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许之唯一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一章生活不止,打脸不息

许之唯一 西佛碱 3013 2020.07.25 18:27

  说干咱就干。

  冉之一头一次自习课没做题,而是将时间都花在了学习之外的事情。

  悦耳的铃声回荡在空荡的走廊,冉之一伸了个懒腰,桌面上摆放着一本厚厚的绘画本。

  上面花花绿绿的,两具身体交缠在一起,依稀能看出是两个男生。这是冉之一劳动了一整节课的结果。

  微微叹了口气,冉之一看着面前的画不禁感叹一声磕cp使人疯狂,一整节晚自习的时间就这么搭上去了。

  不过虽然说她画了一整节课,但其实也没画几页。

  除了她绘画速度有点慢之外,还有一个原因是她磕也是最近才开始磕的,之前压根没咋注意江明宇和许湛有什么互动,所以现在素材有限。

  冉之一随意地抓了一把刘海,正忧愁着怎么积累素材,结果素材自己就跑过来了。

  行走的素材江明宇同学迈着两条腿哒哒哒地就跑了过来。

  “湛哥,湛哥。”

  许湛从桌子上抬起头,刚从睡梦中回到现实,眼神还有些许的迷茫,“怎么了?”

  啊啊啊啊啊!

  冉之一心里的土拨鼠又在无声的尖叫着。

  她猜的果然没有错,许湛这迷糊的小表情,一定是个受!

  黑郁的眼珠骨碌碌地转了一圈,冉之一根据她看了众多小说总结出来的经验,接下来的剧情发展应该是……

  江明宇紧盯着许湛扬起的脸,漂亮的桃花眼里带着刚睡醒的水汽,眼角下方的那颗褐色的泪痣如水珠一般,为那种清俊的脸整添了几分魅惑。

  纯净又魅惑,两种截然不同的气质在许湛身上却融合地恰到好处,不仅不突兀,反而好像本该如此一样。

  许湛的嘴唇很薄,唇形是那种看起来就很好接吻的类型,唇瓣偏粉,此刻正无意识地微张着,依稀还能看到莹白的贝齿和粉嫩的舌头……

  性感的喉结上下一滚动,江明宇似终于忍不住一般,白皙的食指挑起许湛的精巧的下颚,趁着许湛还没反应过来猛然一弯腰,将那张清朗俊秀的脸压了下去。

  “丫头,想什么呢?脸这么红?不会是发烧了吧?”

  许湛狐疑地看着面色酡红的冉之一,伸手在她出神的双眼前晃了晃。

  “啊?哦,没事,我没事。”

  冉之一猛然从自己的脑补中回神过来,顶着两个当事人疑惑的视线尴尬地摆了摆手,表示自己没什么事。

  许湛听闻上下打量了冉之一一番,依他对冉之一的了解,她这幅样子,怎么看怎么像在心虚。

  “嘿嘿嘿,没事就好。”

  江明宇倒是个心大的,冉之一说啥他就信啥,一听她说没事,立马又将注意力转移到了许湛身上。

  “湛哥,我记得你小时候上过绘画兴趣班是吧?嗯嗯?”

  “有事?”

  许湛将视线移到江明宇身上,左手托腮,右手漫不经心地转着手里的碳素笔。

  “嘿嘿嘿,那啥,就黑板报,节目都报了好几个了,主持人好说,就还剩下黑板报,可咱班没几个会画画的,所以,我就想来问问你能不能……”

  江明宇心虚地对了对手指头,其实不是没有会画画的,而是他们都嫌麻烦,不想干。

  所以他现在就只能来求许湛了。

  虽然说他湛哥平时挺冷酷无情的,但毕竟他俩还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怎么说也算是个“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看在自己的面子上他肯定会同意的。

  顶着江明宇期待的卡姿兰大眼睛,许湛懒散地瞄了他一眼,“不能。”

  江明宇:……

  脸疼。

  看来只能使出我的杀手锏了。

  江明宇面色凶狠地向前一步,伸手就朝许湛的胳膊抓过去……

  许湛轻掀了下眼皮,凉凉地撇着江明宇。

  场面一时僵持不下。

  一直偷偷往旁边瞄的冉之一自然注意到了俩人的情况,紧张地她都不自觉吸了一口气,生怕俩人下一秒就打起来。

  然后……

  “呜哇哇哇哇,湛哥,湛哥哥,我求求你了,你就答应我吧,嘤嘤嘤。”

  江明宇一把抱住许湛的胳膊,鼻涕一把泪一把,哭地撕心裂肺的,一副梨花带雨的模样,任谁看了都忍不住怜爱地摸摸他的头,然后感慨一声“可怜的娃啊。”

  可明显有的人,他注定就不是正常人。

  许湛满脸木然地从桌洞里抽出一张卫生纸,食指隔着卫生纸抵上了江明宇的额头,嫌弃地皱着眉头把江明宇推到了离自己一米远的地方。

  “嘤嘤嘤,湛哥哥~”

  “别撒娇,对我没用,我是不可能同意的。”

  “呜呜呜呜,别这么狠心嘛~湛哥。”

  “噗。”

  冉之一听着这俩人的“打情骂俏”,心里默默兴奋,一个没忍住笑了出来。

  顶着江明宇哭得通红的双眼,跟个可怜兮兮的小兔子似的,冉之一突如其来的内心愧疚了一下。

  不自然地嗫嚅了两声,冉之一试探性地开口道:“要不然,我试试?”

  “嗯?”

  江小兔子可怜兮兮地抽抽鼻涕,一时间没太明白冉之一话里的意思。

  冉之一耐心地补充道:“我是说黑板报,我可以画。”

  “真的嘛?”

  江明宇瞪大着红肿的双眼,下意识地就想伸手去抓冉之一的胳膊。

  中途被许湛“手不想要你就摸”的狠厉眼神一扫,江明宇怂怂地将刚伸出的指尖收了回来。

  “真的,我懂一点绘画。”

  冉之一补充道。

  “好好好,一一同学黑板报就交给你了,不过时间太短,你一个人估计工作量很大,我等会再给你找个助手。”

  “好。”

  冉之一冲江明宇略微一点头,心里却不甚在意这件事。

  江明宇开心地一踮脚,正以为这事结束要蹦蹦跳跳地跑回原位置时,信誓旦旦坚决不同意的许湛同学拉住了他。

  “咳,你觉得那个助手,我怎么样?”

  江明宇:???

  他刚刚没记错的话某人明明说的绝对不可能。

  贱贱地一勾唇,江明宇满脸不怀好意。

  生活不止,打脸不息。

  看来脸疼的不止我一个人噢~

  不过当然心里这么想,面上他是坚决不敢透露半分的。

  “嘿嘿嘿,我觉得合适,太合适了,简直就是为你量身定做的。”

  江明宇不亏是“一中变脸怪”,刚刚还贱兮兮的表情瞬间切换成了满脸虔诚。

  “我也这么觉得,行了,你走吧。”

  许湛压住嘴角不自觉上扬的弧度,漫不经心地冲江明宇摆摆手。

  呵,男人。

  过河拆桥,卸磨杀驴。

  呸,我才不是驴。

  江明宇暗地里剧烈地声讨了许湛一番,面上谄媚地冲许湛拜拜手。

  “嘿嘿嘿,湛哥,再见。”

  ……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时间就是那么一个神奇的东西,无论外界怎样,它始终有着自己的运行方式,也注定总有流逝的那一刻。

  最后一声下课铃的打响,宣告了今天一天辛劳学习的结束。

  冉之一放下了轻轻甩了甩酸胀的右手,将谈碳素笔放进了铅笔袋里。

  按照平时来说,冉之一放学之后普遍还会再写一会作业再离开。

  但她今天晚自习的时候跟许湛商量了一下,有前后两块黑板,如果光靠明天一天,那完成是能完成,但完成地会很粗糙,精细的东西就没时间完善了。

  所以最后她俩一致同意今晚放学就立马开始行动起来。

  因着冉之一的字体是偏端正小巧的小楷,虽然很清秀好看,但放在整块黑板上不免就有些不合适。

  而许湛的字笔锋凌厉,笔风大气飒然,写在作业本上可能有些凌乱,但放在黑板上那绝对是能完全将字体的优点全都展示出来。

  所以最终敲定许湛负责主要内容“元旦快乐!”这几个字,而冉之一负责在边边角角画一些装饰品,进行精致化。

  教室里一共有六盏灯泡,前面三盏,后面三盏,由两个开关控制。

  此刻教室前方是一片黯然,只开着后面三盏。

  暖色系的灯光柔和地洒在教室里,和晚自习时令人头晕目眩不同,此刻的灯光明明没什么变化,但就是莫名地多了一丝朦胧的暧昧。

  苍白的粉笔摩挲着黑板,稀碎的沙沙声回荡在空空如也的教室,每一下都引得人心头一跳。

  冉之一向来是个做事专注的人,只要开始,便会投入百分百的注意力。

  白皙的指尖轻握着同样白的粉笔,但两者的白却有着天差地别,一眼就能让人看出不同。

  冉之一指尖的白皙是娇嫩的白,白中透着丝丝的粉,充满了生机和元气。

  而她手中掐着的半截粉笔则是苍白,没有丝毫灵魂和活力,死气沉沉的白。

  漂亮的杏仁眼一眨不眨地盯着面前的黑板,神情十分专注,水润的唇瓣微抿,看起来完全沉浸在手中的动作中。

  这是专注的人,三心二意的当然也有。

  许湛握着粉笔画一笔,眼神就往旁边瞄一眼。

  班里人早已经走没影了。

  现在就只有他和之之两个人。

  这孤男寡女,干柴烈火的。

  咳咳。

  许湛强忍着越发越散的思维,努力将自己的注意力集中在面前的“旦”字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