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江湖之剑侠传奇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六章 街头冲突

江湖之剑侠传奇 南锅烤鱼 3207 2019.04.16 12:00

  林成听到小莲害羞了,也不得寸进尺,等他回林中修炼,再和小莲卿卿我我也没人管了。

  不知是巫家父女的生意真的好,还是巫老大特意少带了些东西,林成和小莲这边招呼,巫老大在那边带熟客,又是没到中午的功夫,摊位上是一干二净,什么都没有了。

  “林小子,帮了半天忙辛苦了,走吧,大叔还请你吃酒去。”

  “不辛苦的,大叔,习武之人力气多的是。不过这顿酒是吃的。”

  三人又是老地方叫了一桌酒席,巫老大知道林成和小莲下午准备找地方逛去,也没强要他喝酒,两个人对饮了几杯,意思意思就得了。

  巫老大顺嘴问了问林成家里的事情,最近都在干些什么事。基本等同于老丈人查户口。

  林成是一一作答,他家中家世清白,只一个小姨在镇上开了家门店,也是小有名气的,周翠绣房出的东西,巫老大还买过呢。

  这么一说巫老大也就放心了,都是清白人家的孩子,两家孩子感情日深,怕不是得上门见个面了,过两年小莲就满了16岁了,当得出嫁的年岁,林成虽是小了些,不过可以先定上,日后再娶进门也无妨。

  就是林成练武,日后若是行走江湖,恐怕小莲也要跟着他东奔西走了,即便定居在了什么地方,小莲在家也是要担惊受怕的。两个孩子的事,还是有待商榷。

  还有几年时间,不急在一时,两个孩子只要感情好,别的都是添带的。

  吃了酒,巫老大就打发两个人自己玩去吧,林成和小莲对视一下,发现对方眼中都有些期待,出了酒楼,就去了热闹地方逛街了。

  两个人安静的走在街上,两边是小贩的叫卖声,此起彼伏的,两人却都有些沉默,似乎都有说不完的话,却不知道从哪里开口。

  “林成,你,最近练功辛苦吗?”

  过了良久,小莲有些害羞的玩弄着自己的鞭子,轻声问旁边的林成。

  林成也正准备找些话题跟小莲说,听的她问起自己练功的事,当下就打开了话匣子。

  从自己发现莫老爷子的身份,拜他为师,到自己这几日的修炼,每天盯着个大水盆抓来抓去,还有歪歪扭扭的桃花步。

  再加上自己每天晚上的内力修炼,他也是说的详细,每晚他都安然入眠的事情,听得小莲咯咯直笑。

  林成这边说的两眼放光,小莲也听得认真。她知道这是林成想要的东西,她本来很埋怨的,一个月来的相伴,他回家之后就一个星期未见。

  现在明白了,林成也有自己追求的东西,他想要练成绝世的武功,成为江湖有名的侠客。

  那么自己呢?自己有什么追求吗?自己又会在他的生活中当一个什么样的角色?

  小莲有些迷茫,她只是个普通女孩,可能会些小把戏,那都只是打猎相关的,行走江湖是用不上的。

  她也暗下了决心,虽然自己不是江湖儿女,但是江湖侠客也有生活,她可以日常照顾他,在他的身后支持他。她决定要多学习生活技能,吃穿都能让人满意,那林成就离不开她了。

  两个人有着自己的小心思,但谁没有点小秘密呢,两个人齐心就行了。

  “诶,那有新做出来的糯米糕,我要吃。”

  “好,我去买点回来。”

  两个人也没找什么饭馆之类的地方,就当街拿着糯米糕,边吃边绕。

  小莲给林成挑了些绑带护腕,方便他穿劲装的时候练武练功的。

  林成则是看着小莲在摊位上调来调去一些簪子耳环的,看她喜欢便买下来。还有一个很好看的小铜镜,林成觉得女孩子应该喜欢,也买了一个给小莲,让小莲很是开心。

  两人在街上走着,手拉着手,不过街道也是六马之道,两边虽然摆满了摊铺,中间仍是有宽敞的地方。

  不过总有些人,中间有路不好好走,就喜欢弄些耀武扬威的。两人正逛着,耳边突然传来了马蹄的踏踏声,还夹杂着人的呼喝声。

  “驾,驾,都给大爷闪开!”

  大家一看来人气势汹汹,认识不认识的都知道基本上惹不起,赶忙躲避,纷纷让开了中间的道路。

  然而,有主角在的地方,肯定是会出现意外的。

  所以,只听见一个妇人的大喊,语气焦急而恐慌,

  “妮儿,回来,快回来,别再往里跑了!”

  就见一个三四岁的小孩,手中拿的小木球突然从手中掉了出去,往街道中间滚出,她也挣开了母亲的怀抱,冲着滚落的小木球追去。

  一看这情形,小莲一下就揪紧了心,拽着林成胳膊的手死死的抓着,眼神带着担忧。

  林成忙挣脱开小莲的手,也冲着奔驰而来的棕马而去,想要救下要丧生马下的小女孩。

  那马上的人果然没有勒马的意思,看着一个小女孩要被马蹄践踏,他眼中反而露出了一丝残酷的意味,马鞭一挥,加快了速度,口中骂道,

  “都没长眼睛吗,给大爷闪开!”

  街道右边是一处酒楼,名曰鸿顺楼,此时二楼,一处临窗的位子上,坐着两个人,听得下面的呼喝声,正饶有兴趣的往下看着。

  看着此时下面的情形,两人看都没看似乎要命丧马蹄之下的小女孩一眼,却是盯着直冲小女孩而去的林成。就见其中年纪大的那位,眼神一眯,端起手中酒杯一饮而尽,然后右手一甩,这酒杯似乎长了眼睛一般,从二楼窗台直击而下,正打在了棕马的脖颈侧面。当下这马就受了惊,席聿聿直立而起。马上之人没想到竟有如此变故,被摔了个结实。

  而林成则是抱起刚捡起木球的小女孩,女孩的母亲也是赶了过来,一下接过小女孩,哭着就要打她。

  “大姐莫要责怪她了,先带她回去吧。”

  林成跟那女孩的母亲说到,然后看着马上摔下之后,已经站起来,一脸愤怒的那人。

  这人穿着一身青色家丁服,料子是上好的布料,一看就是高宅大院出来的,这般骄横霸道,当真是不把律法当回事了。

  这青衣之人原来是泰安城主府秦家大少爷贴身的家丁,受了大少爷的嘱咐,前来这镇上集市买一样东西的,少爷吩咐的紧,平日城主府的人也是无法无天,更别说在一个镇上,所以才这等纵马占路。

  这人从小学习秦家护院刀法,一身功夫说不上好,也比得上寻常江湖行走的人士了。再加上这人是大少爷身边人,还被传了些内功心法,虽然不入流,随便赏赐给下人用的,也总归是内力在身,能日常运行小周天之境。这下被拦下,心想万一完不成少爷的嘱托,定是要受责罚,怒火攻心,看这贱民更加不顺眼起来。

  “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也敢管本大爷的闲事,我看你是不想活了!”

  说着就扔了马鞭,掏出身配的钢刀,直接杀了过来。

  林成没有带剑,右手持折扇做剑,丝毫不怯,迎了上去。

  既然是护院刀法,走的也是堂堂正正的路子,运起内力,大开大合,力求破敌防守,打开攻势。

  林成则是以扇代剑,内力护住纸扇,侧面接过对面的钢刀。

  那家丁力气不小,每刀都似乎有泰山之势,然而对面那看似不大的毛头小子,却狡猾无比,手中拿着纸扇,每次都侧击自己的钢刀,或用巧力挑开刀势,很是滑溜。

  来回几个回合,他便不耐烦起来,边攻边嘲讽,

  “你这小毛孩,只会扭来扭曲耍些没用的把戏吗?有本事和大爷我正面较量较量!”

  “笑话,面对面交战还不是正面较量,难不成你想要跟我这小孩子比力气不成?攻不破我这一把折扇还敢叫嚣,你羞也不羞!”

  林成却不吃这套,反唇相讥回去,他苦练多日,正好遇见一个送上门的陪练,当下心里高兴,哪儿能轻易放他走。

  于是就见这家丁虽然一把钢刀耍的猎猎生风,林成踏着半生不熟的桃花落叶步法,自身内力暗运大周天,以内力挥扇,每每找寻对面刀法薄弱之处,或挡开,或闪过,那刀是碰不到他一根汗毛。

  如此反复,林成对自身内力的掌控更加熟练,桃花步也渐渐烙进自己意识中,上面不管扇子进退还是躲闪,脚下步伐丝毫不乱。

  “没劲,就这点本事还敢如此行事,便让我来教训教训你!”

  说着,林成气势一变,本来还无欲无求,只躲闪的样子,一下锋芒毕露,手中纸扇仿佛出鞘的剑。脚下步伐一转,好像从一片桃花林中轻步而过,片叶不沾身,纸扇一打,点在那家丁手腕,手中钢刀“当啷”一身便掉落在地,然后林成侧身闪过,折扇“啪”一声一晃打开,右手反持,扇面似剑锋,抵在了那家丁的脖子上。

  “一个家奴也敢如此霸道,当真是欠管教!”

  林成一挥扇,扇面呼过家丁面颊,“啪”一下便被打倒在地。

  那家丁一只手捂着被打的脸,眼神怨恨的望着面前站着的白衣少年。

  “还敢瞪我!还要挨打是不是?还不快滚!”

  林成作势欲打,那家丁赶忙爬起身,寻了马再往集市而去,紧握着缰绳,手上青筋暴起,却是不敢霸道的纵马占道,那马一路小跑着行的远了。

  林成转身去看在旁边正一脸崇拜的望着他的小莲,满心得意,走了过去。

  林成鼻孔朝天,得意洋洋,走到跟前正要说话,就见又一个青衣小厮走了近前,

  “林公子,我家少爷有请,还请上楼一叙。”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