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江湖之剑侠传奇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另有奇遇

江湖之剑侠传奇 南锅烤鱼 3638 2019.04.05 21:00

  林成手持着火把,一路曲曲折折,他四处查看,当时着急往前走,洞中也是暗黑无比,没能仔细查看,这回有了火把,一条路他走的不快,能照到的地方都查看一番,不过他注定是要失望了,这一条山洞是自然形成,暂时看来只是在洞中深处挖了一个石室,没有其他玄机。

  到了石室门口,看着黑暗中微微泛着幽光的门口,他并没觉得害怕,只是走上前去,在门口摸索了起来,想要找到打开关闭石室之门的开关,不过不知是比较隐秘还是其他情况,左搜右寻也没能看出机关在哪里,他一想,反正没人来,就这样开着吧。

  进了石室,一眼就看见了散落在椅子上的枯骨,走上前去,他拿出准备好的包袱皮,摊平在石桌上,念叨着,

  “前辈,小子鲁莽,冲撞了您,这次我带来了包袱,回头带您出去,入土为安,您也能安心的去了。”

  说着便把一堆骨头挨个码好在包袱中,叠好系好,放在桌上,准备走时拿好,找个风水之地给前辈安葬。

  弄完这些,他擦拭了一番各处的灰尘,放好自己身上背着的包袱,坐在石椅上歇息片刻,想着这石室中是否还会有其他价值连城之物,虽说他已经得到了天下顶尖的剑决,也拿到了清风宝剑,但是横财这种东西,多了谁也不会嫌弃,毕竟他只是初学武功,连个用来入门的内功心法都没有呢,现在只能算是外练筋骨,打熬身体,终究不能成大道。他可是听说过,练外功之人,莫说成为名震天下的一流高手,连二流高手都极为稀少,而且没有内功相护,强练外功是会折寿损命的,只能逞一时之威。

  他自恃天赋异禀,未来总能入得名门正派,学得上等内功心法,所以他不着急练外功,只是打拳练剑打基础。但今天又来到这石室,他是冲着能不能找到更多的奇遇来的,最好能有前辈修行的内功心法,就最好了。

  说到这,得交代一下石室主人何以至此,坐化于一处偏僻山脉的石室之中。

  当年天地人三决现世。传闻天字决能通晓古今,得天下之造化,但此决现世之初便不知所踪,究竟落入何人之手,无人可知。

  地字决则是统御天下之法决,传闻得地字决者能号令天下,此决为前朝开国之前所得,之后便横扫八方,战胜了诸多列强诸侯,乱世中建立了大一统王朝,后来前朝末代皇帝昏庸无道,地字决被义士偷出皇宫,不知所踪,天下再次大乱,今朝趁势而起,再次建立王朝,至今已近百年。

  人字决,则现世之初就在武林中兴起了一阵腥风血雨,前两决,说起来武林中人恐怕并不多关注,但人字决是传说中一步登天的天下剑法总纲,传闻得之即能成就剑道宗师。听闻三决现世,武林中人无不摩拳擦掌,人字决的每一次出现都伴随着杀戮和抢夺,武林中殒命的宗师甚至步入天人之境的大宗师都超过十指之数,武林中众多大派因此江湖浩劫,共同协商将此决封存于少林藏经阁中,只有武林中公认的正直之士,有名望的剑派大家,或者武林前辈,才能在大家的共同同意之下进入一观,每人可带一名后辈。

  至此本来已经平息,但过了诸多年,渐渐演变成只有名门大派才能有资格观看这一剑决,其他人则无门路不能观看,不患寡而患不均,这样一来,普通的江湖中人便不满十足,本来非大派中人的功法招式都是吃亏的,现在连众人都可观瞧的人字决也被这些大派隔绝起来。所以有些无门无派,又行事邪诡的人,密谋将此法决偷出,本来这法决偷出来,几人心怀鬼探,一定会争夺而致刀兵相戈,偏逃出之后,遇到了一名江湖中名传已久的散修—清风道人,也就是石室之主。

  说是散修,其实清风道人出身武当,皆因当年犯了山上清规,才逐出师门。但此人也是天赋惊人之辈,硬是不练师门所传,另辟蹊径,独创了内功心法--清风决。被逐之后,此人平日漂流无定所,行游戏人生之乐趣。

  这次偶然遇到了这几人,一看,呵,都是熟人啊,尤其那酒肉花和尚,正是叛出少林,被武林同道通缉的,当年清风还在武当时与此人做过一场,端的是阴狠毒辣,结下了仇怨。这会正从少林后山而出,也是定有蹊跷。

  几人本就心中有鬼,一看清风道人,也是有旧仇怨在,对视一眼,其中两人眼中泛出狠意,杀人灭口就在此刻。

  当即提着兵器就上前去,乒乒乓乓战作一团。

  花和尚手持一长棍禅杖,挥舞的猎猎作响,清风手持利剑,时挡时进,打的有来有回。但对方可不是只有一个人,另二人,一人是出手偷出宝决之人,江湖人称,千里无踪,虽是飞贼,但轻功了得,一首暗器出神入化,寻常兵器则是一把短剑,只是等闲并不与人近身搏杀。这人虽偷得人字决,见被清风所阻,自恃轻功卓绝,也不欲先行逃跑,反而在一边瞧个热闹。

  另一人,则是同花和尚一样,同样心狠手辣之人,人称夺命勾陈大,双手持两把银月勾,挥舞着也加入了战团。

  清风道人不亏是天资卓绝之辈,自创的清风决,真气绵延而悠长,剑锋也时进时退,时左时右,在两人夹击之中辗转腾挪,毫不慌张。

  只一会功夫,清风真气一运,荡开花和尚挥落的禅杖,并趁机阻了陈大一瞬。但见清风转身直刺陈大心窝要害,陈大双勾被禅杖所阻,气势不足,阻挡不及,但其也是成名的高手,勉强挡了一挡,避开了心脏,被清风剑刺中左肩,惨叫一声,捂肩而退,口中怒喝,

  “莫千,你还不动手?”

  千里无踪莫千一听,也不看热闹了,今天这事传出去,几人都是没有安稳日子了,也怪他当时鬼迷心窍,听两人教唆,来偷这人字剑决,现在想来,就算不生变故,他怕也要被杀人灭口的。

  不过现在最重要的是把清风道人解决掉,所以他袖手一抬,两枚毒钉就冲着清风直飞而去,这毒钉是莫千特制的,上面开了一道沟槽填充了药,非是见血封喉的剧毒,他是飞贼,伤人性命会被人追杀的,所以是填了他自制的麻药,中者片刻就人事不知。而毒钉平日藏于袖内,有机关,发出之时以内力催动,毒钉嗖的一声就飞了出去,只听破空之声,不见毒钉之影。

  清风耳边微动,他与三人对战,自是要耳听八方,见旁边观战的莫千终于动手了,反而放心下来,感知了暗器路线,便要躲闪。但对面三人都是江湖一流高手,临时凑在一起也知道配合彼此,花和尚使出一式遮天蔽日,杖影呼啸而至,陈大也持勾再临,银勾双架,封堵清风的躲闪路线。

  清风见此,冷哼一声,以鱼死网破之势直冲陈大所在,对当头一棒不管不顾,是打定主意先干掉一个,不然腹背受敌,恐怕折戟在此了。陈大刚才被清风一剑刺中,正心中气恼,见他竟把自己当做突破口,更是怒火上涌,强架双勾也要与他搏命了。

  一人持剑俯冲而至,前有银勾以逸待劳,后有禅杖兜头而下,另有毒钉厉啸而来,说时迟那时快,清风剑势如风,硬憾陈大银月双勾,借力侧身躲开毒钉,气运全身接了花和尚一杖,身子前扑脱离两人包围的战圈,回身一道剑光闪过,如水中之月一闪而逝。

  清风侧转身躯,翻出几周,返身单膝跪地,用剑撑住自己的身躯,另一手捂胸,面目苍白,噗的一声就吐出一口鲜血。

  另一边,莫千毒钉未能建功,运起轻功飘然而至,花和尚收了禅杖,望向陈大,而江湖中邪道一流高手之一的夺命勾陈大,已是双勾落地,一只手半抬,喉中挤出“嗬,嗬”的声音,然后,轰然而倒,一代高手,就此陨落。

  花和尚二人相顾骇然,但事已至此,不死不休,提起各自武器再次攻伐而来。

  清风强提真气,也提剑应敌。

  花和尚主攻,莫千倒抓短剑忽左忽右上来补刀,只一会功夫,清风道人周身就多了几道伤口,莫千的短剑也是特殊之器,伤之血流不止。

  清风自觉今日凶多吉少,一边左挡右支支撑着,一边暗暗寻找机会,行冒险之式,来夺回形势,若能再次瞬杀一人那是最好。

  正想着,花和尚突然杖势一滞,原来这和尚平日里酒色财气无所不沾,所以人称酒肉和尚,多日疏于练功,虽然功法是出自少林的上乘功夫,但对打许久,有了些许体力不支之象。清风见此心中一喜,格挡住莫千的偷袭,趁他脱离之机,转瞬强攻花和尚,清风决的特点就是随心而变,绵延不绝,打了这么久清风仍旧真气绵长尤有余力,现在强起而攻,花和尚瞬间就阻挡不住,三下两下被剑气荡开了禅杖,就见剑光从右向左一瞬而过,他只觉眼前一阵白光,好像看见了自己的身子站在原地,上面却少了脑袋。

  清风兔起雀跃这几个呼吸的功夫,杀花和尚,反身顺势抵住了追杀而来的千里无踪莫千。

  “说说吧,你们上少林,是做了什么偷鸡摸狗的勾当?”

  莫千面漏苦色,没想到这一会的功夫,两个江湖有名的魔头人物就命陨当场,当真是江湖凶险,自己还是安心的当个飞贼吧,再也不行这等凶险之事了。

  当下自怀中掏出一个布帛,

  “清风大侠,清风大哥,清风大爷,都是他们蛊惑我的,我本来不想干的,都是他们谋划的,我以后肯定奉公守法,不再做伤天害理之事了!这是少林藏经阁的人字决,都给您,只求清风大爷放过我!”

  清风面容冷硬,接过布帛只扫了一眼,就收了起来,

  “念你平日并无其他劣迹,手上也无人命,就此放你一马,你,走罢!”

  莫千见清风肯放他走,就此转身疾驰而去,跃起落下三下两下没了踪影。

  清风却一下倒了下来,再次用剑撑住,他受花和尚一杖,已是重伤,强撑着杀掉一人,吓跑了莫千,当下已是强弩之末,他叹了口气,定了心神,觅地疗伤去了。

  可惜伤深入肺腑,他虽然辗转几处寻医问药,也找了诸多江湖好汉输送内力维持生机,终究是难逃大限。就此回到了山东老家,旧前所挖山洞,坐化于洞中石室。

  若说这石室中,另有奇遇,是确实有,清风自创的清风决,内功心法齐备都在石室之中,只是所在何处,林成能不能找到,就得看他的造化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