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许之唯一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六章彩虹屁制造机

许之唯一 西佛碱 2055 2020.06.27 23:11

  冉之一手里攥着包装精美的棒棒糖,愣愣地站在原地,显然也没从这突然的变故中缓过神来。

  看了看喻涵消失的身影,冉之一略微一思索,便直直地朝着喻涵的座位走过去。

  将手中的糖果放在桌面上,冉之一提拉了一下滑到肩膀的书包带,抬起脚刚想转身离开。

  蓦然似想起了什么,抬在半空的脚一顿,复又落回了原地。

  从书包的侧兜里拿出一本便签,冉之一拿起喻涵放在桌面上的碳素笔便在便签上写画了几笔。

  吹了吹微湿的笔迹,冉之一撕下最上面那张贴到喻涵的桌面上,这才一转身,离开了教室。

  最后一排的窗户只关了一半,有些刺骨的寒风顺着那一半缝隙吹进了教室里。

  似乎是吹累了,此刻的冷风已完全没有了之前的“嚣张气焰”,只还留着微弱的力道,吹得喻涵桌面上的便签微微抖动,连带着上面的黑色笔迹也跟着微微颤动。

  但依然能让人看清楚上面那行端正清秀的小楷:

  平安夜快乐!

  希望小涵平安喜乐,一生幸福。

  等到教室里的人都走到差不多,许湛还坐在凳子上没有动,江明宇实在是憋不住了。

  他走到许湛面前轻扣了两下桌子,“湛哥,咱还不走吗?”

  欲哭无泪的语气。

  他还想着回家熬夜开黑呢。

  许湛这才终于放下了手里的棒棒糖,瞄了迫不及待的江明宇一眼,凉凉地开口说道:“急什么?不能学学我热爱学习的态度,一天到晚就想着放学。”

  江明宇:“……”

  他看了看许湛干干净净的桌面,不用说书,上面连根笔都没有。

  明智地没有开口揭露许湛,江明宇讪讪一笑,“湛哥说的对,向湛哥学习,湛哥是最棒的。”

  江·彩虹屁制造机·明宇毫无压力地顺着许湛的话,向他发射了一大波五颜六色的彩虹屁。

  许湛听闻冷哼一声,带着一股显而易见的不屑,“就知道拍马屁。”

  江明宇:“……”

  他又一次地沉默了。

  他夸也不行,不夸也不行,到底让他咋滴?!

  江明宇深深地叹了口气,他觉得做湛哥的小跟班太难了,这个人太难伺候了!

  不过,谁让他愿意呢。

  他心甘情愿。

  许湛站起身,也不用收拾东西,因为他从来不会往家带作业,也不用带,那种东西他向来两节晚自习就能解决。

  因此,除了上衣口袋里那根棒棒糖,许湛一身轻松地迈开腿,率先朝教室后门走去。

  江明宇见许湛终于舍得从凳子上离开了,连忙迈着小碎步追了上去,一边追,一边嚷嚷。

  “湛哥,等等我啊。”

  不知道是不是今天心情好,许湛听闻居然真的放慢了脚步。

  江明宇一喜,步子瞬间就迈大了起来,两三步就追了上去,跟许湛并肩。

  他正沉浸在“湛哥竟然等我了,果然我还是他最爱的小宝贝”的喜悦中,冷不丁似乎听到许湛问了他一句什么话,江明宇一晃神。

  “啊?湛哥,你刚刚说的啥?”

  “我问你今天收到苹果了嘛?”

  许湛心里默默翻了个白眼,不知道自己怎么能忍受跟这个智障在一起十几年。

  江明宇可不知道这些,他单纯地以为他湛哥是想找个话题,跟他交流交流感情,所以他极其认真地回答道:

  “收到了,我同桌送了我一个,张述斌那个傻叉送了我一个……”

  如数家珍一般滔滔不绝叭叭了一会,江明宇又下意识地反问了一句:“湛哥你呢?”

  许湛清清嗓子,他就等他这一句了。

  “比起苹果,我收到了更喜欢的东西。”

  江明宇被他吊起了胃口,抑制不住好奇自己的好奇心,“什么喜欢的东西。”

  许湛神秘一笑,颇有些炫耀意味地拿出口袋里的糖,握住那长棒在江明宇面前晃了晃。

  “之之送我的棒棒糖。”

  没错,许湛这个玩意就是在嘚瑟。

  他就想在江明宇这个单身狗面前炫耀一下小姑娘给他的棒棒糖。

  可惜他的如意算盘落空了。

  江明宇看到糖之后一拍脑袋,“噢,你说这个啊,一一同学也送我了,是不是这个,一样的吧?”

  说罢从自己的书包夹层里掏出了那根棒棒糖,几乎一模一样的棒棒糖,连包装袋都是一样的。

  许湛:“……”

  早在江明宇拿出糖的那一刻,许湛整个人就跟石化似的,一动不动,面上也是一片僵硬之色。

  原许来他不是唯一一个!

  许湛觉得自己的心跟坠入一汪寒谭似的,拔凉拔凉的。

  那个小没良心的,亏他还那么认真给她准备的苹果。

  江明宇看到许湛这幅不自然的神情,向来生锈的脑袋今天跟抹了油一般,他极快速地分析出了许湛不开心的原因。

  无非就是觉得冉之一对他和对自己是一样的,心里不爽。

  身为湛哥的小跟班,他能对现在这种情况置之不理嘛?

  能嘛?

  当然不能。

  所以江明宇开口了,很有信心地开口了。

  “其实湛哥,咱俩这糖还是有很大差别的。”

  内心正麻木的许湛被他这话勾起了一丝兴趣,冲江明宇挑挑眉,“哦?什么差别?”

  “生产日期不一样。”

  话音落,江明宇一脸“我很聪明吧”的表情看着许湛。

  ……

  许湛气得都想打人了,怎么不聪明死他。

  兴许是察觉到了许湛听到自己这句话后浑身的低气压,江明宇一瑟缩,又颤颤巍巍补充道:

  “你看我这个是10月份产的,你那个才是这个月刚产的,你的肯定更新鲜不是?一一同学肯定还是把更新鲜的留给了你。”

  虽说江明宇这话听起来就像是在瞎扯,但架不住他说的话许湛爱听啊。

  所以许湛冷淡的面庞柔和了一些,声音还带着几分笑意地冲江明宇道:“这话说的有点道理。”

  江明宇一看许湛这样,就知道这马屁拍对地方了,连忙再接再厉,“所以由此可见,湛哥你在一一同学心里肯定是独一无二的存在。”

  “既然独一无二,为什么还送你棒棒糖?”

  说到这许湛声音又不自觉冷了一分,说到底他还是很介意江明宇也收到糖这件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