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军旅生涯 在士兵突击中当兵王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服刑5

在士兵突击中当兵王 青青子衿.1 2059 2020.01.01 23:29

  许韵达发现老木一动不动,就如老僧入定一般,一坐就是数个小时。他初时还能忍受,后来手脚麻木,再也不堪忍受,这才长吁一口气,就待朝洞外冲出。

  此时已经是晌午时分,他这爬了出来,老木竟然没有阻止,就好像什么都没看到一样,随他从身边冲过。

  许韵达的头刚刚钻出,就发现全身上下如万蚁钻心一般,奇痒无比,顿时大骇,想也不想,朝洞内冲了进来。

  “晚了!”老木面无表情的。

  “时间还没过,毒性还在,这时候跑出去,有你罪受的。”

  老木一边说,许韵达一边扰着,就差把皮都撕了下来。

  “什么鬼东西,这么痒?”

  “这些东西,是一次试验后产生的后遗症,大多数活物都死了,没死的身上就带毒了。通常没有四五个小时,他们所经之处的毒性都去不了,你不听我的话,那能怎么办!”

  许韵达这才感觉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痒死老子了,这样下去还不如去死!”

  “你死不了。”

  老木叹了口气:

  “不过你若真连这点痒都受不了,活着也是没意思。”

  “说的倒轻巧,你知道这种痒的滋味吗!”

  老木不说话,却将衣服揭开,许韵达发现,他的身上就如结满痂的老树皮,一层粘连一层的,竟无一块好皮。

  许韵达惊得嘴巴都合不拢。

  “这……”

  “都是我自己抓的。”

  “没人提醒我应该怎么做,我呢,也有点脾气,不信邪。结果每次沾上外面那些玩意,都要脱掉几层皮。我后面知道,最强悍的人也是有缺陷的,我想,大概没有知觉的人才会不怕外面的东西吧。”

  “没知觉?那只有死人了。”

  老木面无表情,却点了点头:“大概差不多了。”

  “再过小半小时毒性大概散去了,年轻人性子太燥,吃点小亏不冤。”

  许韵达看见老木这一身,又听他如此一说,再也不好意思扰痒了。他强忍着,闭上了眼睛。

  “你这样是对的。这玩意越扰越痒,不扰的话,自然受的伤害最小。”

  许韵达点了点头,他现在强忍着,确实难受程度小了很多,但依旧挥汗如雨,额头不断滴下汗珠。

  “在一些寺庙里面,有一种老僧入定的发门,将呼吸调匀,在调息的过程中,也经常会出现身体发痒的状况,此时是不能抓的。”

  “你就注意自己的呼吸,随心窝进出,我想会对你有些帮助的。”

  老木就这样一呼一息地指导,许韵达情不自禁地跟着他做,果真又好受了不少。

  半个时辰后,竟然感觉肚子也充实了不少。原来这是一种调息的方法,不仅有助人入静,还能恢复一个人的元气,许韵达无形中就跟他练了起来,但是只要一停,身体又开始发痒。于是也不敢停,就这样一直坐着。

  老木间或会抓几只火蚁,塞到他的嘴边。

  这样一连数日,许韵达发现自己不仅平和了不少,那种奇痒无比的感觉竟然也慢慢消失了。

  “我现在好像不痒了。”

  许韵达惊喜之余,在身上试探性扰了几下。

  “你打坐调息了数天,算是把自己的脾气也压下去不少了,不痒是自然的。”

  “老部队,很多狙击手枪法不错,却都因为急性子,永远成不了一流枪手。你依着这样磨炼一下自己的性子,不难成为一个好的枪手。”

  “我没想过这些,我就想离开这鬼地方。”

  “来都来了,还想离开?”

  老木冷笑了下。

  “外面几乎都被污染了,抵御这些毒物的办法,只有这个,你当然也可以不出去,只要你受得了。”

  “哈哈,哈哈哈!”

  老木说到这里竟然笑了起来。

  许韵达知道他并非恫吓,只是这巴掌大一个洞,让自己长年累月呆这等死,那也实在太憋屈了。

  “死就死吧!”

  许韵达屏着一口气,冲了出去。

  “不错,你知道空气也是有毒的,这很好。”

  “但我告诉你,方圆数里,都被毒物污染了,你这样是冲不出去的。”

  话音刚落,已经听到不远处许韵达叫了起来。

  “好痒,痒死我了。”

  “你不是说过几个小时就好了吗,现在可过了几天了,怎么可能还是这样。”

  “我说的是过几个小时后这种毒物不会致人死命,可这让人瘙痒的症状,可不是三五天就能消除的。”

  老木说完叹了口气:“还是耐心不够,按我说的法子坐下调戏吧,否则痒也会痒死人的。”

  许'韵达当然知道老木所言非虚,只是人在外面,这地上身边可能都是毒源,他哪敢轻易坐下。

  “你不会脱件衣服吗,做在衣服上面就可以了。”

  这话令慌乱中的许韵达内心动了一下,顿时想也不想,将外衣脱下,坐在上面调起了息。但那种钻心的奇痒依然遍布全身,他牙齿都咬出血了,依旧咬牙支撑,数个小时后,才感觉身体渐渐平复,那种割肉一般的麻痒感逐渐消失。

  “好点了,我就这样一直坐吗?”

  许韵达欲哭无泪,这次老木却不搭理他了。

  许韵达虽然一直调息,但如此过了几天,一种饥饿感还是涌了上来,就好像有人在肚子里不停割着一样,饿的他上肚皮接下肚皮,就差吐出黄水来了。

  “前辈,你还在里面吗,再这样下去,我怕不被毒死也被饿死了。”

  老木却并不搭理他,因为他也没办法。与其消耗不必要的能量,不如保存体力,那样还能活得久点。

  但是没听到老木说话,许韵达感觉到了一种莫名其妙的恐惧。

  “老前辈你还在吗,你倒是说说话啊。”

  许韵达就差哭出来了。

  “毕竟是个新兵!”许韵达突然听到一声叹息。

  “如果他们不来的话,我们在这等死就是,你叫我也没用,明白吗?”

  “谁,还有谁会来?”

  许韵达见他不接话,也不想藏什么了。

  “你说的是袁朗吗,老前辈,就是他把我丢在这里的,他不至于要害死我吧。”

  那边却依旧是一声叹息:“作为一个新兵,你确实不错,但他把你丢在这里,太高估你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