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现代修真 我是灵馆馆长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34:有神

我是灵馆馆长 槐馆长 2404 2020.01.01 02:08

  “下民,隗林,现有愿禀于上苍。”

  书写祭文,也是有一定的格式和规范的,作为一个科班出身的人,这些是必修的功课。

  不过,在学校的时候,老师并不会布置作业,但会将基本的格式说清楚。

  祭文里需要表明身份,要将自己所愿所求所想说清楚,必须公义,必须大气,必须是发自内心深处的想法。

  必须虔诚。

  “吾生于沪,长于夏,学于京都道场,师从先贤,承元神法,国养,民育。今有域外魔神,乱我国家,害我同胞,今向上苍祈愿,愿以毕生所学,毕生之力,合众生之平安定之愿,永镇此方天地,隗林,2015年,8月13。”

  隗林一气呵成。

  然后将所书所写的祭文放入火盆之中燃烧。

  然后看着火盆之中的烟火融入这屋子里的一片香雾之中。

  随着燃烧,他开始念颂。

  随着这个念颂,他整个人都变的凝重起来,脸色庄重,整个身心气质都似有一种升华,他微微的闭着眼睛,有一种情绪在心间生长、发芽、蔓延。

  一股力量,自元神的深处滋生,这股力量妙不可言,融入元神之中,让元神变的更加的凝实,壮大。

  在他的头顶,一团虚幻如泉的光影翻涌着,原本在虚空之中印照出来的元神之相里,仿佛有一点火焰在燃烧,他仿佛听到了自己的声音,那一点火光就像是火盆之中焚烧的火焰,映入元神法相里,直到火盆之中的火焰熄灭。

  但是元神法相里的火花却并不曾熄灭,反而像是有了根,扎入了泥土。

  自从成了元神以来,他一直都没有找到怎么修持元神之法,现在他觉得自己找到了一种,不过,这种方式不可持续,必须讲究契机和机缘,不是日常的修持之法。

  倒是,这一次,他在那个次元世界之中所看的那一本《紫霞》的书里,有着吞服紫气,这让他很受启发。而且,古籍之中也常见有说,餐霞饮露,这也许就是餐霞的一种方式。

  他感受完了元神的变化,只觉得天地在自己的眼中又清明了不少,那冥冥之中增强的元神之力,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他感受着那一点火焰中的一种独特的气息,有一种明悟,这应该是誓愿之火,通过这个誓愿之火,可以勾连众生香火。

  他突然觉得自己或许可能借此修成三味真火。

  三昧真火,到底是怎么修成的,现在没有人能够说的清楚,大家比较认同的是,这需要三种火焰,还可以确定的是,三昧真火一定是要藏于心窍之中。

  人心属火,那么心火是必不可少。

  他将这誓愿之火引入心窍,这誓愿属于他发自内心所发,是最佳点燃心火之法。

  在沉入心窍的那一刹那,他仿佛看到滚滚的血浆猛的燃烧起来,刹那之间,有一种心脏滚烫燃烧的感觉,在火焰之中,那些血像是成了岩浆,流淌全身。

  他甚至在想,如果自己的血在这个时候滴落,是不是会让纸燃烧起来?

  他直接来到了暗室之外,来到了三楼的阳台。

  朝着天空的太阳吸了一口气,一点火光在他的嘴里凝结,然后被吞咽,用元神包裹着纳入心窍之中,在这刹那,他觉得自己的心脏要燃烧起来。他的脸色一变,猛的打开窗户,朝着光影之中纵跃而起。

  身形在光影里消失,他整个人都变的轻盈起来,如飞鸟一样的在屋梁上奔行,他要去的地方是这老城区里留了近百年的一座土地庙。

  那一口摄来的太阳火精,一入心窍,与心火合在一起之后,便汹涌的燃烧起来,像是要将他的身体都烧成灰。

  他觉得现在只有将集众生香愿而成的香火融入进来,才能够令火焰平息。

  当他来到记忆里的那一座小庙之时,看到小庙还在,顿时轻松了不少。

  如果说这土地庙都没有了,那么,他只有将心中的那团火释放了,而这机缘之下得到的誓愿之火点燃的心火也将散去。

  再想点燃心火,那就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了,现在他明白,这三昧真火最难的怕就是这个心火的点燃。

  他的双眼可以看到,这小庙的上空有一团斑斓的云气凝结在一起,但是其中并没火焰。

  他快速的来到土地庙中。

  此时的庙里,只有稀少的人在上着香,并不见庙祝。

  只是他一进这个小庙,立即看到庙里土地的眉心,仿佛有着一团若有若无的火焰。

  只一点,看上去很微小,但是那确实是火焰,火焰的颜色是灰色的。

  他心中大喜,张口一吸,那一团灰色的火焰从土地神像的眉心飞落,成为一条灰线,朝着他嘴里钻去,当那一口灰焰进入心窍的一刹那,原本霸道汹涌的火焰立即稳定下来。

  三种火焰纠缠,融合。红色,金色、灰色三色的火焰合在一起,最终形成了一团灰红火焰,像烧窑时冒出来的那一片火,不是明火,但是一沾着就会燃烧起来。

  当他睁开眼睛,脸上已经满是汗水,背脊都是湿的,而旁边不知道何时多了一个人。

  一个年轻人。

  “恭喜道友,修成三昧真炎。”

  这是一个有着一张娃娃脸的年轻人,看上去像是高中生,但是他的眼神却没有纯真,而他身上穿着的衣服一身黑,上有花纹,隗林知道,那是庙祝的衣服。

  “你知道三昧真炎?”隗林问道。

  娃娃脸的庙祝说道:“虽未曾见过,但却能够猜到,你进庙之时,一身火气躁动,三昧真炎,其中心火是根本,而这香愿之火是可遇不可求的,我一直在想,土地爷神相上的愿火,最终会被谁收取,又会被炼制成什么东西。”

  “我收取了这香火,你不在意吗?”隗林有些好奇的问道。

  “京道场的首席,当世唯一的元神法的传承人,只要你不是做什么大奸大恶之事,你做什么都可以。”娃娃脸的庙祝继续说道:“这些年来,已经有一些人发现了这土地爷眉心凝结的香愿之火,但我觉得他们不配得到,所以被我拦住了。”

  “什么人?”隗林说道。

  “一些背叛了国家和族类的人。”娃娃脸的庙祝说道。

  隗林知道,他说的是那些玩家们。

  玩家们之中有些仍然心怀国家,有些甚至就是国家各单位派进去的,但是有一些人,成为了玩家之后,心中便再也没有根,没有家国,甚至对同类的怜悯、同情都没有了。

  “你,一直守在这里?”隗林问道。

  “当然,这是我的使命。”娃娃脸的庙祝说道。

  隗林从他的身上感受到一种不一样的气韵,与别的修行之士完全不同。

  隗林觉得,他与这个庙宇都是一体,与这片大地,与那座土地爷神像相通,他的一呼一吸,都似它们在呼吸。

  “这里,有神。”隗林看着娃娃脸的庙祝说道。

  庙祝笑了笑,说道:“本来应该有,后来没有了,再后来又有了。”

  隗林打量着庙祝,笑道:“倒是意外。”

  “这样一个纷乱的时代,什么都不意外,唯有守护,共勉,我叫祝向阳。”庙祝的笑容非常的阳光,就像他的名字一样。

  他伸出手。

  “隗林。”隗林也伸出了手,与他握在一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