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现代修真 我是灵馆馆长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2:开花【感谢尚海洋的打赏】

我是灵馆馆长 槐馆长 3220 2019.12.24 06:11

  隗林开始在光与影之中奔行。

  他奔行的很快,却没有带起哪怕一缕的微风。

  即使是有人看到他,也只是看到偶尔显露出来的一抹身影,并不能见全貌。

  刚才那一番打斗很短暂,但终归是耽误了一点时间,他想快一点赶到第九医院。

  他先是在街道之中奔行,然后借着阳光顺着大楼而上,奔行到楼顶,在楼顶的阳光之中继续奔行。

  刚才那个袭杀之人在树上奔行的样子给了他一些启发,并不是他之前没有想到,只是没有参考,短短的接触之后,他便能够做到了。

  从这栋楼跳到那一栋楼,在普通人看不到的光与影中,在密集的人群之中奔行,他突然觉得非常的痛快,这种放纵是之前没有过的,他觉得以后没事可以在各大楼之间跑一跑,这种有限的脱离束缚,摆脱禁忌的感觉,很好。

  第九医院,到了。

  纵身而起,他像是一只大鸟,在阳光之中滑翔,然后落下第九医院的阴影之中,显露一刹那,便又隐去。

  也许有一天,他觉得自己能够真正的踏空而行,能够真正的融入光影里,遁入虚无,遨游大千。

  至少上古的神话之中是这样子。

  当他定下身形左右看了看,再抬头,只见天空之中,一轮红色的太阳。

  太阳不可直视,视则一片白光,可是此时看太阳,却看到一轮红色。

  这是已经在里界了啊。

  人类对于里界一直都是在探索之中,所了解的就是有些肉身能进,有些肉身则不能进。

  肉身不能进的,只有阴神能进,这样的里界不稳定,仍然在变化之中,可能随时破碎,也可能会慢慢的变的稳定,成为可以进出肉身的里界。

  可以进出肉身的里界,则有机会保留下来开发。

  每一个可供肉身进出的里界里,必然有可怕的存在,隗林发现自己直接从高空中跃下进入第九医院便进入了里世界。

  ……

  王通已经接到了夜色小队失败的消息,不过好在没有人死亡,若是有人死亡,少不得要出点积分安抚其他人的情绪。

  他也不知道自己的局长在哪里,但是他知道,此时局长一定在注视着第九医院,所以他也找了个方向看着那里,隐隐看到阳光之中有一个人跃入其中,然后第九医院像是惊起了一圈涟漪。

  他没有进过第九医院里的里世界,不知道里面是什么样子,但他知道,一定很危险,很恐怖。

  每一个里世界的开启,对于一个国家来说都是足以重视的。

  隗林走在走廊里,血色的阳光照在走廊里,四周静悄悄,阳光照在这医院里,像是蒙上了一层血雾,走廊上,墙壁上斑驳,似有血迹渗透。

  他没有去过现实中的第九医院,但是他知道,第九医院是精神病院,现实里,这里一定关着许多精神病人。

  他记得看过一本书籍里有说,里界的形成,其中古时的城隍府邸就是一座里界,或者一些土地公的庙也会因为香火旺成而形成里界。

  有府邸做里界的神灵才是安全的,不容易被一些邪魔或者山精妖魅给打杀。

  只是后面因为科技的发展,人们对于神灵不再信奉,那些神灵的庙宇又都在炮火之中毁去,破山伐庙,相应的,那些里界也破了。

  那一段时间,又称之为神陨时代。

  这座第九医院建立的时间很长,据说,长时间之下,现实世界里的人所思所想,会在里界里面具现出来,尤其是那些精神病人的想法。

  他没有调查这第九医院的建立与过往,所以不知道这里形成里界的原因,但是他知道,当年秦如海与隗事风两人来过这里。

  顾清源将调查的资料一起发给了他,他这一路,偷眼看了些。

  这两个熟悉的名字,并不能够让他感到震惊,只有小小的感叹,觉得世事总是这么的奇妙,拐个弯,这些不想管的事,还是在自己的面前展开了。

  他也是第一次进入里界,走着走着,突然发现旁边的房间里有异动,门是锁着,但被他一脚踢开,然后,一只怪物扑了出来,隗林拔剑出鞘。

  寒光闪过,怪物被斩为两半,散入空气之中,化为一片血色的雾。

  然后,他一个一个的将门打开,里面都关着一只怪物,然后被他一剑给斩了。

  他一路的走,越往里面走,血雾越是深,从窗户外面已经看不到红色的太阳了。

  他提着剑,眼中的医院越来越腐朽,他突然停了下来,因为他在墙壁上看到一朵花。

  他蹲下来,仔细的看着这花。

  不认识,但是他的感觉之中,这花很危险。

  仔细的嗅了嗅,然后,他闻到了一股淡淡的香气,然后他感觉,那香气往自己的元神之中钻去,像是要在自己的身上播下花种,再接着,他感觉到自己的手背上竟是快速的长出一朵花来。

  开花?

  开花他见过很多,并且细细的品过,但是自己身上会开花,却还是第一次遇上。

  他突然有一点心慌。

  当他想要强硬的将这花摘下来的时候,发现那花居然是自己的血肉长出来的,与血肉完美的结合在一起。

  因此他没有贸然的将这一朵黑色花斩掉,而是继续向前,然后发现前面的花越来越多,它们开在墙壁上,开在地上,而有花的地方,一切都是腐朽的,没有半分的生机。

  最终,他来到了一个地方,这是一个院子里,而这个院中有一棵大树,大树边上站着一个个的人。

  这些人他都认识,因为正是与他同期毕业的同学,里面有学长,也有同班同学。

  但是此时他们都或站或躺在那里,身上都开满了诡异的花朵。

  隗林抬头望天,天空之中只隐隐可以看到太阳轮廓,不似太阳,反似月亮。

  这里,是真正的里界深处。

  这一株树,是活的,在他的感知之中,这树极为邪恶,仿佛集了世间所有的恶念,就如城市的污水集中之处。

  这里像是一切的邪恶汇聚,从而滋养了这么一棵树。

  树上有一个个的花苞,他感知自己同学的神魂应该都被锁在那些花苞里。

  因为他此时,就感觉有一股强大的摄魂之力,无时无刻都在慑取自己的神魂。

  只是他已经修成元神,灵肉合一,坚如磐石,不为所动。

  ”你如果把他们都放了,我可以让你继续活下去。“隗林朝着那棵树说道。

  树上那一片片黑色的叶子摇动,但是隗林却知道它的意思。

  它的意思很简单,就是想要将隗林的血肉也都吃了,隗林这一身血肉对于它来说,太有吸引力了。

  没办法,此时他还没有见到自己的老师,根本就耽搁不起。

  他将手缓缓的举起,闭上了眼睛,他的元神感应着太阳光芒。

  虽然这里在里界的深处,但是他仍然冥冥之中有些许的感应。

  御风、御雷什么的,他现在还不会,但御水火却很容易就上手,这其中的太阳精火却是无处不在,遍布天地之间。

  通过冥冥之中的感应,这片阴沉的天空里,仿佛开始慢慢的变亮,仿佛有光线从天外而落,汇聚于他的手掌上,越聚越多,越聚越浓。

  而那黑色的大树似乎感受到了危险,疯狂的扭动着。

  它不会说话,但是却传递出一个警告的信息,其中的意思是你已经被一个伟大的存在注视着,如果敢破坏他的降临,将会受到严重的惩罚。

  但是隗林却根本就没有想要停下来的意思,那举起来接引太阳光芒的手,突然一握,成拳,光芒便被他紧紧的握在了手心。

  又见他朝着那黑色大树如扔标枪一样的扔出,一道光芒如标枪一样的扎进了那棵树中。

  刹那之间,火焰燃烧,内外一起的燃烧。

  一股若有若无的尖叫声出现,让隗林的后脑隐隐作痛,但还能够忍受,而他看到的一朵朵花苞瞬间枯萎,一道道的虚影从花苞之中钻了出来,然后钻入各自的身体里。

  过了一会儿,他们一个个醒转过来,看着面前这被燃烧的诡异大树。

  “这应该是婆娑树,想不到世间居然真的有这种树的存在。”顾清源说道,他转过身来看着隗林,真诚的说道:“谢谢,幸好有你来救我们。”

  隗林抬头看着天空,说道;“老师不在这里,你们自己找路出去,我先去找老师。“说罢,他纵跃而起,朝着那失去了光芒的太阳而去。

  他的身体居然在虚空之中越拔越高,最终在众人的视线之中飞入了太阳之中。

  隗林当然不可能飞入太阳之中,当他眼中苍白太阳刹那之间变的刺眼之时,他就知道自己从那个里界之中出来了。

  他就站在第九医院的一个走廊前,阳光照在身上暧暧的,向那长廊望去,刚才他走过这一条路,上面满是黑色的花。

  那花是传说之中地狱才会有的冥花,又称彼岸花。

  他看着自己的手背,花不见了,但是却多了一道印记,印记像是一朵黑色的花,格外的邪异。

  “这东西有些邪啊,等这些事都处理完了,好好的来研究一下。”隗林心想着,朝着医院外而去。

  “唉,你是哪个病房的,不要乱跑,马上要吃药了。”身后突然有人喊道

  隗林也不敢回头,转过一个拐角,便隐在了光影里。

  从里界之中出来,再见街道上穿行的人,他突然觉得,自己像是走在神话与现实之间。

  这片祥和温暖的阴影之中,那些邪恶一直都在,但是很多人都不知道,即使是知道,他们也觉得离他们很遥远。

  而做为享受了国家资源和各种特殊待遇的人,隗林觉得此时的自己对得起自己消耗的那一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