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军旅生涯 在士兵突击中当兵王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八章

在士兵突击中当兵王 青青子衿.1 2167 2020.01.12 23:19

  许三多睡不着。因为他好不容易又见到了二和哥。

  “二和哥!”许三多轻轻地叫。

  许二和就睡在许三多上铺,他迷离着眼。

  “睡吧,哥这么长时间都没睡个好觉。”

  “二和哥,你这些天去哪了,他们说你坐牢了。”

  许三多尽量压低声音,但老马他们都近在咫尺,哪有听不到的。

  “许三多,和你哥要有话说,穿衣服起来去外面说,这里不是新兵连。”

  老马说着。李梦砸了砸口:“唉呀,别,又不是小夫妻说悄悄话,就在这说,反正大伙都睡不着。”

  “对了对了,实在不行,明晚再睡个懒觉,感受一下五班的优越性。”薛林有点阴阳怪气。

  “那不行,晚上不能说话。睡懒觉也不行,部队不该这样。”许三多嘟囔着,沉默了一阵,又轻声道:“二和哥,我们出去……”

  “我真的很困。”许韵达含糊应着,不久还发出了鼾声。

  许三多在那左翻右转,就是睡不着,他几次想把许二和弄醒,问问他这几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但还是忍住了。

  突然啪的一声,老魏朝他床上踹了一脚。

  “睡不着出去?”

  “出去?”

  “去站岗!”

  “班长,轮到我站岗了?”许三多怯怯地问。

  “就是你。”

  “那我去,班,班长,一岗要站多久,我能替二和哥也站了吗?”

  “随便!”

  老魏答完,自己睡去了。

  许三多刚提着枪出去,又赶了回来:“班,班长,今天口令是什么?”

  “口令?”老魏想了半天也没想起:“随便!”

  “随便?这不对啊班长。”

  “班长说是什么就是什么,你赶紧出去,别吵着我们睡觉。还有,他是老兵,别逮个老兵就叫班长,新兵连的毛病。”薛林一把拉走老魏,瞪了许三多一眼。

  许三多无可奈何,只有拿着枪出去了。他一走,李梦几个笑了起来。

  “几天没站岗了?你们这样没来由的,打算让他站一晚上吗?”这时老马终于忍不住了。

  “老魏,刚才那岗是该你吧。”

  “不知道。”

  “那你为什么让他出去?”

  “他在这吵吵,谁睡得着!”老魏一点也不客气:“我就图个清净。”

  “那行,以后他每天晚上都站岗,可以吗?你们觉得合适?”

  老马说完,补充道:“从今天开始,站岗值班制度要健全,每人两小时,谁也逃不了。”

  “老魏,下一岗是你,两小时后把他换下。”

  “他刚还说要替他哥站呢。”

  “许韵达这几天情况特殊,今天不站岗!”老马说完这些,感觉卸了重担一样,全身都轻松了许多。李梦和薛林却先后爬起,每人朝老魏踹了几脚。这个站岗轮值制度,好不容易让老马忘记了,现在老魏为了为难许三多,无形中又让老马想了起来,真是自讨苦吃。

  只有老魏,趴在被子中一声不吭,他知道自己犯了众怒,一时也不敢吭声。

  老马却悄悄穿上衣服,来到了许三多的岗位。

  “口令!”

  许三多高叫。

  “哦,口令?”

  老马想了好久,也没想起来。

  “不好意思,班长忘记了。”

  “班长,我知道是你,其实,我也不知道是什么。”

  “对对对,你和老魏的对答我听到了,今天压根就没口令。”

  老马一边说,一边比划着:“坐下聊聊可以吗?”

  许三多点头,却又摇头。

  “班长,岗哨可以聊天吗?”

  “没事,这里好久没站岗了,能有啥事。”

  “可是新兵连是不允许聊天的。”

  “那不一样,特殊情况特殊对照吗。”

  老马边说边自行坐下:“来,你坐这边来。”

  许三多点头,坐了下来。

  “班长,您是不是要告诉我,别吵二和哥睡觉啊?”

  “啊,是。不不不,也不全是。”

  “我的意思了啊,你不管干什么不能只顾自己,也要看看别人,明白吗?”

  “明白,班长,今天睡觉我影响了大家,所以才罚我站岗的。”

  “可是班长,二和哥走的这些天,我真的很担心,他们都说二和哥要坐牢。”

  “我知道,其实也不是批评你,只是觉得吧,你考虑事情能周到点。比如你二和哥,我感觉他这几天没睡过一个好觉,他最需要的睡觉。”

  “还有老魏,薛林他们,这几个都是面条,老兵油子,你老和他们谈新兵连他们就不高兴,这会影响五班的团结,我说过吗,就这几个人,如果还不能团结,这日子怎么过?”

  “就,就这意思。”

  许三多望着他:“班长,我知道,我老做错事,可我就是……”

  “哎,不不不,你没做错事。就是,就是好像电视机一样,放电视调出收音机的声音来,你说好吗?”

  “不好。班长,今天看电视自我感觉和新兵连完全不一样。”

  “那是,你们新兵连的电视不可能会调出收音机来。”

  “班长你误会了,我是说,听收音机大家还能听得像看电视一样认真,真好。”

  “好什么?不好!”老马叹息一声:“你没来之前吧,我们也好久没看电视了……”

  “班长,那不好。”

  “好好好,不好,那就天天听电视吧,你乐意吗?”

  “嗯!”许三多重重点了下头。

  这一点头却令老马几乎崩溃了,他发现自己和许三多的频道也是调不到一块去,说不出的累。

  “要不,还是聊聊你二哥?”

  老马望着许三多。

  “好啊,二和哥喜欢扑克牌,不是班长您玩的那种。二和哥还经常帮我打架,谁欺负我就打谁。后来,二和哥和我一起进了新兵连,什么都护着我,他们,都说二和哥是保姆。”

  许三多说到这里,有点沉默了。

  老马微微一笑:“你二哥是好样的,新兵连最好的尖子,还是付班长吧。我琢磨着,他有这m优秀,你也差不到哪去,肯定是哪里出问题了。”

  老马这样一说,盯着许三多:“你觉得我有说错吗?”

  “我,我可比不了二和哥,他是他我是我。”

  “对对对,你们虽然是兄弟,区别还是有的,但是我觉得他能做尖子,你也是可以吧。”

  “不不不,班长,我从来没这么想过。”

  “为什么不,现在开始就这样想,你可以,完全可以。”

  “那,班长,我该怎样做呢?”

  “还怎样做,先别急,等我慢慢想想。”

  老马说完,站起:“我先睡了,两小时后你去叫老魏,他不起来就把他拉起,记住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