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时空穿梭 潘安你是人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42

潘安你是人吗 了一傲 2211 2018.11.10 02:52

  “啊……!”悬崖下一串叫声,顾千羽闭眼做好了死的准备。

  闭着眼一直下坠,时不时菊花一紧,感觉差不多要砸死了,可连着紧了几次菊花都还没砸到地面。

  耳边的风声伴着海浪声,他睁眼一瞧,下方是一片汪洋,海浪拍打着峭壁,掀起的浪足有十几层楼高,海面上惊涛骇浪、波涛汹涌,几近咆哮般翻滚着。

  “扑通”一声,“啊”声消失……

  顾千羽再次醒来时已经躺着柔软的草榻上,草榻的边上还放着个绿色的箱子。屋外歌声鼓声热闹得很,他起身走出茅草屋,外面已经星辰抖起,一群奇装异服的男男女女正围着篝火热舞,边上还站着一排排士兵打扮的人耸立不动看着人们跳舞。

  一阵清风吹来,顾千羽感觉下半身一阵清凉,低头一看,自己也穿着这怪异的服饰,连衣裙式的衣服,扣子还是用布扣做的,衣服里面光溜溜的啥也没穿,好在衣服的面料上好,穿着很舒适。

  顾千羽正想走近篝火边上的人群里打听打听怎么回事!身后响起了姑娘叫他的声音,他转过身吓了一跳。

  不远处站着一个满头骨头饰物的女孩,脸涂的黝黑黝黑的,月光下只看到她露着一排牙齿。

  “你在叫我?”他指着自己问道。

  姑娘瞪大着眼睛看着顾千羽一阵“咿咿呀呀!”

  顾千羽尽力的去猜她想表达的意思,只见姑娘拍着自己的胸口道:“阿布!阿布!”

  “哦!你是说你叫阿布。”顾千羽学着姑娘的发言。姑娘听了笑了下指着他。

  顾千羽知道姑娘是问题叫什么?他也学着姑娘指着自己道:“我叫顾千羽,如果不好叫,你就直接叫我阿羽。”

  “阿羽!阿布!”姑娘笑嘻嘻的念叨着名字,她的另一只手拿出了一粒丸子递到顾千羽的嘴边,顾千羽没明白姑娘的用意,用手指了自己的嘴巴道:“是要我吃下去吗?”

  姑娘立马点着头,顾千羽有点好奇,这颗金黄色的东西是啥玩意儿?为什么要我吃?她的样子好像并没有恶意的样子!如果要害我,这里的人就不会救我了。

  他也不再多想了,拿起她手中的丸子丢进了嘴里。刚吞人口中,一股直冲脑门的清凉,大脑瞬间感觉被洗了一遍一样,一股凉气过脑一圈后长长的从鼻孔里钻了出来!

  “喂!听得懂我说的话了吗?”阿布期待的看着顾千羽。

  “怎么回事?怎么听着和我的语言一样?”

  “嘿嘿,是刚刚的通言丹的作用,现在你可以和任何有生命的物种交流了,只要这物种是这里的,能发出声,就能交流了。”

  “阿布姑娘,你是耍我吧?哪有这么神奇的东西。”顾千羽不相信有这种东西,他觉得阿布在故弄玄虚,看她俏皮的样子,肯定是故意作弄自己。

  “你不信啊?可以找只动物试试啊!而且我不叫阿布,你刚刚没吃通言丹听到的是阿布,其实我叫哈娜儿朵卟,云彩赐福的意思,我阿爸说我是天上的云彩赐给他的女儿。”

  “哈…娜儿朵卟。”顾千羽叫不上嘴,阿布被逗笑了:“哈哈!哈哈!你就叫我阿布吧!反正部落里大家叫快些也是叫成阿布。”

  顾千羽尴尬的挠了挠头傻笑着,挠着挠着感觉头上好像少了什么东西?对了,是头上的卷毛咻没了!

  “阿布,你救我时有没看到一只毛茸茸的小动物,这么大个。”顾千羽着急得边说边举着拳头形容卷毛咻的个头。

  “唰唰唰”一根v形物体在空中盘旋的声音,“嘭”的一声击中了他的脑门,瞬间瘫软在地,口吐泡沫。

  他晕在地上的瞬间,隐约听到阿布在解释他不是要打人,而是在比划大小……,还没听阿布说完,他彻底昏死过去。

  当他再次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睁开眼时一个满脸皱纹的老者正在看他敲伤的地方,老者黑脸上纹满了密密麻麻看不懂的图腾,她裂开一颗牙都没的嘴说道:“首领,这药可以治愈伤口,只是需要一个晚上的时间愈合,有人受伤可以先用了,后续我再添点加速的药材,可使药效加快些。”

  顾千羽先是被这张脸吓了一跳,听老者说完,知道自己被当试验品了,好在她成功了。

  “少年,昨晚米尔以为你要伤害我女儿,所以才误伤了你,我向你表示歉意。

  我听女儿阿布说她是在隔绝涯的沙滩上救了你的,你怎么会在海里,敢问你从何处来的?”首领一脸慈祥的问道。

  “隔绝涯?我从悬崖掉下来的!掉下之前我应该在涯的另一边。”

  屋里一片议论声。首领举手示意大家安静:“那你可见过悬崖那边的情景?”

  “有啊!”顾千羽说出了他那晚的遭遇,只是没把航母说出来,他怕这些人和他一样接受不了。

  屋里炸开了,昨晚打他的米尔站了起来怒道:“你们别听他乱说,只有我阿爸能去的了那边,而且那边和这边一样,没他说的那样!”

  那个给顾千羽疗伤的老者指着米尔道:“你阿爸至今都没告诉各部落他是怎么上去的!那悬崖除了飞别无他法,你阿爸会飞吗?”

  米尔被老者问住了,人们的议论又改到米尔父亲那了,米尔听着质疑的议论声吼道:“我说只有他就是只有他,你们再瞎议论,小心他灭了你们部族。”

  屋里瞬间安静了下来,只见阿布叉着腰上前指着米尔道:“你不要老拿你阿爸压我们,占着你阿爸是统领就可以不讲理了吗?现在这个人也是从隔绝涯来的,他来时我听不懂他说话,就和我们听不出隔绝涯那边野兽的叫声一样,这里的动物叫声我们都能听出它们的语言,只有外来的生物需吃伊斯巫医的通言丹,这说明隔绝涯那边都是外来生物。”

  米尔被阿布凶了一下立马收敛起来,嬉皮笑脸的跟阿布陪着笑脸,不再说话,在场的老者都认同的点着头。

  首领本想拦着阿布,见米尔服服帖帖的样子也就不了了之了。

  阿布说完米尔转头叫顾千羽继续,顾千羽瞄到米尔正瞪着他,心想这事貌似不大简单,还是小心为妙:“首领,我也可能是摔坏脑袋了,我看我得多休息段时间,刚刚那些我可能是梦里见过的,啊哟!头好晕。”说着顾千羽假装很晕的样子斜靠在椅子上。

  首领也不想顾千羽再说下去,他见顾千羽机灵的装晕,他也顺驴下坡散了屋里的人,叫阿布送他回草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