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现代修真 我是灵馆馆长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40:镜中人

我是灵馆馆长 槐馆长 3505 2020.01.05 21:39

  情绪这种东西,是有情生物永远无法消弭的。

  有人认为,某个人面对死亡,可以从容而去,就认为对方可以控制情绪,或者说是铁石心肠。

  但那只是因为对方不畏死罢,或者早已心存死志。

  可是祝向阳从来没有想过自己要死,从不觉得自己会死在这里。他能够进入众生的意识海之中,无论是逃脱什么危险,都是从容不迫,而且一手聚众生之愿而成的神光法术,在这般的梦境意识之中,几乎难有敌手。

  他出入意识之海,夺人身舍,不过是一念之间,对于他来说,纵游人间,便如鱼在海中,除非有情生灵死绝才能够抓到他,他甚至觉得自己可以在别人的意识海里永生。

  但是当他看到剑尖上绽放的一点光芒,如朝阳刺破一切,他心生一丝恐惧。

  他挥出一道红色的神愿光辉。

  剑光之下,神愿光辉瞬间被刺散,刺上了祝向阳的身影,那身影在剑光之下出现一个个的洞,然而便见到他身后神愿光芒里无数人影如惊散的飞蛾一样四散开来。

  祝向阳当然没有死,他已经遁入了某一个人的意识之中。

  那四散的人影,飞入各家各户之中,只有背影残留,没有人能够分辨得清祝向阳现在是哪一个。这是他赖以脱身的强大能力。

  一念之间,遁入他人的意识之中。

  只要是追逐过于激烈,便会让真实世界的那些人受伤,再也醒不过来。

  那一片由无数人意识缔结而成的世界,快速的消散,只要一消散,那么隗林就再也无法追寻到藏入他人意识之中的祝向阳。

  然而,隗林却像是没有半点迟疑,那一剑的剑势竟是没有半分的迟疑,一剑纵刺向虚空之中即将隐没的一个背影。

  剑如朝阳,刺破大地迷雾。

  前面那个人影,钻入一间屋子里。

  那里有一个女孩正伏案做作业,她突然停笔,眼睛像是看到有人,然后紧接着,眼中看到一缕若有若无的阳光,隐隐还听到剑吟,但仔细一听又什么都没有。

  然后,她就开始头痛起来。

  祝向阳原本以为自己能够脱身,当感觉到身后的剑光没有半点远离,反而是更近了几分之时,他根本就不做停留,心念一动,便又纵入了另一个人的意识之中,同时身后缔结出层层空间。

  然而那些层层空间就如阳光下的迷雾,根本就无法挡住片刻分毫。

  祝向阳此时心中已经有些后悔,如果是安安稳稳的离开,那么此时的自己,早已经在茫茫人海的意识之中安稳睡着大觉,可是现在被追上,竟是难以摆脱。

  现实世界里,沪城老城弄堂之中,早已华灯点点,透过窗户,沁染墙角的青苔风雨侵痕,平添几分岁月的美感。

  隗林仍然睡在那里,但是新任沪城监察司的那栋楼却灯火通明。

  一个国际大都市的监察司,可以比得上一个小国的监察总部了。

  “祝向阳的资料查清楚了吗?”柳虞问道。

  “祝向阳,孤儿,自小被老庙祝祝华生老先生收养,取名祝向阳,传授古法祝由术,并使其在毛虫小学上学,中学在十七中学,大学则在黄铺大学读书,学习期间,成绩中上,并不突出,也不落后,毕业的同年,老庙祝为其申请特异人士庙祝证,次年,老庙祝死亡。”

  “我记得祝华生老先生曾是参加那场抵御侵夏的战争的,虽然后面因为一些事淡出了京道场,回到了沪城,但是这样的一位人物死了,上面绝对不会不调查的。”

  “是。所以当时,无论是本地靖夜局还是监察司都分别派人前去调查过,但是得出的结果都是寿终正寝,肉体衰败,连魂也溃散了,找不到一丝。”

  “有没有查到当时祝华生老先生,在未死之前有做过什么,或者是有什么特别举动吗?”

  “我们监察司的调查报告里说,老庙祝当时虽然看上去苍老,但是一身气息如深渊,不似魂魄肉身已经衰败的样子。”

  “可有询问祝向阳的卷宗?”柳虞问道。

  “祝向阳说老庙祝在逝世之前,时常一个人跪在神庙的神相前。至于在神相前说了什么,祝向阳以做为弟子不适合描述师父的当时情形为由,一直没有说。所以,报告之中推测,老庙祝当时可能说过有损他本身形象,或者不利其身后名的话。”

  “那么,祝向阳在上学的时候,是否有与地狱花有过接触?”柳虞再问道。

  “在靖夜局与监察司的报告之中都没有。”

  “那么,异事调查部的人为什么这几年,一直都还在秘密调查老庙祝的死亡?并且怀疑祝向阳?”柳虞问道。

  “没有这方面的资料。”

  “看来,上面其实与老庙祝还是有联系的,只是没那么紧密。这个祝向阳又是什么时候表现出三阶以上的实力的?”

  “他从未表现,刚刚打进来的电话里说,祝向阳疑似地狱花中代号土地神的,此时,正与闻风使隗林在意识海里大战,这一点已经得到了证实。”

  柳虞心中有些担心,虽然他知道,隗林修成了传说中的元神,玄妙无比,但在众生意识海之中战斗,那是对方的主场,而且,他也很清楚,自己根本就没有办法帮忙,不光是他,外人基本上也帮不了,因为茫茫众生的意识汇聚,根本就无法追寻到他们的踪迹。

  他自己本就是入梦的高手,这这般战斗的凶险,一个不小心就会迷失在那茫茫意识海之中。

  这一晚,自华灯初上之时,沪城之中便有人听到若有若无的剑吟,甚至说只一个打盹,就似梦到有红日照耀,但是醒来却早已经夜幕深重。

  在这个神秘与科技并重的世界里,神秘尤在,但是在网络上已经掀起了一片浪潮。

  不知从何时起,短短数个时辰里,社交平台上面便有一个词条被高高顶起。

  “沪城剑吟!!!”

  有听到过剑吟的人言辞凿凿的说听到,并且看到朝阳照耀。

  有人说,看到一个人被一点金色剑光追杀。

  之所以能够很快就上了热搜,是因为现在仍然是进行时。

  很多人在探寻,这里面有不明真相的普通人,有知道一些事情的,还有些国外的势力。

  但是国家安全部门的发言账号一点动静都没有,根本就没有回应,那些官媒也没有出声,倒是有一些小媒体和自媒体在呼唤着官方来释疑。

  祝向阳心中已经有些慌,一开始他为隗林的朝阳剑所惊,二来他本就没想过要与隗林争锋,所以转身就逃,但是却没想到隗林居然能够一直追上他,并且越来越近。

  有几次他被追的狠了,回头斗了斗,却发现自己无论是使什么手段,都被一剑刺破。

  那剑尖一点金阳般的光辉,仿佛无物不破,这剑术仿佛专为克制自己法术而来一样。

  就在这时,祝向阳的耳中听到一个声音,那个声音告诉他一个方位。

  再然后他看到了一道独特的意识,平时他这样的意识是一般都不会进的,那一道意识就如波浪之中的花朵,是属于修行人的,但是现在他没有办法,听出了那个呼唤他过去的声音,是镜先生。

  镜先生究竟是什么来历,他不是很清楚,只有大致的几分猜测。不过,他的实力深不可测,因为只要存在有镜子的地方,他就能够出现。

  他曾说,镜中有世界,邀请他进去看看,祝向阳却坚定的拒绝了,并且告诫自己,绝对不能够附身到任何的镜中去。

  但是现在,他没有选择。

  于是,他一头扎进了那道独特的意识里。

  一个幽暗的房间里,一张古老的梳妆上的镜面竟是隐隐可见微光,微光里,隐约可见一个个闺房,闺房里有一个女子坐里,正梳着头。

  突然泛起了涟漪,一道若有若无的身影钻入其中,紧接着,虚空之中仿佛有抹金光刺入镜中。

  刹那之间,原本平静如水的镜面汹涌起来翻腾起来,随后,镜上出现了一圈圈的波纹,仿佛有莫名的引力,正吞噬着一切。

  隗林发现自己进入一座幽静而诡异的小庭院之中。

  抬头看看天空,一片幽暗。

  又感觉到无处不在的注视。

  他也不急,他可以确定,祝向阳一定在这里,不过,这里有些危险的感觉,让他稍稍多了几分谨慎。

  就在这时,他看到正前方的木楼里的一扇窗户是开着的,窗户边不知何时有一个人站在那里。

  那人有着一张无比俊俏的脸,但是不知为何,隗林却觉得那张脸看着别扭,像是那脸上的五官每一样都不属于它。

  它没有笑,就静静的站在那里,眼神诡异无比。

  看着它的眼神,就仿佛要陷入进去,像是在凝视深渊。

  “这里是哪里?”隗林问道。

  对方没有理会,只是那么盯着他看。

  “那个祝向阳被你藏在哪里了。”隗林再问道。

  它仍然不出声。

  “哑巴吗?”隗林再问。

  对方仍然不出声。

  “你是想我进屋子里去吧?”隗林说道:“你以为我会上当吗?我,当然,会。”

  隗林说完便直接纵起,人在虚空,剑已刺出,然后一剑出,如朝阳刺破阴霾。

  但是隗林发现,自己这一刺,竟似没有接近多少距离,因为在彼此之间,仿佛有无数空间衍生了出来。

  于是隗林再刺出一剑,一剑又一剑,他手中的剑刺穿虚无,不断的逼近,越来越近。

  那一层层空间在剑空之下被刺破。

  “嘤……”

  剑光从窗户刺入,刺在了那个人的眉心。

  也就在隗林进入屋子的一刹那,眼前一暗,他发现自己的思绪竟是变的无比的缓慢,身体像是被一股力量束缚。

  “好。”他突然听到一个声音,缓缓的抬头,发现自己居然是在一个盒子里,而上空两个巨人般的人正俯视着自己。

  其中一个正是祝向阳,一个是那五官精致到不知是男是女的人。

  “隗林,你太自负了。”祝向阳得意的笑着说道。

  旁边那位五官精致的人,伸手合上盖子,隗林眼中视线顿时暗了下来。

  “凡事莫慌,先刺一剑再说。”

  隗林心中想着,静下心来,在心中观想着朝阳照破大千的天威。

  于是,手中的剑,缓缓抬起,心与剑合。

  一剑起自心湖,刺破一切的虚妄。

  朝阳剑意,刺破一切法术。

  幽暗房间里,祝向阳看着盒子,心中高兴,正要道谢,却发现盒子的缝隙里,一点金光透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