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军旅生涯 在士兵突击中当兵王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五

在士兵突击中当兵王 青青子衿.1 2074 2020.01.09 23:18

  李梦说留就留吧,五班现在四个人,加上这哥俩,也就六人的编制,一个班还是不够呢。

  “想得倒美,五班是个什么玩意,你们自己不知道吗!”

  指导员何红涛情急之下说出这样一句话,所有人都懵了。

  “不是说意义重大,不是说不可或缺吗,这会变成玩意了。”

  李梦这货不知好歹,还在开着玩笑。

  “给我闭嘴!”

  班长老马也发了飚。

  “瞧你们一个站无站相坐无坐相,都什么玩意,指导员说一句有错吗?”

  “训练尖子留在这不糟蹋了人家?”

  “走,必须给我走。”

  老马的表态倒让何红涛有点愧疚了:“你在红三连的时间比我还久,如今却变成这样,哎!”

  “指导员,我懂大局,我已经这样了,怎么能再害别人。”

  “你也不用难过,我会想办法好好安置你的,争取离开前立个功授个奖。”

  “指导员,我还不想离开。”

  老马斩钉截铁地说:“我离开部队能干什么,您想过吗?”

  “都这样子了,还不离开,留在这里有什么意思?”

  何红涛又有点不悦了。

  “那好,这样说这个兵就别走了,五班也需要训练尖子。”

  “你说了算吗,你老马有资格要这个要那个的?就这几个兵被你带成什么样子了。”

  “指导员,能征求一下我的意见吗?我虽然是个新兵,也是一个活生生的人,不能你们要来要去的。”

  “这里轮的到你说话吗?”

  何红涛一声断喝,他知道许韵达保姆病又犯了。

  “一切行动听指挥,新兵连没学吗?”

  何红涛说完,拉了他就走。

  “指导员,还是考虑一下人家的感受吧,强扭的瓜不甜,是吧。再说了,五班什么时候被踢出红三连了?怎么您就这么不待见放个人过来呢。”

  李梦说话阴阳怪气。何红涛并不搭理,一脚朝屁股踹去。

  李梦一闪避开,吐了吐舌头,再也不肯吭声了。

  “走吧走吧,我跟指导员开玩笑呢,五班要尖子干嘛。”李梦皮笑肉不笑,何红涛这才横了他一眼,不再踹他。

  “那个,许韵达同志,在部队要服从命令听从指挥,指导员让你走,你就走了吧。”老马也打着圆场:“快快快,随指导员去!”

  薛林和老魏也连连点头。

  “走走走,别再惹指导员不高兴了。”

  许韵达见所有人都让自己离开,有点急了。他也并非要做什么保姆,而是离开许三多,到底要经历什么并不知道,会不会又和前面几天一样和老木待在一个类似的死亡区域呢,那太恐怖了,还是这里知根知底,电视剧剧情都清楚呢。

  “指导员,给我一年时间,我立下军令状,如果在这里干不好就随您走。”

  “在这待一年,你还是你吗?”何红涛冷笑一声。

  “要不,八个月?不不不,半年,如何?”

  “那也不行。好吧,为了让你死心,我允许你在五班呆上一个月,一个月后跟我乖乖回到连队,够对得起你吧。”

  “一个月,太短了吧……”

  “太短了?那就现在跟我走。”

  “行行行,指导员那就一个月吧。”

  许韵达叹息一声,他不知道许三多去七连时间一个月够不够,毕竟电视剧中可没有确切时间。

  他只是叹息一声:“认命吧,总比马上脱离剧情好,目前总还是可控可预知的。”

  何红涛却是一脸不悦,但红三连最渴盼训练尖子,也不能让人家身在曹营心在汉,只有把心也收了,这个兵才是完整的兵,只能随他小性子,让他做一个月保姆了。

  何红涛头也不回地走了。

  李梦、薛林和老魏拿起饭碗脸盆敲打起来,说是庆祝五班取得辉煌胜利,留住了一个训练尖子。

  只有老马,心情复杂地看着这些人,既高兴又难过。

  许三多最是单纯,他的嘴巴裂得老开,露出一口的大白牙。

  “二和哥没走,二和哥又和我在一起了。”

  “有意义吗?”

  李梦学着他的口吻:

  “欢迎大保姆加入五班。那个喜欢给人取绰号的,你觉得还有比这更好的绰号吗?”

  许三多依旧笑着。

  “二和哥没走。”

  “是我说错了,百分之十到二十的概率竟然成真了,看来大保姆面子不一般,咱们指导员能这样纵容他。”

  “闭上你的鸟嘴。”

  老马终于忍不住了。

  “给新兵同志騰个铺,再讲一下五班的规定。”

  “铺还要腾吗,五班床位多,随便睡。至于规定吗……”

  “班长,你今天打牌打输了,该下厨吧……”

  老马瞪了他们一眼,又转到许韵达身边:“别理他们,还有,咱们就这么几个人,最重要的是搞好团结。”

  他以为许韵达会有抵触心理,没想到许韵达微微一笑:“您忙去,我会以团结为第一要务,并尽快找个爱好,这样就能很快和大家很快融为一体了。”

  李梦听到这话,翘起了大拇指,“这个尖子不一般,简直就是我们肚子里的蛔虫。和他那弟弟间简直不像亲生的……”

  许韵达微微一笑,本来就不是亲生的,随便你扯。

  只有许三多,他的目光师兄没有离开二哥,他是一个被人忽视的可怜虫,内心始终有一种自卑感。

  “二哥,我来帮你整理!”

  许三多奔了过来,许韵达摆了摆手:“你做自己的吧。”

  许韵达不说话,直接来到李梦薛林身边,刚才玩的,继续哦。

  两人惊讶的望着许韵达。

  “我知道你们在玩桥牌,我也会玩。”

  李梦高兴地一拍胸膛:“万能的主啊,来的果真是训练尖子呢,连咱玩桥牌他都一清二楚。”

  “真会玩还是假会玩?”

  “如假包换!”

  “这样,不会也没关系,去把班长替换出来,如何?”

  李梦嬉皮笑脸地望着许韵达。

  “我们都是三流高手,班长是顶尖高手,把他换出为你报仇。”

  许韵达微微一笑。

  这种玩意他在大学确实玩的很转,就那个许二和,也是个桥牌高手,有啥怕呢。

  这时许三多高叫起来:

  “二和哥是桥牌高手,你们玩不过的。”

  李梦和薛林老魏面面相觑:“真是这样吗?尖子咋啥都能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