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现代修真 我是灵馆馆长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5:仰望的尽头【尚海洋宗师】

我是灵馆馆长 槐馆长 2186 2019.12.26 05:04

  隗林觉得自己能够做的都差不多做了,唯一没有做到的就是没有找到那个靖夜局的局长段淳,但是他也不担心。

  他相信,这些只是段淳的个人行为,即使是有影响,也只能够影响他身边的个别人,大部分同志还是好的。

  他离开没多久,靖夜局里的人便接到了集合的通知,然后将第九医院和停尸房保护了起来。

  而王通的任务也变成了灰色的,灰色代表着的是暂时的失败,不过,也还是有可能再重启这一条的任务线。

  他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失败了。

  不过,很快他得到消息,说是段淳畏罪潜逃了。

  隗林又在睡觉,超凡圈里正沸腾,他却睡的正香,天空下起了大雨,他在雨声中睡的更安稳。

  醒来之后,看了一眼手机,班级群里的消息已经过时了,一些问他话的信息,他也懒的回,与这些没有毕业,没有进入超凡的说这些,有炫耀资历之嫌。

  倒是毕业的神仙群里有人说了话,这是值得一看,若是有意思,也值得一回。

  “好气。”说话的是陈小溪,但其他的人根本就没有说话,像是已经再重新建了一个群去说话了一样。

  隗林想在里面说几句,最后想了想,觉得还是应该低调一下,这几天似乎有些膨胀了。

  实力强大使人心飞扬。

  他默默反思自己应该自省。

  不能一日三省,但三日一省,应该还是要做到的。

  他在网上订了一批做法要用的小东西,然后又找来纸笔,写了一张招学徒的通告,下楼贴在了院子门墙上。

  顺便吃了一碗全国第一好吃的米粉,回来之后,门前却有一个人在那里徘徊着。

  这个人会到这里来,还是让他很意外的,她不是别人,正是秦如海的女儿,也是自己小时就应该认识的秦时月。

  只是此时的她看上去无比的憔悴,当看到隗林之时,先是看了一眼,又欲言又止,隗林开门进去,她连忙跟了上来,说道:”上次的事,我向你道歉,对不起。“

  ”呃。“隗林打量着她,他还记得那天她在那里挑拨,怎么这才几天没见,就现在这样了。

  “你的道歉,可以让你进来说一说你来这见我的目的。”隗林说道,示意她可以进来了。

  秦时月的嘴抿了抿,说了一声谢谢之后,跟着进来。

  隗林觉得如果是朋友来串门的话,应该拿点东西出来招待,但家中没有什么吃的,而且她也不是朋友,于是干脆不管了。

  “看你的样子,最近似乎经历了不少的事。”隗林问道。

  秦时月用手理了一下耳边的头发,看了隗林一眼,说道:”我的父亲失踪了,昨天晚上,我也被带到了靖夜局协助调查。“

  隗林不用想就知道怎么回事,心中明白,看来自己的老师他们已经在整顿这沪城的局势。

  “那这些,我并不能够帮你什么。”隗林说道。

  ”我的父亲,我知道,他早已经不再是我的父亲了。“秦时月说道。

  隗林沉吟了一下,看她的样子,她是早就猜到了,但是她看起来似乎也要别人来证实她这个想法。

  ”你猜的没错。“隗林说道,他直接给了她一个肯定的答案。

  ”五年前,他有一次外出回来之后,我突然觉得他非常的可怕,后来他虽然装着很关心我,但是我知道,他只是装出来的样子。“秦时月低头说道。

  隗林没有回答,只是听着。

  秦时月并没有多说,她停了一会儿说道:“我感谢你能够听我说这些,我这次来这里,是前些天,我做了一个梦,梦中我一直在躲避一只恶鬼。”

  ”嗯,然后呢?“隗林适时的问道。

  “后来,我被它找到了。”秦时月的眼中闪过一丝的恐惧,身体也轻微的发抖。

  ”之后呢?“隗林适时的问道。

  ”之后就听到它说,既然被找到了,那身体就是它的了,再然后我就醒来了。“秦时月说道。

  “那现在还会做那个梦吗?”隗林问道。

  “不会,但是白天醒来的时候,总觉得自己晚上起来活动过的样子,像是有另一个人在使用我的身体。”秦时月说道。

  “你确定吗?”隗林问道。

  秦时月摇了摇头,说道:“不确定,这只是我的感觉。昨天晚上我被带到靖夜局,出来之后就来你这里了。”

  “你是怀疑你的身体寄生了一只恶鬼是不是?“隗林语气很平静,就像是见过太多这种事一样。

  在学校里可不仅是学法术,其中还有课程就是教怎么用语气来让一些有问题的人平静,不至于那么的害怕恐惧。

  感受到隗林的镇定,她那慌乱的心也安稳了一些,她点了点头。

  ”在那做梦之前,是否有什么征兆?“隗林再问道,他必须清楚这前后是怎么回事。

  秦时月沉默了一会儿,她想了想,她决定说出来,因为她感到恐惧,感觉死亡的脚步已经在身后,如果不说出来,就没有机会说了。

  ”在一个月之前,我的脑海之中突然出现了一个声音,那个声音问我……”

  随着秦时月的开口,她的声音原本很正常,但是说着说着越来越轻微,再接着,微不可闻,只看到她的嘴在动,但是她却像是不知道一样。

  隗林立即像是想到了什么,身体坐直,盯着她的嘴唇看,他想通过她的唇来读出她说的是什么,但是很快,她突然全身颤抖起来,眼中涌现了强烈的恐慌。

  隗林已经站了起来,他抬头看着虚空,他已经确定她经历了什么,知道了她的身份。

  而此时,他仿佛感觉到了冥冥之中似乎有目光在注视着自己。

  在哪里呢?他找不出来,仿佛在遥远的星空之外,或者是无尽的位面深处。

  又或者是在眼前。

  想到这里的时候,他看到秦时月盯着自己看,眼中一片深邃与冷漠。

  他眼睛一眯,知道面前这个人,绝不是几秒前的秦时月了。

  隗林浑身汗毛都立了起来,背脊发寒,凝视着她的眼睛,然后,她的眼中出现了一个漩涡。

  隗林的眼神瞬间被拉入其中,拔不出来。

  紧接着,他听到了一个声音:“你是否愿意成为本王的眷者。”

  “你是谁?”隗林抵挡着那个漩涡的拉扯,却又想努力的看清那漩涡的深处有什么,他仿佛看到渺渺的星空。

  ”你只要成为了本王的眷者,你将了解这个世界的真相,你将拥有无尽的寿命,至高的法力。“

  “这些,你自己有吗?”隗林问道。

  “你与众不同,我允许你一次的无礼。”‘秦时月’冷冷的说道:”我的存在,即是你仰望所见的尽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