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军旅生涯 在士兵突击中当兵王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一章绝地

在士兵突击中当兵王 青青子衿.1 2040 2020.01.05 23:20

  许韵达看见,刚才还凶悍无比的群狼,在火鸟到底片刻后,瞬间消失得干干净净。

  火鸟好像特别喜欢硝烟的味道,一直围着老木放枪的方向打转。大概转得几分钟,终于朝许韵达和老木所在方向涌了过来。

  老木竟然一点也没有畏惧的意思,他从瓶子中不断倒出火蚁,一直延伸到沼泽所在方向。

  那些火鸟显然对火蚁显示出强大的兴趣,一路簇拥跟了过来,竟然也不攻击老木。

  奇怪的是,他们一沾到沼泽边的水,便扑哧两下,一动不动了。

  “这水有毒吗?”许韵达大骇,因为此时他正被困在其中,一时间出不来呢。

  “哪有什么毒。”

  老木苦笑:“一物降一物,火鸟是被污染变异的鸟群,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是怕了这个沼泽地的水,被他们攻击,大概只有这里才最安全了。”

  “连您也不清楚怎么回事?”

  “知道他们怕这水就行了,搞懂那m多又有什么必要?”

  许韵达叹了口气,一颗绷紧的心这才放了下来。

  “我还以为,今天就要喂狼了……”

  “狼群的声音我听见了。这边荒废了几十年,以前也没见过这么多年,只是人类都迁移了,就成了他们的乐园了。”

  “那您在这待了多少年?”

  “不记得了!”

  老木叹息一声。

  “以前这里也驻扎过一个连队,有一年草原大旱,所有的动物都挨饿很久了,连队的战士在运输物资的途中遭遇了群狼的袭击,几乎全部葬身狼腹,只有一个列兵,因为生病没有参与这个行动,得以幸免。”

  “这地方太过荒凉,那时候的交通又远不如现在发达。这位战士刨坑近一个月,才埋葬好了战友们。”

  老木说到这里,脑袋耷拉下来:“全连的口粮他吃了一个多月,也近乎断粮了。然后他一个人开始了漫长的跋涉。”

  “他走了上百公里回到团部,他已经衣衫褴褛,却还要接受无休止的审查,他很难说清楚为什么就他一人还活着的现实。”

  “后来呢?”

  “后来自然查清楚了。团部也放弃了这个驻地,列兵却不肯走,他要陪伴自己的战友。”

  老木说到这里陷入了沉思:“但这是部队,部队需要服从命令。”

  “然后……”

  “然后列兵不得不回去了,但是几年后他退役了,一个人住到了这里。”

  老木说完,脸上是一种痛苦的神情。

  “老前辈,列兵就是您,对吧。”

  老木不说话,摇头。

  “那边有一个土坡,是这里灌木最茂盛的地方。”

  “那是什么地方?”

  “那就是全连官兵休息的地方。”

  “以前这里还有排房,有训练场,有菜地……和你们的部队一样。”

  “那为什么这么荒凉了?”

  “你问我我问谁?”

  老木瞪了他一眼:“这里现在是个没有人烟的地方,据说源自一次特殊试验的失败,后来这方圆数十里成了禁区。”

  “那您怎么一直在这里?”

  “我要陪伴我的战友。”

  老木叹息一声:“没错,我就是那个列兵。”

  “可惜的是,这么多年了,这些狼非但没有死光,反而繁殖得越来越多,幸好他们还有天敌,并不能为所欲为。”

  “您是在这守着战友们,可我……”许韵达说到这里黯然神伤。

  “你没事了,如果不出所料,过几天便会有人来接你。”

  “真的?”许韵达高兴之余,差点就栽倒在沼泽边。

  “你是袁朗送过来的人,他们那里对兵员的素质有特殊要求,抗生化扛饥饿能力也是期间重要一环,你并非在此服刑。”

  老木说到这里微笑着。

  “这些天我就差那m一点点完蛋了,这个玩笑开的真不小。”

  “这不是什么玩笑!”

  老木盯着许韵达,“袁朗,还有他手下的齐恒,都来过这里,你不是第一个,也绝不会是最后一个。”

  “真的吗?”许韵达根本不相信老木说的,因为电视剧中根本没有这一出呢,难道因为自己的到来增加了这么一出吗。

  老木把枪递过,许韵达把着另一端这才脱身出来。

  老木指了指沼泽中的火鸟:“这东西很怕水,这片草原旱多它们才能存活。”

  “尤其是这片沼泽地,是这些东西的坟墓。”

  “可惜了,它们的肉不能吃,否则天天有美味啊。”

  许韵达此时知道自己并非真是服刑,内心也是一片欢喜。

  “可以带些出去吗。”

  “不行。”老木严肃道。

  “别说他们了,你出去以后,也要待在特殊基地观察一段时间,才能自由活动的。”

  “啊,为什么?”

  “因为你的身体或许会携带污染物。”

  “情况严重的,或许残疾一辈子。”老木说到这里叹了口气:“你还开心吗?”

  “可为什么要这样对我?”许韵达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太草菅人命了吧。”

  “不,我不相信,你都说在这里活了几十年,我又怕什么。”

  “正是因为我在这里过的太久,所以,可能一辈子都回不去了。”

  老木又是一声长长的叹息。

  “你来这里时间有限,只是一项技能考核或者技能考核而已。我不一样,我的身体我的血肉已经和这里融为一体了,是不可能走出这里的。”

  “您也别难过,现在技术这么先进,或许您也可以出去呢。”许韵达发现老木那种没有一丝生气的绝望,似有不忍,觉得他比自己要可怜十倍,一时也就不那m感伤了。

  “算了吧,我也没打算出去,父母很早就走了,据说老家人还把我也当成了烈士,我出去干嘛,余生还是陪陪战友们吧。”

  “可您长年累月生活在这里,实在太残忍了……”

  “没什么残忍不残忍的,所有的东西开到这里,都会有变化,能吃的变得不能吃,能穿的变得不能穿,所以什么东西都不适宜运来。我如果出去,各项检查也是非常繁琐的。我正好也不打算离开这里,早就习惯了。”

  老木说到这里,坐了下来。犹如一截枯木一般,让许韵达看的心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