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现代修真 我是灵馆馆长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8:蛤蟆变形术【感谢萧花甲的堂主】

我是灵馆馆长 槐馆长 2880 2019.12.22 04:08

  视频之中没有什么声音,也只是一个单一的角度,只看到那个陈新竹竟是时隐时现。

  隐时,则是被隗林的身躯挡住了,现时则是在镜头之中,有时他突然窜起抓隗林的眼睛,顺势缠抱又抓咽喉,掏心脏,甚至用牙去咬。

  不过每一次也都是一沾即走,而隗林则很怪,脚下只是在转着,而身躯则像是颠球一样,每一次陈新竹的落在他的身上时,他的身体都会抖动,同时手就会顺势挥落,就像是拍苍蝇拍灰尘一样。

  隗林的班级群里一片安静,但是毕业的15届的神仙群里却不安静,江渔说道:“这人出手阴毒狠辣,血煞极重,是常杀人的,不简单。”

  “他不是隗林的对手,隗林都没有真正的出手。”一个网名‘我姓尚’的人发信息道。

  “话说,你出自于武道世家,怎么居然传统武技也不是隗林的对手?@我姓尚。”江渔问道。

  “那你还是出自于东北仙马世家,自小通神请仙,怎么,也输在他同样的本事之下。”我姓尚的人不客气的说道。

  就在说话之间,视频之中的人还在打斗,打的惊心动魄,这是外人看到的。

  陈新竹心中却有些发紧,因为他发现自己每每要施杀招之时,总是不着力,或者感受到危险,连忙逃开,只得再寻机会。

  旁边,有一个人自袖子里拿出。

  指着隗林,嘴里念了一个生涩的词,吐出。

  一股玄妙古怪的气息在隗林的身上凝结,只见,隗林的身体所在的那地方像是扭曲了,连他的身体一起。

  这一刹那,看着视频的人都看到了,隗林的身体突然之间萎缩,然后原本的头变成了一只蛤蟆头,双手双脚变成了蛤蟆脚。

  原本站着的一个人,突然之间就趴了下来。

  变成了一只穿着衣服的绿皮蛤蟆。

  就在这时,虚空之中火焰凝结,然后,直播的手机突然之间摔在了地上,大概是摄相头摔下去之后仍然是朝上来,可以看到火光大亮。

  在隗林的班级群里,刹那之间便疯了一样。

  原本就一直提着个心,虽然他们对隗林有着信心,但是终究不知道隗林能做到什么程度,而毕业考核都是保密的,平日里又不见隗林怎么修习法术,正要看个仔细,隔空为他加油,为他担心。

  但是这一刹那视频断了,而且断的时候,他们一个个都很清楚,刚刚那一刹那,至少有三人出手。

  一个就是正面以武道缠斗的陈新竹,一个以西欧巫师学院里面最有名的法术中的变形术,使隗林变成了一只绿皮蛤蟆,最后看到的火光大盛,这是有修符火的人都能够看得出来,那一道火符凝结的情形。

  “他们要杀隗林。”

  “卧槽……”

  “好胆啊。”

  “敢杀京道场的人。”

  “要杀隗林啊。”

  “柳老师……”

  “柳老师……”

  “柳老师……”

  很多人都在呼唤柳老师。

  但是柳老师并没有出现,连隗林所在的毕业群的神仙群里也都没有人说话。

  ……

  “已经从秦如海的神魂记忆里寻到了一些东西,但是情况比我们想象的要严重的多。”江渔的耳机中响起了一个人的声音。

  这人名叫萧花甲,是这一次毕业考核的第十名,他的能力不强于战斗,却强于通灵入梦。

  当江渔听到这个声音之时,不由的想,怎么他也来了,那么这一次京道场的毕业生有多少人来了?

  这已经是第五个了。

  但是江渔并没有多想其他的,他的心比较急的问道:“什么情况?”

  “这个秦如海的记忆之中,只有他前去见李志南,但是跟李志南说过什么,却变成了一片黑暗,就像是被墨汁将他那一段的记忆覆盖了涂抹了。”萧花甲的声音从耳机的另一边传来。

  “涂抹人的记忆,这非一般人能够做到。那有没有查到是谁介绍他去见李司长的吗?”江渔再问道。

  “有。”

  “谁?”

  “隗事风。”

  “谁?”

  “隗事风。”

  江渔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几乎是条件反射的认为自己听错了,所以再问了一遍。

  这一次来沪执行毕业以来第一个任务,他觉得也算是对于他们这些毕业生的另一重考核,所以很多人事关系他们都查的很清楚,这是学校里教过的课。

  其中有关于隗林会在明面上吸引目标这个计划,他们也是知道的,而且,他们对于隗林突然之间就那么厉害,夺了毕业首席的位置一直耿耿于怀,自然的也调查了隗林的家世背景。

  这隗事风就是隗林的父亲,是原本这隗氏灵馆的馆长。

  只是他们得到了资料就是五年前这个隗事风就失踪了。

  “有没有可能错了?”说话的是顾清源,他也在频道里面听着。

  江渔知道,同组的人一定也在这里听着,只是大家都不想说话而已。

  “也有可能,但是我得到的结果就是我所知道的,至于有没有更加高明的人在他的记忆里做手脚,我没有看到,如果有,那么这个秦如海就没有意义,我们所要知道的一切答案,别人都可能已经改过了。”萧花甲说道。

  “那还有什么有价值的东西吗?”江渔知道,通灵入梦境中寻找记忆,不可能看人生平,而是要在入梦前就想到要问什么,相当于在茫茫的记忆之海里定下坐标。

  当寻到之后,也不能够随便的乱翻动别人的记忆,因为那样一来,很容易迷失在别人的记忆之海中。

  “这秦如海的神魂之中的气息不对。”萧花甲说道。

  “怎么不对?”江渔问道。

  “有来自于地狱的气息。“萧花甲说道。

  地狱属于东西方的凡人世界里都有的传说,东方更多的叫阴曹地府,十八层地狱,西方的地狱是魔鬼的居所。

  但是在神秘的超凡世界里,地狱就是里界的一种,这还不是那种随时都可能破碎的里界,而是一种不知道存在于多久的一个里界,至于东西方的地狱是否相通,也没有人知道。

  也是至今为止,人类世界最大的威胁所在,无论是东西方的地狱偶尔出来的东西,都极为恐怖,他们似乎有一套自己的规则,而且,会在人世之中寻找代理人。

  “他是阳差?”江渔的问话永远比别人快一步,也问出了别人想要问的。

  “不是。”

  “那就是他接触过地狱,难怪他肉身的精气衰败的那么厉害,看来是因为灵魂沾染地狱的气息,所以格格不入,难怪他神魂的气息在肉身之中都要盛不下,要溢出来了。”江渔说道。

  “那么,知道这些有什么用呢?”问话的是陈小溪。

  “萧花甲,你问一问,隗事风现在是谁?”顾清源说道。

  “你是说,隗事风可能没有失踪,但是却成了另外的一个人?”江渔问道。

  都是学院派的优秀毕业生,夺人身体的事,虽然没有见过,但是却听得很多,尤其是地狱的恐怖,那是什么都可能发生。

  这个秦如海的神魂有地狱的气息,那就是接触过地狱,而那个隗事风五年前失踪,但是他与秦如海却是好友。

  那隗事风五年前是怎么失踪的?最后又是跟谁在一起?这个可以说是在这一团乱线之中的一个线头。

  虽然看起来这个与李志南司长的死有些偏了,但是却是一个新的调查方向。

  至于别的方向,还有一批人去查。

  “老师不知道现在有没有见到李司长的肉身。”江渔说道。

  “关于老师来沪城的事,你们以后不要再提,甚至在心中都不要想,都在自己的心里,用别人的名字去代替掉,不仅是风中有耳,还要小心他心通。”顾清源说道。

  “确实应该这样。”回答的是萧花甲,其他的人并没有回答,但是顾清源知道他们都听到了,也一定都会这么去做,虽然嘴上每个人都不服谁,但是都是优秀的毕业生,知道神秘的世界里,什么都可能发生,他只是做一个提醒。

  ……

  此时的隗林,正感受着自己身体的变化。

  一直以来,他对于传说中的七十二般变化,都有些向往。

  心想,现在若是自己能够变谁像谁,那么岂不是可以变成另一个人,体验着别人的生活,过腻了这个人的生活,又换另一个人。

  只是他修元神法,从来没有具体的法术,一切都要靠自己的感受。

  元神法修成之后,元神寄托虚空,亦寄托于一草一木,一火一光。

  一法一术,但凭心意,所以,他学法术才需要真听真看真感受。

  当此,他感受着自己这个蛤蟆身体,有些怪异,又有些奇妙。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