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许之唯一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一章树咚还是胸咚?

许之唯一 西佛碱 2845 2020.07.30 22:50

  “哈哈哈哈,那我可要好好期待一下了,许湛听到这个大冒险后是什么反应。”

  喻涵笑得开怀,她现在这不是太好奇了,究竟许湛会不会真的按她写的那般做。

  和喻涵的幸灾乐祸不同,冉之一有些担忧。

  许湛向来是说一不二的人,他既然说尊重游戏规则,那无论上面写的是什么都一定会照做的。

  可那张纸条上写的什么,冉之一很清楚。

  找教室里的一个异性kiss五分钟。

  如果说许湛找别的女孩子怎么办?

  虽然上次他已经说过在追自己,可在自己喜欢的人面前,冉之一莫名其妙地就会缺乏自信。

  自己长得又不是很漂亮,身材也不好……

  冉之一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小短腿,又抬头看了看站在许湛旁边的宋露,默默地又低下了头。

  真是个悲伤的故事。

  在众人各怀心事之时,宋露终于拿着那张花花绿绿的纸条开口了。

  “找教室里最近的一个异性kiss五分钟。”

  “哦吼,kiss,这么劲爆的嘛?”

  “有好戏看了,还是大佬的好戏。”

  “不过,最近的异性,那不就是宋露嘛?”

  “什么?我女神和大佬要kiss了,那我应该羡慕谁呢?这是个问题。”

  ……

  宋露的话音一落下,教室里立马就掀起了一阵声潮,乱糟糟的。

  而这教室的现状也正是冉之一内心的真实写照。

  那张不是小涵的纸条吗?

  我明明记得是随便找一个异性啊?怎么变成最近的了?

  没看错啊?

  是小涵的红配绿。

  冉之一脑袋简直一团糟,一时之间都不知道要如何做反应,只呆呆地看着许湛怔忡出神。

  与冉之一相同,30班的一班人也都在盯着许湛,期待着他将会做什么,是不是真的会吻上去。

  顶着四十多双眼睛,许湛面上依旧是那副散漫的模样,仿佛被众人盯着的人不是他一般。

  在众人花都要等谢了的时候,许湛终于身形一移,动了起来。

  明明自己不是视线中间的那个人,但冉之一心里也紧张的要死,特别是看到许湛转过身似乎是朝着自己这个方向。

  一步,一步。

  越来越近。

  每一步都像踩在冉之一的心上似的

  她形容不出具体的感受,只能说就跟电影特效似的,周围的一切景物仿佛都模糊了起来

  眼睛里、脑袋里、甚至心里,都只能看的到那个慢慢走进自己的人。

  冉之一就这么呆愣愣地坐在凳子上,看着许湛离自己越来越近,越来越近,直到……

  嘴唇上被敷上一片冰凉。

  冉之一望着近在咫尺的眼眸,琥珀色的瞳孔仿佛泛着光,里面藏着她看不懂的情绪。

  耳边的吵杂声和惊叫声通通化作一缕清风,徐徐地飘离了冉之一的世界里。

  冉之一只能感受到许湛冰凉的指尖和他身上清爽干净的气息,头脑有点发懵。

  不知道过了多久,冉之一才感觉到腰间的束缚和唇上的冰冷触觉消失。

  迷迷糊糊之间听到许湛似乎转头说了一声“五分钟应该到了吧?”,然后手腕一紧,就被拽出了教室。

  冉之一恍惚之间好像听到在他们走后,刚刚落针可闻的教室突然就喧闹了起来,声音之高,引得走廊上不明所以的围观群众都伸着头往里看。

  被拉着下了两层楼梯,许湛似乎还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冉之一忍不住挣脱开许湛的桎梏。

  “你要带我去哪里啊?”

  去哪?

  这个问题许湛倒是没有想过,他只是觉得刚刚没有挣得之之的同意就吻了她,虽然说隔着拇指,压根都算不上一个吻。

  但明明之前之之刚刚告诉他,她心里有喜欢的人,而那个人不是他。

  他这一路上都在想之之会不会生气,生气的话会不会不理他,会不会以后连朋友都做不成了?会不会……

  如果让江明宇知道他湛哥就因为吻了个女孩子,不,根本没直接吻上,就郁郁寡欢、思东虑西,绝对能拿这个事嘲笑他好几天。

  不过许湛现在显然想不了这么多,因为他正为小姑娘突然的挣脱而慌神。

  “我,就随便走走,哈哈。”

  许湛揉揉脑袋,含糊不清的回答道。

  冉之一莫名其妙地瞄了他一眼。

  之前在教室里还一副清冷淡漠的斯文败类模样,现在就变成地主家的傻儿子了?

  简直跟江明宇那个纯种憨憨是一个地主家的。

  “好吧,那就随便走走。”

  许湛不知不觉地就把冉之一带到了教学楼后的操场,此刻大部分人都在教室里参加各自的元旦晚会,即使有人也只是少数下来解解闷的。

  因此这漆黑一片的操场除了许湛和冉之一两人之外,便再也没几个人了。

  就这么安安静静地绕着操场走了将近一圈,期间两人谁都没开口,整片操场上只有零星的几只昆虫在叫。

  “你,就没什么要跟我说的嘛?”

  实在忍受不了两人间不尴不尬的氛围,冉之一开口问道。

  许湛知道冉之一说的是之前在教室里那件事,但他总觉得之之是要责怪他,如果将那层窗户纸捅破了,那两人以后可能一句话都说不了了。

  所以许湛只是低着头,含糊不清地赞叹一声,“有,今晚的月亮挺圆的。”

  冉之一抬头看了看头顶上如一艘帆船,弯的不能再弯的月亮,默默地回复他:“是挺圆的。”

  “那除了这个呢?还有什么要说的?”

  许湛此刻就跟个比大人逮到偷吃糖果的孩子,支支吾吾,含糊其辞。

  “这个,还有什么?啊,这草挺长地好的,碧绿碧绿的。”

  冉之一又低头看了看操场上黑漆漆,什么都看不清的草坪,终于忍不住停下脚步,出声嚷道:

  “许湛,你到底什么意思,为什么之前吻我?”

  许湛浑身一顿,也跟着停下了脚步,整个人跟被踩到尾巴的猫咪似的,全身紧绷。

  手指无意识地摆弄着校服的拉链,许湛低声道:“也不算吻,我不是拿着拇指隔着嘛。”

  “你说什么!”

  冉之一都要被他这幅吃干抹净,翻脸不认人的渣男模样给气死了。

  一把拽着许湛的胳膊,想拉着他往前几步,不过尴尬的是拽了两下却没拽动,回头奶凶奶凶地吼了他一声。

  “你别使劲,我拽你你就跟我走。”

  莫名其妙被吼了一顿的许湛表示很委屈,自己明明一点劲都没用啊。

  不过这话他显然不敢对着正在气头上的冉之一说,于是只好委屈巴巴地抿抿唇,顺着冉之一的力度跟着走了过去。

  冉之一一把将许湛按在操场旁边的一颗粗柳树上,“啪”地一声一手摁在了许湛耳后的树干上。

  许湛被耳边近在咫尺的响声搞地一惊,从出了教学楼就不太清醒的脑袋现在更是一片混乱。

  他这是被之之给……树咚了??

  不对。

  许湛低头看了看脸颊只到自己胸口上方一点点的冉之一,疑惑地思考了片刻。

  这应该算是胸咚吧?

  冉之一本来怀着一腔怒火和热血想要做一回霸道总裁,按着许湛强行那啥那啥一番,然后再来个帅气表白。

  她之前无聊的时候甚至胡乱畅想过,如果许湛不同意,她就用食指抬起他的下巴,然后邪笑一声,“你要是不同意,爷就吻到你同意为止”。

  嘿嘿嘿嘿。

  冉之一脑中的小人笑得一脸奸佞,突然又一怔,喃喃自语道:“这怎么好像是个强抢民女的地痞流氓???”

  算了,不管了。

  冉之一对着许湛的嘴唇抬头就亲了上去。

  许湛心疼地揉了揉冉之一泛红的额头,后又随手搓了两下被冉之一磕到的下巴,疼地都没了知觉,应该是青了。

  有些不明所以地看着面前揉着额头的小姑娘,“之之你要干嘛啊?”

  冉之一恨恨地揉了一把红肿的额头。

  嘶,疼。

  啊啊啊,怎么是这样。

  在冉之一的想象中,许湛也会问自己“你要干嘛?”,不过语气却不是现在这般疑惑不解,而是惊慌中带着点小羞涩。

  捏着许湛的衣领使劲往下拽了拽,冉之一凶狠地威胁道:“低下来一点。”

  “噗,好,我低。”

  对着冉之一那故作凶狠的模样,许湛实在没忍住笑出了声。

  被冉之一瞪大着眼睛狠狠地剜了一眼,许湛强忍着笑意顺着小姑娘的意思低下了身子。

  嘴角的笑意还没来的及收敛,冰凉的唇上便被一抹温热覆盖。

  许湛反应过来那温热是什么,身体一顿,手脚僵硬地动都不敢动,只能任由身前的小姑娘胡乱地在他胸前乱扭乱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