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许之唯一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八章班主任那张嘴

许之唯一 西佛碱 2054 2020.06.16 23:01

  冉之一整个周末都活在许湛尬聊+尬夸的阴影下,她只要一做什么事,不管多小的事,许湛总能找到夸她的点,还是大夸特夸的那种。

  她觉得她这个周末听到的夸奖比之前十八年加起来的都多。

  第二天周一,冉之一背着满满一书包的书,虽然背上很重,但她的脚步很轻便,因为终于不用战战兢兢地盯着微信费尽脑筋了。

  可能是有点太高兴了,冉之一到的有些早,等她到教室时,里面还空荡荡的,只有稀稀疏疏的几个人。

  许湛也还没到,冉之一不知道怎么回事,竟然莫名地松了口气。

  收拾好桌面上的东西,又去接了杯热水。冉之一又拿出了那本厚实的跟块板砖似的数学五三,打算趁着上课之前再做一套习题。

  这本五三她已经差不多刷了一半多了,成绩比刚开始要好,所以她更不能放松,得趁机再多练习练习。

  教室渐渐变得拥挤起来,也不再是刚开始的安静,熙熙攘攘的,但这就是青春该有的样子。

  冉之一已经把一套习题做完了,她翻到后面的参考答案,拿起红笔一个个的对比着。

  全对。

  红笔的顶端顶了一下小巧的下巴,冉之一有些微微出神。

  看来今天状态不错。

  冉之一环顾了一下四周,基本上人已经全部到了。挂在前面的表钟显示着7:55,表示还有五分钟就上课了。

  看了看自己旁边依旧空闲的座位,冉之一有一丝丝的担心,毕竟之前两天许湛这么反常,今天又比平时晚到了一会。

  攥着笔又等了五分钟,但依旧没有旁边人的身影,倒是等来了精神饱满的刘茂。

  刘茂走到讲台,中气十足地冲下面吼了一声“同学们早上好。”

  这一声音量可不低,瞬间吓醒了几个昏昏欲睡的同学,一个个的,也不困了,都瞪着大眼睛看着刘茂。

  刘茂要的就是这个效果,他清咳两声,开始宣布正经事。

  “等会咱们要进行大扫除,咱先来分一下工。”

  “大扫除?不年不夜的为啥大扫除?”

  江明宇听闻立马就高高地举起了手,说出了在场大多数人想问但没问出的问题。

  冉之一闻声看向左前方的江明宇。

  江明宇都来了,许湛怎么还没来?

  不会真出什么事了吧?

  冉之一盯着江明宇的后脑勺微微出神。

  刘茂看着下面一群人赞同的点点头,好像都在疑惑这个问题,他擦擦额角的虚汗。

  其实是因为今天中午有校领导过来检查,表面上的功夫还是要做一做的,所以才有了大扫除这一说。

  但事实归事实,明面上他当然不能这么说,所以刘茂换上一副十分诚恳的表情,努力睁着真诚的大眼睛看向下面的人。

  “同学们怎么能这么想呢,大扫除是为了让咱们教室焕然一新,为同学们提供更好的学习氛围。大家应该积极一点,把学校当做自己的家,你想想如果你家特别的脏乱,是不是该打扫一番……”

  30班的人看着刘茂一说起来就没完了,一个个都奄奄地趴在桌子上。

  他们真的觉得刘茂不去演讲太可惜了,看这嘴,不用打草稿就能叭叭半天大道理。

  “报告。”

  刘茂讲得正起劲,突然被一声懒洋洋的声音打断,他眉眼一皱,看向打断他“演讲”的罪魁祸首。

  许湛右肩背着个黑色书包,正没什么特别神情的看着刘茂,仿佛迟到的人根本不是他一样。

  刘茂抬手看看自己的手表,8:14了,好家伙,迟到了14分钟。

  再看看许湛毫无愧疚的脸,刘茂毫不迟疑得对着他就是一顿教育。

  “你看看现在都几点了,迟到怎么就还跟个没事人一样,你当学校是你家吗?想什么时候来就时候来……”

  30班同学:您刚刚貌似不是这么说的吧?

  五分钟前您还说让我们把学校当成自己的家。

  呵,宁可相信世界有鬼,也不信班主任那张嘴。

  丝毫不知道自己在班级里的信誉度蹭蹭地往下掉,刘茂继续叨叨许湛,直到讲的自己都有些口干舌燥,这才大发慈悲似得冲他摆摆手。

  “回位置坐着吧,下次可别迟到了。”

  刘茂知道自己话估计许湛压根没听进去,其实他也就是这么一说,许湛也就这么一听。

  结束了这个小插曲,刘茂又继续讲着大扫除的事。

  “咱们以位置划分,这一块的人负责扫地,这一块负责拖地,这一块擦玻璃。好,大家现在开始行动吧。”

  冉之一刚好是在最后一块的区域里面,所以她和周围的人都负责擦玻璃。

  从讲台拿过一块抹布,冉之一到厕所旁边的水池里冲洗了几下,因为平时不怎么用,所以抹布整体还是很干净的,她只简单搓了几下就走了。

  回来的路上,冉之一看着别的班的人也已经开始行动起来了,头一次上课时间走廊上有这么多的人。

  看着他们一个个都专注着自己的工作,冉之一觉得有一种说不出的情绪,她不知道怎么用语言形容,不过根据感觉还不错。

  介于自己的身高问题,冉之一就默默地选择了最下面那块玻璃。

  先把整块玻璃大体都擦拭了一遍,然后冉之一就开始一小块一小块精细地擦,时不时遇到不太容易擦掉的,她就对着玻璃哈口热气,然后再擦,那块污点轻而易举地就掉了。

  自己就这么站在教室外面擦着,虽然有些无聊,但投入进去竟然还能从中体会到一丝的快意。

  冉之一擦着擦着,突然透过外面的玻璃看到了一抹黑色,她慢慢抬起头,一下就对上了许湛深邃的眼眸。

  他站在玻璃的另一面,透过透明的玻璃看到冉之一看着自己,没有说话,只是唇角略微一上扬,然后拿起自己刚刚洗干净的抹布擦着另一面。

  冉之一看他这动作,明白他应该是要擦另一面,每块玻璃的里外两面都要擦,这样整块玻璃才会看起来清明透亮。

  见许湛安安静静的,只专注着手下的动作,冉之一也移走放在他身上的目光,继续着刚刚的地方,也开始认真的擦起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