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现代修真 我是灵馆馆长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37:续约

我是灵馆馆长 槐馆长 3191 2020.01.03 23:38

  院前的巷子里有人正拍照,将隗林身披金阳的样子照入记忆里,又或分享于大家看。

  院子里,陈惜春站在那里,仰着头。

  虽然隗林眺望着远方,但是她可以猜到他的心情可能不太好。

  “怎么样,还好吧?”陈惜春问道。

  “我是谁?”隗林突然的问话让陈惜春愣了,暗想:“难道,他陷入迷思,生了妄念?”她想法才起,便听隗林站在那里,如吟唱般的说道:“我是夏国元神法脉的接续者,京道场15届的首席,沪城监察司闻风使,隗氏灵馆的馆长。我就在这里,他们会来找我的,倒要看看是什么样的人来找我。”

  陈惜春深吸一口气,算是放下心来。

  隗林所说,当然是他心中所想,他觉得自己如果去追查那些真相,实在是太烦人,没准会陷入别人编织的一个个网里,而且追寻这方面有国家,有专业的人去,自己就在这里,从京道场里毕业,并且得了首席,所修之法神秘,如果是地狱花组织的人知道,一定会再回来看看。

  “他们会来看看,我身上是不是还发生了什么,是不是因为他们当年的仪式,让我的天赋变强,只要他们好奇,再回来,那我就一定可以抓住,只要敢来。”隗林心想着,他有这个信心。

  想通了这个,他觉得自己真的可以去睡一觉了。

  至于那个给自己寄来这个手机视频的,究竟是不是原身的父亲,他也不再想,如果是,那就有可能是来警示,是要让他回想起一些东西。

  如果不是,那会是什么?他不想想,因为当李志南一死,隗事风便有了背叛的嫌疑,还有一种可能,他如果是没有背叛,却又不再联系司里,那就是他对于司里不再信任,一定有某件事的发生让他有了顾虑。

  至于另外的一个人,那个记忆里的女性声音。那一个他从来没有在记忆里找到过的人,也就是原身的妈妈,这个人有大问题,隗事风失踪之后,原身隗林的一切都是由她所操纵的。

  那个录像视频,隗林猜测也是他的妈妈所拍摄的。

  这些隗林不急,他等得起,夏国作为天下正统,早已张网以待,他们如果有大动作,一定会露头,露头,就可能被抓。实际上隗林觉得他们已经露了马脚,那个马脚就是沪城新开的里界。

  机会有的是,需要的是一点耐心和细致的等待。

  这时他突然回过头来,看向自己的屋子里,确切的说是看向二楼的暗室。

  在他二楼的暗室中,那张相片上的人,快速的鲜活起来。

  暗室里面的灯光,在香雾里朦胧,而这一刻仿佛有橘色的光晕染上了相片,让相片上的人又多了几分鲜亮与神韵。

  也就在此时,隗林的脑海之中,仿佛传来一道冰冷而旷远的声音:“你受召唤时间已结束,由于你此次签订的契约是临时契约,现有这三种契约可供你选择续约,灵魂契约,召唤契约,使徒契约。”

  隗林想要努力听清楚这声音来自于哪里,仔细的去感受着,却觉得这一段话仿佛直接出现在心里,印入脑海之中,飘飘渺渺,细听,却不成文字,如风声,如光芒洒落,却让人明白。

  他试着在心里回应着:“你是谁?”

  然后,他的脑海之中出现一本玉册的样子,仿佛在无尽的空间之后,在层层深水里,在无尽幽暗下,却散发着毫光,让人看见。

  他没有听到回答,却也得到了回应。

  这个那些契约者以“系统”代指的至高存在,在他面前徐徐拉开神秘的束带。

  “那三种契约是代表什么?”隗林心中问道。

  “灵魂契约,接受玉册发配,完成任务,获得奖励,强制性。召唤契约,将自己的名姓置于玉册空间之中,接受他人献祭请求,可选择接受;使徒契约,王座的使者,为王座服务。”

  那玉册仿佛能够根据别人看到他时,想到的名字,而直接以那个名字自称,隗林看到第一眼在心中的名字是玉册,它便自称玉册,也许,它根本就没有自称,一切都是各自的主观意想。

  至于那个王座的使者,他立即想到那个曾经在秦时月身上降临过,并自称本王的,难道指的是她?

  王座是谁?隗林心中问出这句话,却没有得到回答,但是过了一会儿,却有一个女声突然响起:“人类,成为我的使徒,本王可以让人了解世界的真谛。”

  “那我要付出什么?”隗林很直接的问道。

  “你的忠诚。”那个女声说道。

  “忠诚?要几斤?”隗林问道。

  “人类,献上你的灵魂,我赐你无尽的生命。”女声带着一丝愤怒的说道。

  “呵呵,我不需要无尽的生命,如果你是一个漂亮的女生,或许我还可以给你一点机会。”隗林笑着说道。

  “人类,你会为你说的话而付出代价!”女声说完消失了。

  隗林虽然警惕,却也不是很在意,因为他能够想象的到,这个什么王,本身不可能出现,刚刚那话也是看看激怒她后会怎么样。

  如果她能够直接出现,这般强大的存在,就如一条大鲸鱼来到一个小池塘里,一定会死。

  即使这颗蔚蓝星球的道法层次不是池塘,但这里的水质未必适合他们生存,这种理论,虽然没有得到过证实,但是在学校里有前瞻猜想课,这种说法是大家普遍能够接受的,这也是为什么,本土的人能够守护住这颗星球,至今未被扰乱。

  隗林经过这一次召唤前往次元空间的经历,觉得还不错,也觉得如果可以的话,多来几次也没什么,也许,能够从这些之中观测到一些东西。

  不过,对于灵魂契约,和使徒契约他并没有什么兴趣。

  而对于召唤契约,他又仔细的感应,然后得到了更为清晰的答案。

  当与玉册签订了契约之后,他会有一个编号,会有能力的描述,然后可以接受来自各个世界的献祭召唤。

  这是一种交易,在玉册的见证之下。

  隗林特别感兴趣,而且用的是元神分身,这种可以自己坐在家中,却又旅行位面空间的感觉太好了。

  他在想,古时的元神遨游又是什么样子呢?自己这算是元神遨游吗?

  当他以相片的元神分身确定下来之后,他便感觉到了一道法则在自己在内心深处滋生。

  这是直接作用于他本尊元神,直入性灵的那种。

  他心中一紧,突然身体猛的一蹲,落成了一个炮拳的拳架。

  观想着自己的样子,在内心深处,一拳打出去。

  哈!

  朝着那一道似有似无的法则打去。

  拳练意。

  意如炮,轰杀一切内心中不应有的存在。

  如果说内心有无数层,而那法则烙印像是倾倒下来的水,浸湿着一张张书页,那么此时,隗林就像是在翻书一样,将一片片浸湿的书页掀起,然后覆盖在那元神分身上去。

  这是一种引诱,也是反抗。

  先是拳意轰击着烙印,阻挡它在本尊的元神深处生根,接着就是将它移植。

  终于,在隗林觉得自己本身的元神都已经极为稀薄的情况下,那些被浸染湿透的元神终于都分离出去了。

  而在他的感觉之中,相片分神上有一颗种子在发芽,生根,长出藤蔓,将他紧紧的捆着。

  当隗林本身来到二楼的暗室之时,看到相片上的人,被一团诡异的紫色藤蔓紧紧的捆着,扎入肉里,眼睛里、耳朵里,眉心中。

  看到这一幕,他有些后怕,却也又有些得意,至高存在又怎么样,还不是被自己反抗和欺骗了!

  他不由的想,也许,这玉册并非是真正的生命。

  陈惜春悄无声自的出现在隗林身后的阴影,也朝暗室之中看去,隗林转身,挡住了,说道:“有点困,我要睡了,这个房间你不要进。”

  “发生了什么事?刚刚你是在与人斗法吗?”刚刚那一瞬间,她从隗林的身上感受到一股强烈的拳意,那种粉碎一切,反抗一切的意志,让她进一步的相信,如此这般的人物,不可能会让人来操纵他的人生。

  隗林直接的去睡了,他的本尊元神因为分离了太多出来,很困,这一次,他依然是来到三楼阳台边的沙发。

  自从来到了这隗氏灵馆,他竟是一次床也没有睡过,一直都在睡沙发,还睡在别人能够看到的阳台上。

  陈惜春看着面前的暗室,她很想打开来看一看,因为刚刚,她也感受到了里面有一股可怕的波动。

  她很好奇,她能够听到隗林在沙发上躺下,好奇驱使她,缓缓的推开那一道暗门。

  门并没有上锁,一条门缝缓缓的打开。

  “嘤……”

  门堪堪打开,她立即感受到了一股强大的杀意,一缕似有似无的剑吟,她的双眼看到一抹剑光自门缝里透出。

  她猛的转身,关门,快速的在阴影之中消失,身后阴影如波浪卷起,一道剑光斩在波浪上,一层层的透过,直到窗边才消失,而陈惜春也在屋外的院子里显露身形,她抬头看着二楼,又看向三楼已经睡着的隗林。

  后背发凉,刚刚那一道剑光,是她除了京都那位老先生的刀之外,见到过的最可怕的东西。

  果然不愧是元神,听说他在学校里练的最多的就是拳与剑,刚刚见了那至烈的拳意,现在又见这至锐的剑意。

  可怕!

  太可怕了!

  陈惜春看着太阳,太阳的光芒在这一刻都似没有了温度。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