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巫山梦华录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五章:新仇旧恨

巫山梦华录 彳墨 2634 2019.04.16 00:16

  初夏的天,开始下雨。

  公孙树背着降龙剑,站在山脚仰望着墨言阁。山上的台阶站着一袭黑色的身影,雨水打湿了公孙树的眼睛。

  早有一小众师弟哗啦啦地下来迎接他。

  独孤信的眼睛布满血丝,他苍白的右手握着一个黑色的锦囊,看见公孙树到来,将黑色的锦囊递给了他。

  “这是前段时间收到的委托,寻找那副画。”

  公孙树打开锦囊,只见里面写道:

  兹委托墨言阁,替吾寻《巫山》,得之,释放信之父,且重金十万两为酬;如若不然,信之父尸横于市,墨言阁不复人间。

  “师兄,我答应你。”公孙树将锦囊还回独孤信道。

  “其实,你也可以不答应。”独孤信的语气甚是疲倦,“他昨晚就已经...........”

  “他!?锦囊里不是说.......”

  “没错,父亲不是锦囊里的人杀死的,另有其人。”独孤信蓝色的眸子,盯着公孙树道,“是被梵教的人杀死的。”

  公孙树脑海里闪过了前阵子,伊裳说有件重要的事情要出去办,消失了三天才回来,回到寺庙的时候满身是血,昏迷了一天一夜。

  “那今日师兄找我来,”公孙树看了一眼锦囊道,“难道不是因为这委托?”

  “还是这个委托。”孤独信转过身道,“我已经打听好了,《巫山》就藏在玉龙山庄花少主那里。”

  “花落?”

  花,桃花落了一地。一袭白衣的美人悠闲地半卧在醉花亭里,她刚喝了杯桃花酿,正在打折囤。

  有枯枝被踩断的声音。

  然后是越来越多的枯枝,枯叶被踩在湿润的泥土的声音。

  “来人真是鲁莽!”美人睁眼怒视,却转眼间,怒视变成了惊讶。

  惊讶的还有公孙树。

  王府一别,短短一个月,他曾经的花落师姐已然从里到外的变了模样,画着浓妆,全身充满了杀气。

  “你们若是来赏花的,已经晚了,花早已凋谢了。”花落悠闲地从卧榻上起来。

  “花谷主,我两今日来,是要讨一件东西的。”独孤信开门见山。

  “东西,你们墨言阁丢了什么东西要来我这里找吗。”花落绕着独孤信走了一圈挑眉道。

  “东西是我父亲留下来的。”公孙树实在不忍直视花落如今的模样,干脆转过身道,“《巫山》是那晚你在王府的密室里偷走的吧”

  花落闻言不怒,反而不紧不慢地挑衅道,“《巫山》画是我拿的又怎么样,有本事你们从我这里抢走啊。”说完,玉龙剑脱鞘而出直奔公孙树心门。

  五寸,四寸,三寸...........剑眼看着就要刺破衣服插入心脏,公孙树突然身子一晃剑擦着他的衣服飞了过去。

  “公孙树,没有想到你服下的赤焰丹,竟然让你因祸得福提升了如此大的功力,看来不使出全力,我的玉龙剑就喝不到你的血。”花落厉声道。

  “花谷主,别忘了还有我独孤信。”独孤信在一旁冷冷地道。

  “师兄,就让我自己来了解和花谷主的一段恩怨。”公孙树终于拔出了降龙剑。

  “师弟,你的事情向来都是我的事情啊。”独孤信阴阳怪气的语气,让公孙树起一身鸡皮疙瘩。但是他没有时间思考了,花落的玉龙剑已经幻化成一条巨大的白色龙排山倒海向他砸过来,他发动全身内力将剑气集于剑身,黑色的巨龙闪着红色的眼睛,腾空而起,呼啸着朝着花落而去,花落突然把剑扔在了地上,张开双手,微笑着看着公孙树。这样温柔平淡的眼神是他儿时认识的花落师姐........

  恍惚间,公孙树觉得自己做错了太多太多。

  “不,师姐,闪开。”一切来不及了,黑色的巨龙的剑气直中花落的身体,她白色纤瘦的身影,被巨大的力量抛在了空中,公孙树狂奔着要去接着这个纤瘦的身体,但是白影还是从他的指尖滑过摔在了地上。

  公孙树颤抖着双手,抱起嘴角不断冒出鲜血的花落,脑子一片空白。

  “师姐,为什么,为什么不闪开。”

  花落纤细苍白的手指抚摸着公孙树的脸道,“我躲开了,你就拿不到《巫山》画了。”说完这句话,苍白的手指徒然落下。一卷画轴从花落的衣袖里滑了出来。公孙树攥着画站了起来,他望着花落微微蹙眉的苍白的脸道,“你不是要这个画吗,拿走吧。”

  独孤信血红的眼睛愈加发亮,他伸出了右手,抓住了画,突然一枚银针刺中了他的身体,他被定在了原地。

  公孙树小心地把花落放在了干净的地面,转过身看着瞪大眼睛的独孤信道,“师兄,没有想到那个人会是你。没错,你父亲的确伙同一伙人灭了我们孙家的昆仑山庄,这么多年我潜伏在墨言阁日夜追查,终于查出了当年那些犯案的真凶。但是大多数的人都已经被你父亲杀死,如果我没有猜错,赵箨是你父亲安插在梵教的一个内奸。但是你父亲千算万算没有算到的是,赵箨爱上了上一任梵教的夫人,所以他企图瓦解梵教的计划就泡汤了。但是赵箨是一个忠诚的坏人,他忠诚你的父亲,可惜他更忠诚自己的内心,这也是为什么伊裳还活着的主要原因:他不可能去杀害自己挚爱女人的女儿。你父亲一步步结网,把风藏、眉山、澤同的掌门引去奘净之北一一伤害,他没有想到的是,我们和花落师姐活了下来,他更没有想到的是,他一向以为有妇人之二的儿子其实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亲手杀害了自己的父亲。”

  “哈哈,简直是一派胡言。”独孤信冷冷地笑道。

  “一派胡言!?”公孙树仰天大笑道,“哈哈,李王爷既然都来了,为何还不见身。”

  “咳咳,公孙少侠果然厉害啊!”李王爷摇着扇子大摇大摆地走了出来,他的身后跟着几十名黑色衣服背着长剑的男子。

  “谁可以请得动皇帝陛下下旨抓了独孤行,我想来想去,只有陛下最最信任的弟弟李王爷您了。但是您是官场里的人,不至于出来和我们这些整天在江湖里打打杀杀的人闹腾,能够让你这么做的原因,肯定是这件事情有利可图。”公孙树走到了李王爷身边,举起了画轴道,“那就是这副传说中《巫山》画里的秘密,这个秘密里的诱惑让你动心了。而谁能够告诉你这些事情呢,当然是同样是京城贵族出身的孤独信。”

  “哈哈,好你个公孙树,不愧是独孤行欣赏又惧怕的后生,果然厉害。但是又有什么用呢,不能够为我所用的人,都只有死路一条。”李王爷挥了挥扇子,几十个剑客短时把公孙树围了个里三层外三层。

  “把《巫山》交出来,放你一条生路。”李王爷躲在剑客群里大声地道。

  “你要是敢这么做,那么我就奉陪到底。”公孙树举起降龙剑朝向了自己,李王爷以为公孙树要自尽赶紧道,“公孙贤弟,何必呢,把画交出来,活着不挺好的吗。”

  “李王爷,你错了。”公孙树黑色的眸子逐渐变红,降龙剑的刀刃划破了他的皮肤,鲜红的血液被黑色的剑吸收,炫黑的剑体顿时变成了血红色的剑身。

  “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公孙树全身散发着血红的光芒,红色的眼睛瞪着李王爷,李王爷吓得扇子掉到了地上,结巴地道,“赶紧给我上啊,杀了这个怪物。”

  “轰轰轰,”三声闷雷,瓢泼的大雨倾盆而下。

  左御令秦榠席地而坐望着外面的大雨发呆,过了一会儿,他提起了笔写道:桃花谷又现恶战,死者五十人,李王爷和独孤信也在其中;现场还发现了北焚毁的书画一卷,而传凶手在屠杀完之后跳崖自尽,崖边留有遗书一封。

  遗书:巫山梦华一场,人间炼狱长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