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江湖之剑侠传奇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八章 进阶修炼(二)

江湖之剑侠传奇 南锅烤鱼 6327 2019.04.17 11:00

  莫千演示过之后,林成便开始了东施效颦的过程。

  这会都不用花生米了,林成想着师父的动作,自己都会走着走着,“啪”,摔下来了。或者扭着扭着,自己的脚没踩住,然后,

  “啊”。

  林成是个聪明人,而聪明人学东西,要不就一看就有那么点样子,慢慢完善。要不则是,很难入门,入门之后却会很快变的很厉害。

  现在林成就处于入不了门的状态,师父的控制自如的状态,他很羡慕,也觉得那种状态很是潇洒。但是初学就想要达到那样高深的境界,显然是好高骛远了。

  莫千创这身法是为了贴合自己的内功和日常行走江湖,他是个飞贼,保不齐有个被人追杀需要逃命的时候,自然不会给自己束缚那么多条条框框,归根结底是为了让自己成为那人遁其一,逃之夭夭。所以林成刚开始就拘泥于莫千演示的形式,是走错路了。

  莫千看着林成有些疯魔的样子,反而不着急,老神在在的坐着喝着小酒,花生米吃了这么多天吃腻了,现在也用不着弹林成了,他自己就会掉下来,他在旁边看个热闹就行了。

  他是想看看,以林成的天赋,是终于入不了门,来向自己请教,还是自己顿悟了身法中蕴含的意境,自行领悟入门。

  而林成,是能自己入门的。他被莫千夸赞练武奇才,自己研究这么久,身法入不了门,他觉得丢人,所以一段时间之后,他反而静下心来。

  白天晚上自己琢磨着身法的事情,然后自己放慢了步伐,开始老老实实的,一步一步的找寻感觉,先按照师父演示的来,慢慢加快速度,再寻找那种潇洒的感觉。

  莫千看着他的变化,也是不住地点头,徒弟聪明也是有好处的,自己这个当师父的每天闲的手痒痒,不行,下午得给他多找点事干。

  到了下午,林成本来想终于能放松一下,然而剑法修炼,也不是那么简单的。

  林成练剑有一年多了,靠着人字剑决打基础,虽然算是小有所成,剑法不错,但是自己练的总有颇多缺陷,现在有了师父,林成就开始痛并快乐着了。

  莫千称不上剑法大家,他最擅长的是身法和隐匿的功夫,一手暗器也是闻名江湖,不过他境界在这,指导林成是绰绰有余的。

  “剑是杀人之兵,不管招式如何变化,最终目的都是为了杀敌。”

  莫千难得的说着肃杀之语,也不知他一世只盗不杀之人是怎么悟出这个道理的。

  “而刺剑式则是最能发挥宝剑锋利的招式,所以为师教你的剑法,千变万变,都是为了最后的刺,一击必中。”

  莫千虽然也从林成手里看过了人字决,不过他自有一套理论,把人字决的剑谱汇总了一下后,他便按照自己的方式教导林成。

  于是下午林成依旧勤学苦练,莫老爷子手持木剑,以林成的剑式,一次一次破开他的清风剑,然后点在胳膊上,胸口上,后背上。

  林成上午练完梅花桩是腿疼屁股疼,等到下午练完剑干脆就是浑身上下哪里都痛。

  莫千用内力附在木剑之上,随他动作打在林成身上,自然都是外伤,而且只红不肿,但是实打实的疼,林成一碰更是呼天抢地,酸爽无比。据莫千说这是让林成有个教训,每次练剑都能很认真,不过是不是真的,反正师父说的对!

  在如此高压之下,进步自然也快,林成剑法上一些不利于攻防的小动作被一一去除,少了很多华而不实的东西,变得更加简洁实用。没办法,不实用就被打,搁谁也受不了。

  偶尔莫千懒得动的日子,便说,

  “你小子进步挺快的,今天为师不上手了,你且自行练剑,还按照人字决的招式来回练习。”

  林成也是抹一抹不存在的冷汗,然后大声应到,

  “遵命,师父!”

  然后林成继续自己的基础练习法,每个招式的练习,将剑的种种变化熟记心间,莫千也会在旁边看着,哪里错了,他就让林成停下来,然后纠正。

  就这样,林成的剑法也在飞速的成长着。

  而作为莫千绝技之一的暗器,自然不会不交给自己的小徒弟。

  手眼训练差不多了之后,林成又开始了练镖的日子。

  本来莫千是用毒钉的,他害怕林成持自己独门飞钉行走江湖会有颇多麻烦,毕竟他仇家不少。所以又专门给林成打造了一种长镖。

  这长镖,半尺左右,菱形模样,菱形前面两侧各有一个倒刺,镖身还有一道放血槽,要是进了人身体内,可是要吃一番苦头的。

  暗器也不是林成主要杀伤能力,主要是用来出其不意,所以每日练习时间也是少于身法剑法的,不过莫千要求可不低。

  最开始,只是静态的,横跨半个院子,固定打靶练习,然后渐渐拉远距离。林成目力足够,不过准度就差的多了,而暗器又是莫千得意之处,看着自家徒弟左一支镖右一支镖,练靶子都上不了,就直接开口训斥。

  “你眼睛是长歪了吗,那么大一个靶子,你能给我把镖扔到墙上去?”

  “手法我是没教过你吗?用那么大劲,这靶子和你有仇?你当你扔石头呢?”

  在莫千的毒舌攻击下,林成的扔镖准度也是蹭蹭往上涨,直接抓个人上街表演扔飞镖什么的绝对不成问题。

  不过林成八成想跟他师父一起表演,他来扔镖,这老头儿,嘴太毒了。

  他一个只偷不杀,不劫色的飞贼,还会被人追杀,那一准是这张嘴给人气的!

  林成只能心里愤愤,脸上可是不敢露出分毫的。

  打靶有几个月之后,就不打静态靶了。

  先是林成人动,靶不动。有了之前的基础,林成只用了几天时间就能稳定击中靶心。

  然后是靶动,人不动。嗯,没什么难度,林成志得意满。

  再来人动,靶也动,林成稍微费了一番周折,也能轻松击中。

  “师父,还有没有更有难度的,我都学会了。”

  林成一脸得意,跑去给师父端茶送水捶肩膀。

  “哦,你看这个呢。”

  莫千随手拿起一支镖,抬手一甩,就见那镖似乎划过了一道弧线,镖明明冲着前面,然而拐了个弯,直直的扎在院子右边的靶上。

  林成一下眼睛亮了起来,背也不出捶了,“噔噔噔”跑去靶子,看着那垂直扎在靶子上的镖,左瞧右瞧也没看出花来。

  那镖尾巴还在颤动着,林成握住镖一用力,

  “哎呀,”

  没拔出来,林成有些恼,两只手一使劲,那镖仿佛知道厉害一般,没吃多大力就出了来,林成始料未及,一下向后仰倒过去。

  “师父,怎么做到的?快教我吧!”

  他自持脸皮厚,摔了个跟头也不碍事,跑过来双手奉上镖,求师父教自己这没学过的用镖之法。

  “这只是小道耳,你先要学的是内力运用之法。”

  终于要开始练内力了,之前林成只是一味的打坐提高内力修为,却不知怎么用,有一点小把戏都是自己摸索出来的,现在师傅肯教,他当然是欣喜若狂。

  “之前只教你打坐入静,现在我教你所练无极心法全部的修行法门。”

  林成跟着莫千进了屋,盘坐而下。

  “无极心法,修行而来的内力绵绵不绝,可徐可疾,变化莫测。所以修炼之法也得等闲,更加耗费功夫。修行内功,除了几个大境界瓶颈,本就是水磨豆腐,靠时间队里起来的。”

  林成见缝插针,

  “那,师父,都有那几个大境界的?”

  莫千顿了一下,扫了他一眼,

  “既然你问起了,我就给你讲讲。”

  “江湖门派众多,心法也是众多,然而境界都是相通的。那些不入流的自不必多说,当你能引天地精气入体,归于体内丹田,能完整的运行小周天不断,内力可以在体内运行,退可防守,进可御敌,则是小周天之境,江湖称三流高手。你情况特殊,勉强算在这个境界里面。”

  “而小周天之后,普通人打开任督二脉,更甚者奇筋八脉尽开,内力运行能进入四肢百骸,行大周天,则为步入了大周天之境,江湖称二流高手。”

  “大周天圆满之后,内力充盈,便需融入精神,内力上行冲破眉心窍穴,至此内力彻底贯通全身,内力反哺,全身上下将脱胎换骨,为后天之境,江湖称一流高手。能成为一流高手的,都是江湖里赫赫有名的大高手了。”

  林成一听师父这话,当下不露痕迹的问了一句。

  “那师父,您是一流高手吗?”

  “那是自然,千里无踪莫千,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就是在一流高手中,敢惹我的能有几个。”

  “嘿,那可不是不敢惹,谁会让自己被贼惦记,那还有的安生吗。”

  林成又是腹诽几句,继续聆听师父耳提面命。

  “再之后是顶尖高手,那境界为师也没到,不便多说。你只需知道每一个顶尖高手都能称宗师,个个都是以一敌百的就行了。”

  跑偏了好一会,给林成稍微介绍了下内功境界,莫千找机会训斥了小徒弟几句,继续说修炼之事。

  “跟上次一样,入静。”

  林成赶忙平复心情,然后就再一次感受到了和平日一样的融入之感,和周边朦胧的天地精气。

  “全身毛孔尽开,引天地精气入体,于百骸归于丹田。”

  莫千的声音再次传来,林成依眼照做,调整着自己摸索出来的方法。

  “气入丹田,收心神于体内,以力压迫丹田气,让其凝实,安稳聚于体内。”

  “引丹田气一股,以周天之势,沿经脉蜿蜒而行,每周天行罢,丹田气应茁壮而多矣。”

  “这是修行之法,你且记下,当每日不断修行。”

  内力的进一步修炼,主要在于不断的压缩,不断的壮大,这是需要时间的,也不急在一时,林成着急要学的是内力运用之法。

  旁人一般循序渐进,小周天之时只能让内力在体内运行,最多就是轻身功夫好一些,舞刀挥剑提高些速度,到大周天才能内力延伸于体外,附着在兵器之上,用于对敌。

  林成是个异类,他奇筋八脉尽开,没有周天瓶颈,可以直接运行大周天才有的奇妙。只是内力的量比正常二流高手差的远了,所以莫千才说他最多也就算的三流高手。

  会拐弯的飞镖也是内力的外用,这里面的学问可就大了。

  拐弯只是普通用法,像是突然加速的子母镖,在空中疾飞而突然转折出人意料的暗器,等等,都需要不同的手法,不是千锤百炼不能成名于江湖的。

  “我教你内力外用之法,你修为不够,这些招式只能用于出奇制胜,不可逞一时之勇,用作平常把式。你若把自己的本事都显露给别人,那你也就离死亡不远了。”

  “晓得了,师父。我会小心的,不会显摆于人前。”

  莫千也不多言,继续教学。

  “拿着这个镖,运起一股内力,到手掌处。”

  莫千看林成慢慢牵引内力至手掌处,

  “回忆你入静的感觉,想象这只镖是你手指的延伸,尝试把内力运出到镖上。”

  林成听闻此言,直接闭上了眼睛,渐渐入静,他融入了环境,自然也融合了这只飞镖。他想熟悉自己体内经脉一样,心神延伸了出去,感受着飞镖中铁器的纹络,然后内力慢慢镀了上去。

  “想要怎么飞出这镖,便运内力,扔出去。”

  林成一顿,差点散了心境,连忙收心。内力在镖上缓缓流动,猛的睁开眼睛!

  “刷。”

  几个月的苦练让他出镖的手法很顺畅,这镖却和之前不同,镖飞了一段时间之后仿佛突然有了自己的想法,然后晃晃悠悠,歪歪扭扭转了一个小弯,“啪”一声横着打在了墙上。

  林成挠了挠头,这个,跟师父的,对比也太强烈了。

  莫千这次没毒舌,只是点了点头,

  “不错,内力延伸出来,之后便是熟练的事情了,多练习就是了。”

  “一法通万法通,内力外用之法你暂时只能练到这种地步,用在剑上也不是不可以,自己多练习,有不会的再来问我吧。”

  “是,师父。”

  于是每日晚上,林成也有了更多的修炼内容。

  一方面是打坐练功,有了心法修炼的步骤,他按部就班的提升起自己的内力修为,毕竟这关系着自己高来高去的帅气形象呢,马虎不得。

  另一方面,在打坐一段时间之后,他还会拿出清风剑,一手握剑柄,一手搭在剑锋之上,他竟然尝试着将剑也纳入内力循环!

  自从学会了内力外用之法,他就一直想着这种办法。不出意外,清风剑是要陪伴自己几十年的,闯荡江湖离不了的伙伴,不夸张的说,身家性命都是交于它上了。

  而将剑纳入内力循环,第一个好处是能够让他对自己的剑更加熟悉,让这剑如自己的臂膀一样,指哪打哪,如意随心。

  第二个也是他异想天开,想着剑锋如芒,能不能借剑之利,打磨自己的内力,让内力更加锋锐?

  这事情谁也不知道,可能有人尝试过,但是成功没成功,至少当今江湖中没有这一类的消息传出来。

  他也胆子大,没和师父说,就着手开始尝试,自然是波折多多。

  剑器锋锐,他内力附着其上不动,还能各自安好,一旦开始流动,那出了身体本就控制不便的内力流,就会变得跟刀刃上的丝线一样,一个不小心,啪就断掉了。

  不过林成也是有耐心之人,一次不成就两次,两次不成就一直试,每天晚上他都要尝试着内力在剑上运行,而最好的程度也不过就是镀进剑锋一指长度,便断的断,散的散了。

  既然强求不得,他也不心急,只慢慢尝试,每天仍是重点修炼内力。

  如此这般,林成每天的修炼满满当当,而他的功夫也一天天变高,他每日于大高手莫千手下修行,自然不知自己现在已经到什么程度了,只是安心的修炼修炼再修炼。

  莫千则是对林成的进度暗暗咋舌,果然是妖孽,自己恐怕是要调教出来一个小怪物,年纪轻轻就内力大周天,只差了时间修炼,身法剑法都在水准之上,还有一手不错的暗器功夫,自己当年初行走江湖之时也没这样的功夫!

  而林成,才只十三岁。

  是的,一晃林成已经修炼了一年多的时间。这一年来,他不知白天黑夜的苦练,每个月除了集市时,他才会想起还有个情妹妹要相会,放上一天假,去和小莲东逛西逛。

  过了这一天之后,他又会投入紧张的修炼之中,他自觉连轻功都没开始练,肯定是内力、功夫不到家,自家师父还不肯教,所以他更加勤奋的修炼。

  终于有一天傍晚,莫千把他叫过来,

  “林小子,一晃一年多了,你都这么高了。”

  莫千有些恍惚的看着身高已然近八尺的林成,面庞微有稚嫩,更多的则是每日勤奋苦练的坚毅。

  “今日你去一趟山里,清风道人那石室之内,我放了一样东西,你去取来。现在离天黑还有两个时辰,你若是天黑前赶回来了,那东西便归你了,若是没回来,等我下一次心情好吧。”

  莫千看着林成,眼中带着期许,仿佛再说,

  “去吧小伙子,我看好你呦!”

  林成可是苦了脸,那地方单程两个时辰恐怕都不够,现在要两个时辰来回。

  莫千见他神色不自然,当下也拉下脸色。

  “运功全身,轻身提纵的功夫我是没教给你吗?以你现在的身手,一步三丈远轻轻松松,若是做不到,那是你蠢!出门别说是我的徒弟,我嫌丢人!”

  “哦。”

  林成见师傅都这么说了,那还能怎么办,就走呗。

  “那师父,我去了。”

  “快滚吧!”

  林成也不耽搁,提了剑就出了门,不到一炷香的功夫就出了城。

  出了城门,林成深吸一口气,运功于脚下,顿时感觉自己身轻如燕,走着!

  林成在山道上飞掠而过,速度是不及那些江湖老手,轻功里的行家。姿势模样却是看着像那么回事,比他平时赶路也是快了几倍。

  但是没多一会,镇上进山的城门还遥遥在望,他却停了下来。

  “不对啊,这山路蜿蜒曲折,沿路而行,那也快不了多少。不行,我得上树!”

  林成自言自语一番,然后四处张望了下。

  嘿!

  飞身上了一棵一丈高的树,他可达不到立足于树冠,踏着叶子就能飞身前进的地步,只能在能站人的枝干上,跳跃着前进,笔直的向西山去了。

  重复的轻身跳跃还是很费力气的,他的内力不足,所以不能大手大脚的用,得把每一分内力都用在该用的地方。

  每一次需要多少内力来提纵,需要多少力气用来跳跃,接住自己的缓冲,如何保存自己的体力,都是需要注意的问题,而林成在赶路的过程中,慢慢摸索出来一些技巧,结合师父的传授,他越发的得心应手起来。

  赶到那石室,他一眼就看见了石案之上的一本秘籍,眼前一亮,上前查看,《清风剑法》,林成一下就激动了,居然是清风前辈的剑法,看来这石室中果然是有东西的,还好拜了师,不然自己找了那么多次都没找到。

  他抓紧时间恢复体力和体内真气,用来时的方式,赶了回去。

  天刚刚黑下来,莫千已经掌了灯,在屋中坐着喝茶,神态自若,丝毫没有担心他那进山的徒弟的意思。

  就听的院中有一阵衣服抖动的声音,啪一声,屋门应声而开,累的呼哧呼哧的林成回来了。

  “师,师父,我回来了。幸不辱命!”

  “嗯,东西拿到了?”

  林成从怀里掏出秘籍,

  “拿到了。师父,这是清风前辈所创剑法吗?”

  “不错,想那清风道人也是惊才绝艳之辈,可惜早逝。留下这剑法,为师便替他传给你了,你也要发扬光大才是。”

  “多谢师父!我一定不会辜负师父的期望!”

  “我有什么期望,你别像清风一样,当个短命鬼就是了。明天起,你就不用来了,该去哪去哪吧,进山找你的小女友,自行修炼去吧!”

  “啊?师父,您要赶我走?”

  “你小子学的这么快,我老头子没什么可教的了,你再不滚蛋,就把老头子我掏空了!”

  “那桌上包袱是给你的,拿了,快滚吧!”

  林成自是十分不舍,见师父眼神坚定,看来是没有回转的余地了。

  双膝跪下,结结实实的磕了三个响头,

  “师父,我走了,我会常来看您的。”

  莫千不说话,只淡淡的喝着茶。

  林成起身,拿了包袱,往门口走去,回身望了一眼师父,低下头关上了门。

  他也没走大门,就直接轻功一起,翻出了院子而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