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山红奇缘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4 修仙

山红奇缘 算法导论 1786 2021.09.16 11:25

  “公子对修行的理解,在老朽看来倒是新鲜。”龟丞相颇有兴致地和山红说起‘如何修行’这个话题,不过态度上却是以老人俯瞰小孩子摔跤的状态,颇有指点意味地问道,“不知胡公子如何理解人生之路?”

  “做该做的事。”

  “哦,”龟丞相捋了捋自己那附庸风雅的白胡子,笑着问道,“那什么是该做的事,什么又不该做呢?”

  山红把玩着手里的一把扇子,好奇地向四周看去,随口说道,“事无定数,但行直心。”

  老龟方才知道眼前人就是名动天下的胡三公子,一时间有了考问他才学的心思,看向少年继续发问,“那敢问……何谓‘直心’呢?”

  山红把手里的扇子摇了摇,随即向下一打,展开道,“需不带一点私心,还他一个本来面目。”

  “但不知公子口中的‘本来面目’究竟是何物?”龟丞相不想被他轻易地糊弄过去,摇头说道,“小友莫和我老人家讲究词句,更直白些也无妨。”

  “厌恶就是厌恶,喜好就是喜好……不去作伪作假,大概如此。”

  “那想来公子是从不欺骗喽?”

  “何出此言?”山红把扇子放在桌子上,认真了些。

  “欺骗,说来人人都厌恶,可如今世道,谁不是在自欺欺人呢?”

  老龟长叹了口气,继续说道,“皇帝明知贪腐横行,为了自己的位子,视而不见……官员明知百姓遭难,为了自己的位子,收粮要钱……商人明知价不符实,为了自己的买卖,不顾道义……可见自欺者如恒河之沙,数不胜数啊!”

  言外之意,天下都是污浊之水,你,山红公子,又是‘天下皆知’的大商人,如何自证清白?想必也是表面一套、背后一套的自欺之人罢了。

  山红想了想说道,“不知老先生认为会有全是贤人志士的天下吗?”

  “难呐!老身我也活了千年,即便是盛世如大唐天朝,也从不曾见过那般情景。”

  “全为小人横行呢?”

  老人忽然明白了山红的话,摇了摇头说,“自然也不会。”

  到此,两人颇为默契的都不再问,只又说起些长久岁月里的奇遇作闲谈罢了。

  ……

  云星,传言是有三十三重天的……那里住着一些凡人口中的神仙,只是‘这些’神仙也会消亡,终有老死的一天,所以他们会往更高的境界攀升,盼望脱离生死苦海。

  老龟也是道听途说地讲着,看起来心情不错。

  墨玉曾说过,如此修仙,总被恐惧笼罩着,心不得正……害怕被消磨这一生的回忆,害怕积攒的种种化为乌有,害怕一切又要从头懵懵懂懂……

  所以,他们永远也不会真正脱离生死苦海,所谓修仙,不过是拿外物的生命强行嫁接到自己身上罢了……

  何止是凡人,山红心道:‘不去自我欺骗’,即使是那高高在上的神仙也难做到,多少又是整天拿着修仙的名头来掩盖心中的恐惧呢!

  其实,早在墨玉未转世前,曾经托梦于山红……那个梦很长,讲了许许多多,千般繁杂……即使沉浸其中,记下的也是十不存一……

  如今心有所感,也慢慢想起了一些——墨玉眼中的道。

  头上这个,虽然叫做三十三重天,但和天道无关。

  不过是一群好事者自娱自乐搭建的体制罢了,目的……换个法子压迫底层的‘神’,收取上位者该有的利益……

  那时的墨玉言语间自是潇洒从容,侃侃而谈。

  “高高在上的不会是道,道在脚下,人却看不到……自然也没有人相信,道就这么简单……但切不可因为容易得到,而心生轻慢之意……”

  山红没有忘记那场梦,只是他无法主动去想,去刻意问询,而是只能听任梦来找他。

  玉儿曾经到达了什么境界,无从得知,想来只有等她完全长大吧……说来,那场梦里的玉儿是他和如今的她,真正的明师……

  一段又一段讲诉,像一池恰如其分的莲花,次第开放。山红慢慢进入一种奇妙的悟道状态,周身散发一种玄妙的道韵。

  老龟惊诧之余,不再言语,只是静静看着,满心疑惑,心说:自己胡乱谈及的一些修仙杂谈,竟有如此功效?

  那梦对山红又一次揭开了自己的面纱:

  有人想成为规则的奴隶,成为规则本身,成为道的一部分,殊不知成为道的一部分,首先要化作轮回……当你不惧轮回,你就是轮回本身……规则一无所有,冷冰冰的……人拥有意识,但这条路却让人放弃意识……

  谁有放下的勇气呢?

  当人手里紧紧攥着一样东西,他以为那是他的,但手一打开,还是空空的……人从来就只有握紧手的能力罢了……

  吃紧人生,珍惜缘法……该消散时便消散,当真正放下了生死,才能面对生死,才能向死而生……

  阴阳在消长间的‘动荡’与‘安静’,蕴藏着真正的道。

  听到这里,山红不自觉的在口边念出一句:

  常应常静,常清静矣。

  随即他笑了起来,爽快的笑着,自在的笑着……下一刻,又落下泪来……

  原是玉儿留下那个梦,是怕错过,是因为‘放不下’,最后未成大道……

  连带山红自己的生死之忧也变薄了些,云里漏出些阳光来,明亮多了。

  接着闭上眼,又沉浸在悟道之中。

  当下,只有龟丞相一头雾水。

举报

作者感言

算法导论

算法导论

春兰杯,唐长老输了。人只能尽力去握紧,但未必会有什么留下。就像这段故事,不知道为什么存在,但好像它就该存在,而与我无关。

2021-09-16 11:25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