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军旅生涯 在士兵突击中当兵王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二章

在士兵突击中当兵王 青青子衿.1 2045 2020.01.16 23:33

  袁朗和团长他们如一阵风一般离去,草原上又剩下六个人了。

  李梦现在不写作品了,他把纸剪成一个个铜钱样,说是自给自足,先给自己烧点。老马一个个地查看每个人扎的针。“我听说这种针,如果没有隆起一个包,那是无效的。”薛林挽起袖子。“班长,我手臂上很平。”

  “扎在哪?这,还是这?”

  老马一个地方一个地方按:“有痛感吗?”薛林摇头。

  “别费事了,刚才护士不是说了,反正是要死,扎几针玩玩,这针估计不是什么好东西。”

  他突然想起什么。

  “中校是说这针是什么毒素提取?”

  许韵达点头:“估计不是一般的毒素。”“对对对,我想起来了,以毒攻毒。”

  “反正是要死,死马当活马医,是这个道理吧。”李梦说完,扪着脑袋:“哥几个,这真不是开玩笑。”

  老马和薛林老魏齐放下手中物事,望着许韵达,似乎在等他确认。

  老马:“你好像知道这鸟什么玩意?”

  许韵达点头:“来五班前,我所在的那个地方,就是这些鸟的所在地,我那些日子天天对付他们。”

  “这都什么玩意,哪个王八蛋弄出来的。”李梦紧抓住许韵达袖子:“尖子,这开不得玩笑。”

  “没跟你们开玩笑,我只知道这东西有毒,怎么来的不清楚。”

  “笨蛋,你倒是提醒我们啊!”

  “我说了,谁肯听我的?”

  此时许三多也插话了。

  “二和哥一直在说,你们不听。”

  几个人面面相觑,良久,老马叹气。

  “别多想了,团长和那个中校都过来了,还特意过来帮我们打针了,不可能会有性命之忧的。”

  “班长,或许死不了,可你知道吗,这东西或有啥后遗症,万一哪里不灵光了,到时不就残疾一个?”

  “你就瞎想吧,没你想的那么严重,你没听尖子说吗,他是在那里很多天,天天要和这些东西打交道。”

  “是吗,尖子,你待了这么久,有没感觉哪里不舒服啥的?”

  “什么都没有,他们不是说吗,解药就是蚂蚁毒素提取的,我虽然没打针,可吃了不少蚂蚁。”

  “蚂蚁就可以了?我虽然对这玩意感到恶心,但回头还是得抓点回来,小命要紧哦。”

  李梦扔下本子,“这草地别的没有,蚂蚁倒是不缺啊,瞧瞧,我已经抓住了一只,将军级别的,大个!”李梦边说边丟进嘴里。

  “好好好,又一只。”

  薛林和老魏几个赶紧也抓起了蚂蚁,只有老马,望着他们发愣:“这玩意真有用?”

  “我说的不是这里的蚂蚁,是那边的。”许韵达苦笑。

  “这边的蚂蚁没用?”老马问他。许韵达摇头,老马笑了起来,李梦几个仿然大悟般:“尖子,开玩笑不能这样开啊。”“对对对,人命关天呢。”

  “他们反正没事干,就说有用多好。”老马又笑着。“走我们出去聊聊。”

  “喂喂喂,班长,这会他不能走,我们都等着救命呢,聊天稍缓吧。”李梦大叫起来。

  “一时半会死不了,你就慢慢折腾吧。”

  老马一边说,一边问许韵达:“我突然想起还有很多事没问你,比如新兵连结束后,你到底去了那里,经历了什么,又是什么回来的,这大概要说很久吧。”

  “班长,其实很简单,我去那个地方是他们说我大学毕业证有问题,涉嫌违规入伍。后来就把我丢到了那个地方,说是判刑的人必须去的。”“就这样。”

  “就这样?”

  许韵达点头,李梦听说是判刑的人去的地方,这下真是脸色煞白了:“我直觉很灵,那真不是什么好东西,判刑的人去的地方,什么东西不可能出现。”

  “你得了吧,可能吗!”

  老马突然打断了他的话。

  “许二和同志违法还是犯罪了?即使真是服役程序出了问题,那也不是犯罪,去那里肯定有其他的原因,和啥子犯罪判刑没有任何关系。”老马说到这里,拍了拍许韵达:“班长可以很明确地告诉你,绝对和服役啥的没关系,你是不是被什么人盯上了,搞个啥选拔赛的?”

  “对对对,他是尖子吗!”

  薛林和老魏几个也附和,只有许韵达去的不是这种地方,他们似乎才感觉更安全点。

  李梦也点了点头:“不错,分析得正确,班长就是班长。”

  “但你是怎么回来的呢?”

  “怎m回来的?”许韵达想了想:“大概见我死不了,就让我回来吧。”

  “胡说八道,谁让你死了,哪个和你有杀父之仇?明显不合逻辑。”

  “我想,大概是在测试什么,测完了,发现尖子不是他们想要的人,就放回来哦。”

  李梦边说边翘起大拇指:“我真佩服我卓越的想象力。”

  “什么想象力,完全有可能就是这样。”他自言自语。

  “这话有点对头。”老马也觉得有点像了。

  许韵达不想打断他们的猜测,点了点头:“大概就是这样吧,其他的我实在猜不出来。”其实他早就猜出来了,这大概是袁朗的一项什么测试,只是他并非不达标,而是暂时不愿意跟他走而已。因为他知道,进入这个部队后,还有一系列残酷的淘汰训练,他要和许三多一起争取那一批,才熟悉剧情,也好操作。

  李梦这是才长叹口气:“看来不是什么不可控的东西,打一针应该差不多了。”

  “可惜,我都预备好了,五班几名烈士将安葬在哪里,写些什么字,以什么材质的石材做墓碑,这都得提前协调好。可惜,这都落空了。”“薛林烈士,老魏烈士……”他一个个做着怪样。“你们说,失去永垂不朽的机会是不是很失落。”

  薛林朝他踹了一脚。

  “失落你个鬼!”

  “你个失落鬼!”老魏也朝他唾了一口。

  老马趁这机会拉了出去,他还是想和许韵达聊聊。因为今天这场人鸟大战,他没听许韵达的,现在很后悔。他觉得他不仅是个尖子,或许还是一个有更多方面他不了解的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