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江湖之剑侠传奇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二章 回归,新剑式

江湖之剑侠传奇 南锅烤鱼 3133 2019.04.14 12:00

  林成仗着自己熟悉地形,趁大当家心神不定之时,一剑刺入大当家腋下,收了其性命。

  这会儿也没着急走,蹲下来准备搜刮自己的战利品。

  他一脸嫌弃的扭过大当家狰狞的脸,然后前身后身搜寻了起来,谁知这大当家也是个穷货,周身上下只些许碎银子,还有一个上面写着黑风寨的铁牌子。林成估摸着这应该是他寨子的名字,他留下也没用,随手就扔在了旁边,拍拍手就走了。

  这一路上林成又是心情愉悦,哼着不知名的小调儿,还顺路去了一趟环山而过的小河边,洗了洗自己有些脏了的手和脸,衣服上的血迹就说是路上打来的的野兽的。

  捧了几捧清凉的泉水,他舒服的叹了口气,再次轻快的往镇上走去。

  林成脚步轻快,这会儿他颇有些后悔,不该玩神秘,没有露面的,若是几人联手,他有十足的把握仍旧击杀大当家于当场。

  只不过,他一早就认出了这商队是白家的,也就是一年前的玩伴,小胖家的商队。后面的马车上坐着的,怕不就是他和他的父亲。

  一年未见,甚是想念,然而时景不太对,他又想搞个神秘,就没有现身相见。若是出去了,现在应该早就到了城里了。

  林成边走边摇头,走了大半个时辰了,适才虽然他出手不多,然而聚精会神的捕获时机,再全力出招力求一击而亡,实际上他耗费的心神颇多,刚才还得着有了小河给他清凉了一番,不然他怕是有些疲惫了。

  小镇遥遥在望了,他紧了紧背后的包袱,快步走去。

  望山跑死马,又过了小半个时辰,他才进了镇,这会儿已经饥肠辘辘了,急吼吼的往家里赶去。

  进了家里的店铺,就见店门大开,周小姨正跟范秀才家的二姨太三姨太谈笑着,像是在讨论刺绣的事情,他反正不懂,笑着打了招呼。跟自家小姨笑眯眯吐了个舌头,眨了眨眼睛,就进了内院去了。

  进了自己的屋,坐在床上,真是感觉无比的亲切,都已经一个月没有睡过这么软的床了,真是怀念啊!

  他打量了一番,屋内还是干净如初,看得出来周小姨肯定是每天都有打扫。他自觉有些愧疚,自己在外面练功一下就是一个月,等到以后他开始行走江湖,更可能里面都回不了家。

  “这次就多陪陪周小姨,在家待上十天半个月的再进山去吧!”

  林成暗暗想着,脱了衣裳直接躺在床上,睡了过去。

  没一会儿,周翠进来了,看着林成已经睡着了,就坐在了床边,轻轻抚着一月未见的面颊,林成的嘴角都长出了些绒毛,

  “快长成大男孩了。”

  周翠想着,看见了他随手扔到椅子上的外衣,拿了出去准备给他洗掉。临出去又看了林成一眼,轻轻合上了门。

  周翠倒了盆水,翻看了一下衣裳,发现了衣角的血迹,她心里揪了一下,也没有声张,洗完就在院子的晾衣绳上晾晒了起来。

  刚忙活完,林成推开门走了出来,就见他在阳光下大大的伸了个懒腰,

  “啊~还是家里舒服,在外面这一个月,我都快成了野人了。”

  “一回家就睡,你倒是舒服的很,我还得给你洗衣服!”

  “嘿嘿嘿,周小姨辛苦啦,成儿给你带了我亲手打来的野味,这一个月全靠这些给我补充营养,给你也尝尝,肉质很好的。”

  林成一脸讨好的凑上去,给周小姨捏着肩膀,林成是越长越高了,现在周翠身后高出半个头去,边捏边说着。

  周翠微闭着眼睛享受了一下,然后就拉过林成的手,在身前细细的打量着,

  “我家成儿真是长大了。”

  她眼睛里有些晶莹的东西在闪动,一时有些忍不住。

  “

  周小姨,你别哭啊,我这不是好好的,别哭别哭。”

  林成有些慌乱,连忙用手去擦拭周翠的眼泪。

  “没事没事,我就是,想起了你的娘亲。”

  一说这个,周翠更是有点泪崩,侧转过身拿手帕擦掉眼泪,

  “不说这个,成儿都要长大成人了。把你那肉质鲜嫩的野味拿到厨房吧,我给你炖肉汤吃。”

  说着,周翠就急忙忙的走向了厨房。

  林成眼中有些疑惑,他从不知自己的身世,记事以来听得旁边人说起周家丫头和林成也是连连叹息,他只以为自己是周小姨亲生,只是父亲抛弃了他们,为了顾全自己和林成的名声,才让他叫她小姨的。

  看这意思,怕是另有隐情了。

  林成摇摇头,不想那么多了,周小姨若是想要告诉他,肯定会说的,不急在一时。

  他去房里取了包裹,把野鸡和兔子带进了厨房。

  “呦,挺肥的兔子,你小子不错啊,在林子里待了一个月会打猎了!”

  “那当然,我这么天赋异禀,学什么会什么!”

  林成一拍胸脯,自卖自夸起来。

  周翠白了他一眼,拿了兔子和野鸡,野味肉都不少,就两顿吃吧。

  当晚,林成一边吃着周翠做的红烧兔肉和兔肉汤,一边跟她汇报着这一个月来的点点滴滴。

  比如他现在剑法已经有所小成了,还能发出半米远的剑气。

  比如他一个人猎了一只三百斤的野猪,吃了好几天,都快要吃的不行了。

  他还选择性的说了些他和小莲的事情,比如中午小莲给他送过几次饭,看他练剑等等。

  周翠饭量小,只吃了一些青菜稀饭就停了筷子,坐在桌旁听着林成说话,不时笑笑插几句嘴。

  听得说到小莲的时候,她眉头皱了皱,不过看着林成有些小心翼翼的看着自己,她只是叹了口气,孩子大了,还一下就一个月不见人,她还能怎么管?随他去吧。

  周翠没有对小莲的事发火,林成松了一口气,这顿饭也是吃的很是开心。

  当天晚上,林成心满意足的睡了一个好觉,还做了梦,梦到他终于娶了小莲为妻,然后在镇上开了个武馆,教人练剑。

  第二天醒来,林成晃晃头,虽然他有些意动与小莲长相厮守,但是一想到就在这小镇定居,他却很是纠结。

  只能先忘在脑后,事情这么多,要学习人字决后三式了,他练了足足一个月才回来,就是为了融会贯通,能学习后面的剑谱!

  他迫不及待的换了练功服,吃过早饭,回到屋里,从自己的柜子深处,小心翼翼的拿出了那张泛着年代感的羊皮帛。

  最上面的三式他已经牢记在心了,他目光越过最上,直接向下扫去,他要开始练习中间三式了。

  中间三式仍是三幅图,不算清晰的小人手持长剑,分别做出了横扫,劈斩和挂挽之式。

  这次林成不同于一年之前,一年前他只看懂前三式的姿势,具体如何用力,他都慢慢摸索着,至今仍不知对与不对。但这剑谱号称天下剑法总纲,怎可能只有一张图而已。

  他目不转睛的盯着中间三式,眼神朦胧似心神也进入了羊皮帛之中,只见脑海中的三个小人,仿佛一瞬间就活了过来。

  第四式横扫,那持剑之人忽而侧身右腿后撤,以一个略显怪异的姿势仿佛躲过了身前的攻击,然后手中剑从身前横扫而出,一道圆弧划过,优雅而致命。

  第五式劈斩,则如直刺一般简单,长剑带着雷霆万钧之势,带着画中人眼神中的犀利,一剑好像破开了画布,一道惊虹闪过,就此不见了踪影。

  林成有些受了惊吓,不过仍旧稳住心神,看向第六式。

  这一式似乎又是一记防守招式,画中之人如羚羊挂角一般,挽过一个剑花,仿佛如同莲花一般,挡住对面敌人的兵器,并且卸力之后仿佛还留有余力,可以用来绝地反击。

  林成闭眼良久,仍旧回味着刚才眼前闪过的一幕幕剑法招式。

  然后他睁开了双眼,眼神中带着别样的兴奋,原来,剑法真的可以这么有趣,打了一年多的基础,只是为了之后更好的掌控手中之剑!

  他像着了魔一样抓了清风剑就冲进了院子,回忆着刚才还留存的影像,弧形横扫,力劈华山,羚羊挂角,剑挽莲花。

  他一遍又一遍的尝试着,一天的时间就过去了。

  夕阳的余晖撒在了林成一遍一遍不断在练习的身体上,映照着从他脸上一滴一滴留下的汗水。

  周翠已经关了店门,倚着影壁有些担心的望着林成,中午她本来打算做了野鸡给他的,鸡汤都炖好了,然而林成像是着了魔一样,喊他也听不到。

  周翠也不知道他这状态好不好,害怕打扰了林成练功,只好暂时放下心里的担心,一遍一遍热着鸡汤,这会儿已经炖的水面漂着些许油花,泛着乳白色,一看就营养十足了。

  “这鸡肉都炖烂了,看来只能多喝点汤了。”

  周翠有些心疼她的鸡汤,不过好在还能给林成补充营养,晚上得好好教育他一下,不能这么练功了!

  于是当天晚上,林成只有低着头喝汤的份,一边缩着脖子听着周翠不断的说着,他还在长身体,不吃午饭还练功那么狠,长久下去是不行的!还说他是不是平时在外边也是这么练的?这样可不行,她得好好整治一下他这个坏习惯,必须好好吃肉,涨足力气!

  林成连连称是,只有闷头挨训的份,一句都不敢还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