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异灵逐艳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 红玉的线索

异灵逐艳 驰影 3637 2005.07.09 11:02

    这样的夜真美,风炎坐在平台上,关上所有的灯光,仿佛这样才能感觉到夜色中那最真的美丽与平静,照落在地面的淡淡月光,让风炎获得了这片刻的宁静与安然。多少个夜里自己不敢闭上双眼,害怕从此再也无法触摸这个世界,多少次自己从梦中惊醒,害怕自己无法让心爱的人回到身边,多少心酸在晓燃的留言里纠痛着自己的心,让自己无法自拔……终于在这里,这一切都将结束。

  “另一段人生就将要开始了。”风炎轻轻低喃着心中所望。看着这里的宁静,一个月后,自己将离开这里,去寻找属于自己的生活了:“又将走过一夜的无眠……”

  “今天上午8点红腾艺术馆将在本市展览厅展出全国著名墓葬品,吸引了不少市民提前订票,更让民众大开眼界,此次的墓葬品主要有……”耳边传来的是早晨新闻的报道,让风炎盯着电视屏幕良久。

  “墓葬品展!?”风炎皱起双眉看看窗外,顺手拿起外套朝外走去。心想“我一定要去看看,不知道会不会有红玉的下落。”

  站在展览厅的门口,这里已经摆放了许多的花篮,上面写满了一片片祝贺的语言,越过人群拿着好不容易买到的入场卷,朝里走去,映入眼帘的是大厅被设计成一个半圆的回廊,有挂在墙角的,有放入在保险柜中的,远古的细玉、吊饰、酒器、服饰、刀剑……一步步走来,如此熟悉的物品被一一陈列在这里,一切都仿佛还在昨天。

  “这是北京大学古墓研究所在今年的特殊墓葬中发生的具有文字记载的书籍。”耳边传来解说员的说述声,让风炎的心阵阵抽紧着~

  “北京大学古墓研究所不正是自己所在的地方吗?”风炎慢慢的朝解说处走去。

  “根据这份古资料的记载,经古学者研究后初步认定这里面所讲述的是一个非常力量的世界,由一块玉和戒子就可以与人的灵魂相通,并且拥有者会有非凡的力量统治世界。在我们现代的生活里是我们科学很难以解说或是理解的事物。”解说员耐心细致的讲述着。

  “那……那块玉和戒子找到了吗?”风炎紧紧的盯着这份资料,向身边的解说员问道:

  “没有找到。”回答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居然是……

  陈婉?!他曾经一起探墓的伙伴。她还是没有变,只是没有了以往的笑容。但是现在的自己谁也不能相信,不能让她看出来自己的异常,风炎的不适很快就掩饰过去了。

  “那真是可惜了,否则可以看看是怎么样的玉和戒子,说不定也可以来一个非常力量啊!”游客逗着笑道。

  “我倒不认为,据学家所说,这块红玉与戒子是带了诅咒而来。除非是遇到了千年相属的人,否则拥有者必然会受到诅咒。”陈婉严肃的说道,她想起了风炎,那个一起探墓的研究生,那时的自己离死亡就只有一线之差,现在想起来,都不禁害怕。那个地方……太阴太恐怖了。

  “小姐,听你的语气,你很专业,对这个很了解似的。”游客好奇的看着陈婉。

  “还是我给大家介绍一下吧!这位就是北京大学古墓研究所的研究员陈婉陈小姐。”解说员看着大家对这物品都有特别的兴趣,自然也愿意多说点有关的人、事、物。

  “啊~~有眼不识泰山!陈小姐好!”游客伸出黑肥的大手,高兴的寒暄道。

  “没什么,这是我的工作。”陈婉淡淡的握了握对方的手,转身就走了。

  看着她的背影,游人无不嘀咕着:“探古墓的人都这么神秘吗?”

  解说员忙笑着打圆场道:“自然与我们的想法有些不同吧?”为了转移大家的目光,解说员继续解说着其他的珍品。

  明明找到了红玉为什么他们没有拿出来?风炎心里的疑问越来越大。难道说真的如自己所想,红玉让高腾侵占了?可是……这不是说丢了就丢了的事情,怎么会这么简单,除非还有其他人的帮助。现在想起来,这些事情越来越复杂了。

  “对了,记得当时在红玉的下方的小格中我摸到过一只环形物品,只是当时还没来的及拿出来瞧,现在想起来,想必它就是资料上所记载的戒子了。”风炎站在角落,慢慢回想着那天所有触碰过的事物。“那枚戒子的藏格,如果不用手慢慢的去触摸是很难发现的,不知道他们得手了没有,一定要弄清楚!”

  当风炎正思索着各种可能时,突然回头正看到一个背影朝门口走去,飘逸的长发,熟悉的身段好像心中的她。“那个人是谁?为什么我感觉如此熟悉?”风炎心中的疑问告诉自己,一定要去看看。风炎跑着跟上去,等跑出大厅,四处观望却发现早已不见了她的身影。“会是她吗?会不会是因为这里的展览把她吸引来了呢?应不无有这种可能才是。”风炎拍拍头“自己在胡思乱想些什么呢?她怎么可能会出现在这里,自己还是面对现实吧!”风炎感觉心中的某一处那不知明的东西正在嘣塌。

  “咕~~~~~咕~~~”手机的振动把风炎的腿都振麻了,自从当了状元后,家里什么都给自己买了,算是一种奖励。

  “喂!哪位?”风炎的口气不是很好,因刚才的事还正在郁闷。

  “风炎,我是陈谙啊!”陈谙有些奇怪,为什么风炎的情绪好像不对劲,平时的他不是这样的。

  “找我有什么事?”在烈日下接电话不是一件好受的事。

  “记得你跟我说过你不是想见一个人吗?我姐姐的朋友昨天来了,明天就要走的,你今天来我家,我给你们引见,好吗?”

  没想到陈谙还记着这事,让她一提醒,倒是自己一直想知道的事。想了想,去去也没什么,最重要的是心理不要留有疑问:“好的!那我现在去你家,你在家等我!”

  风炎立刻打量的士来到陈谙家。她家永远给人感觉那么清雅,让风炎原本波动的心得到了一丝平静,因为高考的事,她家人无不把他奉为上宾好好招待。

  “来,我带你去!她们现在就在琴房。”陈谙拉着风炎往琴房跑去。远远的就听到了琴声,就是那首,不知为什么,越接近感觉越紧张,这是什么感觉呢?风炎问着自己,却无法有答案。

  来到琴房外,陈婉轻轻推开门,里面的两个人居然是陈婉和晓燃!风炎顿时失去了所有的知觉,看着眼前的这一切,看着近在咫尺的晓燃,心在狂跳,握紧的手心无法舒展。感觉世界上最不可能的事就这样发生了。最想念的人此刻就在自己眼前。她瘦了……冷了……感觉没有了气息和温度。

  风炎呆呆的站在门口,双腿仿佛没有了知觉。

  “姐,我带同学来听听你们的天籁。”陈谙跳着过去一把抱住了其中陈婉的手臂,没想到陈谙会是陈婉的妹妹,有时候感觉世界真的好小。琴声静止,三人的视线全向他看来。

  “风炎,你怎么还站着不动啊!”陈谙跑过来拉着他走入房中。

  风炎呆了,他的眼神一刻的也没有离开晓燃,内心的激烈情感正澎湃地打乱自己的心绪。

  陈谙看着风炎的傻样用力的捏了一下他的手臂:“喂!没看过美女啊!再不动动你的眼珠就要拿盆来装你的口水了。”

  风炎痛的跳起来,转头看着陈谙:“你杀人啊!这么用力,不是自己的不知道痛。”

  “谁让你像个色狼似的紧盯着晓燃姐不放啊!”陈谙瞟了瞟他,心中也为此而郁闷,风炎并不是这样的人,为什么一见到晓燃就这么失常了呢?

  “你们认识吗?”陈婉感觉他的不对劲问道。

  “不认识!我只是上次听过她弹的这首曲子特别有感触,才会一时失态了,对不起啊!风炎掩饰的抓了抓头皮。

  “好了,你也不要不好意思了,我们到园子里喝点东西吧?”陈婉不想让小妹的同学一直就这样尴尬的站着。

  “先介绍一下吧!我这位同学你们不要看他傻头傻脑的,他可是今年的全国状元。我这次能考上还是靠他给我复习的呢!”陈谙一脸的崇拜。

  (傻头傻脑!!!??她竟然在晓燃面前这样说自己,啊!!死定了……真想掐死她!自己的完美形像就要毁于一旦了。)

  “这么厉害!真是才子!”晓燃意外的看着他,笑道。

  “是哦~真是不敢想。你就是那个只差二分的家伙。”陈婉也是佩服不已。

  “呵呵~~只是碰运气罢了。”心想如果不是要给点面子,满分也不在话下。

  大家说着就已来到庭园,在高耸的古树下摆放着古藤制的桌椅,特别的器具也是纷外的引人注目,圆中自转的浇水器正像喷泉似的喷洒着,随着风带来丝丝湿湿的凉意。大家坐下放眼望去,真的是好景致,在这个景色怡人的环境里,让人的心情开始舒畅起来。

  “两位姐姐是同学吗?”风炎对她们俩会走到一起感觉很奇怪。

  晓燃与陈婉笑着对视一眼道:“我们不是同学,但是我们是朋友。”

  “对了,难怪我感觉你眼熟呢,你今天是不是也去展览厅了?”陈婉一副晃然大悟的样子。

  “是的!”风炎极力掩饰着心中的不安:“不说起,我还没看出来,姐姐就是北大的研究员呢。”

  “我记得当时你说那些东西是带有诅咒的,是真的吗?”风炎不想错过这个难得的机会。

  陈婉看着晓燃低下的脸,不愿意多说“当然是真的,不说这事了,还是说说其他的吧!”

  风炎也立即发现自己不应在晓燃面前提这事,不禁为自己的大意自责起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