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现代修真 我是灵馆馆长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43:修法

我是灵馆馆长 槐馆长 3274 2020.01.08 23:46

  紫气不是精火。

  紫气在紫霞秘笈里面的描述是天地精华的一种。

  之前,他修炼可从来没有什么采食天地精华的做法,只有以拳炼意,以剑养神,再就是于寂静之中入定,收慑自身的杂念。

  于那定静之中,观想圣日、圣月交替悬照,在这个过程之中,他发现自己的灵觉越来越敏锐,能够施展一些小法术。

  而又通过拳术、剑术的练习,最终进入一种玄之又玄的奇妙之境中。

  他没有张口去吸,而是闭着嘴,以鼻子,像是嗅气味一样的去闻太阳光芒。

  元神勾连虚空,无时无刻,他这一闻一吸,还真给他吸出来了一缕若有若无的紫气,入得身来,思感之间,却如太阳入怀,一团炙热,他以念引摄住,使之入肺腑,一股炙热在肺部蔓延开来,他细细的感受着。

  仿佛有团火焰从肺部烧起,至五脏,遍周身,及手指发梢。

  他灵肉统合,肉身是依托,一念在外,则又可勾连虚空,这一刻,他周身都浮现点点金光。

  这是一时之间,因为心神紧绷,念头紧束,摄抓虚空里的一切,导致此时阳光里最为浓郁的太阳精火凝聚。

  正如人很多时候身体紧绷之时,总会想要抓点什么,比如被子什么的。

  但是很快,周身浮现的金光又散去,隗林睁开眼睛,眼中浮现愉悦,想要再来摄取时已经发现,此处已经充斥着太阳火精,那紫气已经没有了。

  看着东方天边的太阳,正闪耀耀眼的白光,穿透万丈红尘。他不由的想,看来每天只能够摄一缕了。又摸了摸下巴上已经长出来的稀疏胡须,想着:“也不知道晚上有没有什么太***华,到时再试试。”

  ……

  沪城文物保护协会,古物收藏馆。

  在天初亮之时突然来了一群人,手持证件,然后不等人来开,就直接将门打开了。

  王通大步的走进来,他的身边仍然紧紧的跟着那位实习生赵越秀,而前面开路的人则是一位今年新到的毕业生,因为其出身于京道场,一来就直接任了副队长,这让王通有一种不太好的感觉。

  这个专门分配给自己的实习生,已经让他做很多事都不方便了,而原本那个下属,则被调到别的部门了。现在又来了一个京道场的毕业生,还是东北那边仙马世家出身的江家子弟,一身嫡传的请神术正宗而浩大,又有学院里广博知识为基础,让他觉得,这个江渔的请神术,比自己见过的那些仙马家出身的人所修的请神术,多了些许的不同,但是具体哪里不同,却又说不上来。

  江渔来到了这古物收藏馆的最里面,然后看到了一个梳妆台。

  他手中拿着一个照相机拍照,然后仔细的检查起来。

  “把这个搬回局里去,通知文物保护协会的会长,查清这梳妆台入馆前属于谁,查清它的来龙去脉,做好备案,与这个梳妆台有关联的人都要查其档案进行排查,尽快查到它最初的主人。”

  ……

  隗林回到屋子里,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竟是过了近一个时辰,这一口紫气消化的时间有点久。

  下楼,然后去吃了一碗羊肉泡馍,很香。

  再回到灵馆里,又有一种想睡的感觉,既然想睡,那没得办法,当然就是睡了。

  于是他又开始睡,这一觉就到晚上,繁星满天。

  洗漱一番,然后来到阳台,对着天空如勾的月轻嗅,有了白天的经验,即使是一开始吸食的只是冷风,但试验了几次之后,终于,有一缕太阴之气入身,仿如有月入怀,他以念摄引住,使其入肺间,刹那之间,感觉有一股幽冷散于周身,如坠落冰窖。

  当他再醒来之时,也已经过了不少时间,这段时间里,他在细细的体会,并非是没有知觉,如果有人杀他,当然能够醒来。

  这一次依然过了近一个时辰,不过,太阴之力仍然充斥于天地之间,但是呢,他觉得自己最好不要再采食为好,这就像是人吃饭,这一餐已经吃饭了,无论是肉体还是元神,已经够了。

  隗林出门,找了个小餐馆,炒了一盘削骨肉和一盘土豆丝,吃了一餐饱饭,然后回去,打了一套形意十二形。

  再接着在简陋的书房之中,写了个《关于元神的修行要点》的开头,放下了笔,一时不知道怎么写下去。

  他自己的心得体会当然是有,但是落于笔下成文字,却又觉得没有什么可说的。

  不过突然有一种感觉,感觉如果自己能够将自己如何成的元神落于文字,将会对自己返照自身,有很好的帮助。

  “慢慢来吧。”隗林心想着,转而又审视起自身来。

  在那镜中,曾一番追逐。最后他觉得,自己还是法术手段少了。本身的话,炮拳的拳意,目前来说,能够见神打神见鬼打鬼。另外剑意也不错,助他斩敌无数,除此外还有心中蕴藏的一团三昧真火,就这些了。

  其他的都是小术,上不得台面。

  而元神分身呢,他隐隐有一个想法。

  那暗室之中那一套法坛,凝结的法意都是能够加持到元神分身上的,现在还不过是短时间,当他去感受之时,便能够感受来自于天地的那种镇压之意。

  他觉得,自己或许可以好好琢磨一下,让这种镇压之意能够更具体的当做法术施展出来。

  古时有一字如山,镇万物,看来还得落到这个镇字上。

  “形镇、意镇、神镇,这三镇,说到底我当时只是初通,既然想修成一道法,看来还得是从基础开始。”隗林心中想着:“无论是哪一种镇法,都必须有更精深的体会才好。”

  于是,这一天晚上,他拿着纸笔,写了半个晚上的“镇”字。

  然后,睡去,醒来,上香,采食紫气。

  然后再练字的时候,他突然想,没空去观山,不如去看楼。

  想到什么就做什么,山高大,而现在的楼也高大。于是前往那些高楼林立的地方看那一座座的大楼。

  高楼如高山,一座座,确实雄伟,可这一切只让他想到人类的智慧无穷。

  街上行人如川流不息,红尘滚滚,人间华景。

  他坐在一座大桥上看了一天行人生活,然后回来了,突然就不想练字了,他觉得用练字这种来寻镇法的真意,完全是错的。

  应该是直接感悟着镇法的真意,然后随便写个镇字,便是镇法。

  晚上采食太阴之气,然后睡觉。

  第二天上香,然后洗漱,出门吃早餐,馒头、油条和粥,加两碟小菜,依然好吃。

  回到灵馆之中没多久,居然有人上门来。

  是江渔。

  “你分到沪城来了?”看到江渔的到来,隗林立即明白了他是分到沪城,只是不知道哪个单位而已。

  “是,我家本就是沪城人,动了点关系调到这边来,在靖夜局当个副队。”江渔说道。

  隗林心想,沪城这边的靖夜局都成那样了,肯定不能够只收本地沪城灵修学校的学生,而招京道场的毕业生是对上面表示服从,再加上你本人又是沪城的人,放你来这里,你还需要动用关系?

  他也没有说什么,因为不想拆穿这些,也不关心这些,只问道:“那你不好好上班,现在沪城靖夜局里那可是多事之时,整顿内部是首要任务,你怎么到我这里来?”

  “整顿内部的事,我又不管,而且家里也让我尽管避开,有人问什么就说不知道,不熟悉,不发表意见。”江渔说道。

  “三不原则吗?”隗林打趣的说道。

  “听你这么一说,我怎么感觉不太好。”江渔皱眉道。

  “呵呵。”隗林笑了笑,突然想到了一件事,问道:“我记得你的请神术,那可是东北那边的嫡传,怎么你说你本是这沪城人?沪城的户口入京道场有加分吗?”

  江渔有些气,说道:“全国的灵修学校哪里有入学分数,分数也只是在真正开始分班学法之后才会有的,而且,我转到沪城来,只是因为当时上学方便,因为我家很早就在这边开灵馆了。”

  “哦,没有就好。”隗林说道。

  “你说我,你自己不就是沪城户口吗?”江渔说道。

  “是啊,所以我以为你有什么好处,而同样是大沪城户口的我却什么好处都没有,那多不公平。“隗林理所当然的说道。

  江渔以前跟隗林并不熟悉,在有限的交流之中,他觉得这个人,应该是一个高明的法师。

  可现在他却在想:“这样的人是京道场首席?我,我不接受!”

  江渔深吸一口气,直接说明来意:“我们把那个收藏馆里的梳妆台带回了局里,之前从你这里看到那个盒子,应该与这个梳妆台是一起的吧。”

  “对。”隗林直接回答道。

  “我看里面有纸字,我可以去看看吗?”江渔说道。

  “可以,二楼,进去看,但是不能拿走。”隗林道。

  于是江渔来到了二楼的暗室前。

  当他打开那一扇门之时,立即闻到了一股艾草的香味,然后看到里面的布置,他知道这是一个法坛。

  烟雾缭绕,四角的火光若隐若现,让这个暗室显得有些神秘。

  而当他走进去的一刹那,他只觉阴神一沉,被一股莫名力量压着,无法动弹。

  做为同一届的毕业生,隗林是学校里默默无闻了五年,而他是一直风云了五年的人,最后却被夺了首席。这个时候,他想到隗林让自己进这里来看,自己可不能示弱,他要告诉隗林,这个法坛对自己没有任何影响。

  于是,心念动间,决定请神上身,紧接着,他在心中观想一道巨大神相的那一刹那,一道剑光突然斩落。

  就斩在他那神相上,神相崩塌。

  “隗林!不是你叫我进来看的吗?你不要欺人太甚!”

  江渔愤怒的声音从暗室之中传上三楼,隗林正坐在那吃着葡萄,回头,有些茫然的大声的问道:“啊?怎么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