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现代修真 我是灵馆馆长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7:剑养神

我是灵馆馆长 槐馆长 2534 2019.12.17 12:54

  在夏国,每个灵修学校里面的学生主修的功法都是保密的,即使是毕业排名也不会让外界知道。

  不过往往总是会被有心人知道,甚至会曝光到网络上。

  而隗林做为首席,居然来到这里做一个闻风使,这若是让外界知道了,一定会引起巨大的舆论。

  隗林看着剑,心中欣喜。

  剑顺势拔出,剑身同样有云纹,而且剑的重量都是根据他本身的力量和发力习惯打造的。

  剑身长三尺五,剑重四斤二两。

  他突然朝前一个弓步刺剑,剑尖刺入虚空,竟是有淡淡的剑吟。

  他满意极了,曲指一弹剑身,发出清脆的声音。

  在学校里,他主要练习的两样就是拳与剑。

  因为练拳练剑就是养神,而当他修行真正有成之时,便已经到了毕业的时候,尽管如此,凭着一拳一剑,他一鸣惊人的得了个首席。

  不过,他在学校五年的时间里,图书馆里的书几乎看了大半,那些各种法术理论都在心中了,尤其是那些玄之又玄的法术,尽管他还没有去修习,却觉得自己已经会了。

  这就是他修习功法的作用,古籍之中记载,现在依然大名鼎鼎,却已经没有人修成的元神法。

  聚胸中五气,现顶上三花,是为元神,这是古籍里的描述。

  古籍里还说,元神可遨游虚空,不死不灭,可飞升成仙,那种种,隗林表示感觉自己像是才入了修行之门。

  什么三花聚顶,五气朝元,这似乎是修成了元神之后才可能有的成就。

  但是他却可以肯定自己是修成了元神,因为修成元神的那一刻,他原本看过的那些法术理论,都有了新的领悟,要不然那么多厉害了五年的同学,或者是比自己更年长的学长们,怎么就被自己一拳一剑给抢了个毕业首席的位置呢。

  但直到现在,一起毕业考核的同学们仍然都不服,不太承认他。

  随手又抖出一团剑花,只见剑尖处有一抹神光流转,竟是聚生了一团白光,说不上耀眼,却如灵犀一般,又似天初亮之时东边的那一抹白,启明整片天地。

  几天没练剑的他,于是就在这屋子里将所习的剑术都练了一遍。

  一线刺剑,八门斩风剑,回风舞柳剑。

  身形在翻动之间斩八方,剑剑威势沉沉,又或是前前后后就只是一剑直刺,剑刺一线,不折不弯。突然,剑势又一变,剑和人都似扭曲起来,就像是风中的柳条,弯曲扭摆出各种形态,回风舞柳。

  身形游走,一通剑练罢,满室清光散去,他再看着手中剑,只觉得身心都畅快无比。

  剑抹上剑油,重新归鞘。

  这不是一把普通的剑,这剑在他的元神感应里有一种通透的感觉,这是一把现代科技结合神秘学的产物而成的剑器。

  当他将剑收好之时,桌上的手机正好响了,看上面的名字是柳老师。

  柳老师是他们的班主任老师,接起来,听到里面带着几分严肃却温和的声音,他不由想到柳老师那张半边焦黑的脸。

  据说,柳老师的脸是在一次帮人解梦过程之中,进入对方梦境里后,被梦中怪物舔了一下脸,醒来之后,肉身就成了那样,并且无法治愈。

  在一番问候之后,柳老师突然说道:“隗林,你是这一届的毕业首席,这无论是我还是学校里都没有想到,但是无论如何,你要记得,你是国家培养的,当国家需要你的时候,希望你能够为国出一份力。”

  “老师,我是您的学生,也是京道场第15届的首席,当国家需要我的时候,我一定不会逃避的。”隗林郑重的说道。

  “很好,五年来,我们彼此相处,你虽然话不多,但是你的性格老师还是了解的,所以老师也在给上面做了保证,希望你不要让老师失望。”柳老师在那边的声音有些沉了,若是不知道的听这话会莫名其妙。

  但是隗林知道柳老师说的是什么意思,因为他修的元神法,早已经断了传承,他是自己通过古籍修成的,所以当他修成的那一刻,学校里第一个就是怀疑。

  怀疑他是不是成了玩家,要不然的话原本一直排名中下的他,不可能突然有这样的修为。

  毕竟玩家最让人奇特的地方就是短时间里崛起,而做为本世界上排名前列的灵修学府,有着保护本国本世界的义务与责任的。

  所以隗林自然就进入了排查之中,这也是为什么他做为一个首席,在申请回家乡后上面居然同意了,并且同意只让他担任了一个清闲的闻风使。

  当然,监察司另外还顺势安排了他回沪城吸引目光的任务,他的老师并不知道,但是这个任务也是很简单,不涉及任务的机密。

  很显然,无论是学校还是上面对于他到底是不是玩家,都还没有定性,他仍然在怀疑之中。

  “老师,我不会让您失望的。”

  “好好好,老师会为你争取一个好的待遇的。”

  “呃,老师,其实我这样挺好的。”

  “那怎么行,你不要有压力,老师会为你争取,先这样,有消息老师会通知你。”

  ……

  当通话结束之后,隗林放下手机,叹息一声,柳老师这五年来,对他很好,无论是生活上,还是其他的方面,都非常地关照。

  而做为京道场的学生,五年之中虽没有什么所谓生死之交,但是离校后,再回忆起过往来,却觉得别有一番滋味。

  记忆只要一沉淀,往往总会滋生出淡淡的美好来。

  时间很快便到了傍晚。

  他来到卧室之中,换了一身在离开学校的时候,一位家里做服装的同学送的一套崭新的衣服,衣服银纹绣边的米白色半身袍服套装,脚下是一双靴子。

  他先是在手机打车软件上打了个车,然后自己来到了路口,车正好到了。

  上车,大约一个时辰后,他来到了一个装潢胜似酒店的别墅。

  刚刚在车上,他已经听司机说过了,这个半山会馆可不是有钱就能够订到的,只有那些有身份地位的人才能预订。

  当他在半山会馆前下车之时,门口立即有人迎上来,说道:“你好,这里是私人会馆,请问有请柬吗?”

  隗林将手中的请柬递了上去,那穿着一身西服的年轻人立即接过,看了一眼,然后便笑道:“隗先生请进,里面会有迎接的人。”

  隗林虽然遇过不少奇诡之事,但是却还是第一次来到这么高档的地方,不由四处打量着。

  这会馆算不上多么高,在周边林立的高楼边,显得尤其的矮,但也正是如此,却又有一种众星捧月的感觉。

  他走上台阶,一缕似有若无的风裹着一些声音钻入他的耳。

  “重要嘉宾隗先生到了,里面的人注意做好迎接工作。”

  隗林的眉毛微微一挑,他自认自己这样一个二十出头,只是多年前故人的孩子,根本就配不上重要嘉宾这个身份。

  当他走上台阶,来到门边,里面已经有人打开了看上去有些沉重的门。

  刹那之间,一片亮堂和清凉扑面而来。

  一个穿着侍女宫装服的年轻女子迎了上来,并行了一个古礼,说道:“隗先生,请跟我来。”

  跟在这个宫装侍女的身后,地面上清冷光影倒映着那摇曳的身姿。

  这里的装修不见半点的奢华色,但是却无处不让人觉得奢华。

  走过前厅,绕过一个类似于画壁的存在,然后便来到了真正的宴会厅。

  映入眼中的都是一些年轻的男女,他眼神划过,便看出其中的主人,一个少女坐着,周围是一群年轻男女们,如众星捧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