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异灵逐艳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重 生

异灵逐艳 驰影 5629 2005.06.25 01:03

    再快一点……再快一点……就要到时间了,风炎的灵质超速度地穿梭在障碍之间,朝预期地点狂飘。

  “嘣——”耳边传来的巨响,只见一位女生被推dao在路边,白色长裙掀起,露出的小腿在水泥的沙磨中渗出血丝。同时男生被一辆白色跑车撞飞出去,风炎还没回过神来,就看见跑车一溜烟的逃离了出事现场。顿时,尖叫声、车鸣声、还有那四周迅速跑来围观看戏的人群。

  “打电话,叫救护车!!!”风炎忘了自己原本是要来附体的灵质,忘了没有人可以听到他的呼喊。半空中看着那一张张冷漠的脸,心一阵阵抽紧,好冷。

  这时看到一片散乱的灵质在半空中飘浮渐渐消失。

  “糟糕!他的灵质散了。”风炎赶在最后一刻冲进男生的身体,一阵巨痛传来,随即眼前一黑,彻底晕厥过去。

  “医生,医生~~他要醒了,他的眼睛动了。”一阵惊喜的呼声穿过耳膜,紧接着是那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而至。“好吵!”挣扎着眼开双眼,自己在一间房里,眼神所到之外无不都是白色,空气中迷漫着浓浓的药水气味,眼角扫过窗外,淡淡的夕阳斜射在床上,让自己能感觉到一点属于它的温暖:“原来到了傍晚。”感觉还想再确定什么,可是全身每根神经都在拉扯着,让自己痛的无法动弹。

  “这~~这是哪里?”沙哑的声音连自己都是如此陌生。

  “你醒了?!医生!”女人惊喜的呼叫,激动的泪水顺着她丰韵的脸滚落下来,手正紧紧的握住自己的手,仿佛他会突然消失一般。

  “这里是仁德医院,你感觉怎么样?”一位穿着白袍医生装扮的中年男人边查看着他的身体边注意着身边的仪器。

  “我活了?你们可以看到我?可以听到我说话?”在看到所有的表情后,一阵狂喜溢满胸中,忘却了所有的痛,双眸因激动而发出精光。

  “你看你这孩子……”女人用手抹去泪水,一边用手抚mo着风炎的脸。眼神一刻也不愿离开。

  “你能醒过来,算是奇迹,你已经晕睡五天了。”医生无不感慨世事难料,却也为又救回了一个生命而高兴。

  “好了,好了,医生不是说了只要儿子能醒过来,就脱离了生命危险,你也不要再哭了。”风炎这才注意到说话的中年男人,满面胡渣,想必是已有几天没有清理过了,双眼布满了血丝,看样子这小子有一个幸福的家和深爱他的父母。

  “你们……是谁?”虽然根据猜测他们应是男生的父母,但是还是需要确定,再说,自己借由这个躯体存活下来,却对他的过去一无所知,只好用这招了——失忆!

  “你~~~你不认识我们了?我是你妈妈,他是爸爸啊!”女人刚松下的神经一下又拉紧了,充满了惶恐。

  看着风炎还是一脸的茫然,男人担心地望着医生。

  “他的大脑受到猛烈撞击,可能出现暂时性失忆症状。”

  “那~~他还能恢复吗?”没想到欢喜过后又是一片灰白。

  “这要看情况,也许半年,也许一辈子也没有办法恢复。”医生如实的告知。

  “好,谢谢你,付医生!对我们来说,能救回小儿的命已是大幸,其他的也只有慢慢来了。”握住妻子的手,男人含着泪朝医生点点头,更像在告诉自己,安慰自己。

  “病人刚醒,你们先回去,让他休息吧!”

  “可是~~我……”女人拉着风炎的手,转过身看着自己的丈夫,满眼的不舍。

  男人搂着她的肩,轻轻的拍拍她的背,劝着:“儿子没事了,我们明天再来看他,让他休息吧!”

  看着这戏剧性的转变,在兴奋之余风炎也感到了一丝以前没有想到的头绪,依现在来看想过自己的生活,不是太容易,看着他们的背影,心中更多了份心酸。能活着就已经是最大的幸运,其他的慢慢再来,只有先走一步是一步了,以后的日子真会头大了。

  “小风,爸爸妈妈先回家了,明天来看你。”男人轻揽着仍在不断回首依依不舍的妻子走出了房门。

  终于室内只剩下自己了,风炎慢慢闭上双眼,想着这一路所发生的种种,从莫名死亡到重生,想到自己进了别人的躯体,想着那对夫妻的爱子情切,这一切都深深地打动了风炎的心。对他们更有份感恩之情,没有他们儿子的躯体,他就无法重生。既然真正的他已不在,自己就有替代他去好好生活和以后照顾双亲的责任。 相信凭着自己现在的能力一定可以让一切都变的美好起来。而自己也可以找到晓燃,让爱继续不断的燃烧,今生有爱如此,夫复何求?!真想此刻的自己就能活蹦乱跳的出院,心那从未有过的急切在这一刻是这么明显。

  不知不觉~~一阵疲倦袭来,双眸因无力半眯起来~~~慢慢~~沉沉睡去。

  “小风!”感觉有一双温柔的手正在抚mo他的头,并一边整理着他的被子。

  “嗯~~~~~”睁开眼,一张充满温柔关切的双眸映入眼帘,定睛一看,原来是他的妈妈。

  “你醒了,你睡了一天了,感觉怎么样?”风炎看到昏暗的窗外,才知道原来自己睡了一天一夜,想必她在这里等自己醒来已有一天了。面对她关心的眼神,风炎有种愧疚感让他无法面对这位母亲,转过脸避开她的关怀。

  “还好。”

  女人双眸一黯,只当他还没有恢复记忆,手轻轻抚上风炎的脸,淡淡的笑道:“小风,我给你煮了点鸡肉粥,你吃点,你多天没有进食,身体吃不消。”

  看着她充满渴望的眼神,风炎心中一酸,妈妈两个字就是无法叫出来,自己从小是个无父无母的孤儿,妈妈是自己从小一直不敢奢望的呼唤。

  “我~的名字?”

  “你叫风炎。”以为儿子终于能打开心房承认自己的身世,不由喜极而泣。

  风炎心中一颤,天下真会有这么巧的事?难道说是注定让我来替代他走完人生吗?不得不感叹世界有时真的好小,巧的让自己都不可置信。

  “风~~炎。”轻轻念着自己的名字,迷惑了……

  终于熬到要出院的日子。

  “我去略微的梳洗一下。”也不知道这小子什么样子,还是自己先看看,不要到时吓到了自己,边想边朝卫生间走去。

  风炎对着面前的镜子,呆滞~~不敢相信~~ 伸手动动那毫无发型可言的一头乱结发,还有这眼前瘦骨如材的男人就是今后的自己吗?两眼无神,五观并无特别突出之处,就四个字来形容:平凡、普通。根本不能与英俊非凡的自己相比。

  不由的叹息“唉~~没办法了,这种样貌也要见人啦!活着才是最重要!我就不信在我的努力下,这一切不会改观。”不过还真庆幸自己先看了,否则不吓着自己才怪。

  “我们走吧?!”就这样回到了这个将来属于自己的家。想不到重生的自己不仅有了生命还有了一个自己一直梦想的家。

  这就是自己将来的家吗?下了的士站在一栋小楼前,它的四周有着原木的小篱笆围绕着,一眼望去,两边青绿色的草地正在阳光下闪闪发亮,小楼的墙面上还爬满了青藤,中间杂着点点紫色的花朵直垂而下,好一处田园景致。

  父亲推开篱笆,引领着我来到大门处“啊!好漂亮。”没想到在门旁边是一处小水池……里面有各式各样的奇石异草,各色相间的金鱼正穿梭在其中,好美!

  “这是你最喜欢呆的地方,里面所有的东西全是你从各地带回来的。”妈妈深深的笑了。

  一进门,父母就忙着把家中的所有相册一一搬出来,讲述着每张照片背后的故事,风炎的出生、学习、挨打、旅游、生日……这里记录着他成长的每一年。还有着许多小时候他干的糗事。看着父母沉静在过去幸福的脸,冲口而出“妈妈!~~”声音发出来,连自己也呆了。妇人低着头紧紧握着身后丈夫的手低泣,男子紧紧抿着双唇,眼眶开始泛红。

  “爸爸~”看着他们的神情,不禁心中酸痛,强忍着眼里的湿意。难怪但丁曾说“世界上有一种最美丽的声音,那便是母亲的呼唤。”以前自己无法去体会,而此时此刻却是如此清晰。

  “好好……一切都会好起来的。”父亲一手搂着又哭又笑的妻子,一手揽着风炎“走,我们今晚出去吃大餐,庆祝我们一家平安。”

  终于雨过天晴了……

  没想到这一天来的这么快,该来的还是会来,风炎扒了扒刚去修剪的短发,为自己必须背着书包来读高三而郁闷着。

  “唉~~”这已经是第987次叹息了,认命吧!在学校门口站了已有一个小时的自己看着大家开始急促的脚步就知道快上课了,看样子是不得不进去了,两边的人造景观给校园添了不少的景致,而此时自己却无心观赏,身旁不时的有一群群学生越过自己朝教学大楼奔去。听说是在四楼……现在才知道,什么叫举步艰难,怎么今天的楼梯这么短?就到了。

  高三(二)班

  就是这里了,里面传来的喧闹声大到可以想像到里面的情形,刚踏进教室门,教室突然静的可以找针,所有人的视线全集中齐射而来,如果不是因为知道这里是教室,还会以为自己是视察的领导呢。风炎看了看自己的校服,还正常,他朝大家笑笑。

  “呼~~~”大家全往后跳一步。风炎不理会他们的怪异反应,看着教室里一排排的桌椅,到底自己的位置在哪?

  “你出院了?”一位叼着烟的男生过来拍了拍风炎的肩。看他头发长的根本不像是高中的学生,左耳上还挂着纹绣银环,一身的奇服异装,不是他说话,自己还当是遇到街头仔了。

  “嗯!请问~~我的坐位在哪?”没办法,实在是找不到,只有问问这位送上门的同学了。

  “哇~~不会吧!才几天没来?连自己坐哪也不记得了?”男生一下就跃到了一米外,一边把风炎从上到下打量个遍,指着风炎:“你不对劲,不正常。不知道座位,说话还用请。”

  闻言,风炎看看自己,想想也对,正常才叫有鬼。现在的自己是既没吃过猪肉也没有看过猪走路,只能摸索着前进了。

  “你的位置在那!”一位女生走过来,指了指一个挂角的坐位。一边甩甩绑着马尾的长发。

  风炎愣了一下,心想这小子一定平时调皮,才让老师挂角坐:“谢谢!”说完就真在那坐定。女生原本只是想逗逗风炎,没想到真的过去了,大家面面相觑。面对大家的异样,风炎只有选择忽略。

  “叮~!”上课了。班主任一进教室门就看到了风炎坐在辅导位上,看了看学生们的神情,立即明白了一切。

  “风炎,你的座位在第二组的五排。”风炎顺着老师的手指望去,那里果然有一个空位,明白自己让人耍了一道,风炎瞟了瞟那几个同学,只见女生朝自己眨了眨眼,不再理会他们,拿起书包坐了过去。

  “风炎同学经过这次意外,暂时丧失了记忆,大家要本着我为人人的精神多帮助他,知道吗?”

  “啊!!”教室里一阵骚动,不约而同的全向他发送出惊诧的目光阵流。风炎却自然若定,仿佛说的人并不是自己。

  “难怪,他连坐在哪也不知道。”

  “记忆没了,怎么个性也差了这么远?”

  “那他还认识字吗?”

  大家一下课就在旁边窃窃私语的议论着,不时还发送着不知明的眼流和吃吃的怪笑声。

  “我们去玩一下?”刚才那位女生一双大大的眼,里面写满了好奇与兴奋。

  “不用吧?!又没什么好玩的,都失忆了。”其中一个男生兴趣缺缺。

  这时,女生从口袋里掏出一张一百元钞票晃了晃“你们说他还认识钱吗?”大伙相视一笑,朝风炎走去。

  “嗨!好啊!我叫陈谙”她见风炎毫无反应,完全没有想说话的意思,也并不介意,更靠近在风炎眼前扬着手中的百元钞票道:“你还记得这种纸吗?”

  哼!就这样还想耍我,风炎这回终于正视了她,朝她笑笑的接过她手中的那张钞票。

  “哈……他~~”正在她想呐喊自己的试验证明时,突然被风炎的动作惊呆了。风炎拿着手中的大钞在鼻子那用力抿了抿,再重叠再擦完,一个转身手一扬,只见那小叠钱已经成直线从窗外消失了,整个动作一气合成。

  “你……”看着陈谙指指自己指指风炎却说不出话来。

  “谢谢你的纸,你人真好,知道我感冒了,正需要呢。”风炎深深的看着她笑。

  “啊——我的钱!”她人已经从教室消失了。其他人在呆滞的不可置信后爆笑。

  想耍我是要付出代价的。风炎强忍着心中爆笑的冲动,继续低着头看书,怕自己实在无法隐藏那强忍的笑意,这会好玩了。

  不久就看到冲下去的女勇士回城了,手上还捏着一样湿淋淋的东西,双眼火似的瞪过来,风炎冲着她直傻笑,心想,你嫩着呢!看着她重重地坐下,又引来一阵窃笑。

  一位男同学拍拍陈谙的课桌说道:“陈谙,你要是考不上大学,可以进保洁公司,一定有前途,一流人物啊!”说完不顾形象的狂笑不止。

  陈谙怒眼一扫众人最后定在自己这个罪魁祸首身上,风炎朝她耸耸肩,表示无能为力,不明所以。其实心理是乐翻了。她真的是哑巴吃黄莲,有苦说不出啊!

  就这样在大家的愉快氛围里,仅一天就认识了绝大部分同学,也平安的度过了上学的第一天,看样子以后是没有什么大问题了。

  这是风炎第一个重生之夜,而自己却毫无睡意,怕一觉过后无法再醒过来。

  一个人静静的坐在平台,望着整片夜空,只有这个时间是属于自己的。今夜的月色很美,曾记得与晓燃幻想着在这样的夜晚在沙滩上跳着舞,喝着葡萄酒,一起静静体会大自然星光的美丽。

  “晓燃,在这个夜晚,你在做什么呢?会不会想起我?知道吗?我回来了,可以跟你呼吸着一样的空气,看着一样的夜空,感受着彼此的生命,而我现在却不能离开,面对一个新的躯体,你还会爱我吗?晓燃……?”

  T 市

  仿佛生命中引起的共鸣,让彼此在同样的夜晚沉沉彼此相思。

  自那夜后,他已经28天没有来了。他还会来吗?或是忘了自己吗?今夜呢?晓燃抱着双膝坐在墙角,盯着夜色下闪动着七色亮彩的水晶风铃。紧咬下唇,隐忍着眼内的湿意,耳内传来《风之恋曲》,酸了,那泪水止不住的滑落,一滴……二滴……三滴……

  一种相思,两处闲愁,

  此情无计可消除,

  才下眉头,又上心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