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军旅生涯 在士兵突击中当兵王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四章

在士兵突击中当兵王 青青子衿.1 2077 2020.01.18 23:40

  许韵达不想做保姆,也不想做尖子,他甚至不想走许三多后来走的兵王路,但从他来到这里,一切都不以他的意志为转移。未来似乎没有按剧情发展,也没有以他的意志推进了。

  许韵达现在有点沮丧。

  许三多还是许三多,他的内务还和新兵连一样,他还是照常出操,甚至一个人做着体能。

  许韵达和李梦他们一样,在看着许三多。

  李梦说:“看来许韵达不是尖子,许三多才是。”

  班长拉许韵达玩桥牌,许韵达奉陪。李梦和许韵达探讨小说的写法,许韵达也能头头是道。甚至薛林问迷途羔羊有几种玩法,老魏和许韵达探讨绰号如何推陈出新,韵达都能应付。

  老马说许韵达天生就是五班的,不来五班可惜。

  只有许三多,他无法适应五班,处处都能让人感到碍眼。

  许三多问许韵达,为什么二和哥在新兵连能和大家处的那m好,到了五班又是这样呢。

  许韵达说,你别学二和哥,你才是对的。

  这天李梦他们又开桌了,许三多照样人畜无害地整理内务。

  李梦说:“尖子,让你家那孩子歇歇吧,看的心慌。”

  薛林和老魏也点头。

  只有班长老马,一声不吭。

  “反正也没事,就让他玩。”许韵达装作圆滑,一边却朝许三多使脸色。

  “二和哥,你玩,你的被子我也整整。”

  许韵达叹息一声。

  许三多却没领域他的话,爬上去开始叠起了被子。很快,便整理出了一个标准的方块。

  “叠被子也要亲兄弟!”李梦嘲弄着:“我们这没兄弟的咋办?”

  “李梦,我也替你叠!”许三多裂开大嘴巴子,跳了下来。

  “二和哥的已经整理好了。”

  “别别,你千万别过来。”

  李梦牌也不玩了,拼命捂住自己的被子。

  “没事,你们要玩牌……”

  “喂,许三多,你哥都会玩,你不会吗?”

  薛林很认真地问许三多。

  “不会没关系,我们教你,你二和哥也在这里,很容易学会的。”

  “我,我不玩,不会……”

  许三多憋红了脸。

  “真的不会。”

  “撒谎,我就没见过学不会玩牌的。”老魏也开口了。

  “我们一起教你?”

  “不,不学,玩牌没意义!”

  许三多一急,就说出心里话了。

  “许三多,可不能这么说,不光我们,你二和哥也玩牌呢,,他还是尖子,你应该向他学习。”

  此时老马也坐不住了。

  “许三多,玩牌是五班的根本。五班守在这个地方,长年累月的时间没有这牌可不行。”

  “不学,以前二和哥玩牌,爹说他不学无术,不是好事。”

  “那什么是好事?”

  “好事,做好事做有意义的事,玩牌没有意义……”

  “许三多,你不能一意孤行!”

  此时薛林老魏忍不住了。

  “稍安勿躁!看在尖子的份上,这孩子还是再教育教育?”李梦来到许三多跟前:“现在连你二和哥都没意义了吗?”

  “二和哥玩牌的时候没意义。”

  “那行,可是这么多人,就你一个人有意义,多孤单不是?”

  李梦嬉皮笑脸:“要不,陪我们一起没意义好吧。”

  “我不。”许三多一本正经,竟然出了排房。

  李梦将脸转向老马:“班长,思想教育宣告失败。”

  老马没搭理他,来到许韵达跟前:“你不说什么吗!”

  许韵达苦笑:“我觉得这才是他,他也没错,我说啥?”

  “那是我们错了!”李梦一脸苦相:“先不说别的,这孩子不合群,闷出病来你这个保姆不担心吗?”

  “我有什么好担心的。”许韵达微笑:“他的未来都写在那里呢!”

  “写在哪?我的小说还没出来哦。”李梦无可奈何的:“班长,看来帮扶工作还是需要外人,保姆在这事上护短。”

  老马嗤笑:“护你个大头鬼,哪里护短了!”

  “许三多这孩子,会把我们的生活节奏搞乱的。”薛林边说边来到他被子前:“叠这么好有什么用?谁看?这鸟地方内务做的最好,人家看的到吗?”

  薛林提起一只手,就差砸到那被子上了,中途还是收了回来。

  “砸吧,砸下去,只要你对的起这身军装!”这时老马冷哼一声:“我算是明白了,有时候,人多不一定是真理,连他这个保姆哥哥也这样,我还能说啥?”

  一句话吧许韵达说的面红耳赤。这样的话看电视一下就过去了,亲身经历感觉却完全不一样。

  “我想,我这样太堕落了,好不容易来到这里,别轻易被许三多淘汰了!”想到这里,许韵达出了一声冷汗。

  “班长,我真是惭愧,还是不如三儿呢。”

  许韵达边说边走了出去。

  许三多一人坐在外面发闷气,他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现在连二和哥都和自己不一样了。

  “三,我们聊聊?”

  许韵达找到他。

  “二和哥……”许三多眼睛一红。“我,我老做错事,在五班又让大家不高兴了。”

  “你哪做错事了,没有!”

  许韵达拍着他的肩膀。

  “班长在生他们的气呢,在五班这样一个无法表现的地方,你保持了一个军人的本色,值得骄傲!”

  “二和哥,真是这样吗?”

  许韵达点头。

  “如果要说有什么不妥,或许是一些方式方法还值得商榷,毕竟五班就这几个人,团结第一……”

  “二和哥,你真厉害,班长以前也说过,也是这意思呢。”

  “我也就瞎说,我也不知道怎么办,哪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做好自己才是最简单明了的。”

  许韵达说完,叹息:“有时候啊,人的思想单纯未必不是好事。”

  “二和哥,你以前也玩牌,却不会这样和我说道理,现在玩牌还会说道理,会……道歉!”许三多竖起大拇指。

  “二和哥,你和以前完全不一样。”

  “当然了,以前是老百姓,现在是军人了,怎么可能一样呢。”

  许韵达微笑,又郑重道:“三,二和哥觉得你其实挺好的,有些东西必须,一定要坚持。二和哥决定向你学习了,你觉得好吗?”

  “真的?”许三多从心眼里感觉高兴:“二和哥,你以前可不是这样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