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山红奇缘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6 梅大

山红奇缘 算法导论 1909 2021.09.08 11:25

  和白脸汉子前后脚,老彪出的了茶馆,叫住在楼下晃悠的小铁。

  “叔,公子怎么说?”年轻小铁一身干练,背负一把剑,问道,“还跟着吗?”

  “不用,你到附近问问,买些公子爱吃的绿豆红枣糕送到客店。”

  “这墨姑娘也不知从哪里来的,半年就把公子迷得团团转,好好的主家三少爷不当,出来干这苦差事。”小铁边说边叹气。

  “休要多言,公子自有打算。”老彪虽也困惑,却更相信山红,“我是看着公子长大的,他吃过的亏一只手就能数过来!”说着拍了拍少年的肩膀,“公子的心思用不着我们瞎猜,你去吧。”

  少年与老彪,分头行事。

  上午在布行过得很快,告知店家送到同福客栈,随后,山红和小胖手在天香楼吃了一顿免费的午饭。顺带,给开店的老掌柜一个大惊喜。

  原是他早先在主家当账房先生,正是三公子接手产业后,胡家才在各路市场上开疆拓土,高歌猛进,结果到处缺人,这个掌柜才落到他头上。

  感激和钦佩之词自不必说,至于苦苦挽留公子住宿,山红只有一句,“太麻烦了。”

  午后慢慢悠悠,两人回到客店,照旧呼呼大睡,醒来已经是傍晚。

  吩咐梅大找的裁缝早来了,三人一直喝茶吃点心,说着闲话,忽然一听要见三公子了,倒像小媳妇见公婆开始忐忑起来了。

  “跟我上楼去吧。”小铁一边领着几位裁缝上楼,一手提着装有糕点的食盒,来到门前。

  笃、笃、笃几声敲门后,进入室内。放下糕点,提着茶壶转身要走,忽然被身后的小胖手叫住,“我去吧,小红有事问你。”

  几位裁缝听到小红这个称呼,都有几分异样,因为那小伙子确实又回来了,可房间里并没有使唤丫鬟,莫非……

  “小铁,那梅大呢?”

  “哦,梅大去查路口去了。”不等小铁回答,一个头发花白的裁缝回话道,“梅家庄的几条大路都是他带人守着。”

  小铁被抢了话,有点不舒服,遂问道,“好好的大路不让人走,却守路口做什么?”

  “小兄弟可知为什么周遭都是流寇横行,唯独梅家庄却能太平?”那老人继续说道,“正是仰仗梅大把流寇挡在村外,这可是份大功德呀。”

  “那他怎么还抢我家公子的马车?”小铁不服气道,“就是贪心!”

  另一位瘦高的裁缝站出来,笑道,“小兄弟恼他,却是不知他的往事。”

  “是呀!”另外两位也附和道,“梅大也是个可怜孩子!”

  “说来听听。”山红一边说,一边示意小铁按住自己的急脾气,吩咐道,“几位坐下慢慢说。”

  “当年,他爹成福还在的时候,那孩子上过几年学,后来成福砍柴时被大虫吃了,那年梅大刚十岁。”花白头发的继续说道,“那丧事还是我和几个邻居凑钱给办的。”

  “后来这孩子争气,肯出力气。”瘦高老者接过话头,“在河渡口卸货攒钱也娶了媳妇,那媳妇还是我外侄女呢。”

  山红暗笑,让他去找几个好裁缝来,他倒精明,跟自己沾亲带故的都叫上了。

  正想着,小胖手提着一壶热茶进来了,兴奋的说道,“小红,你尝尝,真是山泉水。”

  几个老家伙立刻不自在起来,仿佛是听了什么不该听的,全都沉默下来。至于小铁更是自觉,默默退了出去,说起来他要比公子更不好意思。

  咳咳,山红取出五个倒扣的杯子来放到桌上,墨玉自然的在他右侧坐下,提起茶壶,倒上了茶。

  “正主来了,还请各位老先生为玉儿测个身量,好做衣服。”山红说道,“玉儿也讲讲自己喜欢的样式和花色。”

  “是是是,小姐方便站起来,很快就好。”三人分工明确,有量的、有往纸上写写画画的、还有拿现成花样让墨玉挑选的。

  一番功夫后,皆大欢喜,三人正要回身退出,往楼下取了布匹就走。

  却听身后叫道,“诸位忙了一阵,这烫手的茶也退了热,还是喝口茶再走。”

  墨玉也笑着说道,“这茶在别处可不容易得。”

  于是,三位复又坐下,各自捏起茶杯来,抿了一口,纷纷点头称是。

  见此情态,山红说道,“这茶叶我倒是还有不少,可以送与诸位一些,不过那故事可才刚讲了一半呀!”

  “什么故事?我也要听。”墨玉好奇地问。

  “是梅大那孩子,说来后面的事也颇为离奇。”瘦高的长者感慨道,“他成了亲,好日子刚有一年,老娘就得了怪病,大把的钱也治不好。”

  叹气带得茶水直发皱,接着颇为担忧地说道,“这孩子没办法,脑子一热竟然跑到典史家里去偷钱,被人逮了个正着。”

  另一人接过话头,继续说道,“好在老典史大人有大量,还看中了梅大的胆气和孝心,给他封了个什么头头,又特地给找了大夫。”

  “那他娘治好了吗?”墨玉忍不住问道。

  “怪就怪在这里,大夫也是回天乏术,叫我们把棺材都备好。”老人眉头皱起,说道,“谁知,龙王庙会那天,病忽然好了。偏偏也是那天,他那可怜的小媳妇丢了。”

  “后来,梅家庄任凭我们找,也没能找回我那外侄女。”瘦高老人忽然像被捏住了心,哽咽地说。

  “从那以后,梅大才变了性子,开始喝酒、赌钱,但我们几个老家伙都知道,他骨子里是个好孩子!”

  三人都点头,感慨世事难料。

  ……

  站在窗边,远见三人出了街口,同墨玉复又坐下喝茶,却见一位红衣女子从北墙缓缓走出。

举报

作者感言

算法导论

算法导论

从这里离开,剧情通过了检票口,并登上了高铁……

2021-09-08 11:25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