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军旅生涯 在士兵突击中当兵王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一章

在士兵突击中当兵王 青青子衿.1 2025 2020.01.15 23:34

  老马望着那红彤彤一片,尚未做出答应,四周已经进入一种恐怖的幻境,那些鸟似乎又长大了许多。

  “好大的鸟!”李梦挠了挠眼睛。“这,这可不是现实生活中的素材。”那鸟铺天盖地而来,李梦发了一声喊:“我的乖乖,妖兽复活了,一溜烟地就往排房跑。”老马和薛林老魏也紧随其后,脸上已经没了血色。

  鸟群已经近在咫尺,突然,刚才还在空中盘旋的直升机去而复返,朝鸟群喷射出一种液体,那鸟碰之即死,瞬间又四散逃开。

  这时直升机来了好几架,朝着鸟群喷射,那些鸟群,被逼回原来方向,草地上顿时一片狼藉。

  老马眼见这些鸟来也匆匆去也匆匆,赶紧拿起排房的电话,就待向团部汇报。突然有人啊的一声,叫了出来。老马回头一看,李梦捡了一头大鸟。

  “我的亲娘,这得吃多少天。”

  薛林和和老魏也跑了出来,去捡拾地上的大鸟。

  “发财了,把这些鸟拿到牧区去,能卖不少钱吧。”

  “五班现在有事干了,卖鸟!”

  只有许韵达,望着他们发愁,他知道这些鸟不能吃,但又不知道如何劝服这几个。

  “喂,你们两个发什么呆?”

  老马放下电话,望着许韵达和许三多。

  “我说过的,这鸟有毒,不能吃。”

  “不能吃。”李梦学着他的口腔。

  “尖子说不能吃,班长,你觉得呢?”

  “这鸟群来的怪,我也有点怀疑……”老马说到这里:“情况未明前,谁也别碰。来来,鸟都收集,集中到一起。”

  许三多望着许韵达,“二和哥……”许韵达点头:“别碰鸟,捡的时候用东西垫一下。”

  许三多这才和李梦他们一起,加入了捡年的行列,大半个时辰,鸟的尸体堆积如小山一般。只是奇怪地很,这些鸟身上既没有子弹射击的痕迹,也没有重物撞击的样子,只是看起来被睡淋湿了一点,便都死得透彻了。

  “你们知道这鸟怎么死的吗?”老马左端详又看看,李梦他们也跟着琢磨,竟都看不出名堂。

  “是不是沾了什么化学物?”李梦说到这里,拼命拿手朝地上擦。

  “我的乖乖,一双手不会就这样融了吧。”半晌却又扬起双手,“没事!”“这些液体我们刚才都碰到了,没事!为什么鸟碰到会死呢?”

  “可能没这么快发作。”李梦突然倒地:“同志们,就此永别了。”薛林和老魏瞪了他一眼。

  只有许韵达,一声不吭地看着这一切。

  “我觉得,还是慎重点好。”“除了班长,你们几个都碰了这些东西,不好开玩笑。”

  “到时五班多了三座烈士墓,尖子,你可记得扫墓啊。”

  李梦还在扯,这时外面一部吉普车吱嘎一声停下,几个身穿护士装的女兵从车上下来。

  “女兵!长这么大,第一次看见女兵。”李梦还在贫嘴,老马已经立正行礼。

  “团长好,首长好!”

  原来702团团长自己刚才还在这里的袁朗去而复返。看样子这里的情况他们已经知道了。

  “发生了一场大战啊。”团长看见一地的鸟,啧啧道。

  “报告团长,这是我们的……战果。”

  李梦的声音略带玩笑味。

  “开玩笑,你们的战果!”王团长朝袁朗道:“这一地的东西,怎么处理?”

  “运走?还是就地处理?”

  “都不行。”

  “待会我们的人会穿防化服过来处理,这个不需要你们去碰了。”

  “防化服?”李梦几个听到咯噔一下。

  “这,这东西不能碰?”

  “对,不能碰。”

  “要是,碰了呢?”

  “那我也不知道怎么办。”

  袁朗说完俏皮地一使眼色:“难道有人碰了?”

  “没没没……”

  “哦,那就好。”

  袁朗一使眼色,几个护士过来,抓住了李梦一只手。

  “干嘛,你们干嘛?非礼,可不行。”

  “反正要死的人,还怕扎一针吗?”

  “什么,要死?”

  “对啊,你们把这些鸟都集中到这里,早不知道碰了多少回了,不死还能活?”

  “真的?”李梦突然脑袋轰的一声:“死就死吧,可惜我的作品……”“唉呀,是马上就会死还是可以活一阵再死呢?”

  “估计没什么活头了。”护士说话的当口一针扎了下去,李梦疼得叫了出来。

  “丢人,扎下针还叫的出,针扎下去就死不了了,懂不。”

  “薛林和老魏听到团长这样说,一个个也挽起了袖子,配合护士扎针。”

  只有袁朗,来到了许韵达面前。

  “你不扎针?”

  许韵达摇头。

  “我没碰他们。”

  “现在没碰,以前或许碰过?”

  “那也不扎。”

  “为什么?”

  “如果有毒,你当时就会让我扎吧。”

  袁朗笑了笑。

  “我当时忘记了。”

  “那是我命不好。”

  袁朗点了点头。

  “我听说你吃了不少蚂蚁,吃了那些东西的人,大概不需要怕这玩意。”

  他把嘴巴贴近许韵达耳旁:“这些针都是提取的蚂蚁毒素。”

  许韵达点了点头。

  “有毒,你知道吗?”

  “那叫以毒攻毒吧。”

  “明白人。”

  袁朗说完,提起其中一只鸟:“不能吃,可惜了。”

  “或许很可口,要不今天来个草原烧烤?”

  王团长白了他一眼:“这一片,这些鸟经过的地方,需要不需要警觉,以防牧民捡到啥的?”

  “不需要,我们的机群集中攻击,不会跑到其他地方去。”

  “这么自信?”

  “我可以立下军令状。”

  袁朗边说边踢了踢一只大鸟:“看看,全部看不到伤口,覆盖攻击,一只落单的都无。”

  王团长点了点头。

  “毕竟不是普通东西,还不知道有无传染性呢。”

  “没有,放心,把堆这里的处理完了,再喷洒一点药水,什么事都没有。”

  “那好,你们自行处理,团里还有很多事咧。”

  王团长说到这里,又朝老马他们看了看。他来到许韵达兄弟俩面前:“不错不错,敬畏不乱,比老兵还有办法,就你们俩没打针,要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