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江湖之剑侠传奇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江湖之剑侠传奇 南锅烤鱼 3085 2019.04.04 11:00

  练剑的过程说来简单,刚开始练肯定是从最简单的姿势练起,刺这一动作,是剑中精髓。因为剑细长而扁,前端锋利,刺的动作能把剑的杀伤力表露无遗。

  林成就拿着他从木匠那里专门定制来的木雕宝剑,重复着提剑、弓步、刺剑、收剑、合剑的步骤,仿似一个机器人一样,一板一眼,每一个动作都用出每一分力气,感受着自身力量的发出和收回,然后对照着剑谱上的图像,调整自己的动作,他觉得自己的力气仿佛都汇聚到了手臂上,随着剑的一前一后,一起一落,身上每一处毛孔都在欢呼雀跃,在吸收着能量。

  林成不知疲倦,周翠却是心疼,她知道一向顽劣十足,好动的林成是找到了自己想要完成的事情,她看着每日疲累,却知道不能打消孩子的想法,所以只能在他休息的时候,拿上水和毛巾,给他松弛放松一下,缓一缓僵硬的身体。

  就这样,林成每日上午打拳,下午练剑,日子一天天倒也充实,而他靠着药膳调养,每日练武,身体也是一天天的壮实了起来。虽然年岁不大,身上的肉不多,但是身长已是七尺有余,身形修长,练武完后,有时脱了上衣在院中冲洗,一身线型流畅的肌肉,让周翠看到也是觉得,自家的小男孩确是要长成大小伙子了。

  转眼一年时间就过去了,一年的功夫,林成仍然在练习通背拳。

  他总觉得自己的拳法仍有诸多瑕疵之处,虽然这一年间他也曾去看过别人打拳习武,看着他人的通背拳,一招一式有些还不如自己打来看着劲力通畅,这让他还是有些自得之意,但是他仍觉得自己的拳法只是初入门,未得其中精髓。

  其实这是一定的,他自己打拳,是打着舒服怎么来,虽然姿势正确,什么时候用劲,用什么劲把这招拳式打出去,可是没人教的,而且,少年郎少年心性,总想着一招竟工,将力气用死以一招制胜,这其实是练武的大忌,非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你全力而搏杀,被敌人挡住或未能建功,可就没有多余的力气来面对反击的敌人了。

  这也就是林成还只自练自家,未与人搏斗,这些事情他还不懂的,现在的他,志得意满,自觉自己的十分的天赋都被发挥,拳法已入门,剑中刺、挑、挡也都有所小成,江湖中有名有姓的自不必说,那些无名氏的小人物们,自己怕不是也能走上三招两式,能加以自保了。

  在这样矛盾的心情中,这一天中午,林成停下了练拳的步伐和手势,收腹而立,双手收于胸前,换换压下,将心情平复下来,就看到周小姨已经过来了。

  “周小姨,今天中午有什么好吃的给我补补啊?”

  “你这小子,每天练武,停了就吃,都快成一头小牛了。”

  周翠也是笑笑,看着自家孩子一天天强壮,她也是欣喜不已,

  “快冲洗一下换了衣服,过来吃饭了,我卤了上好的牛肉,一年都难得一见的牛肉,今天倒是有人在卖,我就买了些回来给你做了酱牛肉,补补身子。”

  “好嘞,我这就来。”

  林成也不避讳,直接在院中脱了上衣,拿着大桶就冲洗了起来,周翠看了也就摇头笑了笑,这孩子也是学了私塾念了书的,自从退了学之后,就更加的不尊礼数了,说教他还总有些歪理,说什么礼数这东西是做给人看的,既然周小姨也不介意,我一个习武之人,就不搞那些磨磨唧唧的了,痛痛快快的更符合我的气质。说白了林成就是懒,觉得那些东西太麻烦了。

  周翠也不管他,自行上了桌把吃的端了出来,说来也难得,虽然周翠开着小店忙了一些,家中还要管着林成这小子,她从没想过找个丫鬟什么的,一个是她自己就是丫鬟出身,不想找个人伺候自己,怪别扭的。

  另一个就是她和林成毕竟还是有秘密的人,有一个贴身在家的人,时间久了总会有些痕迹,虽然已经过了这十多年,但是林家之事当年震惊朝野,林家长孙流落在外也是尽人皆知的,只是大多不知林成名字,林成脱逃之时仍是婴儿,现今也无法找寻而已。

  而这些周翠也未曾说与林成听,这些身世上的事情,她打算隐瞒一辈子,林家之仇是大,但是看着自己抚养长大的林成去与当朝左相作对,恐怕有死无生,她实在不忍。

  正怔怔出神,林成进来了,见周翠这般姿势,跳上前去,伸手在眼前晃了一晃,

  “周小姨,吃饭啦,我饿了。”

  “啊?哦,来了来了。”

  周翠恍惚中回过神来,赶忙将做好的米饭也乘好端了出来,

  “饭,菜,快吃吧,多吃点,看你一天天练武,多累得慌。”

  林成看着香喷喷的饭菜,手一抄,拿起筷子就呲溜呲溜的吃了起来,一边扒拉着饭菜,一边回,

  “不累,周小姨,我一点都不累,每天练武,我觉得自己的身体越来越棒,现在我感觉别说这些牛肉,我能吃下一头牛!”

  “那是越来越能吃了。”

  周翠无语,也拿起碗筷小口吃了起来。

  “周小姨,你做的菜真是太好吃了,要是一辈子都能吃到就好了。”

  “只要你想,我都做给你吃。来,再吃点牛肉。”

  周翠说着,给林成夹了块牛肉,看着林成吃的香,她也觉得舒心。

  林成一小会就扒拉完了米饭,吃了大半碗的牛肉和青菜,自觉饱了,就放下了碗筷,

  “周小姨,我吃完了,先去休息一下,下午我还要继续练剑的。”

  “去吧,多休息会,我吃完也就去休息了,下午起来要看到你已经在习武练剑了啊。”

  “放心吧,周小姨,我从来不偷懒的。”

  说着林成就走向了自己的屋里,正想休息,突然想到自己每日习武练习,已经有点时日没有尝试拔出那把剑了,想着,他就把那把已经将剑鞘缠在布中的古剑拿了出来。

  林成先是左手握剑,横致于胸前,右手握剑柄,全身发力,

  “啊,嘿,”

  林成憋得脸都红了,坚持了小半分钟,松了开来,把剑重新握回左手竖持。稍微休息了一下,

  “不行,这个姿势不对,我再换一个。”

  说着,林成把剑往上垫了下,握住剑鞘上半边,然后右手反握剑柄,

  “嘿,”

  再次发力的林成,在一瞬间脸就又变成了红色,咬紧牙关,面目狰狞,仿佛连吃奶的力气都用出来了。然而还是没用,剑仍在鞘中,安然无损。

  再次吃瘪的林成没有沮丧,这个步骤已经持续了一年了,隔一段时间他就要来一遍,也习惯了,既然认定了这剑是神兵利器,肯定是没那么好拔出来的。

  “都说神剑有灵,要不我拜它一拜。”

  想着,他把剑置于自己屋中桌上,双膝而归,祭拜而下,口中念念有词,

  “神剑有灵,小子今日诚心向剑,天地可知我林成心意,吾愿持此剑行走天下,管天下不平事,行江湖之侠义心。望神剑助我。”

  说着扣了三扣,林成直身拿起了宝剑,扔已横胸之姿,发力,想要拔出宝剑,

  “咿,”

  林成再次用尽全身的力气,仍然没能把剑拔出来,他不信邪,这次把剑置于左边,用右手再行去拔,不成。又把剑鞘下端抵在地上,靠在床边,侧着身子,用左手死死把剑抵在床板上,右手用自己半边身子的力气,往外边拽,当然,还是没拔出来。

  “呼,呼,”

  林成大字躺在床上,左手仍然握着剑,

  “这一会比我上午打了半天拳还要累了,明明我已经很心诚了,为什么就是拔不出来呢。”

  林成在思索着,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只能又把剑用布包好,然后拿出自己的木剑,想要往外开始自己下午的训练。

  走了一半,他又停住,放下木剑,返身回到宝剑之前,又一次左手握住剑鞘,剑柄倾向前,斜置于身体左侧,闭上了眼睛。

  他想象着自己有朝一日终于成为了一代名剑客的时候,一览众山小,握着手中的剑,默默感受着处于巅峰的孤单和狂傲。下一刻他又仿佛回到了一年前的那天下午,他手持着木剑,一遍一遍的刺出收回,不知疲倦。这一刻,他仿佛灵魂出窍,于高空看着自己,看着自己这一年来的努力,看着自己未来可能的江湖之路,他热血沸腾,他觉得自己的全身上下都充斥着用不完的能量。他缓缓伸出右手,抓向剑柄,握紧,用力,缓缓向外,仿佛有一些滞感,再发力,

  “锵~”

  宝剑出鞘,林成的耳边环绕着剑吟之声,闭着眼睛,剑指前方,仿似天下尽握,从左向右斜下一挥,只听“哗啦”,林成一下就从沉浸中回过神,急忙睁开了眼睛,只见眼前的床已经从中间斜着开了一道,被切成了两半。

  这时,门口吱呀一声,原来是周翠听得林成屋中有动静,跑来查看。然后,林成和周翠对视了一眼,只能不好意思的嘿嘿一笑,左手抬起,带着剑鞘,挠了挠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