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许之唯一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四章 何为喜欢?

许之唯一 西佛碱 3842 2020.07.27 08:51

  眼看着喻涵拉着自己直直得就往厕所跑,冉之一打量了一下女厕所那排到拐弯的队伍果断地拉着她走到了寂静的楼梯间。

  喻涵有些懵,“哎?不是说去厕所嘛?”

  “那个不着急,我其实就想问你几个问题。”

  “啊?嗷,问吧,随便问,我保证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冉之一捏着袖口的指尖无意识地攥紧了一些,心里扭捏了一会便直接开了口。

  “就是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受啊?”

  喻涵在脑海中畅想过冉之一会问什么问题,但属实没想到她会问这个。

  嘴角邪魅地上扬,喻涵一副标准调戏民家妇女的表情,莹白的手指冲着冉之一的下巴一挑。

  “哎呦,怎么了?我们家一一有喜欢的人了?”

  冉之一早就习惯了她这幅不大正经的样子,昨天脑袋里升起询问喻涵这个想法的时候就知道免不了被喻涵调侃一番。

  “哎呦,说啦,说啦~”

  冉之一拉着喻涵的胳膊轻轻晃了晃,嗲嗲地冲着喻涵撒娇,可心里却忍不住吐槽自己。

  呕。

  太恶心了。

  这声音是我发出来来的嘛?

  忒恶心了。

  但显然喻涵很吃这一套,伸手捏了捏冉之一的婴儿肥,好声好气道:“说说说,我家一一真是太可爱了。”

  “喜欢啊,就是……”

  喻涵的瞳仁向左上方转了转。

  冉之一之前看过一本微表情分析的书,上面写着如果一个人的瞳孔向左上方瞟,代表她正在陷入回忆,如果向右上方瞟则代表在撒谎。

  看来还挺准的嘛。

  冉之一胡思乱想着。

  “喜欢一个人,你会不自觉地在他面前很放松,感觉时时刻刻内心都很快乐。”

  冉之一心里一跳。

  自己好像……在许湛面前很放松也挺快乐的。

  “还有就是你会下意识地把他当自己人,会很依赖他,并没有那些所谓的靠套。”

  听闻冉之一心里又是一跳。

  自己现在不说别的,光说请教问题,好像已经习惯依赖许湛了。

  而且没记错的话,最近好像经常接受许湛时不时的投喂,也没了刚开始那种必须要还给他的想法了。

  “啊,对了,还有很重要的一点,也是最好判断是否喜欢一个人的一点,想当初徐子影那个混蛋就是靠这一点刺激得我头脑一热就答应了他。”

  喻涵本来想再卖个关子,但顶着冉之一闪亮亮的大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自己,喻涵实在受不了她故意卖萌,咳了一声接着道:

  “就是吃醋。”

  “吃醋?”

  冉之一狐疑地跟着开口。

  “对,就是吃醋,如果可以设想一下你喜欢的人和一个又漂亮又温柔,看着各方面都比你好的姑娘在那眉目传情,打情骂俏。”

  喻涵看着冉之一眼眸怔怔,显然是一副进入幻想的状态,咂咂嘴接着说道:

  “如果你觉得‘管我p事,老子是最美的小仙女’的话,那你就不喜欢他,如果你觉得‘他妈的狗男女,那女的有我好看嘛?有我身材好嘛?眼瞎的渣男’,而且心里一阵泛酸,又带点小委屈,那恭喜你,十有八九你是喜欢他。”

  冉之一被喻涵这直白的语言一惊,不过话糙理不糙,她大概理解喻涵想表达的意思。

  而且刚刚她在脑海中设想了一下许湛和别的女孩子说笑的场面发现……

  她应该是属于第二种,虽然她没有喻涵说的那么偏激,但她心里确实是酸酸的,还带点无法言喻的委屈。

  这么说来……

  她是喜欢许湛的。

  搞清楚这一点之后,冉之一的神情瞬间变得轻松了起来。

  之前一天的忐忑不安,惊慌恐惧都消失不见,只留下一颗柔和的心脏正安定地跳动着。

  “嘿嘿嘿,怎么样,是喜欢人家吧?”

  喻涵盯着脸庞明显变明媚的冉之一,哪还能不明白她的想法,而且如果她猜的没错,十有八九这个喜欢的人是许湛。

  他们两个人之间的粉红泡泡满得都要溢出来了,如果她是个瞎子,可能还真会看不出来。

  虽说已经明白了自己的心意,但冉之一还是略微有些羞涩,所以她连忙换了个话题。

  “呃,小涵,你说你当时就是被吃醋刺激地答应了徐子影是怎么回事?”

  “啊,这个啊。”

  喻涵瞬间被转移了注意力,清了清嗓,一副“这我可要好好说叨说叨了”的表情。

  “当时他跟谷从明不是吵架嘛?然后我一气之下把他拉了出去,结果还没刚出一中的校门口就遇到了一个打扮地跟个妖精一样的女人,浓妆艳抹的,简直辣眼睛。”

  喻涵皱着眉啧啧两声,仿佛又想起了那女生的模样。

  “结果啊,那妖精一看到徐子影就两眼冒光,拉着他的手就喊‘影哥哥~’,语气那叫一个嗲。”

  虽然刚开始是为了转移话题,但不得不说,八卦听起来还挺上头的,冉之一现在就已经开始上头。

  “然后呢,然后呢?”

  这声询问无疑是给本来就很兴奋的喻涵又添了一把火。

  “然后啊,然后徐子影竟然没甩开她!!我当时真的气爆了。更可气地是那女的后来还问徐子影要钱!”

  “啊?要钱?”

  “对啊,张口就要钱,还不是借,说的很清楚就是‘要’!”

  “那徐子影给了嘛?”

  冉之一忍不住想知道后面的剧情发展,跟追小说似的,让人不禁想一直读下去。

  “呵,那个臭男人竟然张嘴就是‘要多少?’,态度那叫一个理所当然,那小妖精开口就是两千,徐子影他丫的二话不说拿出手机就想给他转账。”

  “啊(三声)?”

  “那动作熟练的,啧啧啧,一看就不是一般朋友的关系。”

  “那你没做点什么嘛?”

  冉之一着急地拉着喻涵的胳膊,满脸紧张。

  喻涵好笑地拍了拍冉之一的手,心道:这丫头怎么比我还紧张?

  “咳咳,别急别急,听我说,我当然不可能就那么看着她俩在我面前你侬我侬的,所以我一把夺过了徐子影的手机,抱着胳膊就问那小妖精:‘拿我男朋友的钱,问过我了嘛?’”

  冉之一激动地拍了拍手,“小涵威武。”

  喻涵食指飞快的擦过指尖,耍帅道:“那当然。”

  不过随后不知道想到了什么,面上突然变得有些心虚。

  “咳咳,但是吧,我说完这句话你猜那女的说的啥?”

  “说的啥,说的啥?”

  冉之一就是个没有思维的八卦机器。

  “那女的一愣,随后嗷呜了一声就往我身上扑了过来。”

  ???

  这又是什么剧情展开?

  冉之一懵了。

  不过接下来喻涵的话就解开了她所有的疑惑。

  “她一边熊扑过来,一边还叫嚷着‘原来你就是我表哥说的表嫂啊,表嫂好,表嫂好漂亮身材好好啊’。”

  “那女孩是徐子影的表妹??”

  喻涵讪笑一声,声音也不自觉小了很多,“哈哈哈,是啊,徐子影那家伙也没跟我说,就在旁边两眼泛光地盯着我,肯定是在看我热闹。”

  如果徐子影现在在这,肯定会大喊一声冤枉,他当时明明是被喻涵那一句“我男朋友”给搞得春心荡漾,一时没反应过来。

  “后来呢?”

  “后来那小姑娘拿了徐子影的转账,笑眯眯地冲着我们俩道了一声‘百年好合,早生贵子‘就跑了。”

  “噗,早生贵子,也太早了吧?”

  冉之一一个没忍住笑了出来。

  喻涵也瘪瘪嘴,颇有些不满道:“说起来这个我就更生气了。你不知道,那小姑娘才上初二,心思不怀,就是学人家打扮地跟个不良少女似的。”

  “而且啊,后来听那小姑娘说,其实徐子影对她才没有那么好嘞,之前要钱不仅不给还顺道送一顿批评教育,但那次就因为她说了一句‘百年好合,早生贵子’,徐子影就大方的给了她。”

  “后来那小姑娘发现她只要一说这些祝福语,徐子影就发她红包,呵,导致那小姑娘现在一见到我就‘表嫂好,祝你和表哥永结同心,白头偕老,早生贵子,夫妻恩爱,百年好合吧啦吧啦’的。”

  喻涵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搞得我现在一听见这些祝福词脑壳就疼。”

  冉之一冲着喻涵嘿嘿一笑,留下一句“百年好合,早生贵子鸭。”飞速地就跑开了。

  废话,不跑等着小涵出来挠死她嘛?

  冉之一身体特别敏感,基本上很多地方都有痒痒肉,普通的触碰都会觉得酥痒,更不用说每次喻涵按着她挠了,简直眼泪都要笑出来了。

  果不其然,冉之一才刚跑出楼梯间,就听到后面传来一声怒吼,喻涵伸着爪子就追了出来。

  一边追一边念叨着“小一一,别让我逮到你,不然我挠死你。”

  可怕。

  太可怕了。

  冉之一慌慌忙忙地往教室里窜,跟逃命似的。

  幸好今天冉之一运气还不错,她才刚刚回位坐稳,上课铃就打响了,喻涵只好冲冉之一比划个“挠人”的手势就扭头走回了自己的位置。

  呼,得救了。

  冉之一伸手胡乱地擦了一下额角的汗珠,重重地松了口气。

  虽然说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但冉之一还是很放松,毕竟能躲一时是一时嘛。

  “怎么了?跑这么急?”

  许湛从桌洞里抽出一张面巾纸,轻轻地为冉之一拭去额角遗留的汗珠。

  明白了自己的心思,冉之一没有向以往那般面红耳赤地逃开,而是定着任由少年轻柔地擦拭。

  许湛也算个心思细腻的人,多多少少感觉到了她的不同。

  按耐住蠢蠢欲动的心,许湛刚想开口试探两句,生物老师进来了。

  “都不要说话了,我们开始上课。”

  许湛:……

  他自己倒是从不把老师的话放在眼里,不过他知道冉之一这个乖宝宝肯定不是。

  果不其然,冉之一已经摊开生物课本,腰杆挺直,右胳膊放在左胳膊上面,标准的小学生认真听讲动作。

  憋屈地叹了口气,许湛强忍着躁动的心情老老实实地跟着冉之一认真听课。

  算了,下课再问吧。

  清冷的凉风吹过教学楼外光秃秃的杨树,带起上面几片孤零零的杨树叶翩翩起舞,配合旁边空无一人的水泥路,整幅画面有种孤独的凄凉美。

  但很快这种凄凉几乎被一阵清脆的铃声打破。

  教学楼的走廊里,外面的空地里,刚刚一切还冷冷清清的空间里顷刻间都热闹了起来,让这一切多了几分人味和烟火气。

  好不容易憋到下课,许湛等讲台上的老师一宣布下课就迫不及待地转过头去。

  但有句话说的好。

  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你以为是快,但实际上还有比你更快的。

  一感觉到生物老师有要张嘴宣布下课的倾向,江明宇就一个闪身到了许湛的位置旁。

  “湛哥,湛哥,走走走,我们快去买东西。”

  江明宇拽着许湛的胳膊就想往外跑。

  许湛注意力全在冉之一身上,一个不察,竟真的被他拉了起来。

  凉凉地瞥了一眼江明宇拉着自己胳膊的手,示意他再不松手自己就给他剁了。

  江明宇吓地连忙举起了自己的双手,讪讪一笑。

  “嘿嘿嘿,不是故意的湛哥,太着急了。咱俩快去买东西吧,回来还有好多事情要布置呢。”

  因着晚上的元旦晚会,一中头一次那么大方,不禁晚自习给放了假,还顺道把下午最后的英语听力也给一并取消了。

  所以他们上完最后一节课之后直接就开始了晚会的准备工作。

  现在班里扫地的扫地,拉桌子的拉桌子,一时间好不热闹。

  而许湛和江明宇他们则是要出去买一些晚会吃的水果和零食,还有一些装饰品,像什么气球、拉花之类的,烘托一下节日气氛。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