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现代修真 我是灵馆馆长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35:视频

我是灵馆馆长 槐馆长 3389 2020.01.01 21:15

  土地庙里没有通电,点的是油灯,灯光之下,即使是白天也阴影簇簇。

  隗林离开之后,一簇诡异的阴影在扭动着,朝着祝向阳的影子缠了上去。

  祝向阳的影子在这一刻,快速的清晰,出现了脸面,出现了衣服,衣服上的颜色比他自己本身上的更加鲜艳,有红丝金丝纹绣而成的玄妙花纹。

  这一刻,他的影子比起他的本人更加的鲜活,更加持重,更加的庄严。

  祝向阳影子上的双眼看向那一团扭曲的诡异阴影,在他双眼之中的威严神彩注视之下,阴影缓缓的退去,然后在阴影的最深处站了起来,并且快速的清晰,是一个穿着吊带裙的女子,脚下穿着一双白色的鞋子,鞋面上绣着淡雅的银色小蝴蝶。

  这让她看上去性感之中,又带着一些清纯。

  “祝向阳,刚刚在里屋,你已经知道了我来这里的目的,有人举报他的父亲是地狱花组织的成员,这个组织,一直致力于接引狱中阎罗回归现实,而那举报信中说,隗林就曾是做为接引仪式的承载人。”穿着吊带裙子的年轻女子说道。

  “你刚才已经说过了。”祝向阳说道。

  “我向你再说一遍,是要告诉你,这是来自最高的指示,隗林一身元神法,非同寻常,他若无事,我们夏国将多一条法脉,他的存在,会成为夏国的底蕴,没有人愿意看到他是地狱的花种,我想,你也不想吧。”女子说道。

  祝向阳却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问道:“来这么久,说了这么多,你还没有说你叫什么名字。”

  “我姓陈,名叫陈惜春。”女子说道。

  “哪个陈?”祝向阳站着一个人,一个影子躺在地上,却也同样的向那个名叫陈惜春的女子看去。

  “陈,只是普通的一个陈,耳东陈,有什么特别的吗?”陈惜春说道。

  “传说,古时,有一位大能,姓陈,化为一只蝶,遁破大千,遨游星空。”祝向阳说道。

  “哪里的传说,神话史里都没有只言片语,我可不知道,既然是大能,当然不会有后人,我姓陈,与这样的大能可没有关系。”陈惜春说道,显然并不认可这样的传说。

  “这只是一些庙里传下来的只言片语的传说而已,只当是个故事。”祝向阳说道:“刚刚我从隗林的身上,没有感受到一丝一毫的地狱气息,恰恰相反的是,他身上气正神清,更有一股大义蕴藏于心,是国之栋梁,你们不应该因一封举报信就怀疑他。”

  “现在这个世道,谁都可能被怀疑。不过,怀疑归怀疑,只要没有证据,即使是有证据,只要他没有做什么有害于家国人民的事,我们将永远尊敬他,尊他为元神法脉接续者,奉其入庙堂,为其立位。”陈惜春说道。

  祝向阳点了点头,说道:“所以,他来这里收取那香愿之火,我并没有阻止。”

  “你可能不知道,昨天,他的父亲出现了,并且给他寄了一样东西。”陈惜春说道。

  “是什么?”祝向阳问道。

  “不知道,没有人可以在一个元神法修士面前打开而不被他察觉。”陈惜春皱着眉毛说道。

  “你的意思是,接下来观察隗林的动向,是否与他那个早已经加入地狱花组织的父亲有联系?”祝向阳问道。

  “希望一切都是好的。”陈惜春说道:“在这里,只有你可能监视他,所以我们需要你的帮助。”

  “我最多只能够在他的灵馆之外,就在刚才,我感受到了一股强大的誓愿,他的灵馆之中,有了一座强大的法坛,我若贸然窥视,也可能会被镇压。”祝向阳说道。

  “你都不行?”陈惜春有些不信的说道。

  “我也不行。”祝向阳认真的说道。

  ……

  隗林是一路走回去的,脚下踩着铺了近百年的石板,上面已经有些高低不平,也许在许多年前,刚刚踩过的那一块石板,曾有过这一片城区最漂亮的女孩也踩过,也许,她也曾如现在隗林这般,手指在墙壁上划过,感触着墙面的粗糙。

  又或者,曾有入侵的外国军队,在这里行兵,拿枪指着这屋里的人。

  路过一片窗台下,那窗台上正有一个穿着吊带的女孩正拿着粉色的喷水壶在浇水,她自上而下的一笑,让人如见花开。

  这是已经有些年头的窗台,可以想象,许多年前,一定也有一位美丽的女子,在那里栽花浇水,直到容颜老去。

  有人曾说,若见容颜安静的老去,那是世间最大的美,最悲痛的莫过的容颜骤然凝止,永记人心,生命却至终点。

  隗林不向往长生不老,他向往安宁,不过,安宁之时,若是能够见见异域风情,便是美的。

  所以,他喜爱一切美的,人,或者事、或者情。

  他微微一笑,抬头说道:“刚才,在土地庙里屋的是你吧。”

  陈惜春先是有些意外,但很快便笑道:“不愧是我大夏至高无上的元神妙法继承人。”

  “会有人来调查我,我并不意外,因为我今早在老巷杂货铺收到一个包裹的时候,就知道一定会有人来,只是没想到来的是这么漂亮的女孩。”

  “你不要以为嘴甜,就能够让我放松警惕,越是坏的男孩,越是嘴甜。”陈惜春说道。

  “这话谁说的?”隗林还是第一次听到。

  “我奶奶说的。”陈惜春说道。

  “你奶奶一定是位美人。”隗林说道。

  “你怎么确定?”陈惜春有些奇怪的说道。

  “因为美人,才总是能够听到这世上最甜美的话,才总能够见到嘴最甜的男孩。”隗林说道。

  “哼。”陈惜春冷哼一声。

  “走吧,跟我一起去看看那个包裹里面有什么。”隗林说道。

  “你还没有看吗?”陈惜春说道。

  “我等着有人来和我一起看,没准里面是一张碟呢。”隗林笑道。

  “如果真的是的话,那么,你就是第一个陪我看碟的男孩。”

  “男人。”隗林纠正道,他没有再走,而是挥了挥手,表示自己要走。

  脚下的石板下有流水,非灵觉敏锐者无法听到。

  这样的流水,绵延不知多少年,只要这里还有人,它就不会断。

  当他回到自己的灵馆之时,先是来到了二楼的暗室之中,其实不用看,他也知道自己这个仪式法坛已经立好了。

  不过,亲眼看看自己的成就,总是让人高兴的。

  他走入其中,周身若有若无的烟雾笼罩着,这些烟雾像是活的一样,而四周的灯火,在这一刻,也似有一种独特的神韵。

  他欣赏着自己真正意义上的第一个法坛,看着那相片上面笼罩着的一层清光,里面的人相清晰凝神,他能够清晰的感受到分神的稳定。

  这个法坛,大有作为。

  “很不错的法坛,就是里面的仪式物品差了些。”

  突如其来的声音在门口响起,一个穿着吊带裙子的女子站在门口,披着大波浪的发式,小背着双手,因为高挑,只穿着绣花布鞋子依然显得身形修长。

  因为背着的双手,胸脯鼓鼓的。

  隗林不由的眼神多停留了一会儿,对方立即说道:“做为本国唯一的元神,不会不知道自己的目光多停留一分,都是对女性的冒犯吗?”

  “元神也是人。”隗林说道:“而且是一个穷人,你看我这里的仪式法坛,所有的一切都是那老巷杂货铺里买的,最好的就是那把剑了,只是这把剑从此以后就要一直挂在这里当法剑用。”

  “是吗?你说你也是人,那喜欢什么样的人,是程蔓青那样投喂你投喂了五年的,还是李瓶芝这样,只吃过一次饭,就让你冲冠一怒挑人馆的?”

  隗林走过去,来到门边,越来越靠近这个女子,他发现自己只比对方高出一个额头而已,对方就靠在门上,微抬头看着他,嘴角含笑,眼神如一汪春水,无论是谁,在这种眼神的注视下,恐怕都得沦陷。

  但是隗林却没有,他只是凝视着她的眼睛,静静的看着,说道:“你在对我做人格分析吗?”

  陈惜春笑着让开,转身说道:“你是京道场首席,是今年大夏最优秀的毕业生,你知道自己被怀疑的时候,会受到什么样的调查,人格分析,只是判定你是不是人类,这还只是最基本的。”

  对于人格分析,其实隗林也学过,这年月,里界生命夺舍,污染,甚至有更高维度的生命降临夺舍,他们会获得原身的记忆,但是他们不是人类,从而会伪装。

  所以,需要通过对方的言语,行为举止来判断对方到底是不是人类。

  隗林曾有一段时间非常担心别人发现他的灵魂来自于另一个位面之中,但后来他又释然了,因为他觉得自己不必要伪装什么,因为他就是人类,而且是在同一个国家,只是国家的名字不一样,但是他对于家国的感情寄托并没有偏差。

  “了解,我们来看看那个包裹里有什么吧。”隗林说道,他也不知道里面有什么,但是他无所谓。

  来到楼下,隗林坐在沙发上,打开包裹,里面是一个白色的盒子,再打开,里面是一部手机。

  手机开机,有电。

  这是一部新的手机,隗林拿着翻阅,没有任何的联系方式,在相机里面找到一个视频。

  他抬头看了一眼陈惜春,她挑了挑眉,没有说什么。

  隗林直接点开了视频。

  视频里面的光线很暗,也很安静。

  然后他看到黑暗之中有一个人在地上爬,那人有着一头长发,因为在地上爬,所以看不清长相,头发垂下,从头发看,已经凌乱,很久没有洗的样子。

  视频里除了一个爬的人之外,还有一张床可以看到,从床边爬到门边,也就离摄相头越来越近。视频里有了声音,能够听到他爬动的声音,无比的诡异。

  那个人似乎想要出去,想要开门。

  当他人抬头之时,隗林背脊发凉,因为这个人,就是他。

  尽管那个人的相貌看上去有些稚嫩,但是却仍然可以一眼就看出那就隗林自己。

  隗林回头,看到身后的女子一脸警惕的看着他。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