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现代修真 我是灵馆馆长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6:厄脏溺杀术【感谢喜欢小姐姐的祈乐的堂主】

我是灵馆馆长 槐馆长 2144 2019.12.20 14:49

  这屋子里,零零散散的坐了不少人,有些会发表意见,有些则是沉默坐在那里看着。

  范城才说完,不远处一个一直坐在那里的一个二十七八岁的瘦矮青年站了起来,说道,:“三分钟。”

  他的意思很清楚,三分钟就能够让炼法堂里的隗林不再站着。

  他来到了一间暗室之中。

  暗室时,没有电灯,他进去之后将一盏油灯点燃。

  油灯摆在一个古老的灯台上,照着下方矮桌上一盆漆黑的水,那盆就是正常的脸盆大小,盆上画着古怪的咒文,像是甲骨文,一竖竖的,其间夹杂着一些阴森的暗纹人脸。

  而盆中的水却漆黑一片,就如墨汁,低头看那水上却又有倒影,这是咒水,他每天都要对着盆中的水施咒,将自己的一切负面心念传入水中。

  在别人去端他咒水盆的时候,他也没有闲着,而是从旁边的一个盒子里,拿出一个用黑布包裹着的人偶。

  人偶无脸,木制,通体光洁,那种黑像是沁入了血的黑,诡异无比。

  “可惜,没有他的毛发血液,我只能够通过他的生辰八字,和姓名、经历这些来定位他这个人了。”阿水呢喃了一句。

  他的手上一张纸,纸上写的隗林的资料,他将那资料放进了咒水之中。

  纸很快就沉没了,接着,又将那有着生辰八字的纸也沉入水中,又见他将那无脸的木偶放进去。

  木偶也沉入水中,看不见了。

  紧接着便见伸出手指在咒水面勾勒起来,随着他的勾勒,原本倒映着他自己脸的那个模糊影像竟是变了,变成了隗林的脸。

  那脸缓缓的下沉,竟是与那无脸的木偶合在了一起。

  紧接着,他的嘴里便开始低声呢喃着一些咒语,随着他的咒语而起,本是安静无比的一盆黑水竟是起了波澜,仿佛有什么活物在水下挣扎,想要冲破黑水的淹溺,但是却被黑水紧紧的包裹着。

  水底挣扎的东西偶尔露出来形状,竟是他刚放进去的木偶样子。

  在看着这场斗法直播的人,只看到站在炼法堂之中的隗林突然之间张开了嘴,像是呼吸困难,他使劲的想要呼吸,却看到他的口鼻之中似有水溢出来。

  视频的焦距拉近,隗林的五官清晰的呈现在屏幕上,这一刻关心他的人都在担心,因为在神秘的世界里,什么事都可能发生,低阶杀高阶,只要抓住了机会并不是不可能。

  此时,他所在的班级群里安安静静,与之前十几秒的热闹天差地别。

  隗林仰着头,七窍流水,突然之间,他开始呕吐,吐出来的是黑色的水,一口口,吐出来,他弯下腰吐,然后几乎趴在地上吐,像是要将五脏六腑都吐出来。

  而这时,班级群开始出现了说话的。

  “刚刚那应该是厄脏溺杀术。”

  “隗林吐出了水,说明那咒术被他抗过去了。”

  “话说,隗林究竟修了什么法术,我怎么记得他练的最多的是拳剑之术。”

  “我觉得他整天泡图书馆,根本就没有练过法术。”

  “可是,他毕业了,我们是不是要去多看看书。”

  “他难道是凭着超强的体质抗着各种法术毕业的?“

  视频中的隗林竟是仍然就那么的趴着,盯着那一滩呕吐物看,他像是没有力气再站起来。

  另一边的暗室之中,阿水有些不甘心。

  看着已经恢复平静的咒水,咒水下的人偶上的隗林的面容已经散去,当他想要将无面木偶捞起之时,却发现,那无面的木偶上似乎有一张脸快速的浮现。

  那张脸让他觉得那么的熟悉,却又有一种陌生感,这种感觉非常的诡异。

  ”那是,我……的……脸!”

  当他想到这个时,心中恐慌的念头生起,想要离开时,却发现自己的身体竟是不受控制,无法起身,他就那样定定的看着。

  然后,他的脸慢慢靠近盆中的咒水。

  他的手在颤抖着,像是努力的撑着自己的身体不让头倾倒下去。

  只是,他的头却像是有一股无形的力量在让他下拉,这不是别人的力量,而是他自己身体的力量,他的意识已经慑去了一半,并且在逐渐的增加。

  他仿佛看到黑暗,正一寸寸的将自己吞没。

  耳中,隐隐的听到了敲门声。

  ”阿水先生,阿水先生……“

  呼唤声像是从遥远的地方传来,他想开口呼喊,却根本就做不到。

  ”砰……“

  门被人从外面强硬的撞开了,范城当先而入,看到的是阿水一头栽倒在自己的咒盆里,那黑水正朝着他的身上蔓延,仿如活物。

  范城不修诅咒之法,但是却很清楚,这种咒盆里的咒水,里面封存着其主人的负面之念,并且常常会收集邪念恶意来喂食咒水,加强其威力,从而更早的孕育出魇魔来。

  阿水咒盆里的咒水并没有孕育出魇魔,要不然的话,现在阿水的肉身恐怕已经被吞噬了精血神魂了。

  他没有急着去将阿水拉起来,而是伸手在黑水上方抚去,手掌上一层火光浮现,黑水则像是遇到了天敌一样,快速的褪回到咒盆里。

  不过,当他将阿水的脸拉起来时,那黑水仍然吸附在上面,似不愿意放弃。

  范城手一挥,一缕火焰如刀一样的斩下,黑色咒水瞬间落下去。

  只是当大家看阿水的脸时,却发现他的脸都似融化,而他身上的气息也非常的古怪,像是已经残缺了。

  范城再往咒盆的黑水之中看去,却看到水底木偶静静的躺在那里,那原本应该是无脸的木偶,此时竟有了若隐若现的相貌,相貌不是别人,正是阿水的样子。

  ”解先生,快,看看……“范城的声音有些急。

  解先生是火鸦灵馆里的医生,能够在灵馆里当医生,可不只是医术,更是精通解咒引魂,渡厄炼药等本事。

  一个留着一缕胡须的老者快速的走了进来,看了看阿水的面相,又看了看咒水之中的木偶,便快速的移开目光,像是怕咒水之中的木偶再慑其魂,他说道:”阿水的一缕魂魄已经被吸入了那木偶之中,必须尽快引出来,不然的话,就永远出不来了,会与咒之中的邪意恶念融为一体,成为魇魔。”

  “那请解先生快些出手。”范城说道。

  “我尽力而为。”

  范城心头烦躁,走出去,拿出了手机,拔通了电话,他的胸堂起伏,压抑着愤怒。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