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现代修真 我是灵馆馆长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31:剑斗

我是灵馆馆长 槐馆长 2675 2019.12.30 18:28

  王八宝并不会剑术,在这个以剑术、内功为尊的武力世界里,他的实力其实受到了很大的压制。

  不过,他这一次还是来了,上一次自己小队狙杀隗林,瞬间败逃的阴影,他觉得自己必须清除。

  但他也知道,在内息武力的世界之中,这个隗林将会更可怕。

  王八宝承认,这个隗林的剑术实力一定会发挥出他本身的极致,但是却也从未知变成已知,未知的高手难杀,而已知的高手,再厉害,只要人一多,布好局,正面的抵挡,远攻的远攻,游斗的游斗,最后都能够成功的推掉。

  这也许就是我能够组一个团的原因吧,看待事情的发展和判断,以及勇气这些,都不是一句简单的天赋所能够包含的。

  因为这里是在剑术内息的武道世界,让他的技能都受到限制,所以他被安排在第二梯队做坦克,只有前面几位正面抵挡的太极剑、十三太保、嵩山剑手三人被突破之后,他才要用技能去立即接挡,让包围不至于被突破。

  不过,在这之前,有几位专于暗杀的人想要试试能不能暗杀。

  大家也没反对,反而大家一起想战术,最后完善成现在这个。

  先由暗杀之人借着风雨声潜藏到隗林的附近,然后再由远处一些人发出一些响声来吸引隗林的注意,同时,在那附近布下陷阱罗网。

  正面接战之人是那位太极剑,主攻手是嵩山剑手,如果太极剑手遮拦不住,那就由十三太保顶上。

  远处的人再离得远一些,以暗器或者弓弩偷袭。

  在近战与远战之间,就是一些游斗和王八宝了。

  至于那些暗杀的人,无论成功与失败,接下来都由他们自己选择,但不能够靠近近战圈。

  虽然这些人都隐藏着面目,但是王八宝还是能够猜测到其他几位,都是活跃在一些武道世界里的知名人物。

  其中太极剑,据说在某个世界中已经在武当派有很高的地位,可以传授弟子,一手太极剑法,更是玄妙莫测。

  其中一位暗杀的人,他猜测是那位习得了破剑式的人,很有名,破剑式号称剑术之极至,破尽天下剑术。他相信,即使是那个隗林,真的是剑术高明,在破剑式的面前,也讨不到便宜,更何况还有其他的人。

  隗林手中拿着的《辟邪》燃烧成灰烬,火光顿时暗淡下去,接着,他拿起桌上的油灯,朝着外面走去。

  不管是隗林本人,还是岳掌门,都是可以耐住性子的人,但是,现在他不想等,这里是华山,在他的心中,原身那种被侵犯的感觉影响他了。

  所以,他拿着灯就朝外面而去。

  当他出现在门口之时,灯光下,隗林现在岳掌门的样子就出现在大家的目光之中,而隗林却看不到其他的人。

  也就在他踏出门的一刹那,头顶一柄漆黑的剑刺下,悄无声息。

  他像是踏入了蜘蛛布下的网,走入一个个猎手精心布下的局。

  剑刺下,就如黑暗里的蜘蛛扑向猎物。

  此人有一个外号,毒蜘蛛。他不知道隗林是谁,只知道有人请自己来,杀一个从现实世界里召唤而来的人。

  如果说只是比剑术,他或许不是一些人的对手,但若是论偷袭暗杀,他杀过很多比自己强的人。

  这一个,应该也不会例外。

  剑直刺头顶。

  隗林手中的剑已经撩起,以一式缠头裹脑,要将那刺向头顶的剑荡开。

  他右手剑已经去挡头顶的剑时,手已经扬起,右边空门大开,从右侧的柱子后面,如夜猫一样窜出一个人,一剑直刺。

  这一剑又快又急,刺向隗林的右侧肋下,从那里可以穿过肋骨之间的缝隙,直入内脏。

  无疑,这一剑也很致命。

  而此时,又是隗林动作之后,不可能再收回自己的剑招。

  就在剑将要刺到之时,隗林的身形朝着左侧滑出,并且飘扬而起,最后手中的剑在与头顶刺下的剑缠交之后,顺势撩向他的面门。

  叮!毒蛛蛛的剑与隗林的剑斩在一起,他借力,脚在墙壁连踏两步,再窜起,如蜘蛛一样,黏在了上空的屋檐,并快速的移动着,朝着飘扬起的隗林刺去。他修的是飞絮剑法,人如飞絮。

  下方则有一个人紧紧的追着,他的身形矮小,如夜猫,但是剑术却极其的干净利落,剑剑指向要害。没有人知道,他这剑法得传于多情剑客无情剑里的飞剑客。

  他跟在身后面,一个冲剑,刺向虚空中的似已经无法借力的隗林。

  然而,却见隗林的脚垂直的在墙壁面上转动,手中的剑随身而转。

  叮叮叮……

  叮叮叮的剑击声不绝于耳。他手中油灯在风中忽明忽暗,却一直没有灭,他手持灯,将自己暴露在黑暗之中,只见到他人在长廊里忽高忽下的转动着,身后的高低处,有两道人影缠绵追杀。

  就在这时,隗林退却的后方道路阴影之中,一道人影如轻烟一般的飞逝而出,手中的剑直指隗林的后心。

  两人追杀,又有一人在身后突然袭杀。

  王八宝也看着,他的心几乎都提了起来,但也心安了不少。

  这个隗林剑术确实精妙,但是也让大家看到了底,而那几位出手暗杀者,更是强力,看得出来,个个剑术非凡。

  这样的情况,可以杀。

  就在他这个想法才出现之时,却见隗林的身形突然扭曲起来。

  远处看的人,只看到灯光忽明忽暗。

  面对着隗林的人,突然感受到强烈的杀机,面前的隗林不再是避让,只见他身体一扭便到了一侧,一个跨转,剑光斩落。

  毒蜘蛛身形翻飞而起,想拉开距离,他相信,只要距离拉开,另外两个同伴一定会缠上他。

  只是他身形才翻起,一剑已经斜斜从他护身剑光里穿透,切在了他的左半身上,这一刹那之间,他觉得自己几乎要被切成两半,本已经翻飞起的身体扑通一声摔在了地上,溅起一片血水,肠子流了一地。

  这不是觉得,而是真实!

  他挣扎着要起身,身上的力气快速的流逝,只能惊恐的大叫着。

  另外那矮小的人,看到这一幕,原本刺出的一剑,立即收了几分力,他这瞬间的想法是保全自己,他准备从对方侧边钻过,顺势接开距离。

  隗林一转身,躲开了这一剑,矮小的人目的达到了,他手中的剑光绽放,裹着身体便要踏着墙壁远离,但在一纵身之时,发现自己下身突然无力,随之是全身无力,紧接着是剧痛,他后知后觉的看到自己的腰际那里,已经被一剑斩断掉在地上!

  不过,身后那身法快如轻烟的人,手中的剑却并未有半点的退缩,他的剑直指隗林的破绽,隗林脚下跨步,手中剑抹向他的咽喉,那人却向后一仰,避开,手中的剑再刺向了隗林的咽喉。

  隗林扭身,一剑斩下,那人的剑已经刺向他的手腕,隗林只能变招,对方的剑却顺势又指向了他的咽喉。

  隗林身体向后退,脚蹬着柱子倒飞而起,那人手中的剑却化为一片剑幕笼罩隗林的周身破绽,继续追杀。

  三个死了两个,他却一点也没退缩。

  远处原本埋伏着的人,觉得不能够再等,一个个运起轻身提纵之法,朝着长廊里奔去。

  一边奔行,目光却还是注视着长廊里的打斗。

  看着隗林手持油灯,一手长剑,脚踏廊柱倒飞而起,也看到那位修习了破剑式的人手中的剑如一片剑雨银幕向隗林刺去。

  突然,大家的身形微微一顿,因为看到隗林手中的剑自上向下刺出,迎着那一片剑幕,剑尖一点有一团金芒绽放。

  剑下之人,这一刻什么也看不到,只有一团火光般的剑芒,耳中仿佛听到了剑吟,却又似什么也没有。

  视而不见,听而不闻。

  这是希夷剑与一气朝阳两种剑法合一。

  这一剑,太快。

  他想退,却发现自己眼前一黑,扑通一声,人倒地上了。

  隗林甚至没有多看他一眼。

  他最后的意识,是看到面前一人站在那里,手托着油灯,一手持剑的看着长廊外的黑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