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现代修真 我是灵馆馆长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有事一把火

我是灵馆馆长 槐馆长 2396 2019.12.13 14:50

  这张信息卡上那一排的未知和下面的问号,让韩铃铃心中惊讶不已。

  她暗想着:“我已经五级了,可以探查比我高三个等级人,他这么年轻,又没有系统发布任务获得贡献来兑换能力,他怎么会比我高出这么多?”

  在她的心中,如果是遇上了自己差不多大的年轻人,等级都不会比自己高太多,除非对方也是玩家,那就一切都有可能。

  这个信息卡上显示的分明是本土修士信息,而本土修士的能力都是需要自己领悟和努力修炼才能够获得的。

  “不会真是什么驻颜有术的前辈吧?”

  她突然有些兴奋起来,探测本土人物信息,完善资料库,在她看来是最没危险的任务,是获取积分的最好方法,所以她才会一有空就到处游玩,并且喜欢去那些看上去比较像是会遇上灵修的地方去。

  “秘密就是秘密,能说的那就不是秘密了。”

  隗林的回答将她的思绪拉了回来,但是她没有注意到面前的人原本有些懒散的神情,突然变得玩味起来。

  隗林打量着面前这个戴着鸭舌帽的女子。

  韩铃铃则有些兴奋,表现得像是一个普通人见到真正灵修,高兴地问道:“那你在你的学校一定排名很高吧。”

  每个灵修学校里都会有成绩排名,尤其是到了最后毕业的排名,排名越高奖励也就越丰厚,同时能够被招揽进的单位也越好。

  隗林则是笑了笑,说道:“还好。”

  他没想到,自己在学校五年多的时间里,跟着老师每年都要去实习出任务,从来没有遇上过那些自称打破种族文化界限,和一切秩序的玩家,却在回到家乡沪城的没几天就遇上了。

  曾经他也问过同学和老师,玩家的能力都来自于那至高无上的存在,我们要怎么才能够认出他们来。

  而无论是老师还是同学都说很难认出,越是高阶的玩家隐藏得越好,唯有当他朝你出手的时候,才能够知道。

  不过,凡事无绝对,还有一种是感觉,就是当你觉得这个人是玩家的时候,那这个人差不多就一定是。

  玩家通过系统得到的能力,与本身通过努力一步步修炼出来的能力,是有很大的区别的,那种气质,绝然不同。

  玩家们在各国政府那里的印象是那种混乱的,当然中立的和守序的也不少,而邪恶的也少不了。

  各国的政府,对待玩家们是拉拢又防备,如夏国这样的大国,有自己本土完整的修行体系的国家,对于那些不守秩序的玩家才能够做到严厉打击。

  而那些修行小国,对于那些玩家根本就无能为力,甚至被玩家控制了,成为了混乱之地。

  隗林坐在那里,手指敲了敲沙发,他在想怎么做的时候,韩铃铃心中定下了主意,她觉得,如果能够将面前这个人的信息卡收集起来,一定能够得到不少的积分奖励。

  她想到了一种探测信息的办法,说道:“我最近总是天天做恶梦,梦见身后有脚步一直跟着,并且越来越近,你能不能帮我解一解这个梦。”

  同时她心中又想:“只要他真的帮我解梦,无论用什么方法,与我神气交感之时,我使用探测技能,一定能够探测到他的信息。”

  解梦的方法有不少,东西方各有一套理论和技巧,梦境之中又蕴含着很多东西。

  所以学校里有一门课是解梦,并且是从入学到毕业都一直要修的。

  并不像普通人觉得的那样,解梦是每一个灵修都会的简单的能力。

  当然,简单的解梦,灵修都会,但是真正深处的解梦,甚至做到探寻未来或过去,那是极其高端的能力。

  隗林在学校里当然有学习解梦,但是他不是主修这个的,所以比起专精这一门学科的同学来说,他失之于实践。

  但是实践得少不代表不会,而且他还有自己的方式,他笑了笑,说道:“你们在这里等会。”

  于是他转身进屋里拿了一根白蜡烛出来,点燃,并不避开其他人,就坐在韩铃铃的面前,说道:“你深呼吸,呼吸,看着这烛火,凝视它,你想象着,火焰从你的眼睛照入你心中的那个梦境。”

  她觉得他的声音像是有一种特别的魅力,让人信服,不由自主地依着他所说的做。

  这一刻,她觉得自己心中似乎真的有一片阴暗之处,就像是进入了一间阴暗的房子。

  隗林突然轻轻地吹一口气,手中的蜡烛火光朝前扑去,仿佛要扑在她的眼睛上,但很快回正。

  而韩铃铃思感之中的那一间阴暗的房间里,却有一片光芒从窗户外面涌了进来,将屋子里那混乱的灰暗瞬间驱散,然后一切都似乎变得明亮起来。

  “好了。”

  这个声音传入耳中,像是在窗外远处,她睁开眼睛。

  却看到蜡烛刚刚吹灭。

  “唔,好了吗?就好了吗?”韩铃铃突然有些疑惑又茫然,因为她原本并没有做什么恶梦,可是刚刚那一下,却让她觉得自己似乎真的被什么缠上过一样。

  “对,好了。”隗林坐在那里,韩铃铃其他的同学,一个个地围上来,问她什么感觉。

  刚才她与隗林的一番对话,节奏很快,她们都插不上嘴,此时见到当面说是解梦,她们却看不出个所以然,而且与她们从网络上了解的都不一样。

  只看到隗林吹了一口气,差点把蜡烛吹灭,其他的什么也看不出来。

  韩铃铃却伸手揉了揉太阳穴,她有些头痛。

  不过,她却在低头看视网膜里的信息卡。

  上面仍然是一排的未知,唯一多了一个就是能力里面有一项:役火。

  “怎么就只多了这一条信息?”韩铃铃心中想着,这是从来没有过的。

  她抬头看着隗林,却发现隗林的眼神似乎正在审视着自己,突然心中一慌,她怕被看出什么来。

  她可是知道,本世界的那些大修士,对于玩家那可是有着极大的成见,甚至有些是见一个就抓一个。

  虽然不会抓回去切片,但是却总想着通过各种各样的方式,想要以其他的方式进入系统之中。

  她怕被看出来,所以立即起身,说感觉好了不少,打算走了,然后道谢,问要不要收钱。

  隗林当然不会收钱。

  她便在同学们的簇拥下快速地离去。

  ……

  一群少女,隗林当然不会多留,将她们送出去后,顺手将院门关上。

  风中传来几个少女远去后的话:“你怎么了?按太阳穴干什么?”

  “没事,就是有点头痛。”

  “刚刚,发生了什么?你有看到什么吗?”

  ……

  隗林挠了挠头,心想:“手艺还是不够细腻,若是被那些同学们知道了,又会说我太粗鲁了,遇神一把火,遇鬼一把火,遇人还是一把火。”

  “可是,火很好用啊。”

  他背着手悠悠地走回屋里,心中又想:“以前想遇上几个,始终遇不上,这不想遇上,一回来还就遇上了,什么情况啊这是。”

  “算了,先不管,我这次回到沪城,都还没有去报道,就当没见过吧,以后不要再来招惹我。”

  隗林心中想着,又踱到门口,打算出去往前街去找吃食。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