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军旅生涯 在士兵突击中当兵王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 服刑1

在士兵突击中当兵王 青青子衿.1 2072 2019.12.28 23:39

  许韵达真不相信袁朗的话,直到来到一个地方。

  那里并没有什么监狱,更谈不上有警察。但袁朗说,部队服刑和地方不一样,所以根本不要去怀疑。

  许韵达看到的这个地方,倒有点像电视剧中许三多的三连五班,人影基本没有,四周空阔得让你怀疑自己已经被世界遗忘。

  “这就是你未来几年要待的地方,别人在服役,你在服刑,明白了吗?”

  袁朗不像在和一个犯人说话,因为他的嘴角始终挂着微笑,虽然还带着一丝蔑视。

  许韵达这时还在坚持自己的看法,他认为这又是特种部队选人的一个手段。

  直到看见一个人朝自己傻傻地笑。

  “老木,你不寂寞了,我们现在给你带了个伴过来。”

  这个被称老木的,看年纪似乎有四五十岁,耳朵也不大灵便,他对着袁朗高声道:“犯了什么事,扔我这里来了?”

  “这个人不老实,骗服兵役,您对他不用客气!”

  袁朗这么一说,老木顿时睁大了眼:“找死啊,这个也敢骗?”

  “来我这里,不弄死你!”

  老木的话带着三分寒意,许韵达顿时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他再也不觉得袁朗是在考验他了。

  袁朗对着他冷笑一声,拉上车门,竟自去了。

  许韵达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已经被丢在这里了。

  “发什么呆,想死吗?”

  老木不冷不吐出几句话,许韵达并不清楚他什么意思。

  “看见没有,太阳马上下山了,再过一刻钟,这里就会起风,晚上的温度会下降到零下十度以上,想活命该怎样做不明白吗?”

  许韵达无辜地摇头。

  “基本的野外求生技能没有?”老木很是疑惑地望着他。许韵达还是摇头。

  “那你来这干吗,我不会替你收尸,明白吗!”

  老木神情间绝无半分玩笑的味道,许韵达开始慌乱了。

  良久,老木才扔给他一个打火机。

  “先扎个棚子,扎哪自己选,割些稻草做个窝。”

  许韵达这才发现,到处是密集的稻草,没有这个打火机,还真不容易清理出一个场地。

  好在以前服役时有过军事演习,扎过帐篷。他知道要选在干燥的高地背阳的地段,清理干净杂草后还挖了条沟,看见老木那里有石灰,还偷偷弄了点过来,隔绝虫蛇的路,然后去弄了点细草铺下,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他想去老木那里弄床被子,但找了半天也没发现一个完整的被子。

  “喂,这里连被子也没有吗?”

  许韵达窃窃地说。

  老木一直躺在地上,听他嘟囔了半天,才翻了个身。

  “和我说话?”

  许韵达点头。

  “那个人没告诉你是来干什么的吗?”

  “你以为来度假的?”

  “那,就算是坐牢,也不能不让人睡吧?”

  “吧?”老木鄙视般地。

  “在这里想生存,全部要靠自己,吃喝拉撒都得靠自己,明白吗?”

  “刚才从我这里取走不少石灰,记着要还哦。”

  老木说完,头也不回就开始睡了。

  许韵达却慌了,他其实现在最紧急的还不是被子,而是肚子。坐了一天车,肚子早就闹腾起来了。

  可是看四周情况,哪里有半点东西可以填饱肚子啊。

  许韵达见老木根本不搭理自己,只能自己想办法了。

  他绕了四周一圈,十多里路,除了一望无际的杂草,啥也没有。但肚子却不争气,一直抗议呢。

  这时突然一种古怪的声音响起,许韵达发现,周围灰蒙蒙一片,那些杂草被裹挟到空中,就像一个个刀片一样。在自己脸上不停刮碰,瞬间伤痕累累。有些还刮出血迹流到嘴里,有一种说不出的甜味。

  说也奇怪,在这饥饿交迫的瞬间,许韵达对这大自然的狂躁一点也没有畏惧感。

  他继续茫无目地的走着,只希望能发现什么可以填饱肚子的东西,但显然失望了。

  这个时候他还醒悟过来,他已经不知道自己摸到什么地方了,就算是死在那里,也几乎是没任何人会知道。

  人一旦濒临绝境,就会重新思考很多别的事。“我他妈来到这里这不科学啊,士兵突击里有这种地方吗,有这个人吗?莫非是因为我来到了这里,很多东西都跟着改变了……”想到这里,许韵达顿时感觉一身寒意,他明白,他其实也不是什么都可以做的上帝,作不了什么主,也只是一个角色而已。

  许韵达甚至不想挣扎了,他太累了,干脆坐了下来,后来又开始躺下,嘴里念着一些无用的东西。

  就在这种天地糊成一片的幻觉中,他睡着了。睡梦中他叫了个快餐,饿了么平台,不仅便宜还有活动,白送一个鸡腿。正啃着,突然啪的一声,是脸上挨了一记重击。

  “想死吗,这里也能睡!”

  许韵达挣开眼,发现老木挣龇牙咧嘴地冲自己发着脾气。

  许韵达也不搭理他,实在太累太饿了,既然都躺下了,他宁愿死也要睡上一会才起来。

  老木却不解风情,给他一巴掌后,还一脚脚朝他踹:

  “我让你睡……”

  许韵达终于坚持不住,站起,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孬种。”

  没想到老木非但不同情,还朝他唾了一口。

  老木瞧也不瞧他,就这样独自回去了。

  许韵达怕找不到了,慌不迭地跟在老木后面,摸了回去。

  这一来一去才发现,身上脚上伤痕累累,早就不城样子了。最可怕的还不是这些,是到目前为止都不知道还怎样才活的下去。主要还是食物,吃什么才能生存下去呢,难道吃草?

  许韵达想了很多可能,都否认了自己,但他突然想起老木和袁朗的对话,话中这个人应该是在这里生活很长时间了。

  “他可以活下来,我为什么不可以?一定是有什么我不知道的可以维持生命的东西。”

  “那究竟是什么呢?”

  许韵达想了半天也没找到答案。

  “我跟踪他啊,就不信他就一直不吃东西。只要他吃东西,我就知道什么东西可以维持生命了!”

  想到这里,许韵达突然为自己的聪明自豪起来。是的,老木吃什么,我许韵达就可以吃什么,我就死不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