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现代修真 我是灵馆馆长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47:龙首剑仙

我是灵馆馆长 槐馆长 3304 2020.01.12 20:30

  隗林在现实里,并没有到过这个地方,如果他想到国外去的话,是需要审批的,而且走官方渠道最好,如果私下里去了国外,万一被猎杀了,那国家再来找人就晚了。

  到这样的学校去,最好是以交流的方式,还能有好的接待。

  隗林看着罗纤进了一栋楼,那里应该是导师的宿舍。

  当他跟着要走进去的时候,迎面居然看到罗纤出来了,身边已经没有了男友。

  她看到隗林,只是瞟了一眼,便自顾自地走路,但是隗林却敏锐的发现天空已经变了,原本的蓝天白云,明媚阳光,此时都染上了一丝阴霾。

  梦境之中任何的环境变化都是梦境主人心境的变化,刚才没有,现在有了变化,那就是罗纤进了这栋导师宿舍之后,发生了让她心情很差的事,或者说就有让她对于这个学校和这个国家印象都不好的事。

  那么,她的老师一定还在里面。

  于是隗林转身朝着导师楼走去,却发现楼道里起了雾。

  他看了看,然后大步的走了进去,楼道里面迷雾更重,隗林一步一步地走上台阶,他并没有克制脚下走路的声音,但是他自己却听不到一丝的响声,连外面的声音都无法传进来,就仿佛这栋楼已经从这个学校隔离了出去。

  他准备看自己走到几层楼的时候,却发现,楼层不见了,唯有楼梯一层一层的盘旋着往上走,于是他开始往下走,依然是1层1层往下,却再也找不到自己进来的第1层路口。

  “原来已经有人在罗纤的梦境之中做了手脚,这一栋楼被封禁了起来,封禁了就代表着罗纤的这一段记忆就永远锁在这里,没有人能看到。”隗林心中想着,看这手法,有点像是国内的,是某种禁法和无限循环结合而成的一种法术。

  禁制之术,能够隔绝人的灵觉神识,而无限循环,是近现代才从国外传过来的一类法术,最常见的就是无限的楼梯或者电梯,这涉及到了空间、时间的理论,不是一般人能够掌握的。

  无论是禁法,还是无限循环的法术,都不简单,而能够将这两种法术融合的这么完美,那么这施法之人一定是一位法术大家。

  在学校的时候,他虽然看了很多书,但是有些法术并不是光看书就能学会的,其中一些法术是需要找某个老师进修,就像是考研究生一样。

  在这里禁识绝念是基本的,隗林可以肯定还有别的防护手段,因为禁法是一整套的体系,在梦境里,一切都有可能。

  不过,他并不怕,因为他与众不同。他站在那里没有动,抬头,看着不断旋转上升的楼梯,身体却突然变的扭曲起来,如雾一样的开始散开,融入了到了这雾中。

  元神,散则无形,聚则随心变幻。

  当他融入雾中之时,看到的是一条长绳,长绳上打着结,那长绳是以罗纤梦境之中产生的阴霾为根本而形成的。

  隗林在学校里上课的时候,知道有一种禁法名叫绳禁之法,据说是可以将这一处的空间,扭曲在一起,并打上一个个结,而每一个结都代表着一个文字,上古的时候,文字没有诞生的时候,是结绳为字。

  他根本就不认识这种绳字,但是却能够感受其中的真意。

  “禁!”

  那一个个的绳结里面的意思就是禁止的禁,禁法,禁念、禁识。

  不过,这禁不了隗林的元神。

  他的元神就延着那绳结钻了出去,然后他的眼前看到一座幽暗的城堡。

  幽暗往往代表着心中埋藏着的恐惧,这一栋楼在罗纤心中真正的样子原来是这样子的,幽暗,深沉、恐怖,他看到一条往深处而去的路,其他的地方都充满了迷雾,看不真切,隐隐可听到怪物的咆哮。

  他很清楚,这是罗纤内心反映,她对于这里已经感到恐怖厌恶,觉得这里藏着的都是可怕的东西。

  这一条清晰的路,是走向那位考博导师的房间。

  从进来这里,他可以肯定,那个考博导师应该没有编辑她的梦境记忆,而真正禁了她记忆的人,可能是她的家人,主要是为了不让她想起这一段记忆。

  甚至有可能的是,罗纤已经有过一段时间的治疗了,然后这些不好的记忆都被人禁锁在这里。

  城堡的墙壁上有壁画,壁画上面画着一个个女子被套着项圈,然后被关在笼子里饲养,有些则是奴仆的装束,服侍一个恶魔一样的人。

  那恶魔的样子是不断变幻的,在有些地方的壁画里是可怕狰狞的,有些地方却又是慈眉善目的老者,或者温文尔雅的学者形象。

  慈祥的样子是在帮助人,但是他的影子却是扭曲的魔鬼样子,学者的形象是,影子化为一片阴影笼罩着所有人,并往学生们的脑子里渗透。

  这就是那位希然.考博在罗纤心中的样子。

  一幅幅壁画的最后,是一团处于黑暗里,仅有一对红色血腥眼睛的存在,根本就看不清他的样子。

  罗纤是对他感觉极度恐惧的,这已经是她心中的梦魇,他有些理解,为什么她的家人没有帮她清理掉这梦境之中的梦魇怪物,而只是将之禁锁在这里,因为清理不了。

  当他走到一扇大门前时,伸手推开。

  一片火光涌出来,将他包裹着。

  一个老者坐在一张古老而奢华的大椅子上,看上去温文尔雅而又慈祥的老人,周围的墙壁上点着一盏盏的灯,将这里照的通透。

  隗林从这个老者的双眼之中,感受到强烈的邪恶气息。

  这就是那位希然.考博留在罗纤心中的一颗梦魇种子,结合罗纤本身的恐惧、怨恨和一切负面情绪成长起来的梦魇。

  它身上穿着一身白色的袍子和人形的外表,象征着在它在人前是干净而贵洁的样子,而它的双眼里透着的邪恶,表明,他的邪恶都遮掩在人皮和外衣之下。

  “居然会有人进来,夏国人?”

  那梦魇居然开口说话,隗林是听不懂的,但是却能够直接明白是什么意思。隗林现在是龙首人身,但是它却猜测隗林是夏国人。

  “希然.考博先生,你已经活了一百三十三岁,我觉得你可以下地狱了。”隗林大步的走了进来。

  “这么多年来,很多人都希望我死去,但没有一个能够做到。夏国人,我知道,你们国家有很多有意思的传承,但是贝克兰德的伟大,你应该再去向你的导师请教。”梦魇考博说道。

  “贝克兰德梦境学校无论当年多么的伟大光辉,都无法掩饰你身上的罪行。”隗林说道。

  “呵呵,我执教多年,每个学生都敬我如父如主,我为他们安排最合适的人生,他们也尽职的侍奉我,这是多么美好的事,夏国人,你们的思想太封闭了,开放一点,再开放一些,你就会感受到这个世界的美好和我的善意。”

  隗林站在那里,叹息了一声,说道:“我实在是话太多了,最后一句,今天杀你的人是,夏国,龙头老大。”他本来想了不少名字,龙首人,龙头怪,龙头老怪,最后到嘴,竟是变成了龙头老大。

  “在这里,所有人都将活在我的梦境里,之前有两个夏国人来过之里,虽有些本事,但又能奈我何,我行走于梦境,众生梦境无界,你的国,我也如入无人之境。”梦魇希然.考博说完,他的双眼瞳孔变成了金色的竖瞳。

  那一双眼睛,仿佛能够镇慑一切,连墙壁上的灯都似凝止了。

  隗林觉得有一股阴冷、强大的意志降临在自己的意识之中,迅速的侵夺着自己的心志。

  他仿佛看到光明一片的意识之海中,一片污秽从天而降,如乌水一样的冲卷而下,迅速的蔓延覆盖着一切的光亮。

  在那污秽之中,原本统一的心念开始分裂,贪婪、懦弱、色欲、恐慌、傲慢、偏见等,都似要从污秽里化为一头头的梦魇恶魔。

  “镇!”隗林在识海之中大声的念道。

  他这元神分身,本身凝结了强大的镇法在身,此时用此镇压侵入内心的污秽念头,正是合适。

  在他的识海之中,那一片滔天而下的污秽在凭空而现的一个金色镇字后,立即不再动弹,几乎同时,隗林拔出腰间的剑。

  这一剑也起自于心海,刺出。

  在他的识海之中,仿佛有一条剑光从天际而来,越来越近,化做万千红色剑光。

  而在身外,隗林手中的剑刺出的一刹那,他身如轻烟消失,只余一道凌厉的剑光飘忽而起,如在高空,似遥远天边而来,瞬息而至。

  梦魇希然、考博一拍座椅,大吼一声,身上衣服和头皮快速的崩解开来,一头恐怖的东西钻出来,似鬼似魇,又似虫,它大嘴一张,竟是如能吞天,一口就要将就那剑光吞下。

  只见那剑光绽放,如朝阳垂照大地,万丈光芒,直接冲进了它的嘴里,刹那之间,那怪物便如灰烬尘埃一样的溃散。

  ……

  在现实之中,联众共和国一座城市郊区的一个庄园里,一个老人突然坐起,他的旁边跟着有一位年轻的女子坐了起来,却看到身边这位强大神秘可怕的老人,眼中闪动着惊疑与森然。

  “怎么了,导师?”

  就在这时,希然.考博突然静止了,因为,他看到自己的心灵深处,有一个人出现,那人长着一颗龙首,穿着一件西装外套,内里却是古老的黑色长袍,胸口别着金红的胸章,腰间一杯剑。

  正一步一步从心灵的深处走来。

  “你究竟是谁?”

  “你生命的终结者。”龙头人话音未落,一道剑光便已经刺出,他仿佛看到一道剑光自心底翻涌。那种锐利,仿佛能够将自己的灵魂割裂。

  “夏国,剑仙?夏国的剑仙传承不是早已经断了吗?”希然.考博惊诧无比。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