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异灵逐艳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六章 意 外

异灵逐艳 驰影 3969 2006.03.28 11:59

    一大清早,一个人影就在窗前摆腰弄姿,在寝室,众人已经见怪不怪了。

  “照好没,让让~”江飞冲眼前这位花痴横了一眼,不知道这是什么后遗症,莫明其妙的起来对着玻璃照啊照的。

  “就好了~~就好了...”风炎闻言转个身好让这位仁兄过去:“等等~”风炎一把拉住正要离开的江飞问道:“你看今天这身衣服配的怎么样?”经过上次的惨训,他已经把所有的衣服全清理了一次,衣服也算是恢复了原貌.

  江飞无奈地摊了摊双手无力的说道:“老大,今天一早你已经问了我三十二遍了,很好!不错!!请问....我可以走了吗?”在等到风炎愣愣的放手之际赶紧跑了,否则接下来一定是发型问题了。

  “我赶着吃早餐,这样穿很好,我走了!”刘浩等不及风炎转来的眼神,心中一凉,飞着溜出寝室。

  风炎看着他们一个个的模样,哼声道:“没一个好人!还好兄弟。P!”

  “你就不要怪这个怪那个了,你一早起来就问这问那,我们每个人都受你折腾了二个小时了。”李海头痛的说出真心话,他过来拍了拍风炎的肩膀耐心地说道:“你的心情我们能理解,可是你这么紧张,怎么追女生?!看着你就都跑了。以后你还有自己吗?”看着风炎不语,继续语重心肠地劝说道:“你自己好好想想吧!”说完拿起课本也出门了。

  “我好好想想?!”风炎指了指自己,看着玻璃中那个反射的自己,帅气而自信:“我需要反省什么?”

  “我想他们说的是你太在乎一个人,以后必将失去自己,甚至会影响自己的判断力。”圣火灵冒着被炮轰的可能劝说道,因为这也是他们所不愿看到的。

  风炎不语立在窗前看着窗外熟悉的景致,良久轻声道:“她是我复活的唯一理由。”

  “不!灵主,现在的你身上背负着所有灵质的希望,你不再仅仅是一个人。”圣火灵对他的想法极为不满。

  “我需要你来告诉我,我该怎么做吗?”风炎有些恼怒低吼道:“我爱一个我所爱的人,在乎我值得我在乎的人,有什么不对?”

  “如果你只是一个普通的人或是普通的灵质,就没有不对,反而是有情有义,可是你不是,你是灵主!你要时时刻刻牢记自己的身份,你如果心中无存大业,那所有几千年来散落的灵质,他们该怎么办?这些等待救赎的灵质该怎么办?”圣火灵越说越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他早就看不下去了:“你想置我们生死不顾,只因为一个女人。我们都不配得到你的关注,我们都不配得到救赎,我们都不配有一个和平的灵界吗?你要让一统灵界的大业就这样毁灭吗?”

  圣火灵说到最后有点抽泣,他的话一字一字的震落在风炎的心底,但却让他一时无法接受,风炎红着双眼吼道:“你给我闭嘴,我还用不着你来教我。”

  圣火灵还想说什么,让红灵的灵波及时的拦下:“灵主,你快迟到了。”

  红灵的心意他们明白,风炎没有多说什么,调整了情绪朝外走去,不愿再这样僵持下去,这是他们第一次发生这么大的冲突,也是第一次听到这么尖锐的指责。风炎有些难过地想:“难道自己就不用救赎吗?为什么都认为是错的?!”他想起圣火灵的话:“统一灵界?!”这是风炎从来没有想过的问题,这也让他第一次真正的感到自己的责任。他知道圣火灵说的并没有错,可是,情感是一道无法约束和控制的扎门,不是可以随着自己的意念去转动的灵波。风炎在教学大楼前停了下来,并没有进去,而是朝另外一个方向走去。也许自己真的要想想该怎么做了。

  也许是灵波的感应,圣火灵和红灵都一直没有再出声,也许是想给他一个思考的时间,毕竟要从心理去接受和改变需要一个过程。

  风炎已经在操场里跑了八圈了,气喘吁吁的弯下身,双臂撑在腿边直视前方,耗尽体力也无法让自己暂时忘却这段不想面对的现实,灼热的气温让他有些无法长时间的站在阳光下而面不改色,T恤在汗水的浸湿下已经贴在他的后背和前胸。

  “灵主,你~还好吗?”红灵有些担心的灵波适时的传来。

  “没事。”风炎简捷的回应道,该来的还是会来,这是永远也无法逃避的现实。

  “你~不要怪圣火灵,我们本是一体,不要为了这事伤了感情。”红灵见此时是个劝说的好时机,想做和事佬,大家小事化了。

  风炎静静吸了口气,掏出手巾擦拭着额头上的汗渍,淡淡的说道:“我没有责怪他的意思,他也没有错,错在我爱上了一个女人,错在我失去了几千年的记忆。”风炎有些赌气的说道。

  听着风炎有些孩子气的话,圣火灵有些想笑,不情不愿的说道:“灵主,刚才是我不对,不该那么尖锐。”

  风炎听到他的歉意,反而有些不好意思,无措地说道:“我又没怪你。”

  圣火灵本来想再说点什么,突然发现熟悉的气息靠近:“这是....”

  突地,风炎的眼睛被一双手给紧紧的蒙起。刚才的分心竟然有人靠近也一无所觉,风炎心中一惊,但马上感觉到手的主人应是位女生,肌肤的感觉很细嫩,手很小巧,他也不出声,等着对方出声询问。几分钟过去了,双方似乎都没有说话的意思,终于还是这双手的主人忍不住了,松开手大叫道:“你真讨厌,这么久都不问问是谁。”

  风炎睁开眼听着熟悉的声音惊喜地转身看到一张熟的脸:“是你!”

  “嗨!我们的大才子。是不是在这个地方把我们这些小百姓给忘了?”面前这人不正是当日高中的轰日三人行的陈谙。旧友意外相见,格外兴奋。

  “你什么时候来的?一个人?还是有特别的目的?”风炎开心一口气问出所能想到的疑问。

  “你真贪心啊,一口气问这么多,怎么也得先请本美女到一家有情调的地方坐坐再慢慢细细的问嘛!”陈谙调皮的眨了眨眼睛,皮厚丝毫不减当年。

  风炎马上一副赖皮样:“要钱没有,要命半条。你买单我带路。”

  “要命半条,敢情你大才子在北大读出个性来了。还半条,怎么给啊?!亏你说的出口,要美女买单,你就不脸红?!”陈谙捏了捏他的脸继续道:“听说你们这里人杰地灵,我想啊,总要在这里捞个长期饭票吧!说不定将来还是个大富翁呢...那到时我就是少奶奶了。”陈谙合起双手开心的说道,一副白日梦的痴样。

  “就你?!少奶奶?你不要把人都吓跑就不错了。你哪有个淑女样?!”风炎一边走一边带着她往咖啡厅走去,总不能真让她在太阳底下站着吧,到时晒黑了说不定要揽上自己负责呢。“对了,你怎么找到我的?!”

  “你还好意思问?你怎么到了北大还是一个老样,又不上课了吧!我是找了很久,问了很多人才找到你的。”陈谙白了他一眼,故意把那个很字加重了许多,以示自己的辛苦。

  “是是是!!麻烦你了。行了吧,大小姐。”

  陈谙诡异的笑着拖着他的手臂走进了咖啡屋,刚进门就被眼前这极富有民族特色和自然生动的装修惊讶的半天无语,四面墙体由水面玻璃组成,里面全是色彩各异的热带海鱼,置身其中仿佛进了一片海洋世界,坐位间错落着玻璃珊瑚长体相隔,不时还冒着水泡:“好漂亮~”

  风炎知道她一定会喜欢这里:“来,我们去那边坐下。”

  陈谙不禁开心地说道:“你真是好命,到处都这么漂亮。这里的生意真好。”看着出双入对的学生们,真是羡慕。

  “看你,眼睛都要掉出来了,我看你嫁这老板得了。”风炎打趣地说话。

  陈谙不理会他继续看着这里的装饰,桌上的装饰还是用贝壳拼凑而成,摸摸这个,看看那个,真有点想把这一切偷回去算了。两人正兴致勃勃时,不速之客就这样出现了。

  “风炎?!女朋友?!”风炎抬头一望,居然是包打听,好久没见,差点都快要忘记这个人了。

  风炎冷冷的看着她,并不打算开口。“你不是已经有了意中人了?还是,这是后备对像?”

  陈谙有些疑惑地看着眼前这个女孩,直觉告诉她,他们两一定有着深仇大恨,从她的睛神里就看出来了,不过她不打算趟这混水,慢调斯理地继续喝着服务生送来的咖啡。

  包打听看他们没有一点反应,有些不服气奸笑道:“这位同学,你好眼熟啊....你是不是?”包打听凑在陈谙的面前,轻声说道:“是不是那副美女上卫图的主角啊?!”

  “啊!?”陈谙这会有反应了。“美女上卫图?!”她看了看风炎的脸,见他还是面无表情的喝着咖啡,仿佛事不关己。

  陈谙冲着包打听恍然大悟的神情说道:“哦~~你说的是这事啊?!~~”风炎挑了挑左眉,不知道这妮子想说什么,开始静待下文。

  包打听一见她有反应立即答道:“对啊对啊,就是这事。”眼神还瞟向风炎,观察他的反应,她就是忍不住想气气他。

  “我听风炎提起过,说那副图里的美人美臀正是画你呢?我还说怎么这么眼熟呢.陈谙边说还不忘抓紧包打听的手,一脸崇拜的说道:“真是没想到能见到你本人,一直想问问你,怎么美臀的呢。”

  风炎闻言一口咖啡差点喷出来,包打听的脸又青又红,双眼冒火的瞪着风炎:“你...”

  “姐姐这是怎么了?是不是嫌我丑不告诉我啊?!”陈谙马上一副委屈的样子看着她。

  “哼!”包打听火冒三丈地跑出去了,身后是陈谙狂妄的大笑。

  “你的水平好像有所增进。”风炎淡淡的说道。

  “这种小角色想跟我斗,差远了。”陈谙得意的笑道。

  “谁娶了你谁倒霉,我看得要赵峰那种口才才有可能与你抗衡。”风炎含蓄地替好友传达着意思。

  “我看你还是管好自己吧!你的麻烦好像不少啊!还东管西管的,小心最后自己一头的包.”陈谙一副凶神恶脎的样子差点把风炎都给吓跑了。

  “女生就要有 女生的样子,我看你要改是不可能了,起码了也得装一下吧!”风炎故作好心的提醒着她。

  .....

  争辩声渐行渐远,两个人还是免不了那口舌之争,但是这却是他们心中难得的放松。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