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江湖之剑侠传奇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 华山派

江湖之剑侠传奇 南锅烤鱼 2232 2019.05.09 20:35

  “龙门镖局,傅衡前来拜山!”

  傅衡一行人走的很快,只两天就到了华山脚下,山下有华山派的门生,武林人士,过往某个地界总要来当地势力拜会一番,免得被人误解是来挑衅找茬的。

  华山派是整个西北唯一的顶尖门派,位列七大派之一,拜访的江湖人士自然也少不了。

  不过龙门镖局总镖头来访,规格还是要高一点的。

  镖局众人持了拜贴上山,早有人通报上去了。

  华山派掌门闭关,副掌门连傲然带着长老梁新宽亲自迎接,镖局众人刚到山门,两位老前辈已经等候多时了。

  “连叔,梁叔,您二老怎么亲自出来迎接了,让我甚是惶恐啊!”

  傅衡幼时也曾在华山派修行,不过未曾入门,所以称呼门里的老前辈叔叔,是跟着自己父亲那辈来叫的。

  “你小子可是有一阵子没来了,长安城离华山不远,没事上山来看看我们几个老家伙。”

  梁新宽看着这个老友的儿子,越看越有当年至交好友二人,闯荡江湖的感觉,可惜了,老友已逝。

  “小子这不就来了嘛,您可是不老,拿起剑来能打我两个。”

  傅衡适时的吹捧起父亲的结拜兄弟。

  “哈,你小子可是无事不登三宝殿,还带了这么大的阵仗,肯定是有事相求,快进来吧。”

  傅衡命一众人马,跟着华山派第一华山派让他们安置,自己领了吴伯跟两位老前辈入了山门。

  “自古华山一条路。”

  西岳华山,南接秦岭,北接黄渭,从来以“奇、险”著称于世,从正面上山,从来只有一条栈道可过,众镖师们跟随着华山小弟子走后山的通道去了,傅衡和吴伯,眼见着两位老前辈,几步一迈,片刻就上了栈道,两人对视一眼,也跟上步伐。

  稍稍落后了几息时间,二人便失去了两位老前辈的踪迹。

  不过傅衡两人也不是易于之辈,轻功高超,加上华山栈道也非第一次走了,身形一展也飞身而上。

  华山诸峰如剑,直插云霄,两人走了一炷香的功夫,蜿蜒而上,已然置身云中了。

  “总镖头,每一次登华山,都有不一样的感觉啊。”

  “腾云驾雾,真是非同一般,待我以后把镖局交给念儿,我也来这山上清修吧,你可与我一起?”

  “自然总镖头去哪,咱就去哪儿。”

  “哈哈哈哈。”

  傅衡放声大笑,自有一股豪气在心间。

  终于上了山来,山上寒风凌厉,两人真气护体,眼看着马上要到山顶了,一个纵身。

  “噗噗。”

  衣衫被震的猎猎作响,傅衡二人稳稳的落在了山顶上。

  “不错,看来镖局事务还没让你忘了,江湖人,练功为本。”

  梁新宽神情淡淡地说道,连副掌门已经先行回了屋去了,梁长老在派内地位尊崇,眼下掌门闭关,有事自可自行定夺。

  “随我来吧。”

  梁长老领着二人,穿过大殿,进了会客室,示意弟子上茶。

  “说吧,你们两个,这次上山来,是遇到什么难题了?”

  傅衡也不客气,坐在了下首位置,茶也没喝,急吼吼的说到,

  “梁叔,我们这次确实是遇到难处了。”

  傅衡一肚子的苦水,跟着梁新宽面前,添油加醋,一五一十的说了个明白。

  梁新宽是个仙风道骨的老人,也坐在座位上听着傅衡激动的讲着,不紧不慢的一口一口喝着茶。

  等到傅衡讲完了,他也喝完了茶,放下茶杯。

  “我是听明白了,是吴王逼你上山来的,来华山求援。”

  “可不是嘛,我一个开镖局的,要掺和进这种武林纷争,不是找不自在!”

  傅衡皱着眉头,一脸不忿。

  “确实如此。最近江湖上传闻,我们几个山上的老头子也有听说。不说玉龙子老儿和那两个罗生门魔头是否如传闻所说重伤,光是被消息吸引去的武林同道,恐怕就麻烦不少啊。”

  “是啊是啊,这次龙门镖局不想趟这个浑水,也得捏着鼻子进去了,梁叔,你可得帮我啊!”

  傅衡有些急切,华山派若是不肯相助,只考龙门镖局自己,恐怕打酱油都不够资格。

  当然,若是真的能去打打秋风,绕绕就回来,龙门镖局自己去也无妨。

  但是吴王逼迫的紧,这么一个大漩涡,没有会水的在旁边拉着,恐怕一不留神就被卷进水底,无影无踪了。

  “莫急,此间事大,掌门又闭关轻易不出,我们要商议一下。你二人就安心住上一段时日吧,没准儿过几天,局势就明朗了,只要玉龙子站出来,恐怕还敢去的就少了一半。”

  然而玉龙子当真如传闻所说,不见踪影,黑白罗刹两位邪魔外道,也是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只有一个小商队,据说亲眼看见三大高手对拼,端的是凶险无比,这商队老板是个小年轻,吹牛被人盯上,灌醉之后就信口开河。

  直说自己眼看着黑白两位邪魔伏诛,道袍老人也受伤遁走,自己捡了小半张羊皮帛,神神秘秘的不给人看。

  鹰爪和翻海刀是不是伏诛了不知道,这个商队当天晚上就被人杀了个干净,被人认为是人字决残卷的羊皮帛,也是不翼而飞。

  这更引起了江湖上的震动,无数武林同道觊觎,更多的人汇集向凉州城。

  只长安城来说,近一段时日来往的提刀带剑的人,比以往多了数倍。

  官府的人头疼不已,心里直骂玉龙子和黑白罗刹,要打要死,没关系,找个没人地方打啊!现在倒好,害得各个捕快官兵们每天加班处理纠纷,还没有加班费!

  华山之上的傅衡,对这些变化只是听华山弟子讲述一二,更是有些担心镖局安危,万一有不长眼的偏要去惹有名有姓的大势力,想要扬名呢!

  “梁叔,不知道众长老商议结果如何?”

  仍是会客室,傅衡这次已经眼见的有些心急了。

  “长安城里局势确实复杂了许多,你该回去镇镇场子了。”

  梁新宽只说了这一句,然后端了一杯茶,吹吹,小口抿了起来。

  傅衡见梁叔就说这一句,没有下文了,心都凉了,面色白了又红,正想拉下脸来,求梁叔救命。

  “你小子,还是不够稳重,若是你爹在此,可不会这么毛毛躁躁的。”

  傅衡见梁新宽还调侃他,放下心来。一记马屁拍上。

  “梁叔说的有理,小子自然比不上我爹,比您更是差的远了。”

  “行了,别给我带高帽子了。这次事大,自然商议的久了些。”

  傅衡眼前一亮,

  “可有结果?”

  梁新宽又是喝起了茶,吊足了傅衡的胃口,才不紧不慢的说道,

  “我跟你下山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