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重生东瀛证真君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教导

重生东瀛证真君 新叶道君 3276 2020.02.27 00:01

  身侧有着一本厚厚的黑色硬皮笔记本,洛清埋首故纸堆中,轻轻翻阅着古老的文献。

  掀开一页泛黄的纸张,小心地保持完整。

  残缺,褶皱,粗糙,材质是不知名的,他手上这本游记,不知已经存放了多久。

  沁入纸张之间的,是樟树根的香气。

  翻久了,仿佛整个人也带上了丝丝缕缕,韵味久远。

  六岁之前,即便是他,也不被允许接触任何需要动用灵力的咒术。

  理由也很简单,幼儿灵魂不稳,心性未定,三观不全。

  在此期间,贸然接触过于强大的力量,容易偏离正道。

  黑化,偏激,乃至于习惯以暴制暴。

  因此,以读书,读史增强涵养,反倒成了必修课。

  除却每日都有的课程之外,其余时间,允许自修。

  洛清就喜欢在藏书室里,寻找一些他喜欢的内容。

  清秋院家的藏书极其丰富。

  毕竟是传承久远的阴阳道家系,依旧保持着很好的家风。

  所谓阴阳道,绝非仅仅是画个符咒,念念咒语,人前显圣那么轻松。

  实际上,所谓阴阳师,起初本就是学者。

  洛清在这里读了不少藏书,终于摆脱了上一世的唯物主义无神论观念,成为了一名新晋的万物有灵有神论者。

  同时,也大致上,对所谓阴阳道,有了一个初步的理解。

  阴阳道,起源于大成朝的阴阳学说,研习万物相反相成之理,即阴阳之道。

  在吸取本土神道,万物有灵观念之后,又广泛吸取天文,星象,地理,风水,礼仪,话术,宗教,咒术等等知识,逐步形成而来。

  一名合格的阴阳师,绝非仅仅是会下咒的法师而已。

  在平安时代,阴阳师出入公卿府邸,广泛受到尊崇。

  可不仅仅是凭借一手精妙的幻术。

  能出入公卿府邸,与达官贵人交谈而不露怯,本身就需要精通贵族礼仪,社交话术才行。

  考虑到当时的时代,最好是懂得诗词鉴赏,音乐辨析,才能有共同话题。

  能做到这点的,才是合格的阴阳师。

  即便倾尽国家之力,培养出的阴阳师,也是不多的。

  可以说,正式的阴阳师,每一个都是时代的精英。

  这本文献里,记录了一些日常见闻

  乡野之间,懂得一些法术,靠着为人驱魔,赚取钱财的,只是法师而已,不配与阴阳师相提并论。

  洛清看到这一段,也是深有感触。

  他放下手中的笔记本,用拇指划着这一行字。

  几百年前,贺茂家的阴阳师,在这里发表了与他的感慨。

  “盖阴阳之学,因朝堂而生,为公卿而设,弃此何往?”

  这是在感慨,有一批年轻的阴阳师,同情乡下愚民,不惜背离平安京,去乡下(平安京之外都被视为乡下)驻扎,甚至改换家名,沦为民间阴阳师,跟一些下流卑鄙的法师“争食”,真是自甘堕落。

  同时,记录有资质出色的巫女,死于除妖途中,其名为翠子,是乡野巫女组织的首领。

  虽说有着难以置信的强大灵力,但日日战斗,转战多地,除妖近万,但最后还是徒劳地死在围攻中。

  最后,这名贺茂家的阴阳师再次重申,阴阳师存在的意义,就是为公卿皇室服务,根本不需要理会无知的愚民……

  无论是民间阴阳师,还是在野巫女派,这些离经叛道的人不会有好下场。

  “朝廷出钱培养的阴阳师,自然要为雇主负责,因为同情平民背弃出身,确实是背叛……”

  “从这里看,最初阴阳道的立意,就是辅佐公卿,服务公卿的杰出学者。”

  “这条路上限已经定死,正四位不可能再高了。”

  “历代阴阳师之中佼佼者,被称为大阴阳师,除却贺茂,土御门之外,少有受正式敕封的。”

  所谓正八位,大阴阳师,只是习惯性的实力划分——即单凭阴阳术的修行,本身力量抵达媲美正八位神灵的层次。

  如今已不代表官阶与神阶,仅仅是个人实力的一种估算。

  除却大阴阳师,还有阴阳寮的一些官职称呼,也是类似。

  天武天皇时期,阴阳师所隶属的官方机构“阴阳寮”(おんみょうりょう)正式成立。

  隶属于左弁官局之中务省,阴阳寮设长官“阴阳头”一人,阴阳博士、天文博士、历法博士各一人,漏刻博士两人及阴阳师六人。

  其中阴阳寮的主官,被称作阴阳头,官阶从五位下。

  本身单单只论阴阳寮官阶,阴阳师的天花板,也止步于从五位下而已。

  在整个东瀛体系之内,阴阳道普遍的上限,就很低。

  “任何阴阳师,按部就班在阴阳寮供职,将止步于此……拉高上限的,是少数几家名门,或是立下功绩,或是出身显赫,额外破格。”

  “也因此,这几家成为了阴阳道的实质领袖。”

  法清院家,就是以正四位爵,凌驾于一众普遍从六位都不到的家系之上…

  “按部就班学习,清秋院家的藏书够我研究一辈子,跻身正八位,大约是极限。

  再往上,就不是努力和天赋可以打破……”

  一个萝卜一个坑,这就是阴阳道的体系,也是神道的秩序。

  家系即神系,家格即神格,清秋院家的上限,就在眼前。

  这就是洛清为何会对阴阳道如此失望的原因。

  哪怕黑川幕府进入了现代,名义上取消了公卿,改为民选,但隐世之中,这种无形的限制依旧存在。

  “历史上有长生的妖怪与神灵,但可有长生不死的阴阳师?”

  单单看着一点,就知道阴阳师前途很有限了,怎么不令人沮丧?

  沉默片刻,起身,合上笔记本,小心地整理好文献资料,洛清恭恭敬敬地把它们放回了书架上。

  随后谢过了看守藏书室的族叔,他脚步一拐,踏上一条熟悉的碎石路。

  竹林掩映间,有木桥流水。

  河水清澈,有翠绿浮萍,茂密水草。

  门前鲜花簇拥,有着篱笆院墙。

  在这里,他见到了今生亲生的母亲。

  她并不是日日都在,只是为了照顾他,特意这几日住在这里。

  许多时,她也有自己的事情,并不是单纯的家庭主妇。

  “妈妈,我有点困惑,请您为我解答。”

  他跪坐在木板上,很是郑重。

  “清君又是为了阴阳术来吗?”

  纱织蹙眉说着:

  “不要沉迷那些好玩的术法里,你应该有更广阔的视野。”

  “不,我是为分家的命运,也就是我的前途而来……您有什么可以指点我吗?”

  纱织毕竟是成年人,倒也确实了解一些。

  “现在说这个,其实有点早……但既然你问起来,我就随便说说。”

  “首先,绝不可屈于分家主家,你要放眼外面的世界……阴阳之术虽然神妙,但也仅仅只是天地一隅。”

  “不可囿于阴阳之理,不可囿于前人故智…”

  “你如果眼界仅限于法清院家,仅限于阴阳道,那么你最多就是成为一流的阴阳师,成就仅此而已。”

  “至于分家,确实是受到主家压制,这是普遍现象,也是一种固化的秩序。”

  “个人即使有再大天赋,待在家族里,也不可能得到承认……因为整个家族的力量,维持着刻在家格之上的规矩,除非你可以强大到,挑战这个规矩,才有望改变……严重一点,甚至要挑战整个阴阳道的秩序。”

  “可这是不可能的,因为在你成长到足以威胁到主家之前,你就已经消失了……”

  “在这方面,与传统结合,非常顽固,要想突破,就必须另辟蹊径。”

  “否则,你的成就,将止步于大阴阳师,与历代一切杰出阴阳师天才,一模一样。

  这是阴阳道的秩序,它实际上早已满了,每个位阶有多少人,都是定数。”

  洛清深深点头。

  果然与他观察到的,几乎一致。

  “就没有那种千年一遇的天才,打破陈规吗?”

  虽说这样,他还是期待有特例。

  “天才?太多了,哪一代不出几个天才,也没有人能抵达正六位嘛!”

  “土御门夜光,不依神职,不做法事,穷究阴阳之理,创造了现代阴阳术,其也止步于从六位,不得寸进。”

  “他号称土御门家继安倍晴明之后的集大成就者,想要走出一条新路,结果在没有家格支持下,那条路也难以为继,他的追随者统统不得善终。”

  “修行从来不是一个人的事,也跟时代大势有很大关联……天地之间的法理有如罗网,牵一发而动全身……

  单纯属于阴阳道的理,早已定死,甚至其他道路也是如此。

  从六位,是单纯依靠修行,所能抵达的极限了……再往上,就触及长生之秘。”

  “要打破,除非有短暂抗衡那局部秩序的能力,可这又形成悖论,绝无可能”

  “本来你如能继承法清院爵,可顺理成章,极限可在正四位,不会有桎梏。”

  “没有家格支持,天才止步于正八位,时代最杰出者,将止步于从六位……除非能超出时代,或者站在风口的弄潮儿……”

  “阴阳道的极限,大致就在法清院家。”

  “集结整个阴阳道的力量,形成此秩序,这就是阴阳之理。”

  秩序一经形成,就会向着固化发展,阴阳道的体系也不例外。

  “如果非要挑战这秩序呢?”

  “真的非要压服整个阴阳道,以我之见,至少要有正一位的力量!”

  正一位的神力,可这怎么可能呢?

  稻荷神那么多,总共加起来,才算得上一个正一位吧……

  “真有那么厉害的人物,阴阳道于他,大可以有更好的去处。”

  洛清点点头,谢着:

  “谢谢您的指点。”

  随机起身,就要离开。

  母亲纱织面色一正,捉住他的手腕:

  “别忙着走,我给你看了几个未婚妻的人选。”

  “你先看看照片,看哪个合眼缘。”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