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现代修真 我是灵馆馆长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7:闷骚首席

我是灵馆馆长 槐馆长 3010 2019.12.21 13:48

  在隗林的15届神仙群有个叫江渔的冒出一句话:“他为什么每一次都要去尝试别人法术的威力,然后再用类似的方式反击?”

  “自虐?”

  “哈!你们都输在自己拿手的法术下,有什么感想?”

  ……

  王通坐在火鸦灵馆的对面楼层三楼的窗户前,他面前的窗户下正对着火鸦灵馆,落地窗前的桌子上摆着一个平板电脑,此时正播放着火鸦灵馆之中的情况。

  视频之中的画面,正是隗林呕吐完,趴在地上盯着呕吐物看。

  突然,他身边赵越秀的电话响了,她看了一眼电话号码,将手机递给王通。

  王通接过,立即听到了里面传来范城的声音。

  ”王队长,这个人到底修了什么法,有什么术,我们完全不清楚,他是几阶,我也不知道,你交待我们的事,我们做不到!“

  “这个人对于术法的抗性极高,而且,看起来会多种法术,我有一个怀疑。”王通说道。

  “什么怀疑?”范城说道。

  ”今年,京道场对于毕业生的排名保密措施做的极强,我想这个隗林会不会就是这一届京道场的首席。“王通说道。

  ”一位首席,来这里当闻风使,开灵馆,可能吗?“范城问道。

  ”正是因为我们觉得不可能,所以才更可能。“

  ”目的是什么?“范城说道。

  ”你说呢?“王通反问,范城立即不再纠结这个,说道:“那我们怎么办?”

  “既然他不想暴露首席身份,那我们让他永远没有机会说,现在又在你的馆里挑馆,那就让他出不来,让那些人吃个哑吧亏,到时我们说因为一时愤怒下手重了就是了。”王通说道。

  ”你要杀他?“范城心中微微一慌,杀一个京道场首席,那可不是开玩笑的。

  “范馆长,不需要你动手,你只要看到,最后来发个声明就是了,靖夜局保你没事。”王通说完就挂了电话,然后对旁边赵越秀说道:“让人动手。”

  “是。”

  ……

  站在炼法堂里的隗林在众人的注视下,觉得有些口渴,想要喝水,于是便开口道:“有水喝吗?”

  场上的人一愣,但是很快,就有一人端着一杯茶来,茶还冒着热气,对着隗林挑衅的说道:“这一杯茶是施咒的茶,你敢喝吗?”

  隗林接过,闻了一闻气息,说道:“这是毛尖泡出来的,很香,我再闻闻,施了钻心咒,喝下去,这水会如虫子一样,朝心里钻去,最后让人心脏破碎而亡。”

  “既然你知道,那敢喝吗?”对面的中年人冷冷的问道。

  只见他轻闻着,然后吹了一口气,像是怕太烫,朝着对方笑了笑,然后一口饮下。

  ”咕噜……“隗林哈了一口气,说道:”好茶,还有吗?”

  对面的中年人盯着隗林看,过了一会儿,发现隗林一点事都没有,不由皱着眉头问道:“你什么时候破了我的法术?”

  “刚刚啊。”隗林说道。

  “怎么破的?”中年人问道。

  隗林想了想觉得说也没什么,便道:“我吹了一口气。”

  中年人听后却突然一甩袖,愤怒的说道:“既然不愿意说,又何必戏弄。”说完转身就走。

  “呃……”隗林觉得自己有必要说清楚:“孙悟空都说了七十二般变化之术也不过一口气的事,我说我这吹了一口气,怎么成了戏弄。”

  “你拿神话故事里的事来说,当我是傻子吗?”说完,他转身直接进去了。

  隗林低头看那一滩呕吐物上面的脚印,他可以肯定,对方带了自己的呕吐物回去,是去做法了。

  这一类的法术都是以一点神气为引,用来锁魂。

  中年人回到后面,立即兴奋的脱下鞋子,对范城说道:“馆长,我的幽禁之术近来突破,定然可能通过对方一缕神气,拘其魂魄幽禁于盒中。”

  范城本想说不用,但看他兴奋的样子,又不想冷了他的意,便说道,那你去准备吧。

  他走到另一边解先生那里,问道:“解先生,如何?”

  “有些麻烦。”解先生说道。

  ”主要是什么麻烦?“范城问道。

  “阿水自己设计的禁制迷锁有些复杂,若要快速解开,除非得到他的迷锁设计图,要不然的话,需要花不少的时间解开。”解先生话一说完。

  范城立即对旁边的人说道:“让人去阿水的住处找。”旁边人要离去,他又加了一句:“小心着点,阿水向来谨慎,他的住处一定有不少法术陷阱,别把自己搭进去了。”

  他心头烦闷,这火鸦灵馆是他的心血,他没想到事情会发生成这样,不就是一个小明星吗?你乖乖的不好吗?

  他想起那些选择屈服的人,又想到,这一次,靖夜局根本就没有跟自己商量,直接要求自己怎么做,这不也和自己的做法一样吗?

  “我也只能是选择屈服,希望能赢吧,肯定能赢,京道场那边再强也是过江龙,这里,他们却是地头蛇,绵延经营这么多年。”范城心中想着。

  前面,炼法堂之中,却突然有一个着学员服的人站了出来,说道:“我想与你比拳术。”

  “哦,好啊。”隗林说道。

  他的班级群里,立即有人开口问道:“隗林的拳术到底练的怎么样?”

  “不知道,没见他与人打过。”

  “不过,好歹是常见他练的。”

  “我有一次在天台上,见他与武道系的同学比拳,很厉害。”

  “肯定厉害,人家已经毕业了,我们还在这里,少评论多学习。“

  ”你看到那一次,谁赢了?“

  ”我没有看到后面,被武道系的那几个人赶下来了。“

  隗林站在那里,他遇上练武道拳法的人很少,因为想要练拳剑之术,达到超凡,实在太难,无大毅力大恒心绝对不行。

  但是若有人能够做到,那他在同阶之中,几乎是最强的那一层次。

  正所谓,拳打身前三尺,鬼神退避。周身气血凝炼,万法不沾。

  张口断喝便能够破法,散人阴神,蝇虫难落身,术法也自然无法沾身。

  拳炼意,剑养神。

  拳术通神,这算是夏国独特的一个传承。

  只是现在越发的没落,已经沦为一些擂台表演了,因为枪械的存在,练拳的人可以不惧其他的术法,拳意旺盛者更是可拳打鬼神,却难敌枪械的点杀,所以练的人也越少,最多就是练一练当锻炼肉身,当做活动筋骨,或者是辅学。

  这个人看上去年纪不大,大约二十五六岁的样子,模样精瘦,但是身上却有一股彪悍的杀气。

  ”这个人是杀过人的。“隗林的三感知何等的敏锐,他从这个人的身上感受到了杀意与血煞之气。

  这种杀意与血煞之气混合而成的气息,能够让许多的法术失效,无法直接作用到他的身上。

  “拳脚无眼。”隗林说道。

  “死伤难免。”对方说完这句话,隗林便已经知道要放开手脚的打,因为没有说点到为止。

  “破军,陈新竹。”精瘦的年轻人抱拳说道,他说话和行的礼,都说明,这是一个地地道道武道修者。

  隗林也不管他到底是不是这火鸦灵馆的人,既然有人出来打,那就打。

  如果说,前面三次斗法,只是把他兴致提起来了,那么现在这个人身上的血煞之气,便是将他内心深处的那种好勇斗狠的一面给激起来了。

  人心中若无那种狠辣浪劲,又怎么会去练拳,又怎么可能以拳术练就拳意来。

  ”隗林。“

  ”请。“

  两人几乎同时说出来,也几乎是同时动了。

  破军是枪拳,脱胎于枪术,属于铁桥硬马的拳术,拳拳如枪。

  他的右脚往后撤步,右拳藏于腰际,左手在前高举,如盾一样,双眼紧盯着隗林。

  破军拳是枪拳,古时枪术多用于军阵,所以步步为营,他是以守为攻,待敌而来。

  隗林却身形朝前冲去,一步两步,三步。

  才三步之间,便如奔马一样,气势恢弘。

  如果说陈新竹往那里一站,便如步兵摆下的长枪阵,那隗林就是骑兵冲阵。

  三步已经到了陈新竹的面前。

  他突然跃起了一腿和上身,就如马在急奔之突然被拉起了前面双腿。

  马踏连营,跃马破阵。

  “哈……”隗林一声大喝。

  而陈新竹也在隗林跃起半身之时,他也动了,右脚往前冲,右拳如枪的刺出,就像是枪刺马身。

  烈马撞长枪。

  那马跃至高处,却骤然而落。

  那脚直接踏在陈新竹的手上,顺势,右手如大印按下。

  陈新竹整个身体突然一缩,就如猴子一样,从他身侧钻过,但是一只手却极为阴毒的朝着隗林的跨下抓去。

  猴子偷桃。

  隗林头皮一麻,那股阴冷的杀气,让他全身一紧,他的脚骤然一变,拐踢在陈新竹的手掌上。

  “啪……”

  这声音又急又脆。

  陈新竹翻身,整个人却依然缩在一团,绕着隗林而走,整个人又如缩身的老鳖,四肢都缩没有了。

  但是偶尔探出来的手,却凶狠阴毒。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