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山红奇缘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0 教导

山红奇缘 算法导论 2395 2021.09.12 11:25

  典使府,地下密室。

  房间四角各放置有一盏油灯,火苗硕大。房顶正中悬挂有一条胳膊粗细的铁链,下方坠有一个铜球,水缸般大小,离地三米来高。

  此刻,一只洁净的白色猛虎正在屋子中央,一边盘着步子,一边抬头盯着那圆球。

  吼,伴着一声咆哮,但见那白虎后退几步,猛地弹射跃起,一只虎掌实打实的印在那铜球上,虎躯稳稳落下,复又在下方盘旋着步子。

  忽听得吱呀一声,一位国字脸的中年男人推门进来,把手里的一把纸伞收了,竖在门口。

  那老虎闻听,回头瞥了一眼,有些闷闷地走开,往靠近正位的一条毯子上走去,打了个哈欠,抖了抖鬃毛,复又趴下闭目养神。

  “怎么,见到老哥就这么没兴致!”国字脸的深蓝锦衣上似乎绣着官家的花纹,他径直走向坐北朝南的主位,说道,“那几株星……”

  不等中年继续,白虎闭着眼,平静地说道,“我知道,三叔同我说了,后山你栽的星阳草被盗了。”

  “没事,哥再给你找其他化形的仙草就是了。”中年放慢语气说道,“你放心,不过再多费些钱财,等些时日罢了。”

  “哥,我用不着你给我准备什么仙草,靠我自己也能化形!”那老虎猛地站起来,往上方又是一个飞扑,‘咣’地一掌打在铜球上,惊得后者乱颤不已。

  “好小子,有志气!”男人也兴奋地从座位上站起来,忍不住拍手道,“这才是我虎弟该有的气魄!”

  “只是也不该轻易放过那个小贼!”老虎回到男人身边问道,“是何人偷的?我问三叔他不肯说。”

  “哈哈,不怪三叔不说,是他带人在后山看守,可还没反应过来就被那贼用一道白光打晕了。”中年复又坐下,看向白虎说道,“他哪里是不说,是压根什么也不知道就昏过去了。”

  “啊?是这样。”

  “好在那贼人并没有下死手,留了你三叔一命,至于丢了些身外之物倒是无妨。”

  笃,笃,笃,门外响起叩门声,“老爷,赵吉回来了。”

  “哥,那我先退出去了。”老虎转身欲往小门去。

  “留下来听听也无妨,”中年对门外大声说道,“让赵吉进来回话。”

  密室之外,天空中的雨越发大了,雷声轰隆,这里也能听到地上密集的雨声。

  “管家好久不见!”白虎开口说道,“上次你欠我的一顿酒呢?”

  “二当家说笑了,您要什么好酒尽管开口,我哪有不照办之理。”黑布衣衫的老管家回道,接着退在一旁,闭目养神。

  上面,一人一虎则看向赵吉,只见他单膝跪地,有些颤抖。

  “怎么?害怕了?起来回话。”

  “不是,我赵吉自打做大人的死士起,早把脑袋系在肩膀上了,不过初次见到二当家,心中有些惊讶。”说着就稳住了心神,抬头,站起身来回道,“大人要我跟着那胡三公子,如今已有些发现。”

  “说来听听。”国字脸的老妖那一双浓密的眉毛颇为欣赏地舒展开来。

  “那胡公子先是在梅府前的闭月茶馆呆了片刻,后又往天香阁去吃过午饭,傍晚请裁缝做了一些女人穿的衣服。”

  赵吉说完等大人问话,而粘在身上的雨珠忙乘现在的机会往下滑,终于滴落在地上,显现出一个个小圆片。

  “天香阁?裁缝?”中年人低声喃喃道。

  “回老爷,天香阁是胡家的产业。”山羊胡子的老管家回道,“裁缝是梅大给找的,倒全是和他沾亲的。”

  “哦,竟是如此,这梅大倒是猴精。”主位上又吩咐道,“继续。”

  “晚上他们到了漓江边上赏月,中途一个女子消失了。”赵吉说,“具体说,是突然不见了。”

  “可曾看清那女子的模样?”

  赵吉说道,“回大人,凭我如何去看,也无法看清此人的样貌,只是问了裁缝后,才知是个女子。”

  “估计是什么遮掩真身的法术。”老虎拿爪子拨动了几下胡子,舔了舔手掌,略带轻松地说道,“这个胡公子能名动天下,身后有些高人也是自然。”

  “二当家说的是,之后,从水里冒出两人,把那三公子也带往水中了。”

  中年冷哼一声,说道,“莫非那老龙也想掺和。”

  此刻,管家忽然想起了什么,上前说道,“上次冒犯大人的那个女刺客,等追到梅家大院前,便不见了踪影。”

  “是什么人敢刺杀大哥?”

  “无妨,一只道行不深的兔精,她挨了我一掌,即便逃了,也命不久矣。”中年理了理衣袍,正色道,“如今,既然我是典使,自然要承受他的因果。”

  “还有,早上胡公子派人送来了拜帖。”老管家继续说道,“而且,他手下的侍卫正在黑市上调查放贷的情况,可能会对老爷不利。”

  “拿官家的税钱放贷,你自然要更加小心些。”那典使往前走了几步,又回到主位坐下,说道,“先不要和胡三的人冲突,他胡家想把产业做大,在梅家庄就离不开我官家的保护伞,先静观其变。”

  那管家低声称是,退在一旁。

  “什么狗屁侍卫,我这就去把他吃了。”白虎不以为意地说,“哥哥何必如此胆怯。”

  “又在胡说了,灵智未开时吃人是为了饱腹,尚且无妨。如今你灵智已开,且不可同往日一般,不顾及因果。”中年忽然严厉地问道,“你可知道这典使是如何死的?”

  “不就是被哥哥一口咬死的。”白虎心中不服,暗道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你错了,此人是自取灭亡。”

  中年男人从主位上走下,在灯下显出那身紫色的官服来,说道,“天道讲究阴阳平衡,这典使之前德性丧尽,德不配位,自是天诛地灭,即使没有我,也会有旁的天灾让他殒命。”

  说罢走到白虎身旁,问道,“你可知我为何要让梅大阻挡流寇进入?”

  “不知。”

  “之所以如此,自然是这身官服承载的因果。世上一份得到,必有一份失去。你我既然进入了新的环境,享有新的利益,就要遵守其中的规则,切不可意气用事。”

  白虎张口想要争辩,又不知说些什么,如此再三,气道,“那如今贪官多而好官少,我只去吃些贪官好了。”

  “唉,你只见有官贪财,却不见他们在治理上的过人能力,后者可保一方繁荣。”那典使遂感慨道,“阴中有阳,此消彼长,只有等他阳尽阴极、穷途末路,方可替天行道,你要觉察此中微妙,还需加倍修行才是!”

  白虎不语,低下头来。

  管家原本是个狼妖,此刻听了,心中也有几分明悟。

  至于赵吉更是暗暗叹服。

  要老虎不吃人,此事说来简单,但真要克制妖兽嗜血的天性,需要的意志力之大,非常人所能想象。而对于什么贪官论,他却不在意。

  “赵吉,你留意一下梅大,再派人去盯着河岸。”赵吉称是,揣着糊涂退了出去。

  等他踩着地上的水坑走出去老远,才发现雨已经停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