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军旅生涯 在士兵突击中当兵王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章服刑2

在士兵突击中当兵王 青青子衿.1 2049 2019.12.29 23:13

  许韵达发现老木始终在睡觉,无论外面如何翻天覆地,都没有动静。直到突然轰的一声,不远处刮来一团黑糊糊的东西,他才发现老木动了一下,接着一个鲤鱼打挺,很漂亮的姿势站了起来。许韵达才明白这个人并不简单。

  许韵达发现老木进退腾跃,很巧妙地避开了一些刮来的不明物体,然后突然过来拉起许韵达朝旁边一扑,轰隆一声,地上现出一个大坑,老木拉他跳了下去。

  这边刚下,那边就听到一声震天动地的声音,就如一堵铁墙一般,把周围的所有物体都卷了个干干净净,许韵达辛苦搜集的一些杂草,也几乎片瓦无存。

  “什么鬼东西啊!”许韵达恼怒之下骂了起来,看着旁边的老木,他却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靠在洞壁闭目不语。许韵达这才反应过来,要不是他拉着自己跳下,说不定命都没了。

  “多谢了!”

  许韵达突然觉得老木没那么讨厌了。老木横了他一眼,并不搭话。

  “喂,你是怎么来到这里的,也是犯了事吗?”

  老木依旧不吭声。

  “这是什么鬼地方啊,我们能想办法离开吗?”

  许韵达这话出口,老木嘴巴才动了动。

  “想离开?死都不知怎么死的!”

  “这里也没法活啊,我肚子叫了好久了,不走也会饿死。”

  许韵达说完,又感觉肚子咕咕响了几下。

  “要死也不能在这等死!”

  “我也没犯死罪啊,顶多一个用假证服役的罪名,再说老子的大学毕业证就是真的……”

  “和我扯没用,怎么想办法离开这里才是正事。”

  “不是说走不了吗?”

  “走不走得了看你的本事,我是不会多管闲事的。”

  “你刚才都救了我,要不发发慈悲,帮帮我吧。”许韵达听他这样说,突然像抓到救命稻草一样:“我还很年轻,真的不想死在这里。”

  老木却冷笑了一声:

  “像你这么窝囊的,我还是第一回遇到,不明白你是怎么开到这里的。”

  “我想来吗?”许韵达气不打一处来:“拜托了,古人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他越是这样,没想到老木越不吭声了,最要命的是,这么长时间了,也没见过老木有要吃饭的打算。他可是饿得两眼昏花了。

  许韵达折腾了一阵,觉得再怎么哀求也是没用的,叹了口气,终于又累又乏,两眼不听使唤,昏睡过去。

  半夜时分,突然听到一种奇怪的声音,许韵达微睁开眼睛,发现老木蹲在土坑上,两手不停捏着,嘴巴一直在张合。

  “靠,这货半夜吃东西啊!”

  一想到有东西吃,许韵达神情一震,待老木不注意,将他手上一个破瓶子夺过,拔去盖子,张嘴就吞。

  这一下不打紧,许韵达黑暗中感受到瓶子里的物事时,一切为时已晚。原来此刻他嘴唇内外,密集爬满了蚂蚁,那些蚂蚁个大无比,朝他嘴唇鼻子眼睛都死散爬来,着实恐怖无比。

  “王八蛋,你想害死我!”

  许韵达扔掉瓶子,两手不停在面上耳朵脖颈抓挠着,内心恐怖至极。

  老木却依旧并不搭理他,只是迅速将瓶子捡起,塞上盖子:“抢东西还有理了?”

  “救我,救救我!”许韵达发现有些蚂蚁正飞速朝耳朵眼睛爬来,自己想捂住却应接不暇。

  正在以为自己哪个地方很可能被这些东西爬进时,突然感觉一双大手朝自己头部抹来,一种刺鼻的味道冲来,许韵达就差点呕了出来。

  “你给我抹了什么东西啊!”

  许韵达大叫。

  “臭虫草,就是那种喜欢钻粪便的虫子经常爬的草。”

  老木朝他冷笑,似乎压根就不在乎他的感受。

  “你不愿抹没关系,别说废个眼睛耳朵的,就算爬到你身上,你可能都会中毒失去知觉,毒性如果再多一点,你就成这些火蚁的美餐了。”

  老木说这些话的时候,神情严肃,绝不像在说笑。许韵达这才明白,他刚才是救了自己一命。

  “这些蚂蚁这么厉害吗,可为什么你就可以吃……”

  “还废话,你弄掉我几天的食物了,依我以往的脾气,就该让你去死。”

  “可是为什么我就不能吃,你就可以?”

  许韵达声音小了许多。

  “我,一整天都在赶路,我到现在肚子都还是空的。”

  或许这个可怜相触动了老木,他叹息一声:

  “在这片草原上,这些火蚁是唯一可以食用的东西,但他们本身携带毒性和麻醉性,要吃的话也有讲究,开一个小口,每次最多三五只,细嚼!”

  老木说到这里,把盖子稍微移动一下,从旁边很快钻出几只,他用手一捏,塞嘴巴嚼了起来。

  “这,我刚才也嚼了几只,味道太冲了,吞不下。”

  许韵达结结巴巴。

  “不吃?那就等着饿死吧。”

  “告诉你,世间最美味的东西不过如此。吞下这么一小撮,你一天不吃饭也不会饿。”

  老木说到这里,又捏了几只嚼了起来。

  许韵达有了刚才的遭遇,却说什么都不敢碰那个瓶子了。

  “要不要尝尝?”

  老木似乎知道他没胆子,故意的将瓶子晃了晃。许韵达坚定摇了摇头。

  “不吃啊?好,你以后求我我别想挨我瓶子了。”

  老木说完,往胸部一塞,竟不再搭理他了。

  许韵达虽然对刚才一幕心有余悸,肚子却不争气,一会又开始咕咕叫起来。回头反观老木,却像没事人一样,睡得还挺香的。

  “如果真的只有这东西可以吃我不吃的话,难道真会饿死?”

  许韵达咬了咬牙,在老木胸前摸了摸,没想手刚一动,老木就转了个身。

  “有点骨气行吗,已经拒绝的东西还好意思来偷?”

  这下许韵达顿时脸红到了脖子根。

  “我倒不信了,不吃这玩意会饿死?”

  “试试看吧。”

  老木眼睛虽闭着,却好像什么都知道。

  “你不会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饿死的。”

  “谁说我会饿死?总会有办法的。”许韵达言不由衷,因为他白天已经看到了,这地方真的好像什么都没有。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