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现代修真 我是灵馆馆长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32:契约欺骗

我是灵馆馆长 槐馆长 2658 2019.12.30 23:27

  黑暗里一片沉默,唯一的光亮,正是持剑立于长廊下的岳掌门。

  “上!我们还有机会,他剑术再高,也抵挡不住我们这么多人!”

  黑暗之中有人大声说道,然后便看到有一人迎面冲去,其面如铁,手持铁棍,大步向前,脚下泥土翻起,嘴里大吼着,似在为自己助威,又似在呼唤大家跟上。

  他一身气势如山如岳,隗林迎了上去,旁边却有一道剑刺来。

  这一道剑光如风中银丝,带着弧度。

  隗林身形一错,斜跨一步,避开,手中的剑已经划向那人的咽喉。却见那人手中的剑瞬间舞出一个圆圈,剑光极盛。

  另一边,一道势大力沉的剑光斩下,是嵩山剑客的嵩山剑法。

  远处,有人射出一箭,也有人扣着暗器,躲在暗中。

  王八宝他没有靠近,刚才他看到那位修习了破剑式的剑客,在被隗林一剑刺死之后,他就有些怕了。

  所以他在一棵树后探头看着,只见黑暗之中,隗林一手持灯,一手仗剑,身形在黑暗之中忽明忽暗,忽隐忽现,手中的剑随着身形转动之间,绽放出朵朵剑花。突然,隗林脚踩着树干旋飞而起,而身后跟着的是太极剑的剑光,这一刻,另外两人就跟不上了,因为他们的轻功不是那么灵动。

  可就在太极剑醒悟只有自己一人面对之时,上方的隗林已经一剑刺下。

  太极剑在这一刻,只觉得隗林手中的剑能够刺破一切,令他无从挣扎,也不知道怎么抵挡,只能够是去竭力使着太极剑法这门天下至柔的剑术。

  然而,大家却看到,一柄剑飞起,飞起的是太极剑的剑。

  又一柄剑自太极剑的眉心处收回,是隗林的君子剑。

  “小心!”

  有人大喊着,却又见隗林的身形幻动,一剑刺向了十三太保,十三太保知道自己躲不了,所以他仗着自己一身横练功夫,手中的铁棍什么也不管,直接朝着刺向自己的剑光砸去。

  “呜!”铁棍在虚空中因为太快带起一片风声。

  “嘤……”

  中了!十三太保心中高兴才起,却又已经沉下去。

  若是真被他砸中了,他相信隗林的剑一定会断,但是他感觉到砸在一团空气上,而这剑吟是那剑顺着铁棍削了上来。

  他手中铁棍一挑,可隗林却像是鸿毛一样被挑飞,而那剑却依然是朝着他的咽喉抹去,只是换了个姿势而已。

  旁边嵩山剑手大吼一声来救,纵起一剑劈下,势大力沉,带起一片狂风。

  嵩山剑法大开大合,属于重剑剑法,大巧不工,有劈山斩岳之势。

  却见在空中无处借力的隗林突然用脚在那铁棍上一踩,整个人快速的翻转,带起一片剑光朝着嵩山剑手罩下。

  “小心!”

  剑光已经敛去,油灯再一次的明亮,那嵩山剑手身上已经布满了伤痕,几乎无一寸完好之处,落在地上,碎成一块块。

  十三太保又惊又怒,大吼一声,铁棍朝着隗林当头砸下,隗林的身形一晃便已经躲开,身形闪动,手中的剑连续刺出四剑,从不同的方位。

  只见十三太保的双眼、双耳都流出鲜血,缓缓倒地。

  火光再次的明亮,站在那里的中年模样的岳掌门,一身儒衫,有些松松垮垮,但是手上的剑,却让人胆寒。

  “跑!”

  不知道谁喊了一声,原本已经士气大降的人立即转身就跑,而隗林却并没有追,只是站在那里,远处,人声喧闹。

  华山的弟子们已经被打斗惊醒了。

  而且,隗林还知道,岳大掌门那青梅竹马的妻子已经来了。

  “师兄,是你吗?”一个温柔的女人声音传来。

  “是我。”

  女子来到灯光下,她提着剑,看到自己熟悉的师兄,一手持剑,一手持灯,脚下几具尸体,血流了一地,她突然觉得面前的师兄似乎有点陌生。

  当她走过来时,隗林看清楚了她的样貌。

  岁月并未在她的脸上留下多少痕迹,但是却让她的气质更加成熟风韵。

  灯下看美人,越看越美丽。

  在岳掌门的记忆里,有关于她身体的一切,但是隗林却很陌生,此时,看着面前的女人,心想:“还有一个月,难道天天晚上分床睡,万一她强硬,我怎么办?”

  现实之中,隗林觉得自己必须要去买些施法的材料回来,因为手中的相片有些承受不起那道召唤契约。

  现在已经快要溃散了,这还是他以镇法给镇住了。

  他决定找个办法将这一道分神稳住,并一直稳定下去。

  他想到的办法就是设一个祭坛,自己祭祀自己这个想法他早就有,但是还得试试看有什么效果。

  起身,出门,他决定去买些施法材料回来。

  好在现在分神那边没有什么特别激烈的事要做,即使是有,就当做睡觉,被动的体验就是了。

  反正,他本就喜欢被动。

  直接前往离灵馆不远处的一家灵材杂货铺,大概就是步行五六分钟的样子。

  走在路上,他心中却又在想着那个次元空间里的事。

  在学校的时候就知道次元空间是怎么回事,各大灵修学校里,对于玩家的了解,其实比玩家们自己想象中的要多。

  但也有不少始终没有搞清楚,比如其中一个疑问,那个所谓至高存在,究竟以什么为基础条件选择人成为契约者的。

  而所有的契约者是否有一定的数?是否是死一个再填一个?这些年,各大院校也在做这方面的信息收集,但这么多年来,得到的经验是,如果是在现实世界之中杀死一位契约者,就会极大的可能继承对方的契约,至于是不是有一定的定数,研究没有结果,但是大家倾向于是有定数的。

  因为世界上的契约者,似乎并没有泛滥的样子。

  不过,契约并非是绝对的,也是能够反抗,能够欺骗的。这也是为什么隗林留下那一张相片,那是他一直以来的想法,也是从学校里一位老教授那里听来的。

  他曾听过一堂特别的课,不在排课里的课,听课的学生都寥寥无几。

  讲课的是一位苍老的老教授。

  他所讲是课题是‘什么是契约’,与及‘契约的背叛与欺骗’。

  老教授不与人交流,只自顾自的在那里说着。

  这就像那个老教授信步而至,对着空气说了一通心里话一样,属于无意识的行为,而正好有几名学生因机缘而至,听到一个老人无意识的呓语。

  当时听到这些的学生,有快要毕业的,也有刚入学的,完全都是巧合而至,当时的隗林是入学第二年,他是因为有些困,不想回宿舍,而一个小时之后又还有课,所以想找个无人的教室随便睡一觉,然后老教授就进来了。

  当时,听的时候只觉得这个背叛契约和欺骗契约,可能是解某种法术的契约。

  而在台上的老教授讲完之后,出教室的时候,却有一个老师进来说,刚才听到的东西,绝对不能够在外面讲,不能够说出去,今天这一场课的内容一个字也不准说。

  大家答应下来之后,那位老师则笑着说,我们之间口头的约定,也是一份契约,希望你们不要背叛。

  后来,他知道,那位老师是大夏京都灵修学校的副校长——独孤封尘。

  这一次,他用的就是一种契约欺骗的方式,也许是因为他元神的分神的特殊,用起来格外的好用。

  这几年来,后面他再也没有见到过那位老教授,有时候他会想,会不会那位老教授其实是一位与至高存在缔结了灵魂契约的玩家,而他做到了背叛契约,并且以一种独特的方式将这种技能流传出来,却又不能够刻意的去做。

  成了元神之后,他就会多一种感觉,神而明之。所以他又会想,如果是刻意的去做,也许就会被至高的存在发现他在哪里做了什么,无意识则可以欺骗。

  而副校长不让那次听课的人说出去,也许是怕大家言语触及,让至高存在察觉。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