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军旅生涯 在士兵突击中当兵王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服刑4

在士兵突击中当兵王 青青子衿.1 2046 2019.12.31 23:26

  老米望着那杆枪,叹了口气。

  “大概玩枪的人都没有什么好下场。那会有个年轻人也和你一样,天天琢磨着这枪,结果……”

  “死了?”

  许韵达嘲笑地:

  “您这话说起来好像真的暗无天日,这里假如真的白骨如山,我为什么什么都没见到。”

  “死倒没死,差点废了。”

  老木突然掏出那个装火蚁的破罐子。

  “知不知道,这里两大物种,火蚁和火鸟,最喜欢什么?”

  许韵达摇头。

  “最喜欢的就是你手里的东西!”

  “他们喜欢枪?”许韵达啊的一声,差点将枪扔掉。

  “喜欢枪倒也没错,毕竟这东西通身的火药味,不过他们最喜欢的不是枪,是子弹爆发时喷出的那种火药味。”

  “枪一响,方圆数里的火蚁和火鸟蜂蛹而至,想过那场景吗?”

  老木说到这里,黯然叹息一声:“在这开枪留了条命的人,不多。连我一起,就两个。”

  许韵达刚才已经领教过火蚁和火鸟的味道,知道老木所言非虚,叹了口气:“您不说,或许我哪天稀里糊涂就死在这里了。”

  “我现在总算明白了,这里为什么一个人影都看不到。”

  “可我还是很奇怪,这些东西是怎么来到这里的呢,为什么有关部门就不想办法将这些东西灭了?留着毕竟是个祸害!”

  老木横了他一眼,却不屑回答这个问题。

  “灭了?口气不小!”

  “口气大又如何,袁朗把我送到这里,这是盼我死得渣都不剩了,和他有这m大的仇吗。”

  “反正也活不了了,我告诉你,我就不是这个世界的,我已经死过一次,不在乎再死一次。”

  老木听他说口里总是生啊死的,脸上稍微动了动。

  “你好好呆,坚持住,或许也死不了。”

  “你刚才还说,活的就你和另外一个人呢。”

  “那又怎么样,是他们坚持不下去,自己想死了。”

  老木说到这里脸色再次动了动:“你刚才说的袁朗,他就是那个活着出去的人,他生存的欲望比任何人都要强烈,他这样的人死不了。”

  “袁朗也来过这里?”

  许韵达大惊。

  “如果是这样的话,这里的性质就有点可疑了,绝不像是一个监狱,倒像一个特种兵训练基地。袁朗现在还是特种部队的教官呢!”

  想到这里许韵达突然大笑起来,再也不胡思乱想了。”

  “喂,咱们这里,那些犯过罪的人来不了吧!”

  “如果想和袁朗一样,有没有捷径呢。”

  “人只要不死,什么都有可能。袁朗跟了我这m多年,以前也和你差不多。”

  老木突然一声不吭,朝许韵达招了招手,许韵达靠近,老木突然朝他发难,一脚踹了过来。

  许韵达一时未及防备,被摔了个四脚朝天。

  “有没有吃饭,就这德性!”

  老木唾了他一口。

  “以往来这里的都是精挑细选的老兵,这回来了个你这样的,是没人了吗。”

  “你这反应,如果遇到突发情况,还活的下来?”

  “突发,还有啥突发情况?”

  “当然有了,这火蚁和火鸟,早就是世界屈指可数的珍稀品类,冒险的人多了。”

  “这也有人偷?那一蚁值多少?有人买吗?”

  “值多少?有人卖吗?”

  “不懂不怪你,连物以稀为贵的道理也不明白吗。”

  “这东西在国外某些组织看来,比金银财宝都值钱。”

  许韵达点了点头,想起这东西虽然难吃,吞下肚子后确实明显感觉到身轻体健,点了点头。

  “抓些回去卖,我们得花多少钱。”

  “抓一些?你倒是试试。”

  两人在这你一句我一句地扯着,突然感觉外面突然传来一种异动。老木靠在洞壁上稍微听了一下,大惊失色。他鼻子里此时闻到一股淡淡的味道,赶紧奔了过来。

  “把这玩意埋起来,。”也不等许韵达说话,他猛地趴下,拼命将许韵达刚刚掏出的枪也塞了回去。

  “不想死赶快跑。”

  老木边说边朝外跑。

  许韵达刚想说两句,就发现扑天盖地的黑影朝洞口罩了过来。

  老木拉着许韵达,往旁边一跳,几乎连滚带爬就跑到了另一个洞口,只是比刚才那个洞略小。

  老木也不管许韵达在想什么,扯下自己的衣服用树枝一盖。洞内顿时一丝光线都看不到了。

  “这……等会空气都没了。”

  许韵达担心地望着上面,他发现这个洞比刚才那个是小多了,就一个装红薯的滘口那m大,随时还可能塌陷下来的感觉。

  “闭嘴!”

  老木一把将他按住,随即做了个屏息的手势。

  许韵达感觉,洞口声音明显响了起来,顿时大气都不敢出,他知道此刻凶险无比,绝不像在开玩笑。

  那些东西转了良久,终于如一阵风一般,成群结队呼啸而去。

  老木长叹一口气。

  “这是袁朗当年挖的一个备用洞窟,没想到今天用上了。”

  余韵达却不能理解老木的感慨。他迫不及待想去外面看看情况,刚爬出半截身子,就被人扯了回去。

  “这回就出去,找死?”

  老木放出几只火蚁,这几只蚁飞快地朝外四散爬开,没想到刚刚到达洞口,就一动不动了。

  “这怎么回事?”

  “死了。”

  老木叹了口气。

  “这次来的火鸟成百上千,他们的身体所经知处都会留下毒素,现在出去就是找死。”

  “那我们就在这里等死?”

  “死不了,这些只是火鸟体外携带的东西,很快会被挥发掉。”

  “大概要多久呢?”

  “也就三四个小时,昨晚刚好

  没睡,睡一觉醒来就差不多了。”

  许韵达一听,倒吸一口凉气,就因为自己好奇,挖出枪看了几下,没想到这还能惹事。倒是老木,好像什么都无所谓一样,神情泰然自若。

  “您不怪我摸了枪吗?”

  “不怪!”

  “可这差点害的您命都没了。”

  “是吗?”老木冷笑一声:“如果你有本事把我这条命拿去,我不但不会怪你,还会高级你。”

  这话说起还有点阴阳怪气的:“当兵的人对枪的感情,那是天性,我为什么会怪你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