人并不是没有见过类似的灵异物品,但是每一次看到,仍然让他们感到惊奇,对于能够制造出这种物品的人,更感到羡慕无比。

  他们可能都是富家子弟,但是对于这种能够操控神秘的手段,从来都是羡慕的。

  隗林却很清楚,这是白风以阴神相激,这才会散发出火光,若是平时挂在家里,最多只会散发火鸦的神韵。

  当画卷转散之时,所有人都仿佛看到两只火鸦从画卷上飞起。

  那火鸦似有还无,若隐若现,飞在画卷的上空黑暗里,相互追逐盘旋,宛如活物。

  不知是谁情不自禁的说道:“火鸦显象,真漂亮。”

  然而,就在这时,那两只飞于画卷上的火鸦像是被什么给吸引着,朝着一个方向飞去。

  大家的目光追逐着火鸦,却见火鸦飞过晦暗虚空,前方有一人站在那里。

  正是隗林,只见他的嘴做吸食状,两只火鸦化为两道流火,钻入他的嘴里。

  “唔,有些淡,明天我就去火鸦灵馆尝尝你师兄和你师父的火鸦味道是浓还是淡。”

  隗林说完,也不等别人说什么,转身便走。

  他不想再听这个白风说话,免得起了口舌之争,万一说不过,贸然的动了手,这里有人录着相,到时候全国人都看到,不太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