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现代修真 我是灵馆馆长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8:为友出头事件

我是灵馆馆长 槐馆长 3208 2019.12.18 12:45

  隗林走进来,看似没有什么人在意自己,但是他的感知何等的敏锐,能够清楚的感觉到一些人的视线若有若无的落在自己的身上。

  他能够想象得到,能够来参加秦三小姐生日宴的,要么是她的至交好友,要么就是身份不一般的。

  隗林自认为自己只能够算是秦如海朋友后辈中的一个,最多就是一个大夏京都灵修学校毕业生的身份特别一些。

  只是本土修士的成长,大多都是伴随着年纪而成长的,自己这般的年轻,在别人的眼中又能够有几分本事呢。

  进入这个正厅里,有一位穿着深色长袍的管家模样的人迎了上来,说道:“隗先生,欢迎到来,这边请坐。”

  他的耳中能够听到,有人在悄悄地议论着:“三管家居然亲自来迎接,这人是谁?”

  在秦三小姐秦时月的旁边有一个女孩也忍不住的问道:“时月,这个小哥哥是谁啊,看上去很有气质啊。”

  “他,应该是我爸爸朋友的儿子吧,京道场毕业的,这次回家准备重开灵馆,所以我爸爸就把他请来了。”

  秦时月手中拿着手机正玩着游戏,眼睛只是抬头看了一眼便没有再看过。

  隗林在众人若有若无的关注之下,被带到大厅的后面,穿过一个长廊,来到了里面的一个房间里。

  那个房间里有一个人坐在那里,正拿着一本书在看。

  当他走进去时,三管家说道:“老爷,隗先生来了。”

  “嗯,你先出去吧。”坐在沙发上,背对着门口的人说道。

  三管家转身出去,并关上了门。

  隗林此时倒也不急,他走过去,而沙发上的老人也站了起来。

  当他看到老人的面容时,心中还是大吃一惊。

  因为老人的脸实在是太老了,老得像是八九十岁的人一样,皮皱得厉害,精气神也似被什么给抽走了。

  “世侄是否感到惊讶。”那老人说道。

  “呃,你是,秦伯父?”隗林问道,话音里有几分不确定。

  “没错,我就是秦如海。”秦如海说道。

  他现在这个样子,不要说是五年多没有见过他的隗林不认识,即使是这些年常常见他的,也不会认识他。

  “秦伯父的身体为什么这么老?”隗林问道。他所知道的是秦如海虽然比自己的父亲大,但是也大不了多少,怎么也不可能老成这样。

  “世侄是京道场的毕业生,不妨看一看我这是什么原因。”

  隗林心想,难道是请我来治病的?但是他很清楚,当今世界,医学可不仅是科学,还是将神秘学都结合了,即使是诅咒这一类诡秘的伤害,在一些特殊的医院里也能够治好的。

  秦如海的身份绝对不会是找不到给他治病的人,只有两种可能,就是治不好,或者是他不想让人知道他现在这个样子。

  如果是后一种,那事情就有些复杂,隗林想自己即使去探寻,绝不是简单的事。

  “精血元气大亏,但是神魂却异常的强大,伯父这种样子多久了?”隗林觉得不好直接拒绝,至少要稍稍问问情况。

  “快三个月了。”秦如海说道。

  其实精气两亏的原因有很多,诅咒、梦魇、摄魂、里界生物夺舍什么的都可以,情况很复杂。

  而且,这一次亲眼见到秦如海,他才知道,秦如海居然也是一位修士,原本他以为秦如海与自己的父亲相交,是一位富家子弟与一位普通的修士之间的友谊。

  现在看来,只怕没有那么简单。

  而且他身上的气息很隐秘,很怪,像是神魂已经入了三阶超凡,但是肉身却在衰败。

  “想来,伯父自己肯定清楚,我这一个刚刚毕业的学生,哪里看得出来,伯父可曾去专门的医院看过?”隗林说道。

  隗林的话说出来之后,秦如海却叹息道:“当然,这沪城监察司的司长曾就是一位擅长解诅咒的修者,对于现代医学和神秘学结合有非常高的造诣,我经人介绍去见过他,他也没有办法。其实这件事还和你父亲有关。”

  “我父亲?”隗林嘴里应了这一句。

  这个称谓熟悉而又陌生,熟悉的是到处都听到人喊,陌生是自己无论是这身体的父亲,还是自己心中的父亲都再也见不到。

  “你不记得了吗?”秦如海看着隗林问道,那一双眼睛突然变得深邃起来,仿佛有烟雾萦绕,像是要溢出水来。

  对于原本的记忆,隗林记得一部分,还有些是看到了熟悉的人或者事才会复苏,但是有些事却真的是忘记了。

  甚至现在想,他都想不起来这个身体记忆之中与他父亲究竟最后一次见面是什么时候,更不知道说过什么,他甚至不记得自己是怎么去的京都。

  “很多事,我都忘记了。”隗林直接说道。

  他觉得这个秦若海的眼神可怕,但是他并不真的怕,作为京道场今年毕业的首席,自修行有成以来,至少现在还没有遇到让他觉得惹不起的存在。

  秦如海盯着隗林看了一会儿,随之气势下降,缓缓地坐回沙发上,然后说道:“忘记了也好,那就忘了吧,你去跟时月见见吧,你们也这么多年没有见,这次就当重新认识认识,今天我们就不谈那些了,后面有时间我再去找你谈谈你父亲的事。”

  隗林并未多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说了句保重身体,然后便出了门。

  来之前,只当是长辈照顾故人后辈,来了之后,就觉得有些怪。

  话怪,人也怪。

  那气息,有些……臭。

  不是那种能够说出来的臭,虽然非常的淡,但是他仍然感觉到了,如果不是他知道,这里是沪城,而秦如海是知名人物,他都要动手了。

  最让他疑惑的就是他去见过监察司的司长,并且是经人介绍去的。

  在隗林看来,面前这个人有很大的可能有问题,但是他居然敢去见已经死去的监察司司长。

  “监察司的司长死了,现在沪城的局势复杂,就是因为监察司的司长死了,那么这个时候,他突然这样说,是为了什么?是在试探什么?还是在透露给我什么?”

  隗林心想着,自己是不是应该要多问几句,问一问他与监察司司长见面的情形与时间。

  想到这里,他又暗自摇头,想着对方若是真的想告诉自己什么,那就还会再找机会告诉自己东西,如果不想告诉自己什么,那这一次也不会透露这个信息。

  当他走出来时,宴会厅之中又多了些人,大家正一个个地端着酒杯在那里三三两两地交谈。

  一个个的年纪都不大,在这种场合看上去还有些生涩,但是却算是已经踏上人生交际场合的开始。

  他随手拿起旁边桌上果盘里的一个大青李,咬下去嘎嘣脆,淡淡的酸甜,水分充足。

  在这里,他不认识谁,坐在那里也没有人跟他说话,他心中现在想的就是两件事,一件是要不要报警,通知那个靖夜局的王队长,说这里有人有问题,直接让靖夜局的人插手,试试这个秦如海。

  第二件事就是怎么不着痕迹地打个广告,告诉别人自己开设灵馆,可以帮人解梦,有静室供人告解,收费标准嘛,以自己京道场毕业生的身份,比别处应该略高,而且因为是小灵馆,属于一对一的服务,全程跟踪,终身保护。

  他坐在那里,但是耳中听到的却是整个宴会厅里的声音,即使是低声私语他也能够听到,即使是现在已经起了音乐,也没有什么低语能够逃过他的耳朵。

  这是从学校回到沪城花了几天时间修炼而成的风语咒,原本怎么都难学会的一些古法,在修成元神之后,很快就学会了。

  风语咒,听风中私语入我耳,入我心。

  各种各样的事,对于在场人的身份他也大概地有了些了解,在场的人之中,有些是秦三小姐秦时月的同学朋友,有些是她的亲姐妹,还有些竟是已经出道了的演艺圈的人,当然还有一些是和隗林一样的修士。

  心中想着事,耳中却听到一件事,有些意思。

  就是之前看过的那个关于新演员李瓶芝的新闻的那个,最新进展,是有人替她出头,并说了另外一个事实,就是原来《倾城之恋》的男主实际上总是主动去找的李瓶芝,目的是拉皮条。

  是有一个叫范城的人看上了李瓶芝。

  这个名字隗林并不陌生,因为他算是灵修圈里的人,而且是一位真正步入超凡的三阶大佬,最善于解梦慰心,往来者皆是达官贵人,在沪城开了一家火鸦灵馆,很有名气的。

  他有时候还会参加一些节目,与演艺圈的人会有交集,所以很有名,虽然年纪已经五十多了,但是资历也随着年纪而加深,无论是演艺圈还是灵修圈之中都人脉很广。

  “听说,这一次帮李瓶芝出头的是京道场的人。”

  “是吗?范城是上沪灵修学校毕业的,一直以来,沪城灵修圈的人与京道场的人素来不和,看来这次要杠上了啊。”

  “是谁啊?知道吗?”

  “听说是一位还没有毕业的学生。”

  “那有什么用啊。”

  “学生有老师啊,有同学,有师兄啊。”

  其他的人,顿时附和起来。

  突然,有人拿着手机说道:“快看,有人直接对范城开骂了,骂他色鬼,潜人不成,就在这里污蔑毁人。”

  “点名道姓的吗?”

  “一个叫程蔓青的人,点名道姓开骂,她自己说与李瓶芝从小玩到大的关系。”

  隗林默默地拿出手机,打开班级群。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